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人生
 
更新时间:2020-01-26 20:45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六十七章;心服口服,三拜卢强
 
    第六十七章:心服口服,三拜卢强

    葛军平的儿子开着拖拉机拉着父亲和伺候父亲的母亲以及舅舅李老歪。

    拖拉机开到上庄路口时,葛军平突然栽倒拖斗内。老歪叫了两声,听不到回音,觉得病情严重,立刻让拖拉机停住。顾不得和王进升的不快之事,救命要紧!连忙向离这不到二百米的上庄村卫生所跑去……

    我一听说救人,立刻肩挎药箱出了屋门,跟着老歪一路小跑来到拖拉机跟前一窜上了拖斗。

    此时葛军平躺在拖斗内、白眼上翻、四肢拘挛、牙关紧闭………我一眼就看透了病人中风之兆。顾不得号脉。而是急速取出银针沉着应对首先刺入人中。随后上肢扎三鲜,下肢配三黄………渐渐闭嘴松开,拘挛停止。

    紧接着一号脉,我不自主叹息一声。这一声叹息意味着什么相比都清楚。

    胖墩子首先开口哀求说:“进生叔,你是神医,千万不能让俺爹死呀!”

    接着素娟和老歪也发出诚恳请求的话:“一定想办法救活葛军平。”

    在全家人的祈求下。我心一横!死活在此一举。

    我搓在手中的一根黑细针,瞬间使它变成了两根!双手并出两指,夹住两根黑针,快速迅雷不及掩耳闪电般同时下针,一针扎葛军平的眉毛中间的印堂,另一针扎心窝的襢中!

    “喝!“

    像是遇到了某种阻碍,我的手指轻微颤抖,觉得很艰辛,使黑针同步缓缓深入。两根黑针中间区域,出现一丝丝透明漣綺,仿佛空气变得沉凝,有无形的力场酝酿。

    我闭上眼睛,继续将并出的两指拈着黑针搓来搓起。似在感应着事么。

    十秒钟不到,我猛开睁开眼,两指夹着黑线,一点点拔出。

    随着两黑针一起出来,葛军平的鼻子下的人中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针孔,黑色的血滴外涌,一根青黑色软针像蚯蚓一样,扭来扭去似在挣扎,被两根黑针之间的无形力场牵引,一点一点往外冒出。

    我将黑针彻底拔出,这根青黑软针也彻底脱离葛军平身体。悬浮在空中竟违背了地心引力,悬浮在空中,没掉下去。

    “这简直不科学!“

    人们都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

    我猛地双手一合,将三根针就两掌间一搓,三根针神气奇地合成了一根。

    虽然这个根邪针拍马也比不上我手中万磁针,但也算不错的小玩意儿了,不枉我辛苦一场。“

    我坚持继续干下去,将黑针继续搓着合并,在轻微的滋滋作响后,再次刺入葛军平人中。

    于是军平脸上青黑二色就这么迅速汇聚,被黑针通通吸走。

    他脸色变得苍白如纸,我收针之后,又出现一抹红晕,原本低不可闻的呼吸也开始变得充实,死寂地身体泛发出生机。

    我说:“他不会有事了。’

    他随之睁开了眼,张开了嘴,并且从嘴里发出极为听不清低沉的声音。人们看到目瞪口呆,有失望了脸变成了高兴的脸。

    我说:“别高兴得太早了,他的病不过是万里长征刚刚起步。”紧接着又说:“有温水吗?”

    素娟说:“有!暖壶里有温水。”

    老歪连忙提过暖壶递给我。我接过暖壶倒在碗里摸了摸水温合适,取出百分之75度酒精,长柄小针刀消毒,让病人张开口,伸进针刀割去舌头两边坚硬的白积,随之“哇!”的一声从口内喷出一团腥臭难闻东西。

    我说:“好了,这就是病根。在以后的路还很长。那就是中药长期调理的事。”

    素娟和胖墩子对我一谢再谢。李老歪对我以前不愉快的事表示道歉。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危急之中李老歪亲眼见到王进升救活了葛军平真是大开了眼界。心服口服。扑通跪到王进升面前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大人不记小人过,以前都是我的错,只怪我给你脸上抹黑陷害你。只要你不计前嫌容我改,从头再来看我的!”

    我连忙伸出双手去拉李老歪:“老哥!快请起!快请起!如此大礼我可受用不起!”

    “小弟,你不答应我说的话我决不起来!”老歪恳求地说。

    我说:“你先起来!”

    老歪听不到王进升认可的话答道:“不起!”

    素娟和胖墩子同时劝说:“舅舅,快起来吧!进生一定会答应你的。”

    我的亲自搀扶起李老歪和外甥们的劝说下李老歪终于站了起来了……

    王荤给葛军平连输十天液,症状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之使病人瘫在床上昏迷不醒。胆战心惊的王荤连忙拔出输液针头。慌乱中压抑住心中的紧张,迅速取出急救针注射后,葛军平总算苏醒过来。病人没有把王荤留栏在屋里真是万幸。催促素娟和老歪快速把葛军平送入医院。

    临走时王荤和老歪打了个招呼,背上药箱出了屋门,骑上电动车,很怕有人揪住自己不放,加大油门顺着马路飞也似骑跑了。

    王荤回家后一连几天吃不下睡不好。到诊所看病的人寥寥无几,冷冷清清。不看病时总是无精打采地坐在桌子旁抽烟喝水埋怨自责:造孽、倒霉、难道我就这样洗手不干这行了?象我这样一股风被吹到了的人还能干什么呢正在闷闷不乐危难之即突然从门外走来一个人。

    王荤连忙上前迎接:“老歪哥!快来!坐下!”

    李老歪被王荤迎进屋内没有马上入坐,站在王荤面前看着桌子上吸过的一大片烟头。再看看王荤神经质的表情。

    此刻王荤正为出了医疗事故犯愁以后的路怎么走呢?今天就是为此事而来的。

    “怎么?还为治病的事耿耿于怀吗?事已经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要再想它了。”

    “哥!怎么我就这么倒霉。幸亏有你给我撑腰仗胆。要不是……”

    “什么也别说了。我建议你,跌倒了爬起来。不要气馁,继续干!”

    “哥!你看我这样子还能干下去吗?”

    “能!你何不向神医请教学习呢?”

    这句话使他心里豁然开朗,指明了方向:我何尝不想向高人请教呢?可是哪有高明的神医呢?

    “哥!你快说,真有神医吗?真有神医的话如何向他请教?”

    “有!”老歪恳切地答道:“看你是否放下臭架子,虚心低头向人家学习?”

    “别卖关了,你说神医在哪,我马上去拜访他!”

    “卢强!”

    王荤一听神医是卢强,向神医学习的劲象破灭的肥皂泡似得没了希望。他卢强算什么神医?葛军平看病时只是做着看,并没有出什么神奇之招治疗葛军平的病。只不过在喝酒中胜过了自己和老歪哥二人一筹。其余的他还有什么本事?

    一说卢强是神医,李老歪就预料到王荤接受不了。不过这也情有可怨。说卢强是神医开始李老歪也不相信。在和神医王进升合好后,知心地交谈中,王进升好不介意的说了为了自己避开对老歪见面,免得再闹出大事端。让卢强师弟帮忙替自己给葛军平看病治疗。在李老歪和王荤没到以前,卢强用了神奇招术救活了葛军平。从今以后就把葛军平的治疗交给了卢强。

    这一前前后后的事情,李老歪要不说,王荤怎么会知道内情呢?他只能蒙在鼓里。

    王荤听了老歪的解说立刻改变了对卢强的看法,决定马上找神医卢强去拜访。

    “哥!你这一说触动了我的心灵。可是上次喝酒的事……”

    “这就说明咱们的愚蠢,人家的高明。”

    “哥!我要低三下四找人家求教,人家瞧不起,不接纳,碰了钉子怎么办?”

    “王荤,你多虑了。象卢强这样宽宏大量不计前嫌的人,你向他请教,他决不会把你拒之门外的。你就大胆的去吧!”

    老歪的鼓励坚定了王荤找卢强领教医术试试看的决心。

    这天大田村保健室看病的人很多。室内除了司药,就是诊疗医生卢强。其余的都是等待看病的人们。

    只有两间屋子。除了内室两张床上扎着针的两个人养着针,外边诊断室连同中药合在一起。除了司药按方抓药,只能留两个人看病。一个等候,另一个病人坐在卢强桌旁进行认真细致的诊脉。其余的人都在院子里排号等候。院子虽说不大,但自动顶号的不少于二几十人。站着的、坐着的、互相聊天的、焦急等待的、急的团团转的人们不时推开屋门观望一眼,看看是否快轮到自己……

    王荤自打一早来到这里院子里拥有了这些人。看完病的陆续走了,到这看病的陆续又来了。院内一直保持着满员状态。

    王荤虽说不是看病的,但是学医心切,比看病的人还要着急。再着急也不能闯进屋里打断看病的秩序。即是卢强满心答应传授医术,可是顶了好几个钟头的病人能答应吗?他心里即焦急又烦乱。

    “哼!不等了!”自己生气地说:“谁让你运气不好,来的不是时候?”

    王荤刚要走出大门,只见大门墙上挂着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糙不旧的白色小木板。木板上写着:

    从即日起开始早七点就诊至中午12点止。下午休诊。周一整天休珍。

    卢强

    电话:8589366

    真是老天弄人,如果早发现这消息何必白等这么长的时间,吃不必要的苦头。星期一见!

    王荤星期一来找卢强,不巧又扑了一场空,老伴说到远处进中药去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

    一听“说不准”王荤又失望了。早说回来也得等到下午一两点。回来后卸卸货,入入库、对对账……

    他没有再往下想。骑上自行车出了大院,拐弯抹角进入大街忽然停下,我何不给他打个电话于是走到公用电话处很快拨通了电话:歪!有事吗?王荤一听是个妇女的声音连忙回话说:“打错了!”脸一红:是手机号。真是荒唐…

    几经周折总算找到了卢强。经过一段对路强的拜访和虚心请教,学到了中医方面不少医术。领教了针灸方面的真传。

    2020.1.26.星期日.于楼上,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