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人间鬼蜮
 
更新时间:2019-06-12 10:09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五十三章 一对鬼夫妻
 
    我很是疑惑,明显这是俩鬼在打架,可是你俩去哪儿不好,干嘛要跑到这辆车上来呢?这里明显不是小鬼们该来的聚集之所嘛!

    仔细瞧,果不其然,在车厢后面,一男一女两个鬼魂正撕扭在一起,而且是男鬼被动挨打,女鬼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

    寿衣店老头过来看了一眼,呵呵笑了两声。我问他:“你认识这俩货?”

    老头说:“在这片鬼界,这可是一对出了名的活宝,我认识他俩可不是一年两年了,刚拜师傅时就认得,算来有三十多年之久。”

    我不由得又多看了俩鬼两眼,女的满头小辫,涂抹着红红的脸蛋和嘴唇,舌头当啷出来老长,红衫绿裤,像极了东北唱二人转的女角;

    男的光头,浓眉大眼,着马褂灯笼裤,穿懒汉鞋,身材魁梧……

    老头又干笑两声后,冲那俩鬼嚷道:“我说老樊,咋被媳妇欺负成了这样呀……”

    那个男鬼闻声一跃而起,迅疾地对女鬼来了个擒拿式,将其制服,然后狠劲儿地扇女鬼耳光,嘴里骂道:

    “你个败家娘们,打我也不挑个地方,又当中戳我,拿我的面子当鞋垫子,给脸总不要脸是不?我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姓樊……”

    女鬼哇哇大叫:“我-操-你八辈儿祖宗啊老樊,一天你不出去搞破鞋你就活不了哇,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呀,老胡大哥,你快给我做主哇……”

    我心里好生奇怪,他俩明明就是死人活鬼,还口口声声说“打死”“做鬼”的话。

    老头说:“老樊哪,差不多就罢手吧,咱好男不跟女斗你说对不对?”

    男鬼停止了扇耳光,高声问女鬼:“你说,今后还闹不闹了?”

    女鬼尖声叫道:“那你说,还出不出去搞破鞋了?”

    男鬼气得又是一个巴掌扇到女鬼脸上:“我搞你妈了个大炮仗破鞋呀,每月就给我两百块零花钱,抽烟都不够,整天就知道他娘的疑神疑鬼,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说完又是一个嘴巴结结实实扇了下去。

    女鬼哇哇大叫,可就是不告饶,嘴里嚷道:“谁说搞破鞋非得花钱,有的是女人让你搞还倒贴你钱呢,有本事你今天就打死我……”

    老头打开车门上前去拉架,刚将男鬼劝开,女鬼起身就又扑了过去,稳准狠,一把薅住了男鬼裤裆间的东西,嘴里骂道:

    “我让你再去搞破鞋,这根屌玩意儿我薅下去喂狗!”

    男鬼疼得龇牙咧嘴,顺势一把抓过女鬼头上的小辫子,拼命拉扯,嘴里喊道:“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他娘的还嫌丢人不够?”

    女鬼说:“我都这样了我怕个鸡巴毛,今天不给我个说法,就是没完……”

    男鬼带着哭音说:“一个老太太,提着篮子问我要不要她卖的肾,说吃了那些东西晚上有力气,我连一毛钱都没有,拿鸡毛买呀?就这你也吃醋?”

    “她咋不卖给我?为啥偏偏拉着你卖?是不是她看上了你?”

    “祖奶奶呀,快别闹了,那老太太比我妈岁数都大,……你快看,车外面有两个小鲜肉,咱俩一人一个,捉来当替死的……”

    女鬼挣扎着看向我,眼睛里满是贪婪,当即点头说:“是不错,那你快撒手。”

    “你先撒。”

    “你先!”

    “咱俩一起撒手,谁玩赖谁是小狗。”

    “好,听我口令,一、二、三,撒手!”

    俩鬼几乎是同时放开了对方,各自揉了揉脑袋和裤裆,然后很痛苦地看向我。

    我没有忍住,“噗嗤”一下乐出了声。

    这下可操蛋了!那男鬼捂着裤裆跳下车,一下子就蹦到了我面前,盯盯地看着我说:“你笑啥,啊?说说有啥好笑的?”

    我不知该咋回答才好,只是冷眼看着他。

    女鬼也蹦了过来,打量了一下小文说:“死鬼,还跟他磨叽个啥,男的归你,这小丫头今天我要了,动手吧。”

    说着就要上前抓小文。我赶紧抽出地煞剑,准备战斗。

    寿衣店老头冲过来挡在俩鬼面前,笑着说:“哎呀老樊两口子,你们可不敢造次,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可别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叫老樊的男鬼还有些不信老头说的话,满脸疑惑,边往前凑边问:

    “你朋友?老胡头你可别蒙我,是你从鬼市淘弄来的鲜货吧,来来,见面分一半。”

    老胡头连忙说:“老樊你快住手,我告诉你呀,这小伙子手里有地煞剑,沾上魂就没了。”

    老樊缩了下脖子,犹豫着说:“地煞剑?听着咋这么耳熟呢。”

    老胡头说:“天罡地煞,这你都不知道,这些年咋混过来的?刚才,兴旺村那母女俩,都被我这位小朋友打得落荒而逃,你可别招惹麻烦。”

    “你是说毓秀那个老娘们?糊弄鬼呢吧。”

    “老樊,咱俩这么多年了,我啥时候骗过你?”老胡头说。

    我举剑过头,随时准备念动咒语,劈了那对前来冒犯的鬼夫妻。

    老胡头说:“消停的吧,瞧你俩这个没正型样,衣服都扯破了,跟我回店里,我再给你俩掂对一套。”

    那个女鬼听完这话高兴了:“好呀好呀,我早就想换一身叶子了……”

    “你俩过去坐好,”老胡头说,“斌子,上车回去吧。”

    这时,有个男鬼挤上了车,老樊见了,好像是要拿他撒气一般,过去一把抓住那个男鬼,死死掐住他的脖子,嘴里骂道:

    “妈了个蛋的,没看见老子要上车吗?找死也不挑个地方!”

    说着他像抡起一块破布一样,一下下将那个男鬼往车厢上摔打,然后撇出去老远。那个倒霉家伙吱哇一通嚎叫,落荒而逃。

    这个老樊,还真够生猛!

    为保险起见,我坐在副驾驶位置,让小文坐我腿上,心里时刻警惕着那对鬼夫妻会来偷袭。

    司机很纳闷,后座只有老胡一人,为啥我要跟小文挤在前面?不过他也没多问,发动车子上路。

    从后视镜中,可以看到鬼夫鬼妻很亲热地坐在一起,你替我揉揉脑袋,我替你揉揉裤裆,那神态,要多恩爱有多恩爱。

    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后来我也想明白了,不吵不闹不是夫妻,无论是人还是鬼,概莫如是!

    老胡头坐他们旁边,絮絮叨叨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些我知道,有些我还是头次听说。

    “这两位到底是咋回事儿?”我现在只关心这个。

    老胡头说:“他俩呀,从打处对象就开始掐,女的总怀疑男的在外面有外遇,管控跟踪啥招数都用,甚至每天老樊出去上班,女的都要在老樊鸡鸡那儿画上记号,晚上回来检查……”

    我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嘘,别笑,咱小声说啊,让他俩听见又该急眼。……后来老樊实在受不了了,就出去躲几天,不回家,女的在家想不开,上吊死了。老樊回来后,越想越愧疚,便喝了农药……”

    怪不得那女鬼舌头那么长呢。这该属于罗密欧与朱丽叶啊还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正闲聊着,车后面那对鬼夫妻又吵起来了,声音越来越大。

    “……当初要不是你妈说‘过不下去就散’,我能想不开吗?都是你妈逼的!”女鬼嚷道。

    老樊高声叫道:“纯粹是扯犊子,你妈从来就没有传授给你好经验,总让你像她看着你爸那样看着我,现在闹成这逼样,都是你妈逼的!”

    “你妈逼的!”

    “你妈逼的!”

    ……

    我强忍着笑。这可真是一对冤家呀!

    车到县城,老胡头领着那对鬼夫妻下了车,老孟也跟着,他现在的全部希望都在老胡头身上。

    我们约好,晚上我再买些元宝烧给老孟,他去鬼市买阴,然后由老胡头领着他去找渡阴人,赎身投胎。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