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深渊之光
 
更新时间:2020-05-18 16:20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七十七章    呼之欲出
 
    沈心言细细想了下,自己大概第一次面对白一尘这样的人吧,明明还是个孩子,演艺圈这个复杂环境却迫使着他迅速成长起来,只是虽然人狠话不多,手段也狠厉,但面对自己真正在乎的人,却不由自主的露出单纯直接的本来面目,难怪初次见沈默,就听他评论白一尘只是个孩子。现在想来,正是因为白一尘在他面前的毫不设防,对他全盘托出,才使得他得出这样的评语吧!

    既然主人已经下了逐客令,沈心言眼下也只好离开了。

    刚出门,便接到了於锦心的电话,“沈顾问,我刚刚查到了!那名灯光师,就是那场事故出事的灯光师,竟然与罗小欧有关系,他是罗小欧哥哥,是同母异父的哥哥。”於锦心难掩激动的说道。

    “还有,那两名武替,竟然还与黎耀有关系,他们是黎耀的高中同班同学!”

    “干得好!我马上回来!”沈心言简洁明了的赞许道,随即挂了电话,迅速准备赶往刑侦大队!

    刚发动车子,沈心言无意间看到了一个黑色身影在马路对面面朝着自己,那人黑衣黑裤黑帽,超大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一动不动的站立着,全身姿态紧绷,似是头时刻准备行动的豹子!

    与黑衣人对视了近一分钟,沈心言果断的拔下了车钥匙,下了车,步伐坚定的朝马路对面走去。

    “你好。”沈心言大方的伸出手,笑容坦荡温和。

    黑衣人显然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弄个猝不及防,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呆愣原地,半晌没有回应。

    沈心言继续笑着说道,“我看你一直站在这儿,是有什么难处吗?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吗?”

    黑衣人已经回过神来,神情有些狼狈,语气也有些凶狠,“不需要,你别多管闲事!”

    沈心言的视线似乎不经意的落在他的裤子口袋,语气依旧平静而温和,“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沈心言,新源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犯罪心理顾问,你确定自己不需要帮助?”

    “公安局?”黑衣人的神情肉眼可见的紧张起来,右手下意识的摸向裤子口袋。只是,已经被人先下手为强,在他紧张的当口,只觉裤子一紧,口袋里的东西被拿了出来。

    “你,你想干什么!”黑衣人虚张声势的嚷道,极力隐忍着想要去抢东西的欲望!

    只见沈心言右手捏着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冰凉的刀面上映照出他不起一丝波澜的平静面容,语气也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和气,“鉴于你带着刀具出没公共场合,有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嫌疑,可能要麻烦你现在跟我去趟公安局。”

    黑衣人眼里浮现出歹意和慌乱,虚张声势的吼道,“警察了不起啊,警察就可以乱诬陷别人吗?看清楚,这是水果刀,我想吃水果,带着水果刀随时准备削皮不行啊?”

    “抱歉,只要是危害到公共安全的行为,都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跟我走一趟吧!”沈心言正色说道。他虽然长相清润俊逸,毫无侵略感,但严肃起来却有种清冷疏浚感,不由自主的让人心生敬畏。

    那人还在骂骂咧咧的,周围看热闹而聚集起来的人却是越来越多,在大多数人看来,凶神恶煞的黑衣人在欺负温和无害的沈心言,怜惜弱小进而打抱不平的热心人也是越来越多!

    “这人怎么回事啊,看起来很危险,不会是个逃犯吧?”

    “是啊,看起来在欺负那个小伙子啊!看把人家吓得,水果刀都掏出来了!”

    沈心言嘴角微微抽搐,偏头看向自己的手,暗忖道,我表现得有那么弱么?

    “小伙子,别害怕啊,我着就来报警!大家看紧了,别让人跑了!”更有甚者,已经在拨打报警电话了!

    “诶,不用报警,我就是……”沈心言本想表明身份,转念又想到自己或许真的无法独自将他扭送到公安局,于是便将后面的话默默地吞了回去,任由他人帮忙报警了!

    我们每天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巧合,连编剧也写不出的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巧合,但这一切却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谁能想到,出警的是肖禹桐,更令人出奇的是,那个黑衣人,居然正是肖禹桐一直苦寻的“黎耀”!

    正所谓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肖禹桐通过各种途径搜寻的嫌疑人,却被自家的人无意中碰上,而且还以群众热心举报的方式顺利实现了抓捕!

    被拉着坐在副驾驶的沈心言此刻正满面桃花,坐立不安,且不论后座陈青戏谑的笑意以及黎耀咬牙切齿的恨意,单是身旁这位刑侦大队长毫无顾忌的浓情蜜意,就足以令人羞涩心慌、局促难安!这段不到一刻钟的车程,硬是让沈心言生出仿若看不头的煎熬之感。

    只是在案情面前,两人顾不上谈情说爱,你侬我侬,到了队里,很快进入对黎耀的审讯状态。

    被捕后的黎耀很是配合,一五一十的交代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演唱会上对沈默提醒确实是他故意所为,而且他承认当时事先知道演出道具和设备出了问题。至于刚才带着刀具出现,确实是冲着白一尘去的,他不甘心白一尘能够数次三番避开隐患!甚至还承认江澈的手机内容,也是他泄露出去的!目的也是想通过同性恋实锤一举将沈默的演戏生涯毁灭!

    但是,他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与那两名武替有关,也不肯透露破坏演唱会设备的元凶。总之做了以上陈述,无论警方怎么讯问,他都缄口不言。

    肖禹桐也只好作罢,拉着一旁观察的沈心言回了办公室。

    “你怎么会一个人去见白一尘?”肖禹桐递过去一杯茶香萦绕的红茶,有些不满的问道。

    “唔,其实是白一尘主动约见我的。”沈心言轻抿了一口茶,任由温热的液体涤荡口腔,吞咽后发出满足的叹息声,懒懒的依偎在柔软的沙发里,懒懒的继续说道,“他担心沈默的状况,特别找我谈谈的。”

    他将两人之间的短促谈话向肖禹桐细细转述,惹来他一阵唏嘘,“真看不出来啊,这白一尘小小年纪,就这么痴情,有担当啊,为了沈默,居然甘愿蹚这趟浑水,这真情在那个名利场真是太难得了啊,可谓是日月可鉴,可表天地,当然跟我比还是差点啊……”

    对于他突如其来的自夸,沈心言已是见怪不怪,自动屏蔽,“可是沈默似乎不愿接受他这份感情啊。”

    “对哦,人家只把他当弟弟!”肖禹桐深为同情的说道。

    “或者,他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毕竟在演艺圈这是致命的!”沈心言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神色有些复杂,“可是江湛对他的感情已经足够直白了吧,为什么他也不愿意承认呢?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在演艺圈继续发展下去吗?”

    “禹桐!”沈心言突然正色叫他,肖禹桐听到后赶忙也坐直身子,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问道,“怎么了?媳妇儿?”

    沈心言喃喃说道,“沈默他都知道,无论是江湛还有白一尘对他的情意,他都知道,正是因为他知道,所以才不敢回应。”

    “嗯,他有顾虑是肯定的,毕竟演艺圈……”

    “不,他和江湛的同性恋传闻,已经对他的演戏道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可是他完全不在乎啊,只是摆出来清者自清的姿态!”沈心言语速越来越快,情绪也高昂激动了些许,“但对于白一尘的回应,他是绝对的否认的,他在怕,怕对白一尘造成伤害,你还记得吗?之前他发现白一尘几次遭遇意外,为什么白一尘发生意外的时候他都会在场,而且都阻止了意外的发生?”

    沈心言笃定的说道,“我觉得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意外和沈默有关,又或者可以这么说,这些意外是针对沈默实施的!”

    他漂亮的眼睛里布满了伤感和无奈,低声吐出的话语却如同重磅炸弹,“就如同当初他们想利用伤害你而逼迫我回归一般!”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