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一念成鬼
 
更新时间:2019-06-12 17:25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章:突然接近的危险
 
    八月酷暑,蝉声噪耳,但这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困扰。我仰躺在粗壮的树枝上,听着蝉鸣,又度过了平静的一天。

    陈晨和小鱼很晚还没有来,我也乐得清闲。

    我想他们可能抓黑猫去了,前几天这里出现过一只黑猫,和秦翊门外的那只样子一样,但我想它们不是同一只。

    陈晨和小鱼都很兴奋,偷偷摸摸的往那边靠近,但两只都很蠢。小鱼走了几步就高兴的加速飞奔过去,跑时跳的老高,样子极蠢,活像看到只漂亮的雌性金毛。

    离猫还有三四米远的时候,小鱼大大咧咧的样子就引起了黑猫的不快。黑猫立马俯趴下去,尾部翘起,摆出预备攻击的姿势,嘴里还发出威胁的叫声。

    小鱼立马来了个急刹车,然后一百八十度急转弯,夹着尾巴撒丫子往回奔,简直怂得一批。

    在鬼的世界里,这种纯黑的猫是种很奇特的生物,但与我的忌惮相反,陈晨见到黑猫完全没得怕,还很贱的要抓,都说好奇心会害死猫,我倒是很期待陈晨被猫抓的样子。

    想到这我很不厚道的笑了,突然感到一阵阴寒,莫名的危机感让我惊坐起身。我对恶意十分敏锐,发觉时还只看到远处的一个影子,面部模糊不清。

    我立刻跳下树,奋力往远处跑,但仍能感觉到恶意在极速靠近。体能悬殊,我知道自己可能跑不出去,开始隐蔽在半人高的树丛里,密集的树丛能适当隐藏我的气息,鬼的感知也会因为高浓度的介子变得迟钝。我拽着枝条很狼狈的往上爬,试图尽快到高处的公路上去。

    树上的尖刺总会刺进我的手臂,划破我的脸颊,这种感觉非常糟,后面散发的不是简单的恶意,而是一种可怕的杀意。杀意还在快速靠近,高度紧张下,我的腿有些发软。

    必须赶快爬上去,这里过于偏僻了,我根本无法自保。

    我没有沿着固定的方向,而是在树丛里绕了很长时间。隐隐约约看到公路边缘,再往上就是直接与公路相连的实心水泥地,无法直接穿过去。

    我一边往上攀爬,一边右移,打算从右侧的楼梯上去。树丛的环境让我的感知也变得迟钝,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被跟上了。

    还没走到楼梯口,一只手突然从后面伸过,圈住我的脖子大力地往里收。我被迫侧趴在地上,头发被另一只手粗暴地揪着,吃力地后仰。然后,看到了一张狠厉的脸。

    是撞死我的那个中年男人。

    怎么回事,他死了。我完全不知情,虽然猜到他今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但没想到会死,还变成了鬼。

    之前见到这个中年男人,他的脸皮肤暗黄,眼球深陷,额头和两侧还有很多坑洼。虽然那时给人印象便不好,但也不至于像现这样,浑身都透着一种疯狂。

    此时看到这张脸,我只感到极度的恐惧。更可怕的是,他正阴邪的笑着,无神空洞的双眼泛起诡异的光彩,似乎在体验杀人的快感。

    脖子以一种奇异的角度弯曲着,若换了正常人可能这时候已经死了。我无法挣脱,只能勉力维持,同时迅速冷静下来,在大脑里想着应对之策。

    还未有所反应,身后的鬼已经以这个姿势把我拽起,从右侧的楼梯往下拖。在挣扎的时候,我无意中摸到了他断了大半截的右手小指。

    猛然察觉到陈晨和小鱼的气息快速靠近,我有种劫后余生般的惊喜。多日的相处让我对他们的气息已经十分熟悉,此刻感动的快要哭出来。

    我想自己还是怕死的,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哪怕过着一成不变,毫无意义的生活,在突然面临危急时,还是会有很强的求生欲。

    身后的鬼似乎也察觉到了,顿了一下,往那边看去,我趁机扯了一根稍粗的树枝。

    陈晨与他体格上还是有些差距,我必须想办法脱离,一会儿才好不拖后腿,尽快逃出去。

    随着陈晨的靠近,身后鬼的步幅放慢了些,在他抓着我头发的手松力的瞬间,我猛力一撞,蓄了很长时间的力终于派上用场。

    我们同时跌倒在地后,小鱼已经赶到,或许是和我们“品种”不同,从第一次见,我就感到它的速度出奇的快。

    先一步赶来,小鱼上来就咬住了勒着我的那只手,用力往后拖。但是力气悬殊不说,鬼没有痛觉,小鱼的攻击并没有用,还被狠踹了一脚,飞出去很远。

    我抓住时机,沿着勒住我的手臂转了半圈,恰好面向那个鬼。然后两手紧攥着树枝,插入他的脖子。

    这只是我的猜测,能对鬼造成伤害的东西不少,但都不致命,对鬼来说,只有窒息是最致命的。我能碰到的只有树枝,损坏他的咽喉,或许能妨碍他呼吸。

    鬼一时脱力,松开了我,我立马向陈晨跑去,还没来得及表示什么,陈晨扛起我就跑。趴在他的肩上,我其实觉得有点尴尬。小鱼也很快追上了我们,在前面带路,好吧,我承认,这样确实要快些。

    我不敢放松,抬头望向那个鬼,见他已经拔出树枝,但没有追来,只对着我诡异的笑,笑容极为瘆人。

    他那种像在享受狩猎的笑让我心里发毛,即使逃脱了,我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仍紧绷着神经,观察周围的情况。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