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大路朝天
 
更新时间:2019-05-09 08:47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38章 诗人顺路探望,山杏儿却遭到令人发指的家暴
 
    已进入10月份了,天气说凉就凉,辉儿和雨儿刚好长到6个月大。

    那天,地里刚出完白菜,天上就飘起了雪花,二虎就在雪花飞舞之中,把瘫痪的母亲兰香雇车接到了商店,山杏儿就看着瘫痪在床的婆婆和刚满6个月大的辉儿和雨儿,还有六岁大的柳儿,在小小的15平米的商店怎么能容得下这一家大小六口人呢?山杏儿就不知日子该如何往前过?到何时又才能熬到头?接着,为了能就近照顾母亲兰香,二虎就在大队闲置的二楼给母亲重新租了房子,买了炉子按上烟囱,生着火,等屋里暖和了,又重新铺了一套比较厚的铺盖,安顿好一切,就把母亲背了进去……

    这时,婆婆兰香已经完全不能自理,每顿饭都得喂,每天做熟饭,饭就在火炉上热着,山杏儿就开始喂两个双胞胎兄妹,二虎则端起饭去喂母亲兰香,等山杏儿喂完孩子,二虎喂完母亲,两个人才坐下来急急忙忙扒拉口饭,就又匆匆忙忙地干活去了,这时候,山杏儿就觉得生活异常艰难,别人家都是一大家人管一个孩子,可她却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还要伺候瘫痪在床的婆婆,还要打管商店,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山杏儿就感到每天都度日如年,板着手指头一天一天往过熬,好在二虎下乡晚上还回家,帮着照顾还好点,山杏儿就觉得这双胞胎怀着受罪,生下来就更受罪,公公婆婆除不管她,她还要反过来一把屎一把尿地伺候她们!这女人的罪也不过如此!

    山杏儿眼看自己深陷生活当中,再也无暇顾及读书写作,就感觉离文学越来越远,就把心里话告诉了乔林,看山杏儿实在想学习写作,乔林就自己垫钱在天津南开大学函授文学院给山杏儿报了名,让山杏儿接受比较正规系统的学习……

    时隔不久,山杏儿就收到了函授文学院的教材样刊和作业,这样,山杏儿在百忙当中又多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店里生意不太忙时,在孩子不哭闹玩耍时,在女儿柳儿用小车推着孩子出去玩耍时,山杏儿就捧起书忙里偷闲地看一会儿。等到晚上,山杏儿把一家老幼安排睡下后,自己才披衣起来学习写作,每天学到深夜,这是山杏儿最享受的时刻,她在用文字谱写一个又一个可歌可泣的人生,她在用文字歌颂描绘祖国的大好河山和欣欣向荣,有时写着看着,不知不觉天就亮了,那时,山杏儿人虽然精瘦,精神却异常的好……

    这样,在乔林老师的鼓励帮助下,山杏儿刻苦学习写作……

    山杏儿的桌子上常常一边是尿布和奶瓶,一边是诗歌和书籍,一边是辉儿和雨儿“咯,咯,咯……”的笑声,一边是山杏儿盯着孩子苦思冥想的思想之作,生活和诗歌,写作与人生,现实与艺术,成了三个孪生姐妹,让山杏儿百感交集思绪万千,她在那上面苦苦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一方乐园……

    功夫不负有心人,值得庆幸的是,那年,山杏儿连获了三个奖项,她写的第一篇小小说作品《出嫁》,获得南开大学函授文学院二等奖,第二篇小小说作品《捐款之后》在北京获得优秀鼓励奖,一篇散文《精神小屋的喜乐甘甜》获得山杏儿她们县征文三等奖……

    那年,正赶上县文化馆的一个著名诗人到山杏儿她们附近村采访,就顺路来看山杏儿,却偏遇山杏儿出门,正好撞上二虎在商店看店,也许是山杏儿把自己的遭遇说给对方的缘故,诗人就直言相劝,二虎却误以为早已通奸,二人就争执起来……

    诗人走了,二虎却醋意大发……

    而后的日子,二虎就啥活都不干不管了,开始每天泡在饭店里喝酒,每天都喝的醉汹汹的,喝醉了,回家就跟山杏儿寻衅滋事!山杏儿看着二虎每天无所事事,借酒浇愁的醉态,再看看嗷嗷待哺的辉儿和雨儿,还有六岁的柳儿,瘫痪在床需要照顾的婆婆兰香,心里就极其痛苦!山杏儿就跟二虎解释道:“你吃啥醋?你把你老婆当成啥人了?我根本不认识他!更没见过面!我和他可是清清白白的……”二虎就翻起白眼睛珠,嘴里冷笑道:“不认识就找到家里来了?你骗3岁的孩子,孩子都不会信的!”山杏儿说:“没有,就是没有,我骗你干嘛?身正不怕影子歪!”二虎说:“你不会以为我脑残吧?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山杏儿见解释没用,就说:“既然这样,随你怎么想都由你!”二虎又说:“我就知道你在骗我,露馅了吧?!”山杏儿见状,也生起气来,说:“今天就有了,你能怎么着?”没想到,二虎听见,就眼露凶光,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甚至拽着山杏儿的头一下接一下地向墙上狠狠撞去,这样,还不解恨,就顺手又抓起方凳朝山杏儿头上狠狠地砸下去!这时,山杏儿的身子就软软地倒了下去,痛苦地倒在地上呻吟……二虎见状,仍旧歪着头,眼睛凶狠地瞪着山杏儿,一副醉态,嘴里开始发狠,说:“山杏儿,你就是个大破鞋!你都出去找野汉子了,还把野汉子招到家里来,你给老子戴绿帽子!说啥文友?就是一群高级流氓!”而后,二虎每天醉酒滋事,山杏儿稍有辩驳,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山杏儿意识稍清醒时,并不说话,只是眼睛盯着天花板,就想着如何摆脱二虎从这个家里逃出去,她感觉二虎已经变成了毫无人性的魔鬼,他再也不是婚前那个通情达理知冷知热的男人了……没想到,二虎一下子就看穿了山杏儿的心思,嘴里就又开始发狠,道:“你别想逃,你这一辈子都别想逃,你这一辈子都逃不掉!你逃到那里,我就会追到那里!然后,从地缝里把你抠出来!你逃到天边,我就追到天边!你再逃,老子就弄死你,弄死你娘家一家人,你兄弟姊妹四个,加上你爹你娘,老子一个赚6个,老子赚大了!”说完,嘿嘿地淫笑着走出门外……而后,二虎动不动就拿山杏儿的娘家人做要挟!这时,山杏儿每天都陷在水深火热当中……其实,山杏儿心里是很委屈的,对于这个来访的文友,她见都没见过,也只是给他写过两封信,说明自己喜欢写诗,并希望借助他找到本地的文友,大家在一起,可以时常见面交流探讨写作,而这个文友来前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冒然来访,以至于把山杏儿陷于万般灾难深渊当中,这让山杏儿对这个文友多少有点憎恨!

    那天,姐姐青儿忽然就来看望山杏儿,山杏儿就把二虎怎么毒打她,威胁她,威胁娘家人的事,一一告诉了青儿,青儿一听,怒从心生,这新社会,哪有这样待老婆的?说着,就要带山杏儿走,二虎看见,就狠眼瞅着山杏儿!山杏儿以为,终于有娘家人给她撑腰了,她再也不是独自一个人面对穷凶极恶的二虎了,就对二虎说:“我实在跟你过不下去了,咱们还是离婚吧!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二虎听了,眼里又一次闪出凶光说:“你想离婚,没门,这一辈子你都别想逃!”山杏儿也不甘示弱,说:“那我就到法院起诉,我必须得跟你离婚,我再和你在一起,保不住啥时候我就命丧黄泉了!”说完,就带着辉儿和雨儿随姐姐青儿坐公交车去了青儿家……

    没想到,青儿和山杏儿还没到家,二虎就骑着摩托车已经在青儿家门口等着了,且还非要把山杏儿带回家,山杏儿说啥也不愿再回去,二虎却非要她回去……山杏儿就说:“我不回去就是不回去,我说跟你离婚就是离婚,你没听明白吗?”二虎还是那句话:“离婚,没门!你想逃?你要想想后果?!”山杏儿以为姐姐家不是商店,她再也不怕二虎了,就说:“你不离,我就去法院起诉!”二虎一听,就两个大耳光甩过来,嘴里发狠道:“我让你离婚?!我让你离婚?!”山杏儿的脸上顿时就起了几个五指印子,山杏儿多日的压抑就一块儿喷发出来,说:“二虎,今天,我跟你拼了,今天有你没我,有我没你!”说着就上去跟二虎扭打在一起……

    青儿见山杏儿被打,就一起冲了过来,二虎就两个大嘴巴子搧过去,青儿脸上就火辣辣地疼,二虎就左右开工,一拳又一拳地杵过来,姐妹两个就一起被二虎左一拳右一拳地痛打……这时,山杏儿看到自己除不能自保还连累姐姐青儿无辜被打,就恶向胆边生,就豁出命去了,从路边捡块砖头,冲二虎头上狠狠砸下去,只听二虎一声惨叫,鲜血顿时顺着后脑勺流下来……山杏儿一看二虎满头是血,毕竟与二虎夫妻多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山杏儿就有些后怕,也有些后悔!就愣在那里,眼睛呆呆地看着二虎,再也不敢打了……这时,二虎为了自保,手里也紧紧攥起一块大石头,一下一下举起,想冲山杏儿砸下去,最终还是没下手!

    更多的乡亲就围了过来,看热闹的,议论的……有人就问:“这几个人是谁家的?怎么这样往死里打?!”有人就说:“是青儿的妹妹跟妹夫!”几个人脸色就惊诧起来……

    这时,辉儿和雨儿也许被吓傻了,就愣在那里看几个大人打架,这才反应过来,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嘴里喊着“妈妈,妈妈,妈妈……”山杏儿这才跑过来抱着孩子,嘴里说:“辉儿,雨儿不怕!都是妈妈不好!都是妈妈不好!都是……”山杏儿终是抵挡不住,这样,二虎就头上流着血,手里一边举着石头威胁,一边拽着山杏儿和两个孩子,让她们坐在摩托车上,把她们带回了商店……

    后来,山杏儿的处境更是一天不如一天,二虎每日总拿山杏儿的娘家人作威胁,山杏儿就想,为了娘家人的安危,为了不连累娘家人,她自己受多大苦都不算啥……而后,山杏儿照顾好孩子,料理好一切,就一心一意地精心照顾瘫痪在床的婆婆兰香,并希望以此感动二虎,唤回他的良知……没想到二虎早就明白山杏儿的良苦用心,那天,就恶狠狠地对山杏儿说:“你别以为对老太太好,我就会对你好,你那是痴心妄想!”二虎说着,趁大女儿柳儿推着装着辉儿和雨儿的婴儿车出去玩,就拽过来山杏儿,三下两下把她裤子扒了,就狠狠地把尘根从后面插进去,然后,在里面横冲直撞,左右剜动,像弄一根大树桩,一下比一下粗暴,山杏儿就疼痛难忍,嘴里就大骂:“你这是干嘛?你这个混蛋!”二虎就一边插嘴里一边说:“你就是个婊子,我就是要折磨你,弄死你,你不是出去找野男人吗?多我一个算啥?”然后,又狠狠地疯狂地使劲插,一下比一下野蛮,一下比一下粗暴,不一会儿,一股白色透明的液体流出体外,然后,一脚把山杏儿踹向一边,山杏儿就倒在地上,眼里含着泪低声抽泣起来……而后,山杏儿不管在那,二虎瞅准机会,就一把把山杏儿拽过来,三下两下扒掉她的衣服,尘根就只身冲了进去……

    这时候,山杏儿身心和精神受着双重折磨,就感到痛不欲生,然而,回头看看尚在年幼的柳儿辉儿雨儿,她倘若真的去了,这襁褓中的孩子该咋办?这六岁的柳儿又该咋办?山杏儿眼里哗哗就流出泪来,就感到自己如同在炼狱里一般,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时候,山杏儿感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整个人陷在万般的地狱痛苦当中……

    终于,有一天晚上,在二虎又一次醉酒之后,把山杏儿扯到大街里,用碗口粗的大木棍毒打山杏儿,乡邻实在看不下去,就过来劝说,二虎却跑进屋里,拿出菜刀,疯狂地在商店的隐背墙上猛砍,以示威胁,菜刀罡罡地落在石头墙上,火星四溅,在寂静的夜显得毛骨悚然……几个年轻人见状,就说:“拿石头砸他!”于是石头就一个接一个地飞过来……二虎见状,眼里就露出凶光,嘴里发出狠话:“我操你娘哩!你们今天都不想活了!你们等着,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们几个不可!”说着,又返回屋里找凶器……山杏儿为了保护乡亲,就赶紧追进屋里,不让他去追,二虎却又一次拿起菜刀在山杏儿头顶要砍下去,山杏儿看到二虎两眼红肿,魔鬼一般极度疯狂的样子,一种本能的求生欲望,就吓得急忙跪在二虎面前,叫他不要伤害孩子和她,看山杏儿这样求饶,二虎就疯狂地拿着菜刀追赶乡人去了……山杏儿就急急忙忙地上二楼告诉婆婆兰香,说:“娘,你听见你儿子怎么在外面毒打我了吗?他拿着菜刀威胁我,吓得我都给他跪下了,他拿菜刀去追赶帮我说话的老乡了!你说,我该咋办?”兰香听见,嘴里就发出哭声,说:“他就是畜生!儿子大了,我也管不了了,你赶快带着孩子逃命去吧!”山杏儿听见就万分感激地看着婆婆,嘴里说:“娘,我不能再伺候你了,你自己要多保重!”说着,就走出婆婆兰香的房门……

    山杏儿怀里抱着辉儿和雨儿,就小心翼翼地抹黑下了楼,回头对柳儿说:“柳儿,妈妈没有能力照管你们姊妹仨,你还是在家跟着你爸吧?!”柳儿却眼神坚定地说:“我不跟着他,我怕他也会杀我,他是坏人!”然后,就寸步不离地跟在山杏儿身后……山杏儿就说:“他是你爸,他不会伤害你!”可柳儿还是说:“我不跟他!”手就紧紧拽着山杏儿的衣角不放……山杏儿见柳儿执意要跟着她,没办法,就带着三个孩子在那个寒冷的冬夜啥都没带一点,急急忙忙地逃命去了……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