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楚国遗梦
 
更新时间:2019-10-05 17:28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023 追杀
 
    且说子兰回到令尹府后,心里便开始盘算着怎么对付屈原。不管怎样,这次一定要让屈原永远消失在自己眼前,绝对不能再让他回到朝中!

    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去老地方找之前的杀手金光最为妥当与快捷。虽听屈原说他的同伙钱袋死了,但金光应该还活着吧?难道金光不想为他的好兄弟报仇?拿着我预付的大笔订金消失在郢都?哎,不管怎样,还是去“神仙酒肆”看看再说吧。

    来到神仙酒肆,还是在以前与金光他们相遇的位子上落座。叫了几碟小菜,一壶酒,便自斟自饮起来。同时不时地注视着人来人往的酒客,希望金光能突然出现。

    半个时辰后,已有些醉意的子兰,不见金光的影子,便嘀咕道:“好一个滑头!事情没帮本大人办成,居然拿着我丰厚的订金消失了,真是岂有此理!”

    说话间,无意间抬头张望,突然看到一个似曾熟悉的面孔走进酒肆。一阵惊喜,差点叫出声。当见来者直向自己走来时,便只好耐着性子等此人来到自己面前坐下,才说:“你终于出现了!”

    “看来,大人已在此等候金光多时了。”金光一脸沉着地说。子兰没好气地说:“你的事情未办成,我岂能不来找你?”

    “抱歉!我没料到屈原身旁有那么多高手,竟让我痛失一好兄弟!”金光略显难过的歉然道。

    心狠手辣的子兰,对死人毫无感觉,但见金光如此一说,只好说:“你的损失我会弥补。但你必须为我完成任务。”

    “这个自然。再说,我也得为我的好兄弟报仇。”金光说着,眼珠一转,“听说屈原回郢都了,这对我的行动更有利。”

    子兰闻听,不由警惕地扫视一下周围,见并无可疑之人,便说:“以防万一,不可擅自行动……”

    屈原府。

    屈原想到很快就要动身前往汉北做农夫,也就是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家,面对背井离乡,总是有着依依惜别之情;再说这里还有自己割舍不掉的人!便摆了一桌酒菜,边吃边向景差与紫鹃交代:“两日后,大王便要调遣我到汉北去帮农夫耕耘,你们要照顾好自己,还有——”

    “什么?大王要把先生调遣到偏远之地去作农夫?”紫鹃闻听,甚感惊讶地打断道。“是啊!真担心先生吃不了那种苦。”景差接话道。

    紫鹃激动地说:“先生天生是写诗之人,怎可去干农活?”说着,向一脸愁云的屈原央求道,“先生,不如带上紫鹃吧,让我替先生去干农活吧,我是丫鬟出身,什么苦都吃得了。”紫鹃一想到屈原即将与耕田种地的农夫为伍,便感到心疼。

    “没事,没有什么事能难到我屈原的。”屈原平静地说,“你就替我好好守住屈府吧。如果可以,就与宋玉相依为命吧。”

    紫鹃明白,即便先生得不到无忧,这辈子也不会接受自己。得不到先生,是此生最大的遗憾!便无奈地说:“放心吧,先生,我会为自己考虑的。”见屈原不可能属于自己,心中的爱火已彻底熄灭,只好道出上次进宫见无忧的真实情况,“只是,无忧好像还是放不下先生……”

    屈原听罢,甚为震惊与不安地说:“她这样很危险,你若有机会就劝劝她吧。既然她已是大王的妃子,就好好伺候大王吧。”

    “可她说,今生不能与先生相守此生,就让她的心永远属于先生!”紫鹃说这话时,觉得无忧比自己还固执与痴情,真不知她这样做对自己有何好处?

    屈原虽然被无忧的一片深情所感动,但想到她已是大王的妃子,再坚守与自己那段逝去的感情,不是自找麻烦?便极为担忧地说:“她这样做会触怒大王的!”“她说,只要她一天不在大王面前恢复记忆,大王就不会再强行她尽妃子义务。”

    “但这样又能坚持多久呢?”屈原愈听愈感到不安。紫鹃如实说:“她说,只要在宫中待一天,就坚持一天。”

    屈原依然不赞成,“这又是何苦呢?你一定要劝她把从记忆种抹去,我不希望她再有任何闪失。”紫鹃见先生说的苦口婆心,便动容地说:“我尽力吧。”

    “喜儿在宫中还好吧?”景差突然问紫鹃。紫鹃知道他俩两情相悦,便笑道:“很好。你就放心去做你的大将军吧。”“不!我突然不想去北方。”景差显得顾虑重重。

    “为何?”屈原一惊。景差回道:“我担心先生一路不太安全,还是让我陪先生去汉北吧。”

    “我屈原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屈原说,“再说,大王的旨意,怎可违抗?”

    “那——”景差一时感到语塞。但头脑里却急速地运转着,得想一个两全其美得办法才行。

    两日后。

    屈原的腿伤还未痊愈,楚顷襄王熊横便令人来催促屈原即刻动身前往汉北。

    屈原孤身一人本来也没什么好准备,故当宫中来人传令他出发时,便即刻启程。经过一天的劳累颠簸后,已到黄昏。

    屈原乘坐的马车来到一条逶迤的山间小道。小道两旁杂草丛生、树木茂盛。因了无人迹,故显得阴森恐怖。

    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的屈原,感到此地出奇寂静,便伸手掀开车帘,望了望被夜幕笼罩的山间小道与浓密树林,见并无异常,便继续赶路。

    就在他一心想赶到前面找户人家歇息时,突然,听到后面有马蹄声,便忙警惕地探头望去。只见两黑衣人骑着快马直向自己这边狂奔而来。

    见此,屈原吃惊不已:难道又有高手来刺杀自己不成?

    正想着该如何化险为夷时, 只见那两个黑衣人已逼近自己。其中一似曾熟悉的声音大声说道: “屈原,你这次再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金光,没想到你又来了!是何人一定要你置我屈原于死地?”屈原望着金光喝道。虽然屈原表面显得镇定自若,但内心还是感到恐慌与不安。不能为国捐躯,死在杀手之手,似乎有些玷污自己的身躯!

    “废话少说!”金光不耐烦地说。这次他不想拖延时间,只想速战速决。

    “好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上次让你死里逃生,这次又来送死!”突然间,一匹快马冲了过来。屈原回头一看,顿时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不由一惊:“高山?杨树?你们怎么来了?”

    高山见形势紧迫,便简略地回道:“一切都是景差的安排。”原来景差回到北方后,因担心屈原的安全,便让高山与杨树赶来保护先生。结果如他所料,幸亏两位好兄弟来的及时,不然屈原就遭殃了!“今天一定要让你们有来无回!”杨树说着,倏地抽出腰间长剑刺向对方。

    “口出狂言!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金光目中无人地说着,迅速地抽出腰间利剑刺向杨树,他身旁另一杀手本想直接刺杀马车里的屈原。但见高山杀来,只好拔剑反击。

    刹那间,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杀场面拉开了帷幕。

    车夫见此,吓得连忙挥鞭驾马向前狂奔。

    就在几个高手之际交,突然一杀手腾空而起,一翻身落在正在飞奔的马车面前,举刀拦住屈原的去路。

    车夫见此,吓得浑身颤抖,正欲跳车逃命时,只见对方一刀砍向狂奔的马儿。马儿吃痛,前蹄腾空。随着一声嘶鸣,人仰马翻。

    “屈大人,你没事吧?”高山见状,忽地飞跃到滚落在地的屈原面前惊问道。

    “我没事……”屈原见不远处的杀手又杀过来,便忙忍痛从地上爬起。“去死吧!”杀手大声叫着,举着血淋淋的刺刀砍向屈原。

    “屈大人,你赶紧逃吧!”高山说着,一剑挥向杀手。杀手敏捷地一闪身,随即又挥剑与之厮杀起来。

    一旁正在交战的金光见屈原欲逃,便忙追了过去。杨树见此,哪里会让他得手?便赶紧挥剑向他乱舞,并大声喝道:“小子,你休想得逞!”“还我好兄弟命来!”金光愤怒地说着,一剑挥向杨树。

    杨树忙一个旋转,从马背上躲闪开来,再迅速地回到马背,反手一剑刺向对方胸前。来不及躲闪的金光,胸前被深深地刺了一剑。

    杨树见此,忙趁胜追击,再挥剑向对方劈去,只听“哎哟”一声,只见金光从马背上摔落在地。

    杨树一见,忙从马上跳下。走过去,用长剑对住他的胸膛逼问:“说!到底是谁派你们追杀屈大人的?”“你们不是已经知道吗?”身受重伤,躺在地上的金光,阴冷地说。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杨树厉声喝道,“你若再不说不实情,小心就此让你上西天!”

    金光却置若罔闻。

    杨树见他死到临头还为他的雇主守口如瓶,顿时怒火直冒,一把将手中的长剑刺进他的胸膛,“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永远闭嘴!” “哈哈……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金光固执地说着,突然脑袋一歪,不做声了。

    “啊?他死了?”屈原突然走来吃惊地说道。

    “他这是死有余辜!”杨树仍就气愤难平,“他不开金口,留着也没用。除掉他,杜绝后患!”

    另一杀手见武功高强的金光死在对方手中,吓得连忙逃之夭夭。

    左手臂不知何时受伤的高山,见杀手已逃远,便不再去追杀。继而走向屈原,屈原见他用手护住左臂,便关切地问:“高山,你受伤了?”

    “没事,一点小伤不碍事。”高山说,“屈大人,我觉得幕后指使者,好像另有其人。”

    屈原心中不一惊,脑海里立即想起阴险狡诈的令尹子兰。自从自己没助他登王位,他便一直对自己怀恨在心,处处与自己作对。但实在不敢相信他会接二连三地派杀手来刺杀自己,再怎么说,自己也曾是他的恩师呀!

    但想到这只是自己的猜测,便说:“先赶路吧,此事以后再说。”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