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今晚怎么睡
 
更新时间:2019-05-03 10:22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九节 关于爱情二
 
    杨阳心中不解,自己本分做人,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如何叫做“把你睡了不认账”?

    “你赶紧起来,你被开除了,赶紧走人”!杨阳气愤至极。

    当时的杨阳可能没有接触过与女生同床共枕,对情欲色欲难免有些心结。

    “你真的忍心开除我吗,人家就是喜欢你”。龚雪一脸的乖巧,装作楚楚可怜。

    潘振也起床了,那时已是早上五点,原本这个时候要去市场买新鲜蔬菜与鱼肉。

    “哎哟,我的个天,不好意思,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潘振路过杨阳门口,探了一眼,赶忙边走边说道。

    龚雪发现潘振经过,赶忙将被子遮在胸前,一脸羞涩,低头不语。

    “你回来”!杨阳朝潘振吼道。

    潘振站住脚步,偷笑一声说道:“我真没看见,难道你想杀人灭口吗”?

    “我跟她什么都没有,你给我作证”!杨阳说道。

    “我,给你?作证?这个证怎么作”?潘振又朝房间里瞅了一眼,说道:“兄弟艳福不浅,昨天晚上快不快活”?

    “我跟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你要相信我”!杨阳不知道要说什么,人赃并获,可是人就躺在自己床上呢。

    “好,我相信你,你们继续,我要去买菜了,你们继续,你们要是有点什么也没事,回头有喜酒喝就成,哈哈,哈哈”潘振得意的很,以为杨阳也是那种花心的男人。

    “你,你,你们,你”杨阳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他感觉对不起蕊蕊,内心更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虽然和蕊蕊已经分开,但心里却始终放不下,杨阳内心一直幻想着蕊蕊还在等他。

    “你就别再你啊,我的啦,反正都睡在一起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龚雪穿着衣服,竟敢赤身裸体的在杨阳面前翻找衣服。

    “我跟你说明白,我没碰你,是你走错房间,我不喜欢你,更不想耽误你,你最好有自知之明,免得再生误会”。杨阳一本正经的说着,表情极其严肃。

    龚雪听完,一摸肚子然后苦苦叫喊着:“哎呀,肚子好痛,我好像怀孕了”。

    “你在逗我么?怎么会有你这种女人,你有毒吧,我原本以为女孩子比较矜持,比较善良,像天使一样,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要脸,我都没碰你,竟然敢说怀孕了,你把我当白痴么”?杨阳哭笑不得的说着。

    龚雪没有搭话,穿好了衣服离开了杨阳的房间,临走前的擦肩而过,龚雪眼角含着泪。

    杨阳看到了那滴泪花,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错事,可能刚才的话真的伤了一个女孩子的心。

    中午,烈日当头,店里如往常一样忙碌着,杨阳感到内心愧疚,他趁空闲时间来到龚雪身边说道:“对不起,我给你道歉,我不应该说那些话”。

    龚雪还是一直闷闷不乐,不去理杨阳,只是做着自己的该做的工作。

    “我都给你道歉了,再说是你做的不对,或许你这样对别人有用,但我不是那种人,我对感情很认真的”。杨阳越说越正经。

    龚雪转身就往另一边走去,杨阳拦住龚雪的去路,说道:“原谅我好嘛”。

    杨阳的道歉只觉得言语有些重了,他不愿做错任何事,不管做什么都特别小心。

    “不行!除非你接受我,否则我也不会接受你的道歉”。龚雪说完用肩头撞开了杨阳的手臂,走了过去。

    “我对你真的没有那种感觉,就算接受你,总得要时间吧”。杨阳朝龚雪喊着,整个店的人都听到了。

    潘振走到杨阳身边,一脸的不正经说道:“嗯哼,上班时间,禁止谈恋爱”!

    “去你大爷的,你一边待着去,不干点正事,净给我添乱”。杨阳朝潘振怒喝道。

    “行,你们继续,整个店的人可都在看着你们俩呢,你看那边,还有客人没走呢”。潘振手指着店里一个角落的桌子旁还有四个客人喝着小酒看向这边。

    “我从不在意别人的眼光,眼睛张在他们身上,我又不能阻止,我做事光明磊落,还怕被人看到”。杨阳说道。

    “他们没看到,我可看到了啊,人家姑娘不错,你可别辜负了人家”。潘振说道。

    “你看到什么了?莫名其妙,是他自己进的我房间,我什么都没做”。杨阳反驳道。

    “做没做我不知道,你心里有数,睡在一张床上我可是看到了”。潘振说完,怕杨阳揍他转眼一机灵对吧台说道:“那个小龚啊,把今天的账单拿来给我看一下”。

    “你……过分”!杨阳也转身离开去做自己的该做的事情去了。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一段时间,店里迎来了第二个月的月末,给员工发工资,清理账单分红,这个月杨阳拿到了十六万。

    十六万只是一个月的收入,但对于普通工人家庭或许全家人要辛辛苦苦做上两年的工作,甚至两年也未必能赚到,对于当时来说已经算是小康收入了。

    这一天员工们拿到了工资与奖金,他们的工资底薪是两千五百元,奖金有些超过了底薪,因为店里的酒瓶盖子都有奖,还有每向客人推出的酒水都会算在奖金里按百分比提成,一个月领个五六千很轻松。

    当天借着欢快的劲儿,店里所有人想吃什么吃什么,店里各种特色任意吃,大家都对杨阳的手艺作出极高的评价,都对杨阳做的菜说道:“这个味道吃着上瘾”!

    杨阳已经听着习以为常,平日里客人总是把桌子上的菜吃的干干净净便是最好的答案,不仅仅是味道,根据人体所需,菜色的搭配,颜色的搭配,以及开胃汤。

    嗅之香味,食之开胃,美容减肥,饮食成了一种对身体的保健。

    众人大吃一顿,随后便去K歌,大家吃着水果,喝着小酒,唱着跑调的小曲。

    杨阳则一心想与潘振商议开分店的想法,把店开到城里去,扩大店面,做大做强,其实主要想法就是能与蕊蕊的爸爸实力不相上下,做到门当户对。

    潘振却不这么认为,现在赚钱不代表以后还能红火,他只求安稳发展,不敢再盲目投资。

    当天晚上没有开业,众人喝的烂醉,只有杨阳滴酒不沾,保持着清醒,龚雪已经喝的不省人事。

    众人也知道杨阳与龚雪感情不一般,众人劝说下,劝杨阳背着龚雪回去,杨阳风度绅士,不好拒绝,也只能照做。

    因为赚了钱,员工宿舍都是一人一间,房间内都是豪华装修,给员工一个独立的休息空间,杨阳将龚雪背到宿舍,房门紧锁,便开口去问龚雪取钥匙,龚雪不知是装作烂醉,还是真的喝醉,竟早已把钥匙拿在手中,并将钥匙塞进了胸部内衣里。

    杨阳一眼识破龚雪的诡计,无奈把龚雪一人仍在宿舍门外不管不问,只得将他背回自己的房间。

    那天晚上,杨阳一个人在自己宿舍外躺在地上睡了一夜,龚雪则睡在杨阳的床上,生怕再发生什么。

    第二天,杨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趟在自己的床上,而龚雪早已不见了踪影。

    杨阳换了身衣服便去了店里,只见大家都在忙碌,只是自己迟到了。

    “麻烦你下次能不能别睡在门外,害我驮了你半天才把你弄到床上,你睡得跟死猪一样,而且重的要死”。

    “嗯”?杨阳一怔。

    潘振说完,便去做事了。

    “是你把我弄到床上的”?杨阳追过去问道。

    “不是我还会是谁,你盖着被子睡在门外,瑟瑟发抖,我要不是看你可怜,怕你着凉感冒,才不会管你”。潘振说道。

    “你说我盖着被子”?杨阳继续问道。

    “好了,我也不瞒你了,是龚雪早上来敲我的门,说你太重了,拖都拖不动,来请我把你背到房间里去,差点没把我累死”。潘振边说边在吧台清点着货物,随后说道:“话说看你高高瘦瘦的,你怎么这么重”?

    杨阳掀开上衣,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我有六块腹肌”。

    “去!别人都是八块腹肌,六块显摆什么啊”。潘振一脸不屑。

    “因为我的腹肌比较大,八块容不下”。杨阳也跟开玩笑似的回答道。

    其实杨阳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被子一定是龚雪为自己盖上的,懂的关心别人的人才是杨阳所关注的重点,杨阳开始也对龚雪有了一丝好感。

    杨阳迫不及待的来到龚雪身边,轻声说道:“昨天谢谢你”。

    “昨天?昨天怎么了?你打算谢我什么”?龚雪也是莫名其妙的被这份不明来意的感谢惊了一下。

    “谢谢你给我盖得被子”。杨阳单纯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恩。

    “噢,不用谢,顺手而已”。

    “我去,你可真大方,这语气,说的没毛病”。杨阳心里这样想,却没这样说。

    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杨阳通过蕊蕊的妹妹,丹丹在网上发来的讯息,得知蕊蕊已经结婚了,杨阳的不辞而别让蕊蕊伤透了心,按照蕊蕊的爸爸所说的,嫁给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富二代。

    新婚后的几天,那个所谓的富二代便对蕊蕊酒后大打出手,借着酒劲,对蕊蕊残暴至极,甚至丹丹还发来了蕊蕊带伤的脸的照片。

    “这个畜生”!杨阳自言自语的怒吼道。

    杨阳心痛不已,一是失去了蕊蕊,二是对蕊蕊挨打不忿!

    电话接通。

    “喂,翔子,用到你的时候到了,把你的人全部叫上,跟我去一趟外地”!

    “喂,周帅,我这边需要点人手,对面可能有点家底,比较棘手,带点人陪我去趟外地”。

    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只是杨阳做事留有余地,做得太绝,反而害了蕊蕊,杨阳心里也清楚,翔子与周帅是何许人也,不闹出人命不罢休。

    杨阳并没有因为此事一蹶不振,让他一蹶不振的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

    忘记以前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进入一段新的感情。

    杨阳接受了龚雪的告白,两人最终走到了一起,但却一直保持独自生活,毕竟在杨阳心里,有一点点的处女情结,他想把美好留在结婚的那一天。

    龚雪更多的是奢求物质上的满足,做了杨阳的女朋友自然也是店里的老板娘,这让潘振感觉不爽,总觉得龚雪自从做了杨阳的女朋友,处处在算计自己,潘振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是却没有跟杨阳说明缘由,以为杨阳与龚雪的感情已经不一般,自己与杨阳谈这种被自己兄弟媳妇儿算计的事,有些见外或难以启齿。

    潘振有一个分居的老婆,只是分居,并没有离婚,两人本来感情不和,只因为潘振好赌,每次输钱让生活非常不稳定,这一次,因为龚雪的小聪明,使潘振内心不安,干脆把自己的老婆也叫到店里来,表面上是帮忙,实则另有心机。

    做事情一旦有了女人勾心斗角,便开始走下坡路,两个素未平生的女人就像古代后宫的妃子,各种计谋,各种算计,唇枪舌战开始了。

    而两个男人却还蒙在鼓里。

    原本以前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如今却频频发生。

    “这菜里怎么还有头发”!一位客人带着惊奇的目光看着盘子里的菜吼道。

    杨阳听到客人的吼声,第一时间来到了餐桌前,果然看到了客人用筷子夹起了一根特别长的女人的头发。

    杨阳心里清楚,店里所有的服务员都穿着工作服,带着工作帽,而且所有女生都是短发,厨师更不用提了,必须剃光头,还得带着厨师帽,这头发绝对不是店里人的。

    杨阳第一时间便看穿一切,却不料反被蒙蔽了双眼。

    “不好意思,可能是店里员工的疏忽,是我们不对,要不我给您换一份吧”。杨阳带着满脸的诚意,用恳求的语气说道。

    “这吃出了头发换一盘菜就能解决么?万一你给我拿到厨房,把头发拿出来,继续给我把这盘吃出头发的菜端上来怎么办”?客人带着脾气,不讲理的语气压过了杨阳的恳求。

    “要不我把这盘菜给您换个别的,今天您这桌菜金给您全免了,怎么样”?杨阳继续退步,恳求的说道。

    “这吃出了头发,影响了我们吃饭的心情,免个菜金就能了事”?客人一再逼迫杨阳。

    “那么您说怎么办吧”。杨阳反问道。

    遇到这种情况,一般换菜或者免单,客人基本都会接受,但这次不同,从客人的语气中可以断定是带着目的来的,如若不是定是遇到脾气不好的人了。

    “把你们厨师叫来,我要问问他怎么做的菜”!客人吼道。

    厨师无非就是潘振负责切菜准备材料,厨师老张负责掌勺,而眼前这道酒香鸭脖正是杨阳亲手做的。

    “我就是厨师”。杨阳回答道。

    “你就是厨师?这道菜是你做的”?客人问道。

    “是我做的,您看我的头发,没那么长,而您发现的头发至少二十厘米”。杨阳解释说道。

    “小伙子这么年轻,菜做的不错啊,味道挺好,我这都是第三次来吃了,还以为你只是服务员,每次见你亲自来上菜”。陪同那位脾气暴躁一起同桌的客人却满口夸赞。

    “把上菜的服务员给我叫来”!那脾气暴躁的客人又吼道。

    “服务员也是我,这盘菜是我给您端上来的”。杨阳回答道。

    脾气暴躁的客人先是一愣,顿了顿又说道:“你们店里是不是除了你就没别人了,把你们老板叫来,让你们老板给我个说法”!

    “老板还是我,真是不好意思,您想要什么赔偿您就说吧,我们店可以接受赔偿,只希望您用餐愉快”。杨阳恭恭敬敬的弯腰行了礼说道。

    “好家伙,你挺忙啊,一人饰演三个角色,算了,看你挺有礼貌的,就不跟你计较了,把收银员叫来,结账”!脾气暴躁的客人心情舒缓了许多。

    “不好意思,收银员还是我,由于本店的失误给您造成了用餐不愉快,本桌菜金就给您免了,希望下次能使您用餐愉快”。杨阳再次弯腰行了个礼。

    “看看着服务态度,就是不一样,现在已经很愉快了,下次我们就来你这里,别的地儿不去了,话说看你年纪不大吧,你多大了”?脾气暴躁的客人问道。

    “十九岁,还有两个月,过了生日就二十岁了”杨阳面带微笑的说道。

    客人纷纷点点头,是赞同的目光以及认同的表情。

    客人将三百元仍在餐桌上便离开了,临走前不忘说了一句:“不差你这顿饭钱,好好干小伙子”。

    “祝您用餐愉快,欢迎下次光临”店门外站着两名女孩,主要负责喊欢迎光临与欢迎下次光临的。

    虽然店面不大,牌面还是要有的,这也是一种对顾客虚荣的享受,该有的一点也不能少。

    “十九岁就当上老板,而且这么偏僻竟然天天顾客爆满,不简单啊”。

    “没有那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看这小伙子说话语气不难看出,将来必有一番作为”。

    “我十九岁的时候还在地里玩泥巴呢,看看人家,没法比啊”。

    “他这外面还有这么多桌子,一个月得赚个好几万吧”。

    周围还在用餐的顾客议论纷纷。

    杨阳心里却在暗喜,上个月总收入已经超过了四十万。就算除去员工工资与潘振的分红,也能拿到二十万。

    酒水的价格上涨了百分之五十,套餐里一百六十八的最低套餐也取消了,最低二百八十八,每桌客人不消费个五百以上,是走不出店门的。

    而且顾客越来越多是因为周围大小商场,门店,甚至地摊、菜市场,杨阳都给他们留下了会员卡,凡是在别人店里消费过得客人,都可到朋来居免费送一瓶畅饮酒以及免菜金二十元,而且是永久的活动,前提是必须选择套餐菜品。这对杨阳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赚的更多罢了。

    如果客人不是来捣乱的,那么头发是谁的?

    当天晚上杨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不通。

    今晚怎么睡?

    那位久违的朋友再次出现了。

    杨阳闭上眼睛,眼前原本是一片黑暗,却浮现了当天事情发生时的画面。

    脾气暴躁的客人从走进店门,到选好桌子坐下,直到自己端着菜来到桌前,都毫无问题,突然一道身影走过,原来是龚雪,他手捧着一碗三鲜海味汤来到桌前,小拇指间竟夹着一根细长的发丝,随着将汤放下的同时,发丝也随之掉落在那盘酒香鸭脖之上。

    杨阳细看那发丝,半黑半黄,一时之间想起了潘振的老婆正是这种发色。

    杨阳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异能吗?是特异功能吗?

    竟然能在脑海回放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而且并不确定是自己亲眼所见的事情。

    “不对,是过目不忘,是我的眼睛就像摄像头,这一幕那天正好映入眼帘,只是回忆罢了”杨阳心里嘀咕安慰自己。

    不管是过目不忘,还是特异功能,这种能力真的太可怕了,无知往往是最安逸的,如果什么都已看破,反而是一种负担。

    紧接着,另一个画面在眼前浮现。

    龚雪正在打扫吧台的卫生,杨阳走了过来问道:“昨天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啊,我都不知道那头发是谁的”龚雪一脸的慌张,眼神迷离不定,一看便知道在说谎。

    “我没有提到头发,而你也不知道我要问你什么,你却跟我说头发的事”。杨阳说道。

    龚雪不敢直视杨阳的眼睛,扭头看向一边。

    “头发是不是潘嫂的,你想嫁祸给她”!杨阳表情僵硬,似乎已经说明了真相。

    画面呈现到这里,杨阳觉得身心疲累,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杨阳为了确定自己预见的是真是假,很早就来到了店里。

    发现龚雪比他来的更早,因为杨阳早上四五点钟要去买菜,回来的时候至少七八点了,见龚雪在吧台拿着抹布擦拭灰尘。

    “昨天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啊,我都不知道那头发是谁的”龚雪一脸的慌张,眼神同样如预见那样,迷离不定。

    “我没有提到头发,而你也不知道我要问你什么,你却跟我说头发的事”?

    龚雪不敢直视杨阳的眼睛,躲闪着杨阳的目光,内心似乎慌乱不定,扭头看向一边。

    杨阳看到这里,竟然和自己昨晚预见所发生的一切一模一样。

    “潘振,潘振,你快来,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杨阳惊呼的叫道。

    “什么大秘密啊,事情还没做完呢,忙的要死,你这么闲,过来跟我一起洗菜”。潘振抱怨的说道。

    “我发现我能看透过去和预见未来所发生的事情,这算不算秘密”。杨阳来到潘振身边说道。

    潘振用手摸了摸杨阳的额头说道:“也不烫啊,你脑子有病了吧,你要是能预见未来,那你预见一下明天彩票一等奖出什么号码,我们天天中一等奖,赚它个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好,我今晚回去试试”!杨阳回答道。

    “用得着今晚吗,现在就可以试试”。潘振一边洗菜一边说着。

    “不行,我这个能力叫做今晚怎么睡,这是口诀,不到晚上,不念口诀,是没有用的”。杨阳说完便去忙自己的事了。

    当天晚上,月亮依旧明亮,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的玻璃照在杨阳的身体上,杨阳头枕着双手,看着月光柔和的光芒。

    今晚怎么睡?

    “明天彩票一等奖出什么号码”?  

    眼前浮现出了画面,却与彩票无关,潘振满脸的抱怨道:“咱们多请几个人吧,现在收入这么多,也不差多几个人的工资,咱们自己也不用这么累,你意下如何”?

    转眼间潘嫂正端着早餐来到大厅,冲着众人喊道:“开饭了”。

    潘嫂说完,便给每人盛了面,只见潘嫂拿出一包白色粉末,洒在了平常龚雪做的那个位置的碗里。

    紧接着龚雪频繁的去厕所,似乎吃坏了肚子。

    画面到了这里,杨阳突然又觉得疲惫不堪,昏睡过去。

    又到了第二天,杨阳如往常一样,买完了菜来到厨房,见潘振正在洗菜,一脸的抱怨与不耐烦的表情,看到杨洋便开口说道:“咱们……”。

    “闭嘴”!杨阳没等潘振说完一句话,便打断了潘振的话语。

    “咱们不如多请几个人吧,现在收入这么多,也不差多几个人的工资,咱们自己也不用这么累,你意下如何”?杨阳重复着昨晚所预见的一切。

    “可以啊,你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也是这么想的”。潘振感到惊奇。

    “我说,这是我昨晚预见的,你信么”?杨阳问道。

    “我信,我信,因为我想的和你说的几乎一字不差”潘振停止了手中的工作,一脸呆滞的看着杨阳,呆滞了片刻又问道:“你真能预见未来啊?昨天你预见彩票出什么号码了吗”?

    “不行,我好像只能预见自己身边的人发生的事情,与说的话,以及做的事”。杨阳说到这里,仿佛什么事被忘记了。

    突然想起潘嫂下药,通过昨晚发生的事情,应该是给龚雪下的泻药。

    恍然大悟,忙看向餐桌旁,却发现面还在汤锅里,潘嫂并没有给大家盛面。

    “看来预见的东西,有时候也不全对啊”。杨阳心里嘀咕着,有些失落。

    “你还别说,有些时候,我也能预见一些东西,比如今天有些画面,我总感觉前几天梦见过,真的”。潘振说道,表情也极为惊喜。

    “你们在嘀咕什么呢,快来先吃饭,不然一会儿就凉了”。潘嫂走了过来说道。

    “没什么,你个老娘们瞎问什么,干活去”!潘振对老婆的语气一向很暴躁。

    杨阳去后厨洗了洗手,本想回来吃饭,却不料有丝尿意,便去小解。

    当厕所上到一半的时候,忽听到潘嫂大喊:“开饭了”。

    杨阳厕所上到一半,怎么能说停就停,当杨阳提上裤子走出后厨来到大厅的时候,却发现众人已经将面吃了大半,龚雪就坐在那个被下药的位置上,津津有味的吃着。

    不一会儿龚雪面没能吃完,便跑去了厕所,一去就是大半天。

    “我的天呐!预见的是绝对会发生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是魔鬼吗”?杨阳不停的反复问着自己,他几乎不敢相信这都是真的,就算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

    这简直太荒唐了!

    杨阳生怕这种能力会给自己带来负面影响,开始翻阅书籍,查找答案,但书上却说这是一种脑电波,又说是压力大造成的梦境。

    直到杨阳找到了开职业介绍所的干爹,他懂得算命,看相。最终才弄明白,这种现象叫做“过阴”!

    能过阴的人生下来是不会哭的,生下来不会哭的孩子是活不下来的,所以这种人百万分之一,几率极小,而且这种人天生聪明,过目不忘,心灵手巧。

    具历史记载这种能力被称为下神,据说灵魂在地府或者在未来或过去走了一遭,才能预见过阴人想看见的事,怪不得每次预见某些事之后,杨阳总会累的昏睡过去。

    这种能力,说是迷信,也许别人会信,但事情发生在杨阳身上,他是相信科学的,但这件事他不得不信!

    如果没有这种能力,说不定自己就会被宋坤欺负一辈子。

    如果没有这种能力,就不会做到少年时去偷盗的成功,并找不到保险箱的密码。

    如果没有这种能力,自己更不可能做什么事都很成功,一切都安排的顺心如意,事半功倍。

    今晚怎么睡?

    杨阳开始参透天机,他遇见了不久的将来所发生的事情,潘振与潘嫂躺在床上说着悄悄话。

    “一个人能做的事,干嘛还要分他一半”。潘嫂说道。

    “毕竟一起做起来的,都不容易,我也不好意思赶他走,毕竟当时是他搞活动,研究了那么多东西,才让这个店越来越红火”。潘振说道。

    “我觉得你还是得跟他说道说道,如果赚十万,十万都是我们的,你不赶他走,你赚十万,还得分他一半,你只能拿五万,现在这世道,钱可不好赚”。潘嫂躺在床上,涂着指甲油说着。

    “关键我们没有理由赶他走,再说很多人都是吃他研究的菜才来光顾的,他要走了,他研究的菜我们也不会做,会流失客人的”。潘振也躺在床上翻看着手机说道。

    “你不会偷偷的学啊,他在做菜的时候,你在旁边记下来,用点心不就行了”。潘嫂说道。

    “你可别说了,他用的调料上百种,有些还是他自己买的原料回来自己调制味道,我就算记得脑子爆炸,也记不下来”。潘振不停的看着手机,手机上都是一些美女图片。

    “话说他是怎么知道这些调料的配制方法,他又是跟谁学的”?潘嫂问道。

    “这个谁知道,不过那天他告诉我他能预见未来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他竟然能把我想说的话一字不差的全给说了出来,这小子有点邪门”。

    听完潘振说完这句话,杨阳累的几乎快要窒息,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上午十点。

    “喂!快醒醒,大懒猪,太阳把你的屁股都晒烂了”!龚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杨阳昏昏沉沉的揉着眼睛,用手臂撑起上半身,只见龚雪骑在杨阳身上,趴在耳边又要大呼一声。

    “谁让你进来的,你这是什么姿势,快下去”!杨阳呵斥道。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干什么坏坏的事情了”?龚雪说完就要去掀开杨阳盖得被子。

    杨阳一把压住被子,自己处子之身,一柱擎天很正常的事,杨阳问道:“如果我们跟这个店脱离了关系,或者将来没有钱了,你会不会离开我”。

    “到时候再说呗,想那么远干什么”?龚雪回答道。

    “呵呵,女人……”显然龚雪的回答让杨阳非常不满意。

    不管龚雪说的是不是真的,杨阳都会当真,就算不是真的,拿感情开玩笑的人,在杨阳眼里都是废物,甚至可以说不值得尊重。

    杨阳打心里憎恨这种不尊重感情的人,甚至是厌恶,是反感。

    但又能如何呢,想当初自己也曾经没有尊重过感情,失去了蕊蕊,如果有后悔药,在给杨阳一次机会,杨阳决定醒悟,一切按照爱人的指引前进,只要能在一起就是爱,所有不能在一起的借口,都是谎言,除非有什么胜过了爱,放弃爱选择了其他,那么他就不配拥有爱。

    爱的真正含义不是因为分离是为了未来能更好,而是马上和你在一起相守就是幸福!这是真谛,请铭记!

    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不把爱情放在第一位的人。

    那么你的爱将会与痛苦伴随你的余生。

    为了对自己未来负责,请慎重选择那个爱你的人。而不是你爱的人。

    但是世间没有后悔药,也没有来生,往往错误的选择会让人用一生来买单,这就是命运。

    任何事情对杨阳来说就像回放了一遍电影,一切都如命运安排好一样,结局早已料到,只等命运敲门。

    几天后,潘振终于忍不住,找到杨阳说道:“兄弟,我见你好像有心事,有事就跟我说说,这个店你要是不想做了,我多退你点钱就是,你大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

    “你到真的会说话,想赶我走用这种方式”。杨阳心里嘀咕着,却没说出口,杨阳假装深思,其实内心早已做好了打算。

    “老潘,你是不是打算自己做这个店,我现在是多余了对吧,这也是嫂子的意思吧”。杨阳很直接的问道。

    “其实你本事可大,完全可以自己再做点别的事业,我跟你嫂子没什么能耐,以后可能就守着这个店过日子了,你要愿意离开,我可以从分红里多分你点钱,你也好有起步资金”。潘振讲的似乎很有道理,郑重其事。

    但事情不是这么做的,当初在河边是潘振自己亲口说道:“以后就是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钱一起赚”。

    但现如今有钱和媳妇一起赚,杨阳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话都说到这个份子上了,成人之美是杨阳最乐意做的事情,只得点头同意。

    当天杨阳边收拾行李,当月分红,杨阳一分没要,临别的时候卡里只剩三十二万,本来可以剩的更多一些,都被龚雪花的差不多了。

    杨阳既然接受了龚雪,就要对她的幸福负责,虽然龚雪不是自己满意的女人,注定了以后的时光没有想象的那么幸福,但至少龚雪会幸福,杨阳决定将这些剩下的钱先买套房子交了首付,剩下的做点别的生意,日子应该会过得不错。

    但龚雪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买了房子就等于拴住了自己,绑架了自由,偏偏要去住酒店,一次开了两间,住了大半个月。

    每天的开支巨大到杨阳快要承受不起,每天只是陪着龚雪逛街买衣服,买化妆品,看电影,去游乐园,除了这些还是这些。

    终于有一天,龚雪借口说家中有事,要回家几天,杨阳答应了,感觉自己像是放了个假。

    龚雪离开的当天晚上,杨阳翻来覆去,感觉自己突然活不明白了,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怎么感觉生活越来越无味。

    今晚怎么睡?

    杨阳担心龚雪有什么事情,他再次呼唤出他自己的老朋友,那个似乎存在又不存在的一面。

    只见龚雪赤身裸体的与一个男子在床上缠绵。

    杨阳只是看了一眼,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这样,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杨阳不相信,心中还一直断定龚雪只是回家了。

    今晚怎么睡?

    当第二次看到那个画面的时候,只见龚雪搂着一个男人的胳膊,边说道:“老公,我现在有钱了,我请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那男人点点头说道:“正好我最近手头紧,一会儿顺便找你拿点钱用用”。

    “我的钱就是你的钱,反正我现在来钱很容易,有个大白痴一直被我骗,只是我不能和你长相厮守了,很是讨厌呢”。龚雪撒娇的黏在那男人怀里。

    杨阳看到周围的画面竟然是在距离自己酒店不远处的步行街上。

    那一晚,杨阳很累,却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杨阳很早就来到了步行街,守在那个路口,等着龚雪与她的那个所谓的“老公”,经过这里。

    果然不一会儿,杨阳便看到了这对情侣。

    “老公,我现在有钱了,我请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那男人点点头说道:“正好我最近手头紧,一会儿顺便找你拿点钱用用”。

    “我的钱就是你的钱,反正我现在来钱很容易,有个大白痴一直被我骗,只是我不能和你长相厮守了,很是讨厌呢”。龚雪撒娇的黏在那男人怀里。

    “没关系,晚上让我好好征服你几次,让你爽个够”!那男人说完,伸手捏了捏龚雪的鼻子。

    杨阳再也忍不了了,突然从路边站了出来,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龚雪顿时脸色一黑,似乎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