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走出酒力
 
更新时间:2021-06-05 16:22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多情余恨
 
    申小弟还没有迎来周青梅的生日,带给她一个惊喜;周青梅先给申小弟带来了一个消息,带给他一个惊吓。周青梅告诉申小弟,学校组织了一个慰问团,去部队搞联欢,她报名参加被选中了。周青梅高兴坏了。

    尹老大一听,连声叫道:“坏了坏了坏了!申小弟危险了!”

    申小弟不解:“什么危险了?”

    “你们青梅竹马这对天作之合要分开了。”

    “怎么可能?你们不是说她长得很安全吗?”

    “那是在我们这样的美女供过于求的师范类专科院校,现在她去哪?军营!天啦!你不知道,当兵三年,看到那些母猪都是双眼皮的。”

    “那怎么办?”申小弟慌了。

    “尽力阻止她。”尹老大毫不犹豫。

    “阻止不了呢?”

    “跟她一起去。”

    “也只能这样了。”

    ……

    当天傍晚,申小弟回到“土谷祠”,那一脸的生无可恋状真的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被抛弃了?”尹老大一副先知先觉样。

    申小弟一言不发。

    寝室内气氛有点沉闷,“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觉得没趣,一个人走出寝室。没有多久,申小弟也出来了。

    “峰哥,陪我喝一杯。”

    我诧异,申小弟很少主动请人喝酒,我应该是第一个吧。

    我俩默默地并肩走出师专大门,到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回民食堂,找个靠角落的桌子坐下。

    申小弟点了三个菜,两菜一汤,用来拉近情感;一瓶邵阳大曲,52度的,用来启开话匣子。

    三杯下肚,申小弟开口了,不过距离我预料的主题比较远,开口的方式类似自言自语:“在我的小时候,大概五六岁吧,我大舅买了一只鸟,现在我也记不起是什么鸟了,只记得那只鸟很好看。”

    申小弟喝了一口酒,沉浸在回忆中:“当时外婆不让大舅买,说它养不活。大舅不听,执意要买回来。同时还买了个精致的鸟笼。谁知道那鸟一关进笼子就不安宁,乱飞乱撞,羽毛都掉落了一两片。”

    “这鸟除了放飞,用笼子关着,一定活不了。”我接腔。

    “是啊,我外婆也这样说。可我和大舅偏偏不信,要将它起来。我们认为,只要磨掉它的性子,它就会认命了。没有想到第二天早上,我们便发现了那鸟僵硬在笼子里,一地鸟毛。它的头部,血淋淋的。实际上,当天晚上听到它的扑腾声,我就想放了它,……我想放了它的。”申小弟有点伤感,有点哽咽。

    “它高估了你的残酷,低估了你的仁慈。”

    “我高估了它的韧性,低估了它的脆弱。”

    我们沉默良久。

    “峰哥,你说,人有时候是不是像鸟一样的?”申小弟眼睛里带着恳切,带着哀愁,还有悲伤。

    我突然不敢同他对视,忙转过头去。

    半瓶酒未喝完,申小弟支持不住了。

    我背死猪一样将小弟弄回“土谷祠”,老大一看情形不对,建议即刻送医务室。

    吊了两瓶水,校医呵斥道:“刚献血一天就这样的喝,不要命了!”

    我们一个个老实得比孙子还孙子,“诺诺复尔尔”,比汉奸在日本鬼子面前还恭顺。

    当晚,申小弟在寝室内吐渣三升,害得我们几个忙到三更。共同发誓,今后谁都不许同申小弟喝酒论女人了,谁喝谁负责。

    “鸡鸣外欲曙”,申小弟起了床。我们趴在窗台看见他徘徊于对面女生寝室下,最后终于被那扇大门吞进去了。

    等申小弟被吐出来时,我们一个个赶紧溜下窗台,若无其事的各司其职,各刷各牙、各洗各脸。

    申小弟却冒出一句无头无尾的话:“从明天起,周青梅不会再来了。”然后,拿起盆子打早餐去了。

    周青梅果真如申小弟所言,“黄鹤一去不复返”。奇怪的是,从那天开始的一个星期,她都站在对面的窗前唱着一首同样的歌《赶牲灵》。还别说,那种陕北女子的大胆、火辣、哀怨、悠扬,被她演绎得淋漓尽致。

    申小弟痴痴的坐于窗前,像个冇娘崽一样。眼角有泪光,心底有痛楚。

    多情自古空余恨。

    我们谁都不去打搅。

    陕北的信天游,了却了一段情。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