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楚国遗梦
 
更新时间:2019-06-11 16:19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020  病倒
 
    南后与子兰得知太子横果真被大王派往汉中去抗洪赈灾,想象着太子那不情愿的表情,高兴得母子俩恨不得手舞足蹈。随即在宫中摆酒畅饮,希望太子横一去不复返。

    此刻的子兰,心中乐开花!只要屈原与太子横一起发生意外,那么自己便无绊脚石,不仅可继承王位,还可拥有美人。

    幻想着美好的前景,不由得意洋洋地向母后恭维道:“母后,您可真厉害,能让父王对您言听计从!”南后受之无愧地笑道:“那是。我郑袖岂是一般的女子?如果我不够美貌与智慧,岂能把你父王迷得团团转?又怎能坐上王后的宝座!”

    “儿子很庆幸有您这样聪慧的母后,否则怎能养出我这样聪明的儿子!”子兰在夸奖母后时,不忘抬高自己。“哈哈,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南后得意而又欣慰地笑道。

    “今生能做母后的儿子是我的福气。来,母后,儿子再敬您!”子兰得意洋洋地说着,举起酒爵一饮而尽。 脑海里不由闪现出屈原与太子横在抗洪中出现意外的惨景,不禁肆无忌惮地大笑.:“哈哈,今日真痛快!”

    这一画面,正好被从外面散步回来的无忧尽收眼底。不禁想到:他们母子为何如此开怀畅饮?莫非有喜事?抑或有阴谋?天啊,我怎会想的如此恐怖!

    想到此,心中一紧,不由得想到屈原:先生,你在汉中抗洪赈灾还顺利吧,没出意外吧?无忧好想念、好担心你,你何时才能归来啊……

    且说屈原抗洪的汉中一带,多日来暴雨不断,泛滥成灾。此刻,他正冒着狂风暴雨与一干士兵并肩作战——在洪水中抢救村民。

    屈原一边冒着生命危险把奄奄一息的难民从洪水中抢救起来,一边向手下士兵吩咐:“赶紧把他们抬到后面山野上帐篷里让大夫急求。”士兵们应着,立马抬起难民向山野跑去。

    此时暴雨愈来愈疯狂,屈原被雨水淋得浑身凉透,冷得直打哆嗦,但依然不惧安危地在洪水里抢救难民。

    突然一阵狂风袭来,袭得他连连后退,险些倒下。他身旁一眼明手快的士兵忙扶住他,并紧张地说道:“屈大人,您这样好危险。这在洪水中救人之事本应是我们士兵该做的;再说,您已劳累多日,就回帐篷去歇息一下吧。”

    “那怎么行,我身为头领,理应以身作责,怎能惧怕危险而袖手旁观呢。”屈原不畏艰险地说着,仍旧在洪水中忙碌着,同时向身边士兵关怀地说,“你们千万要小心哪!”

    “小的知道,屈大人千万要当心哪!”一干士兵见屈原为难民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自己又怎敢贪生怕死!

    话说熊横被父王派往汉中抗洪救灾途中,一直闷闷不乐地坐在马车里皱眉沉思着:自己在秦国受尽委屈,好不容易逃回国,原以为回国便可好好享受太子待遇,弥补在秦国所受之苦! 岂料,刚回国就被父王派到汉中去抗洪赈灾,这么危险的事,亏父王想得出来,随便派人去协助屈原便是,干吗要派我堂堂一太子去?难道他就不怕我这个太子遭遇不测?还说为了给我一惩戒,以免我再犯。我看未必,这其中定有蹊跷!

    父王平日待我不薄,不到万不得已,应该不会让我这个太子亲自出马吧。就如一个月前让我到秦国去做人质一样,若不是秦国找借口说楚国有意连齐攻打秦国,继而大兵压境,想必父王也不会让我这太子亲自送稀世珍宝去讨好秦国吧。现在想想还觉得蹊跷,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法?父王真忍心让我这太子孤身一人到秦国去献宝?说是献宝,其实就是做人质。如此看来,他身旁定有高人指点!

    想到此,眼珠忽地一转:对了,昨日子兰在御花园碰见我,今日我就被父王派往汉中去抗洪救灾,难道是这个小子在背后搞鬼?不过,就凭他似乎还不易说动父王吧。

    看来,此事必是他那阴险狡诈的母后郑袖在暗中帮忙!这个阴毒的女人既然能夺走适于我母后的一切,想必也能设法得到适于我的一切吧!我看父王之前派我到秦国献宝或许就是这个女人在暗中指使的!想我客死他乡,谁料本太子命大福大,没能入他们所愿。好一对阴险狡诈的母子,表面上对我亲如一家,背地里却拿我开刀!你们别让我抓到把柄,否则,我定会以牙还牙!

    再说汉中地带一场空前的暴风雨终于停息。

    被获救的难民总算可以安心地躺帐篷里好好休养身子。这些难民被洪水淹得奄奄一息,此时在大夫的照看下,正喝着草药汤调理身子。

    屈原因不放心这些难民,不顾疲惫与受风寒之身,边咳嗽,边来慰问难民。

    “大娘,您感觉身子好些吗?”屈原走到一地铺前,望着一年约六十、满脸污垢的老妪关心地询问。“民妇多谢屈大人及时赶来为我们汉中百姓抗洪救灾,老妪身子不要紧,只是辛苦屈大人陪我们在山野里风餐露宿呀!”老妪感激不尽地向屈原回道。

    屈原正欲说什么,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老妪望着屈原咳嗽不止,忙关切地问:“屈大人,你是为了我们感染上风寒吧?”

    “没关系。”屈原勉强地笑道。“屈大人,老夫看你病得不轻,得赶紧回帐篷去卧床休养。”老大夫走到屈原面前,望着他憔悴的面容放心不下地建议。“不要紧,我这身子强壮的很,这点风寒算什么。”屈原显得无所谓地向老大夫笑笑。

    “屈大人,这些日子,你日夜抗洪操劳,体力超负荷地运转,我看你真的是不能再硬撑下去,否则风寒过度,就麻烦哪!”老大夫劝道。“是呀,屈大人,你得赶紧回帐篷歇息,你可千万不要为了我们这些百姓而拖垮了自己的贵体啊!”老妪甚感过意不去地劝道。

    “我哪有那么娇贵。”屈原说着,再次猛烈地咳嗽起来。“屈大人,你赶紧回去躺下休息吧。”几位难民听到屈原咳嗽不止,忙提议。

    “不——”屈原一语未了,突然一阵昏眩,身子猛地向地面倒去。

    “屈大人……“老大夫叫着,忙伸手去扶,却还是迟了一步,屈原的身子已重重地栽倒在地。“啊,屈大人病倒了……”几个正在给难民喂药的士兵听到老大夫的惊叫声,忽地转头,见屈原昏倒在地,吓得不由惊叫。

    老大夫在慌乱中,忙向几个士兵吩咐:“赶紧把屈大人抬到他帐篷去。”几个士兵应着,赶紧手慌脚地抬起不省人事的屈原来向外走去。

    老大夫见此,赶紧跟随而去。然后为屈原把脉,又差人为他熬药汤,因担心他出什么差错大王拿自己是问,他深知屈原是大王钦派而来的重臣,不敢怠慢,故亲自喂他喝药。

    一碗草药汤下肚后,躺在草地上的屈原终于缓缓地睁开疲惫的双目,当他看到自己躺在草地上,且老大夫手中还拿着药碗蹲在自己身旁时,不禁动了一下身子,随之问道:“大夫,我这是病倒了?”

    “是啊,屈大人,你不能再逞强啊,身体是本钱,你千万不可再硬撑了。这些天,你实在太辛苦,就趁生病期间好好躺着休养下吧,”老大夫见屈原欲起身,忙劝道。

    “这汉中水灾刚刚稳定,难民需要我安抚,重健家园更需要我安置,我怎能安心躺下呢。”屈原一想到无家可归的难民,便寝食难安。老大夫劝道:“如今洪水已退,难民基本上安顿妥当。至于重建家园之事,可等你身体康复再说啊。”

    屈原坚持道:“这怎么行,重建难民家园刻不容缓,我可不能耽误时间。”“屈大人——”老大夫正说着,突然一士兵冲进帐篷打断道:“禀报屈大人,太子殿下来了!”

    “啊?”屈原闻听,不由一惊,随即坐起叫道,“你没搞错吧?他不是在秦国吗?”侍卫回道:“回屈大人,小的看得清楚,确实是太子殿下来了。”

    屈原见士兵说的如此认真,便说:“那快扶我起来去迎接吧。”老大夫忙阻止:“屈大人,你有病在身不便行动,就不要亲自去迎接,派人去便是。”

    “那——”屈原一语未了,忽被一洪亮的声音打断:“屈大人有病在身,就不必多礼。”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