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人生
 
更新时间:2019-09-05 18:17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二十五章:新建保健室
 
    第二十五章:新建保健室

    一九七一年四月一日。我二十九岁,于新乐县赤脚医生班毕业。取得了毕业证书。

    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遵照毛主席这一指示,我以满腔热情的心情回到了我的村。

    自古缺医没药的村庄在等待着我。不出村、不出户、炕头上、田间地头上、不分白天、黑夜、随叫随到身边就医的乡亲们在等着我。

    我们是不脱离生产挣工分的赤脚医生。和乡亲们的感情印印相息。他们最相信我们。

    我们怀着亲如一家的心情为他们看病。把我们学到的医术毫不保留地用在乡亲们身上。解除病魔给乡亲们带来的痛苦。

    没有忘记人生激励着我,将来学一名好医生。这个愿望实现了。我已学会和掌握了西医、中医。内科、外科、儿科、妇科、针灸科、五官科等的诊断和治疗。基本上达到了全科医生的标准。

    我要为刘华筋讨个公道,在不久的将来我要学成为神医。我要用神医的功夫从阎王店里救出刘华筋。和我们携起手来共同治病救人,向着美好的人生世界前进,!

    为看好病,回村第一件事就是建立保健室。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新建保健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涉及到场地、房屋、资金、劳力等问题

    这些重大问题必须由大队党支部研究决定。不是凭自己一股子热情能办到的。假设办到了我也做不了主。

    我找到支书石春喜。开门见山提出建立保健室问题。他比我还小一岁。是个新当选的年轻的党支部书记

    他直性子说话直爽:“哥哥 !建保健室好事,方便群众看病。我支持。”

    我说:“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不过他皱了一下眉头说:“咱俩同年入党,你也被选为支部委员。你也看到了,虽然建立了党支部,咱们暂时还是有职无权。”

    我说:“你说的到也是。他们那帮黑爪牙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正在给他们做处理。咱们不过是暂时的,不过十天见分晓”

    我的话又坚定了他的信心:“我建议你在大队院内找间旧房子自己动手拾掇拾掇整理整理先干起来。我看没人敢阻拦。“

    “小弟!你的建议鼓起了我新建保健室的勇气。我一不等,二不靠。一定用自己的双手建起咱村保健室!“

    村中心偏西方向有一个东西窄南北长如似广场的大院子。院子中间有一南北畅通的道路。道路两旁长着洋槐树和榆树。

    树下边堆放着准备用铡草机要铡的玉米秸用来沤粪。

    院子里的小驴、小马、小狗互相追逐打闹。靠北头从西边到东边盖严了一排同子房。中间有一个通向院内的大门筒。

    大门茼以西有大队部、办公室和高音喇叭室 。大门筒以东是牲口圈。牲口圈以东有一间多年没有人占的房子。这间房子我要用来建保健室。

    为什么多年没人愿意占这间房子呢?据老人说这间屋子里曾有人上过吊。以后喂牲口不是死牲口就是不繁殖小驴崽。生了小幼崽也活不成。又说这间屋子很凶,经常鬼魂嚎叫。

    且不说神鬼称凶,邪气横行 。

    那满屋臭粪、垃圾狼藉、房顶角落蛛网吊挂、泥垒燕窝、椽缝雀窝、雀飞燕舞、横冲直闯。甚至还有蛇、鼠暗藏横行总是事实吧

    要想把这些污秽杂物清理的一干二净谈何容易!没有一点勇气和耐力它不会乖乖自己走出去的。

    干!它吓不倒有志之人。为防止传染病首先屋内消毒。接着开时往外清理牲畜粪便。

    我背来粪筐,双手握住铁钳柄。一铁钳一铁钳杵到粪筐里。杵满粪筐背出去。就这样往返不断一遭一遭地往外背。汗流加背。擦汗的手巾拧干再擦,擦了再拧。气喘吁吁不知背了多少遭。又累又饿,此时我又想起了那句话:加料不如还套。于是坐下来擦干汗放一会儿歇再干。

    歇了会儿恢复了元气,浑身有了劲儿。背起粪筐又开始往返不断一遭一遭地往外背粪便。眼看就到晌午、加加劲儿熬个晌把粪便背完。争取下午把屋内所有的污秽清理干净。

    “啊!原来你在这儿!“

    说话声吓我一跳,扭头一看是爱人俊妮抱着孩子站在眼前。

    我问她:“你来干什么?“”你真敢自己一个人瞎折腾。你这样干人们会怎么看?说你为了挣钱侵占集体房屋搞个人诊所。你担得起吗?“

    爱人的话不是没道理。未干以前我也考滤过这事儿。一身做得正,我不怕。胆敢有人出来闹事儿我已做好了应负的准备。

    我答复俊妮:“不要听那些蝲蛄叫。等建好了保健室用事实来证明咱是真心为乡亲们看病服务的。”

    她说:“现在乱哄哄的你要当心,别忘了以前你受刑罚、挨打、吃苦。受罪的事?”‘我说:”你先回去吧,拾掇一下我就回去。回去后再考虑这事儿。“

    “家里早已做好饭了,你可快点儿回来呀?”她转身走了。

    爱人是冲着我这个党员才嫁给我的。我好像成了她这个被杀家属子女的护身符。处处嘱咐我小心谨慎。回去后我的好好劝劝她。否则这个保健室很难顺利地建立起来。

    吃过中午饭。爱人拾掇碗筷。我接过孩子以商量的口气对爱人说:“建保健室清理粪便要不是你去说那几句话,我满可以弄完再回来。你去给我这么一说弄得我七上八下,我无心再背那几框粪就回来了。弄到这个程度你说怎么办?”

    俊妮手里刷着锅碗瓢勺,心和耳朵可没闲着。自己叫他吃饭时只不过给他提了个建议。在实施过程提防不测。要是别的男人很可能就说:“头发长见识短。不让你管。去一边!”可现在叫起真儿来了。问我怎么办?我可不能在打击他的积极性。

    她说:“男子汉有主见,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说:“那你叫我时说的话不算数啦?”

    她说:“我说的话要算数,你又该七上八下不知该怎么着好啦!你还是鼓足勇气干你的吧!”

    我看她不像冲着我是个党员才嫁给我的样子。也不像因为背上被杀家属家属的包袱而增加她身上负担的样子。也没有再为此事劝劝她的必要。

    就这样我又干了一下午。把建立保健室的屋子清理的干干净净。只等准备开业。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