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逆风的我们
 
更新时间:2020-02-12 18:25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二十二章  辛韵被绑架
 
    庭审结束的瞬间,辛韵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虚,她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考虑一下到底还要不要做律师了,毕竟自己处理事情的能力真的很糟糕。而且,关于沈湫,她总觉得沈湫有什么隐瞒,再怎么说,他也不会跟自己父亲的敌人联手,这背后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辛韵被黎川和辛博文接回了酒店,黎川跟辛韵讲了齐莹送礼物的事,辛韵简直不敢相信那些礼物竟然是何雨虹犯罪的证据。

    “齐莹许诺我送我生日礼物那是我去德国之前的事了,这么久了,她竟然还记得。可是,我对她来说,并不是很重要的朋友吧,到底是为什么呢?”辛韵满脑子困惑,不知道齐莹到底是怎么想的。

    黎川把那封信交给了辛韵,辛韵打开之后,里面只有寥寥几行字,信中写道:“辛韵,我知道,我母亲做了很多错事,我替她向你道歉,我一定不会再让她做伤害你的事情了。我还欠你一句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希望这个耳坠你会喜欢。”

    黎川牵起辛韵的手,安慰道:“别想了,这个案子就交给你哥吧,何雨虹肯定会被我们扳倒的。”

    辛韵笑着点了点头,便去洗澡了。

    宋易杰那边,自从被释放后便消失不见了。任凭何雨虹怎么派人找他,都找不到。其实何雨虹并没有想到,宋易杰一直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自从毕业后齐莹知道自己和宋易杰要结婚开始,她就对自己的母亲一直心存不满了,一次无意中,她偷听到了母亲和一个男人的对话,让她知道了母亲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既想隐瞒下去装作不知道,但是自己内心上又过不去,便找来了宋易杰,把这一切告诉了他,问他自己该怎么办。

    宋易杰为了报复何雨虹,便趁机拉拢齐莹,让她听自己的话办事。庭审结束后,齐莹便帮宋易杰找好了藏身的地方,两个人一直暗中联系着。

    得知辛韵被释放了,宋易杰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便准备联系齐莹进行下一步计划。

    齐莹看到号码是宋易杰打来的,便偷偷跑去卫生间接电话。“喂,你现在还好吗?我妈她现在派人到处找你,你千万不要出门啊。”齐莹的声音很轻,生怕被外面监视自己的人听见了。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东西送出去了?”

    “嗯,我找人送出去了,我现在每天的行动都被监视着,我没办法再出去了。”

    “没事,接下来的事由我来,对了,你有去看医生吗?”

    “我没事啊,我有的时候就是情绪太过于激动了,可能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我压力有点大。”

    “齐莹,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过,你妈做的事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有什么愧疚,你还是去看看心理医生吧,谢谢你一直帮我帮辛韵。”

    听到这里,齐莹苦笑了一声:“这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吗,我有时间就去,你放心吧。”

    辛博文那边正联系警方开始调查录音里所说的证据,与此同时,警方也到访了齐莹居住的地方,外面的保镖看见警车开到门口赶紧跟何雨虹报告了情况。何雨虹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来调查的是一位年轻的警察和一位中年警察,两个人装作不经意地看了看门口的保镖,本以为进去会被拦住,谁知道保镖竟然没有阻拦。齐莹看见警察来了,心里一慌,虽然当初跟母亲大吵了一架,但那也只是为了得到证据,想着让她能够早点迷途知返,但是如今警察来到家里了,齐莹反而有些心虚了。

    年轻的警察笑着跟齐莹打了招呼:“您好,齐莹小姐是吧,我们接到报案说您母亲涉嫌蓄意杀人,有些情况想向您了解一下。”

    听他这么说,齐莹心里一颤,赶忙问道:“你们把我母亲抓起来了?她现在怎么样啊?”

    “没有,目前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们也只是把你母亲确认为嫌疑人而已,我的同事已经去禾仁医院调查了,你母亲可能会被暂时拘留起来,等查证后如果罪证属实,到时候会有相关判决的。”这时,警方拿出了那只录音笔,一边观察齐莹的反应一边询问道:“这只录音笔,你应该熟悉吧。里面的内容是你录的吗?”

    齐莹盯着笔看了很久,然后又抬头看了看警察,犹豫地点了点头。

    警察又继续问道:“那么,这里面的内容都属实吗?”

    齐莹内心恐惧得要命,她不想面对母亲做过的这些事。警察见齐莹不回答,便换了一个问题:“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挺难的,毕竟是你母亲。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你亲眼见过你母亲做的这些事吗?你都知道什么细节?如果你不说,她罪行加重,才是真的害了她。”

    齐莹忽然抬起头,恳求道:“我求求你们,可不可以不要伤害我母亲,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们。”

    年轻警察没有想到齐莹的心情会变得这么激动,继续问:“录音里你说你母亲杀人了,你亲眼见过吗?”

    “我没有见过,但是我去过她的实验室,那里面躺着一个人,而且我还看见很多人体的器官,都被泡在药水里,有一间很大的房子,墙壁上全都是柜子,柜子上面放着的都是大大小小的罐子,都是人体的器官。”齐莹越说声音越小,心里也越来越恐惧。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进去的呢?”

    “我那天刚参加完毕业典礼,本来是去找我母亲庆祝的,结果她在办公室和一个男人在聊天,我听见他们说什么实验失败了,药品进不来了之类的,出于好奇我就跟着那个男的,然后就去了那个实验室,不过,实验室里面有一个很善良的女医生,本来我差点被发现,是她帮我逃出去了。”

    “女医生?是你母亲医院的吗?”

    “不是,我从来没见过她。”

    “除了这个,你还知道什么?”

    “后来我去偷偷查了我们医院的药品进货的凭据,里面有好几种奇怪的药物,名字根本查不到,而且都没有支出费用,后来我发现那些药都是含有违禁成分的药,都是通过附属药店进来的。”

    “你自己一个人去查的?”

    “不是,有人帮我,我们分头去查的。他就是跟我订过婚的宋易杰。”

    中年警察和年轻警察相视一眼,像是知道了什么事情,年轻警察合上做笔录的本子,起身向齐莹道谢:“感谢配合,我们会为你申请证人保护,保证你的安全,此后还会有需要的地方麻烦你。”

    齐莹没有回答,只是礼貌性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警察来之前,宋易杰已经去过警局做了证人笔录,把自己调查的证据给了警察,但是他请求警察为自己保密。

    两个警察开车回去的路上,年轻警察忍不住感叹道:“你说这叫什么事啊,这应该算是夫妻俩一块大义灭亲吧,真是,哎,什么世道啊!”

    中年警察不以为然,“谁对谁错不一定呢,而且你不觉得她女儿有问题吗?”

    年轻警察被问得一脸茫然,“有什么问题,肯作证这说明人家内心还是善良的,而且这事八九不离十了,我听医院那边的消息,好像查出来几年前一个病人的失踪案,这里面指不定有什么呢。”

    “我不是说这个,哦,对了,那个实验室的地址有人去查了吗?”

    “去查了,根本查不到那个地址,按宋易杰说的,那个地方是一片垃圾处理厂,连个小屋都没有,就算是地下实验室,总得有出口吧。现在队里的兄弟都在没日没夜地搜那一片地方。”

    中年警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对了,刚才我说她女儿有问题,我是说精神方面的问题,我感觉她有点不正常,不是说她作证她就不正常了,她说话的时候,神情变化得很快,情绪很容易激动,但是很快又平复下来,看起来很瘆人。”

    “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这样,录音里面也是这样,要不要给她安排个检查啊,不过,如果她真的有病,她的证言不就要作废了吗。”

    “我只是推测,也有可能是她被她母亲的事打击成这样的,先去找那个实验室吧,医院那边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把现存的所有病人的记录都查一遍,一个都不能放过,这件事可没那么简单。”

    “好,我回去通知他们。”

    学校那边,何雨虹的丈夫也被警方叫走调查,但是由于他们夫妻分居多年,平时也没有什么联系,便也只好放他回去了。

    辛韵在酒店里听黎川讲这些事情的经过,就在这时,陈源的电话打了过来,辛韵不觉有些奇怪,和陈源这么久没联系了,忽然打电话难道是蓝蓝出什么事了吗。

    “喂,陈源,这么突然打电话有事吗?”

    “不想让你身边的人出事的话,就乖乖下楼,我在大厅等你。”

    这个声音,不就是曾经给自己打过威胁电话的那个人吗。辛韵犹豫着看了黎川一眼,问道:“我现在就下去吗?”

    “对,不能告诉你身边的人,不能报警,否则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好朋友还有你的男朋友会好好活着。对了,你男朋友房间里有监听器,你最好马上下来。”

    辛韵瞬间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先答应下来:“知道了,我这就去。”

    “怎么了?出事了?”黎川关切地问道。

    “没事,我发小托朋友给我带了东西,我下楼去取一下。”

    “现在就要去吗?我去吧,你好好在房间里呆着。”

    辛韵赶忙拉住黎川,“不用了,你又不认识人家,而且我还想问问陈源在美国的情况呢,你就别去了。”

    “我和你一起去吧,我怕你又出什么事,我不放心。”黎川态度很坚决。

    “不会的,就在大厅,更何况下面还有保安呢,那么多人在,我能出什么事,就拿个东西上来了,没事的。”

    “要是有事,你一定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好,我知道了。”

    辛韵随便找了件外套,出门那一刻就开始给黎川发消息,“黎川,我被人威胁了,你先不要轻举妄动,他们在你身上安了监听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也有追踪亲,所以,你一定要等过一段时间之后,给我打电话,一定要多打几个电话然后再报警,记得联系我哥,我会注意安全的。看完这条信息记得删除。”

    电梯门一开,辛韵把手机关机,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到了大厅之后,辛韵并没有看见有人在等她,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有个人站在自己身后,与此同时,一把枪已经抵在了辛韵的后背上。

    “别动,想活着就跟我走。”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