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侠医之江湖道
 
更新时间:2019-05-20 12:22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七章 再会美女总裁
 
    刹那间,唱的,跳的,都停了下来,除了伴奏音乐,没有别的声音。见没人答声,女孩显得像无头的苍蝇,找了个光线最暗的地方,蜷缩在那儿,身体不住地发抖。

    常志见众人愣在那儿,不能不说话了。他走过去,问女孩:“别怕,有啥事慢慢说,没人敢动你。”

    女孩看起来和常志差不多的岁数,见有人搭腔,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双手抱在胸前,颤抖着声音说:“我是东河大学的学生,今晚有同学过生日,我们四人来这儿K歌庆祝,一位男同学去卫生间时,不小心和一个女的撞了一下,女的同伙不干了,追到房间,把那男同学打了好几个耳光,还搜我们的身,没收手机,让那两位男同学陪他们喝酒取乐,让我们两位女生陪他们跳舞,一看就是些小痞子。我上卫生间,还有一个小痞子跟着,我趁他不注意,就跑了。”

    房间里的人,都明白了女孩跑进来的原因。常志本不想惹事,见女孩和同伴是学生,顿生怜悯之心,他能想象到几个学生无助的样子,就抓着女孩的手,把她拽起来,让女孩把他领到那几个学生所在的房间。

    女孩心有余悸,见常志赤手空拳的样子,不敢前往,就在这时,一位戴着金色耳钉、留着杀马特发型的青年人闯了进来。

    “好啊!你原来跑到这儿躲着了,让小爷好找,给小爷滚回去,做了错事,不付出代价,门都没有。”杀马特一见女孩嚷了起来。

    女孩吓得直往常志身后躲,常志用手一拦杀马特说:“朋友,有事说事,我妹妹怎么惹着你了?”

    “你算哪根葱,管得着嘛!”杀马特边说,边用手往一旁推常志,让他没想到的是,仿佛推到了一截木桩上,对方纹丝没动。

    “卧槽,你还真敢挡呀!”杀马特一边说,一边挥着拳头,朝常志的面门打来。

    常志也不躲闪,就在杀马特的拳头离面门有两扎距离之时,右手成掌,对方的拳头正好击在掌心,没等对方收回拳头,他五指并拢,把杀马特的拳头握在手里。

    “妈呀!”杀马特立刻疼得叫起来。常志没等他叫出第二声,左腿轻轻一扫,扑通一声,杀马特重重摔倒在地,再想起来,已经晚了,常志的右脚已经踩到他身上。

    “还敢欺负人吗?”常志问。

    “不敢了,您是爷,您说了算。”杀马特不吃眼前亏,倒在地上喘着粗气说。

    “那好,领我去见见那几位学生。”常志把脚收回说。

    杀马特满口应允,因为常志这么一说,正中他下怀,心想:“见了我们大哥,就有你好受的了。”

    杀马特把常志几人带到几位学生聚会的房间,哭丧着脸,对一位正逼着两位男学生喝酒的肥胖男青年说:“柳哥,我栽了,遇到打横的了。”

    那位被称为柳哥的人,脖子和脑袋几乎一样粗,留着郭德纲的发型,正因把两位大学生连灌两瓶啤酒洋洋得意,见杀马特垂头丧气的样子和跟进来的几个人,心里明白了个大概。

    围着另一位女大学生跳舞唱歌的人也都停下来,虎视眈眈地看着常志几人。先前的那位女孩,跑到女同学那儿,抱头哭泣。

    “柳哥,这个小妞趁上卫生间的机会想溜,躲到了他们的房间,我要人不给,还仗着人多打我。”杀马特没说自己技不如人,把挨揍的事编为对方人多。

    “呵呵,还真出梁山好汉了啊!老子这几天手还真痒痒了,没想到今晚陪表妹来唱歌,遇到不少事,先是这几个狗日的耍流氓,故意撞我表妹,接着是有人装好汉打抱不平,行,老子今天就给你抻抻筋骨。”柳哥双手十指交叉,骨节咔咔直响。

    常志面色阴冷,嘴角微微一撇,没有说话。周峰和李洪云等三人心里都在想:又一个要倒霉的。

    “住手,都是朋友。”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众人都朝门口一看,一位容貌气质俱佳的年轻姑娘站在那儿,她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着,光滑洁白的脸蛋带着浅浅的忧虑,让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添了一份人见犹怜的心动。

    “表妹,不好好地在房间唱歌,怎么到这儿来了?”柳哥问。

    “我再不过来,你胳膊腿的折了都不知怎么弄的,我和你说过,他们撞了我没关系,都是我不小心,你跑到人家房间干啥呀,你知道脸前这位是谁吗?”

    “我管他是谁?多管闲事就得挨揍!”

    “哎呦,我看是你想挨揍吧,我告诉你他是谁吧,他就是救过我们总经理的那位帅哥。”美女走到常志和柳哥的中间说。

    “啊!是他?这真是巧了。”柳哥一脸的惊讶,表妹早就和他说过常志,他还真不是怕常志,觉得表妹把常志说的有点玄,但他害怕得罪了表妹的老板柴素素,他和柴素素的公司有业务关系。

    “您好,我叫夏慧,我们见过面,再次感谢您上次在饭店救了我们经理。”夏慧落落大方地握着常志的手说。

    事情刚过去没几天,常志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问夏慧:“那天,你也在?”

    “当然了,要不然,我一下子认出您嘛!我和素素是同学,又是她的下属,素素一直在打听您呢,您最近忙啥?”

    “我在小商品租了两节柜台卖腰带。”

    “哦,挺好的。刚才是个误会,我表哥就是个暴躁脾气,请您原谅他。”

    “这几个学生怎么办?吓得可不轻。”常志指着心有余悸的四个学生说。

    “表哥,给他们道歉,他们的消费,你来买单。”夏慧声色俱厉地对她表哥说。

    “表妹,你是老大,我听你的,不过……”柳哥心里还真不服。

    常志不想把事情闹大,见事已至此,从桌上拿起两瓶啤酒,一瓶递给柳哥,一瓶留在手里,说:“既然你表妹说到这儿,咱两人干了这啤酒,你给他们道个歉,事情就算了了。”

    柳哥接过啤酒,见瓶盖没开,示意杀马特递过启子,打开后,想把启子递给常志,常志摇手拒绝。如同先前一样,常志握着瓶嘴,大拇指轻轻向上一弹,瓶盖砰地一声飞出。众人的眼睛都集中在常志和柳哥身上,见常志如此开瓶,都惊得目瞪口呆,柳哥更是暗自庆幸。

    常志喝完啤酒,问四位大学生,处理是否得当。几位大学生没想到脱身这么容易,哪有不合适的道理。柳哥道歉完毕,拿出一千元现金,丢在桌上,让学生们自己去结账,然后和杀马特等人回了自己包间。

    夏慧和常志说了几句客气话,也回了自己的包间。常志安慰了几句大学生,告诉他们今后不要到这种地方来,四位学生千恩万谢,满口应允。

    李洪云和常来前对常志佩服得五体投地,嚷嚷着不醉不归。周峰因为常志是他介绍给两位老乡的,在常来前和李洪云面前有点小自豪,一改过去钱不如两人多的自卑感,大有挟常志而小娱乐城的感觉……

    常志在小商品城的生意,虽说做得不算风生水起,但对一个刚进入生意行的人来说,已经够好了,每天扣除所有费用,平均纯利二百以上,和工薪阶层相比,也算不错的收入。老张挺佩服常志做生意的能力,常和常志说,要不是位置不佳,他的生意还好,最起码能遇到许多团购的生意。

    老张的话还没落下几天,常志还真有团购生意上门了。

    那天中午,因为是周一,小商品城里的顾客寥寥无几,常志吃完中饭,正和几位邻居闲聊,忽然来了两位穿着正装的男青年,直接走到常志的柜台前,让常志把有包装的腰带拿几条看看。常志的玻璃柜里有四五种腰带礼品盒,他拿出了三种。来人反复看了看包装和腰带的质量,询问价格。常志报了一百零八、一百八十八、二百五十八的零售价。两人嘀咕了一下,指着报价一百八十八的腰带,问常志要二百条啥价位,有没有现货。常志一听,立刻明白遇到了单位团购,他知道腰带的进货价,但不知道批发市场有没有现货,立刻打电话询问他父亲,常春天给儿子回话,别说二百条,三百条也有。

    “有现货,每条批发价一百五十八。”常志在进货价的基础上,加了十五元的利润。

    “好吉利的数字,一五八,要我发,我们老总肯定喜欢,就要这种,抓紧备货,把正规发票开好。”来人高兴地说。

    常志知道店里有正规发票,让常春天送货的同时,把发票和公章捎来。

    常志不用细算,就知三千元到手。他从柜台里拿出两个电视广告做的正响的剃须刀,送给要货的两人,希望他们以后多多照顾生意。来人开始说什么也不要,后见常志实心实意,也就把剃须刀收了。

    常春天很快满头大汗地将二百条腰带送来,开发票时,老于世故的常春天问两位要货人开多少钱,两位要货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开原价,这让常春天和周围的邻居很诧异,因为以往为单位购货的办事人员,往往要求供货商多开一部分。

    常志开完发票,才知要货单位是龙光集团下属的一家分公司。周峰让常春天看着柜台,他帮常志将腰带送到要货人的车上。要货人临走时,握着常志的手,夸奖常志很会做生意,以后还会照顾他。

    常志回到商场,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这是他经商以来,做成的最大一单生意。其实,常志也知道,小商品城的生意之所以红火,主要原因是东河市各单位的团购,他这单生意,对一些老商户来说不算啥。

    让常志没想到的是,那两位购货人还真常来照顾他的生意,而且还不是要腰带。办公用品,卫生洁具,五金电器,什么都要。购货人一来到,把购货清单往常志柜台上一放,让常志按着清单,把所要的物品一一凑齐,当然,清单上也有要货单位开出的价格,这是他们以前购货时的进货价。常志能不挣钱吗?小商品城里商户给他的价格肯定低于单位开出的价格。好笑的是,有一次,购货人的清单上全是小五金,而周峰就是经营五金电器的商户,购货人对周峰的摊位视而不见,仍旧让常志备货,最终,常志还是要了周峰的货,白让常志赚了六百多块。

    元旦前十几天的一个上午,其中一位购货人又来找常志,这次虽然没带购货清单来,但给常志带来很大一单生意。

    “常老板,我们集团公司元旦要搞庆祝活动,公司领导要给客户和中高层领导订制一批公文包,我们老总说你做生意很实在,想把这单生意让你做。”

    “公文包?有样品吗?”常志问。

    “有啊!样品就在我们老总手上,她在百货大楼拿的样品,因为需要印字,具体细节,她要和你详谈,她现在就在办公室等你。”

    常志不敢怠慢,和周峰老张嘱咐了几句,坐了来人的车,来到了西城龙光大厦,坐电梯来到八楼,在一间门上镶着“总经理”铜牌的门口停下,带常志来的那位青年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了一个悦耳的女人声音:

    “请进!”

    常志随着青年进了门,看到老板台后面坐着一位年轻的女性,当那位女性抬起头,朝着常志微微一笑时,常志愣了。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