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逆风的我们
 
更新时间:2020-02-18 18:39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二十六章  最终章
 
    第二十六章  最终章

    辛韵赶到医院的时候,辛博文已经在抢救室外面泣不成声了。

    辛韵赶忙跑过去,“爸,阿姨没事吧?”

    辛振南坐在椅子上,拍了拍旁边的座位,“来,坐下说。”

    辛韵慢慢坐下,担心地看着父亲,黎川也走过去安慰辛博文。

    “她这是老毛病了,年轻的时候,就跟着我吃了不少苦,年纪大了,又整天被这个病折磨,一天福也没享过啊。”辛振南说着,抓起了辛韵的手,“爸决定了,若是你阿姨手术成功,我就带她去周游世界,公司呢,就交给你和博文了,不是老爸偏心,你哥的能力确实比你强,公司就让他来管,你呢多就帮帮你哥。”

    辛韵点了点头,“好,我明白,这也是我哥应得的,毕竟公司的业务我一点也不了解,他才是合适人选。以前呢,是我任性,现在我都明白了,我哥也不容易,我之前还老是凶他,对阿姨的态度也没好过,还有对您······对不起啊,爸,我错了···”话音刚落,辛韵就忍不住抱着自己的父亲哭了起来。

    辛振南轻轻拍了拍辛韵的后背,眼眶也湿润了,“好了,好了,乖女儿,是爸爸对不起你,当初你妈把抚养权夺走,不让我见你,从那之后我跟她也断了联系,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抛下你离开的,要不是后来你陈叔叔联系我,跟我说你老是一个人跑去找陈源,好几天没见过你妈来接你了,我那时候才知道你妈早就把你抛下走了。”

    听到这里,辛韵哭得更凶了,仿佛从小到大的委屈都在这个时候一起涌了上来。

    和父亲彻底解开了这么多年的心结,辛韵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自己误会了父亲这么多年,他该有都不容易啊。

    又过了好几个小时,手术室门开了,辛博文赶忙上前询问母亲的状况:“医生,我母亲怎么样了?”

    “放心好了,手术很成功,不过,你母亲年纪大了,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以后肯定有复发的可能,但就算是旧病复发,或者是恶化,都做不了手术了,只能保守治疗。”

    “好,谢谢医生了,我会好好照顾我母亲的。”

    周溪转到普通病房之后,辛振南便让辛博文他们都回去,坚持自己一个人在医院照顾,辛博文跟辛韵都拗不过父亲,便一起离开了。

    辛韵故意找借口说黎川一会有事,想让辛博文载自己去吃饭,辛博文虽然刚经历了心里的大起大落,想一个人静静,但还是果断答应了辛韵。

    辛韵坐在副驾驶上,来来回回看了辛博文好几眼,才鼓起勇气开口:“哥,我今天其实就是想找个机会跟你彻底解开咱俩的心结。我知道,虽然咱俩的关系是比以前好点了,但是我总觉得少点什么。”

    辛博文被辛韵的话惊到了,“所以吃饭是借口啊,你还真是机灵啊。”辛博文故意开辛韵玩笑,不想把气氛搞得太严肃太紧张。

    “你不用逗我,我知道你现在心情肯定也不怎么样吧,吃饭其实也不是借口,你要是不饿的话请我喝咖啡也行,哦不是,是我请你。”

    “行啊,那咱们就去喝咖啡吧。”

    辛韵和辛博文来到一家咖啡馆坐下,辛韵看了看辛博文,试探地问道:“说实话,你讨厌过我吗?”

    “嗯?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个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以前太任性自私,小孩子气,不懂事,总是对阿姨那么不礼貌,还总是凶你,对爸的态度也不怎么样,你肯定生过我的气。”

    辛博文忍不住笑了,“怎么会,我又不是小孩子,哥比你大五岁呢,再说了,你生气发脾气也都情有可原啊,我知道,你自小就没有爸妈陪在身边,你也很委屈,很孤单。”

    “但是我还是得正式向你还有阿姨,道个歉,阿姨那边我会等合适的时候跟她说的,现在我先跟你道歉吧,哥,对不起,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看着辛韵认真道歉的样子,辛博文很是心疼,温柔地摸了摸辛韵的头发,“好了,我原谅你了,谁让我就你一个亲妹妹呢。”

    辛韵也开心地笑了。

    “对了,你和黎川什么时候办婚礼啊,听说你要和蓝蓝一起办?”

    “嗯,不过蓝蓝要办两场婚礼,陈源爸爸不在国内,他们得回美国正式办一场,到时候你也得去啊哥,爸不一定到场,你就当代替爸了。”

    “好啊,我一定去。”

    “对了,我还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你啊,你为什么还不找女朋友啊,都马上三十多的人了,你妹妹我可是都要结婚了。”

    “怎么?你要当媒婆啊。我在德国呆的时间太久了,不过我还是想在国内找个女朋友,但一直苦于没有机会,工作忙的时候也没时间想这个,主要是也没遇见合适的人。”

    “那太好了,我婚礼的时候你来当伴郎吧,你的真命天女没准就来了呢!”

    “行啊,我妹妹说的都好。”

    在医院休养了半个多月,周溪终于出院了,身体也比以前好了很多。

    辛韵的婚礼也已经在筹划中了,本来辛韵还想联系黎川的父母,谁知道黎川早就联系过了,虽然在德国的时候辛韵见过黎川的父母几次,但是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在一起,已经好久没见过二老了,忽然间就要在婚礼上见面,辛韵心里还有一点小紧张。蓝蓝的哥哥蓝瑞也已经回国了,准备参加这两对新人的婚礼。

    婚礼前两天,黎川的父母就来了,看见辛韵的时候,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黎川的母亲还坦白说自己第一次见辛韵就格外喜欢,那时候还催着儿子去追辛韵来着。

    婚礼那天,天气格外晴朗,辛韵和蓝蓝一起在化妆室化妆,两位新郎也在紧张等待中。

    先是辛韵挽着父亲的胳膊走了过来,紧接着是蓝蓝,一个女孩最美时候应该就是现在吧。

    轮到新娘说誓言的时候,辛韵感动地稀里哗啦,拿着话筒半天说不出话来。后来她才看着父亲和周溪说道:“首先,我想谢谢我的父亲辛振南先生以及我的母亲周溪女士,谢谢你们来参加我今天的婚礼,以前我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不够懂事,今后,我一定会做个好女儿还有好妻子。”

    周溪听到辛韵承认自己是她母亲的时候,也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宣誓完毕,两对新人交换了结婚戒指,正式结为夫妻。

    婚礼过后,蓝蓝便和陈源便匆匆忙忙准备去美国办婚礼了,辛韵本来和黎川准备去参加来着,但是因为蜜月旅行的时间和这个时间冲突了,便只好让辛博文去代替送祝福了。

    走之前辛博文还跟辛韵抱怨道:“你倒好,份子钱也不用交啊,结个婚我给你交一份,现在我又得替你交两份,我马上就要变成穷光蛋喽。”

    不过后来辛博文倒是很庆幸自己去美国参加了婚礼,因为真的被辛韵说中了,辛博文真的遇到了自己的良缘。可能这就是天意吧,缘分总在悄无声息地为你和自己对的人安排着遇见。

    辛博文给正在蜜月旅行的辛韵打电话说这件事的时候,辛韵激动得不行,一直八卦的问婚礼的细节。

    最后感叹道:“哥,你真的厉害,抢手捧花遇到的缘分,一般人哪会和一个女孩子抢手捧花到这种程度,你竟然好意思追着人家抢,没看出来啊,厉害!”

    “你就别酸我了,不是你说的手捧花很重要吗,国内办婚礼的时候,我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人抢走了,这次本来是我抓住的,不小心手滑了而已。”

    “好好好,总之,好好对人家哦,要是有情感问题,欢迎你随时咨询你可爱的妹妹,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你好好玩吧,我挂了。记得和爸妈通电话啊。”

    “好的,没问题。”

    辛韵一挂电话,就忍不住把这个八卦告诉所有人,先是跟蓝蓝打了电话聊了好久,后来又和父亲辛振南通了电话。

    不过,是周溪接的电话。“喂,是韵儿啊,怎么样,旅行玩的还开心吗?”

    “嗯,开心,我爸呢?”

    “你爸收拾行李呢,我们俩准备出海了。”

    “这么快啊,不等我和黎川回去吗?”

    “你爸着急的很,我也说等你们回来再去,你哥也还没回来呢,也不知道他呆在美国干嘛,不过你爸他非不听我的,硬是要现在就去。”

    “哈哈,我爸就这脾气。对了,妈,我告诉你一个大八卦你想不想听?”

    “好啊,谁的八卦啊,你身边单身的朋友也不多了吧?”

    “是我哥的,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嘿,这臭小子怎么没跟我说啊,他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啊?好不好看啊?哪里人啊?怪不得不回家了。”

    “这个嘛,我也就知道一点,是他去参加陈源婚礼的时候遇见的,可漂亮了,比我哥小一点,比我大一点,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哥暂时不会回国了。”

    “听起来不错啊,我回头得好好审审他,好不容易有女朋友了,还不跟我说,这又不是小孩子了,多大了,该考虑结婚了。”

    挂了电话之后,辛韵跑去找黎川,黎川刚从浴室出来,辛韵像个灵活的兔子,立马蹦到了黎川身上。

    “我跟你说,我······”辛韵还没来得及说完,黎川就吻了上来。

    辛韵害羞地打了一下黎川,“你干嘛忽然这样,我要说一件很重要的事。”

    黎川把辛韵抱到了沙发上,自己也坐了上来。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同一件事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黎太太。我还需要再听一遍吗?”说话间,黎川抬手帮辛韵整理了一下额间的碎发,宠溺地看着她。

    “我说话的声音有那么大声吗?你洗澡都能听见?”

    “有啊,包括你激动地上窜下跳的声音,还有你八卦的语气,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没意思,我还想跟你再说一遍呢,既然你知道了,那我去洗澡好了。”辛韵不甘心地撇了撇嘴,刚准备穿鞋去浴室,忽然想起来鞋在另一个地方。

    黎川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没等辛韵开口便一把抱起辛韵,把她放在床边,然后又拿着鞋过去给辛韵穿上。

    辛韵笑着打趣黎川:“今天的黎先生表现得格外好呢,我有点受宠若惊啊,你是不是有事求我呀?”

    “我难道不是一直这么好吗?”说着黎川忽然站起来,顺势把辛韵扑倒在了床上,深情一吻。两个人的爱情也终于有了归宿,辛韵的故事也终于有了幸福的结局。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