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神仙代办
 
更新时间:2019-06-13 12:09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四章、参加晚宴
 
    很快,他们二人到了东皇尚城楼下,左倾城等人早就等在楼下,看他到来,脸上都是不耐烦的神情。

    “不好意思,刚才做任务去了,现在走吧,你们在前面走,我们在后面跟着。”跑上来跟几个人打了声招呼,看着那个加长林肯,他着实不好意思坐上去,决定还是继续用那玩意挂着吧,顺便也是一种锻炼。

    许胜男却是皱着眉道:“你开那破车,让人看到不就露陷了吗?你上车,让他回去。”

    尚闯闻听此言,心中是十分的不爽,不过扭头看看人家的加长林肯,自己的车当真是差了点,然而就这么让猛子回去,他的这次助办任务可就不作数了,所以想了想道:“他是我的助理,必须跟我去。”

    对尚闯三番五次的忤逆她们的命令,许胜男十分的不爽,刚想出声训斥两句,那林肯车里却是传来了左倾城的声音:“让他跟着吧,给弄套衣服,装作他的保镖。”

    有了左倾城的发话,事情就好办多了,尚闯立刻上了车,顿时被这车内的情况惊掉了一地下巴,这哪里是车呀,根本就是家好嘛,车座是沙发,冰箱彩电是一应俱全,就连咖啡机都搬到了车上,怎一个豪奢可以形容呀。

    尚闯之后,高猛也跟着上了车,只是他往车上一上,车便立刻下沉了不少,这让左倾城也禁住是轻笑了一下。

    上车以后,左倾城直接给了尚闯张纸,嘴里低声道:“这是你的新身份,马上给背下来,我不希望一会出糗。”

    尚闯听她说的郑重,于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似有所想,也低声对左倾城道:“哪个,你出生名门,懂不懂古董?能不能帮我看看这几个古币值钱吗?”

    说着,他便将自己手中的三皇五帝币递给了左倾城。

    左倾城不疑有它,认真的拿着八枚币看了一遍,脸上立刻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十分不屑的将八枚钱扔到了茶几上,用一种看乡巴佬的语气道:“假的,都是假的。顺便我给你普及一下知识,这种外圆内方的古币始于秦,在秦之前是没有这种币制的,而你这尧舜禹的,要比秦早上太久,稍稍有点常识的人,就都知道是假的。”

    “噢,假的,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尚闯麻利的收回了八枚古币,悄悄在手中一一捏过,嘴上却是十分谦逊的应承着,坦然的接受着教育。

    左爱,自取名左倾城,左岸天使集团董事长左长隆的儿子左苍海的女儿,左长隆共有两子,养子左青山,亲子左苍海。其母艾可儿旅游传出死讯,左苍海以为她已死,便再婚取了后母陆捷,就在四个月前,左苍海出国谈判,空中飞机失联,至今没有消息。

    左爱从小为人聪明,学习成绩非常好,而且她的体育也非常出众,为了能自保,五岁时便开始学习武术,还曾经五次获国家级一等奖。

    由于学习成绩好,左爱十八岁便大学毕业,家里让他出国流学,她却是执意去参军,与家里闹了一阵矛盾后,她明着出国,却是暗地里到了京都,从那里参了军,并在军队里获得长官赏识,提拔加入到了女特种部队中,成为了第一女兵王。

    就在四个月前,左爱在执行任务时受伤,之后突然下肢生去感知,部队派二号兵王许娇娇一路送她就医,却是一直无果,结果在几天前接到左长隆病危,左倾城回来探视,却被大伯左青山要求,不结婚不许探视,这才有了租丈夫的事情发生。

    这是尚闯利用三皇五市币的占卜术,将左爱的前前后后卜了个七七八八,终于是将事情都搞明白了,心里当下也明白了,自己到底需要做什么了。

    加长林肯一路驰骋,半路在一个道口处,有人递上来一套衣服和一副墨镜,竟然是丘月用手机在网上订购的,这让尚闯感觉有钱是真好呀。

    一路上尚闯都在背着自己的新身份,尚闯,M国籍华人,斯坦佛大学毕业,天风国际投资公司顾问……。”

    再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一栋豪华大楼前,远远的就看到那楼上写着“香榭里拉大酒店”,这便是目地地。

    下车之后,身为丈夫,由尚闯推着左倾城的轮椅,虽然它并不需要推。

    许胜男走在了左倾城的左后方,戴着副灰色墨镜,双眼有神,左顾右盼,随时注意周围动静,作为一个保镖,她相当专业。

    再看高猛,几人的眼睛都绿了,这家伙的块头太大了,最大的蛤蟆镜,挂在他脸上就跟吊了两枣似的,最大码的西服裤子,刚刚能扣上扣子,却拉不上拉链,裤门大敞着,露出了里面的大花裤头,裤腿下面也显然不够长,如同一个八分裤吊在那里,好不寒酸。

    倒是那上装还好一点,可是也同样系不上扣,只能敞着怀,怎么看怎么是捡人家衣服穿的土老冒。

    “喂,猛子,你怎么选了这么一个大花裤衩子。”尚闯真是无语,那个大花裤衩着实太过显眼了。

    “嘿嘿,闯哥,我这个体型考虑的不是穿什么好看,而是能不能穿上。”高猛十分憨憨厚厚的声音传来,说的却是真理,对于特殊体形的人,真的的没有什么挑选的可能。

    他穿成这样,着实丢人,可现在已经到了这里,也无法再给他换衣服,只能让他跟在尚闯的后面,挡挡那尴尬的花裤头。

    进入酒店,并没有什么阻拦,但是等到二楼的聚会厅时,却是有着彪形大汉拦在门口,面容冰冷的道:“请出示邀请函。”

    “这是我家小姐左倾城,这是她的丈夫尚闯,我们俩是贴身保镖。”许胜男立刻上前,很是随意的递上了左倾城的邀请函。

    那两名大汉看了一下左倾城的邀请函,然后与自己手中的名单对了一下,随后大声道:“这里没有叫左倾城的,只有一个叫做 爱的。”

    许胜男无明,这左倾城是她自己改的名字,身份证上依旧是左爱,但是被对方叫成那两字,显然是要给他们难堪。

    “我就是左爱,现在改名左倾城。”左倾城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了左倾城如是说,那大汉噢了一声道:“噢,左爱小姐和可以进,其余的人不行。”

    “我是她保镖,必须进去。”这下许胜男有些怒了,身为保镖,她必须要与左倾城形影不离。

    “哼,有我们在这里,她还用别人保护……。”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突的升高了起来,然后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然后一个憨憨的声音传来:“很弱么,真能保护人?”

    出手的,自然是憨货高猛,在听到他们只有左倾城一人可进,就有些不淡定了,其实他进不进无所谓,可是闯哥就必须进去,是以上前直接抓住了那个男人,单手便将他举了起来,随后是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小子你敢!”一见高猛竟然上来就动手,另一个彪形大汉竟然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半尺长的电棍,上边电孤啪啪直响,这让许胜男的眉头瞬皱,左脚脚尖在地上轻捻,坐在轮椅上的左倾城立刻明白,眼前的男人怕是要辈剧了。

    然而高猛并没有给他出脚的机会,毅然不惧地上前一步,一把便抓在了那电棍的头儿。

    那大汉一看高猛竟然敢手抓电棍,脸上立刻露出了讥嘲的笑容。然而下一刻他的脸就变了颜色,那电棍似对高猛没有半点用处,被他用力一拧,便拧成了麻花。大汉拼了全力也再难握住,终于是被高猛夺了去,然后如抛垃圾一样扔到了地上。

    “嘿嘿,一个泥玩具也想吓倒我?还有什么东西都拿出来吧!”高猛的憨笑再次传来,听他一说大家都真的以为那是玩具,是以也都释然。

    这边闹起,里面的人立刻便听到,于是大家都快速的围拢了过来,这时人群中走出了一名男子,身材高挑,身穿银灰西服,裤线笔直显得人更加高了。

    “哟哟哟,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堂妹呀,这是闹哪一出呀?”那人一见左倾城,便拿出一副如伪娘般的呛调说道。

    “左龙,你让我今晚带着丈夫参会,却弄两条狗栓这里挡道,这是几个意思?”左倾城显然也是极为的生气,声音冰冷的问道。

    “唉,看堂妹说的,堂哥这不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吗?这位就是我那堂妹夫了吧,尚闯,左爱,上床做 爱,哈哈,你们两个还真是天生一对呀,哈哈。”那左龙突的似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哈哈的大笑不止。

    被他这一说,后面的人也立刻哈哈大笑,几个夸张的真是垂胸顿足,险些没有笑背过气去,嘴里还一遍刻遍的重复着二人的名字。

    高猛当下是被气的有些受不了了,这便要出手教训一下左龙,却被尚闯给拉了回来,然而尚闯却是一脸笑容的道:“堂哥说的对,我跟倾城就是天生的一对儿,命中注定的一双,只是不知堂哥是否找到了另一半儿?”

    此言一出,现场立刻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由的偷眼看向后方人群中的一个蓝衣青年,此刻他的面色有些阴沉,冷冷的看着尚闯。

    此蓝衣青年名为兰雨,四通市委副书记兰长文的二公子,当初左龙相中地产大享王秋豪的女儿,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追求到手,可是这时兰雨却也是相中了此女,于是便直接横刀夺爱。

    左龙非但不敢为爱挺身,更加是讨好巴结,竟然直接将自己的爱人奉上,那段时间搞得四通城尽人皆知,他也成了人们茶前饭后的谈资。

    尚闯本来不知这些,可是刚刚他偷偷的以品鉴古董为由,偷偷的给左倾城卜上了一卦,至此左家的那些事,他是知无俱细。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