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人生
 
更新时间:2019-05-14 07:44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四章:失身份的悲剧           作者:路莫雅晓倩
 
    第十四章:失身份的悲剧

    六七年搞四清结束后,回村参加保护四清成果的工作。后担任民兵指导员的工作。

    六七年一月二日我二十七岁被当选文革会成员。时间不长我被排斥出文革会。从此一场惊心动魄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支书姚兰计和造反派领头人王玉申肉体受到多次残忍的酷刑。我肉体虽然没受到伤害,但是为他们陪绑请罪,精神上受到无情的摧残。

    尽管文化大革命多么激烈,武斗再怎么凶残。四月份我家独一无二的五间青一色的砖房还是盖起来了。它为我们分家创造了宽裕的住房。同时也给我家带来更惨的劫难。

    六月老人给我分家我们分的是北房西头两间。老人分东头(包括中间客厅一间)共三间 。西房三间有妹妹居住。

    弟弟和妹妹上学不在家。按理说房子绰绰有余又宽敞,满可以住的开。我们家五间北方跨度最宽,间也最大。可是母亲总觉得屋子容不下她。没好气追问我爱人的户口不开来什么意思?我说他住够了总有一天会开来的。

    母亲认为我说的不是真心话,看来母亲觉得家里容不下她是因为我爱人不开来户口引起。

    “八九间房子就两三个人住,应名人多。你媳妇娘俩不来住,她又不开户口,这那像个家样儿!外人说三道四,你就那么没志气,一点男子汉大丈夫的样都没有。干脆你去住到人家算了、、、”

    母亲唠叨起来真是让我头涨脑裂。她家是绝户。舅舅说亲时并没有让我住到他家的意思。每次接我到她家一住就是十天半月,好吃好喝伺候我,团我拉我,母女俩有让我住给他家的意思就是说不出口。我也且过就过佯装不知。

    搞四清娘俩看我临别时在我追问下他勉强答应我今年开来户口。那是看我外调有前途,有盼头。为了讨好我安慰我不得一而为之应许了我开户口的事。是真是假我也摸不透她的心。这头母亲逼迫说的我很难听让我怎么办?

    唯一的办法就是爱人丑闺妮赶紧开来户口,哪怕是我在你家常住,只要你开来户口就行。户口是决定你真心来和我过日子石金石。当务之急你快来解救我吧!

    真是菩萨显灵!母亲逼迫我正在无法解脱之时,爱人带着儿子回来了。回来后我第一句话就是:“户口开来啦“

    她笑了笑:“开来了!”

    “快给我!”我伸手去接。

    “别急!听我说。来时找大队会计,会计去开几天会。娘不让我等了。在这住的时间不短了。该回去住些日子了。给他把户口的事解释清,下次回来再开。“

    她这一说让我心里凉了了半节。这不等于还是没法向母亲交代吗?

    她怕我为难接着说:“咱刚分家,这次回来多住些日子。把家里拾掇拾掇、整理整理、安排安排、另开炉灶、孝敬老人 ,拉好关系、婆媳和睦。这样做你看娘还有什么说的?“

    分门另过,喊爹叫娘嘴很甜,做饭、清扫、洗洗涮涮、带孩子赢得了母亲的满意。

    就因为真心实意过日子,做出一件傻眼的事,伤了她的自尊心,不敢见人哭了一场。

    为了过日子爱人趁父母不在家从他们屋里头偷了一簸箕荞麦。偏偏被回来的父亲看见。立刻大发雷霆说:“你不要脸!你不要脸!”

    丑闺妮受到辱骂脸上不光,一气跑回屋内的大哭一场。对她劝说无用。只是一抽一噎的大哭。

    作为一个县级脱产干部对儿媳妇如此刻薄的辱骂,却实是失了身份。但我也无法对父亲开口说服。这样夹脖子罪实在难受。

    父亲骂儿媳妇按理说给母亲出了口气。但她的精神不但没好转,反而变本加厉往严重发展。

    爱人丑闺妮消了火,带着儿子回了娘家。母亲总觉得家里地方小,没有她容身之地。每天吃了饭到后边邻居家下架台上躺着。

    那时我在集市当交易员。每集必须去。不是捉称,就是开发票。

    一次集市收摊回了家。进西屋时只见门关着。大白天门关门使我起了疑心。用手一推门上的紧紧的。跑到窗台透过窗户一看大吃一惊!母亲上了吊。我开口大喊救人!连忙跑到门前伸出脚踹开门子  ,紧接着来了很多人涌入屋内。

    我抱住母亲的身子往上提,其他人摘开套,把母亲抬下来平躺在炕上,紧叫来先生医诊无济于事。母亲去世了。

    埋葬母亲估计爱人丑闺妮不敢回来。我也不希望她回来。

    心惊胆战。娘家人来了我还有好!爱人更不用说。因此希望她躲过这一劫。最好不要回来。

    出乎所料她到理直气壮地回来了,并且哭的很悲伤。老娘舅舅家也没闹事把人给埋了。

    我感到很蹊跷。这好比说评书不能两头一齐说。要想知内涵另有章节述写。

    人是埋了,但我们的心总不踏实。晚上睡觉总是看到母亲穿着白衣裳晃来晃去。好像鬼神显灵作怪。因为母亲就在我们睡觉屋里炕上,上吊死的。吓的爱人蒙进被子里不敢露头。自此她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再也不敢回来。

    爱人是舅舅说的,这样下去到啥时算一站?我找舅舅去劝说。谁知舅舅一见我大声训斥我:“我不是你舅舅!你还认我这个舅舅!”吓得我撒腿就跑。已后再也不敢见舅舅的面。

    母亲上吊而死、爱人不敢回来、父亲老支气管炎急性发作合并肺心病石市住院。村子里文化大革命搞得正上勁儿。武斗不断。闹得我昏头转向,糊里糊涂不知向何处而去。

    六七年九月九日称为‘九九事件‘。王玉申被长矛刺伤左腿’。支书姚兰计被批斗脖子上跨水桶大街游行。造反派占了下风称为‘错误派‘。上边一二司成了‘正派‘。

    ‘正派‘迫害’错派‘惨无人道。爱人丑闺妮就是被’正派‘不怀好意的家伙所挑唆走上了图某不归的道路。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