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卿本奈何
 
更新时间:2019-10-09 16:56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六章
 
    奈何想到这里,起身随手拿了一件外衣披上就往贺天瑞的寝殿跑。门口的值夜宫女眼看拦他不住,只得叫了小太监马上去通报。

    奈何到了贺天瑞寝殿的时候,贺天瑞也刚刚披了一件外衣起身。

    “这么晚来找我,可是想通了?”贺天瑞坐在椅子上眼角鳖着坏笑。

    奈何刚才着急,一劲的冲了过来,现在看了贺天瑞,才发现自己卡壳了。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贺天瑞眼角的笑意更盛,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来,过来坐。

    MA的,这个流00氓。奈何在心里骂了一句。稳了稳心神,平了平急跑来的气息。

    "我刚才做噩梦了,以前,都是,都是竹墨和从礼在旁边,现在老长时间没见他们,我有些不习惯。“

    贺天瑞的眼神凛了一下,只一瞬间,他的脸上又恢复了那抹笑意,”我当是什么事,他俩是你一入宫就服侍在你身边的,你有些不习惯也正常,过段时间就好了,难道雅合她们服侍的不好,这几个丫头,平日里都是被我惯坏了,等明天我收拾她们一顿,看她们还敢偷懒不敢。

    奈何赶紧摆手,解释其实雅合,采风她们都照顾的很好,只是自己确实是用习惯了竹墨和从礼,想把他们两个再调回自己身边。

    “这个嘛。”贺天瑞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可有些难办了。”

    “这个哪里难办了?”奈何有些急了,“他们只是小太监小宫女,你是皇帝,哪里难办。”

    “你还知道我是皇帝啊,大半夜的这么晚来,为了两个奴才质问我,你是想怎样?”贺天瑞好看的单凤眼凝起一抹杀气,整个人的限狠之气突然爆了出来,吓得奈何立马收了声音。

    “老九,把那两个叫什么墨什么礼的奴才直接砍了。”贺天瑞脑怒的招呼。

    “是。”老九从贺天瑞寝宫的暗处走出,英飒的从身后抽出一柄长刀,那长刀刀身瘦长,通体漆黑,他本就身材高大,可那长刀握在手中,竟然拖在了地上,可见此刀比一般的长刀还加长了不少。”不,不要啊!“奈何急得都要哭了,这贺天瑞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没有质问你,我只是请求,请求你……“

    “请求?”贺天瑞眉角一挑,“这就是你请求的态度?”接着眼神又往自己大腿上瞟了瞟。

    奈何还在品味他这是什么意思,老九的长刀已经在空中刷刷的来了个十字劈,那刀因着通体漆黑,一点光亮没有,刀影闪过,只让人觉得刺骨的寒意,冷入骨髓。

    行,行,老子从了。奈何被吓了个半死,寻思着自己这也算是舍身取义了,终于颤颤索索的走到贺天瑞面前,扭扭捏捏的坐了贺天瑞的大腿。

    刚一坐下,就被贺天瑞一展长臂紧紧的搂在了怀里。这个流00氓,奈何敢怒不敢言,只能自己在心里恨恨的骂道。

    老九终于退下,奈何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贺天瑞的手不老实的摸上了他的腰,这真是要了老命。

    奈何思前想后,决定还是要低头一次,终于小小声的再次开口,“那个能把竹墨和从礼调回来吗,我实在还是习惯他们在身边。”

    贺天瑞不老实的手顿了顿,摸上了奈何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那两个奴才哪里好,我这宫里随你挑,随你捡,难道还找不出几个比他俩强的?”

    “我就觉得他俩好。”奈何从贺天瑞的怀里挣开,退开几步,跪了下来,“求陛下让他俩回来吧。”

    贺天瑞上前两步伸手将他拉了起来,“你这是干什么,不过是两个奴才,我也只是逗逗你,你想见他们,我现在派人去把他们叫来。”

    贺天瑞让宫女拿了热茶点心过来,让奈何先稍等,马上派人去叫竹墨和从礼。奈何哪有吃东西的心情,但也知道现在急不得,只得耐心的等待。

    过了半个多时辰,才听宫外小太监传人来了,就只见竹墨跟着一个宫女走了进来,跪在了地上,竹墨看起来像是过得不错,穿了新衣服,还花了个现下宫女中很流行的粉面妆,在宫殿里的蜡烛光耀下,竟还有些我见犹怜的味道。

    奈何很高兴,刚想上前,就被贺天瑞拉了回来,“一个奴才,你见也见了,大半夜的让人退下休息吧。“

    竹墨低着头,唤了一声公子,算是见了礼,再未多说一言。”从礼呢?“奈何问。

    旁边一起来的小太监忙答,从礼出宫办事了,今天未回来。”出宫,小太监出宫不是必须夜禁前归宫吗?“

    奈何心里突然升起一片不好的预感,又想起星太说的:附星,附星怎么灭了。

    想到这,奈何也顾不得许多,挣开贺天瑞,就奔到了竹墨面前,”从礼呢?从礼真的是出宫没回来吗?“

    奈何拉住竹墨的手,急切的问道,竹墨在他伸手的时候,就拼命的往回躲可人跪在地上,又能躲到哪里去,不及防一双手还是被奈何抓了个紧,立马发出一声惨叫。

    奈何被惊呆了,不是因为竹墨的惨叫,而是他抓在手中的竹墨的两只手,原来丰腴的两只胖乎乎的少女的手,现在如同两把久经风霜的老树殘枝。

    竹墨痛得将手缩了回去,奈何强忍着眼泪,轻轻的撩开竹墨的衣袖,终于看到了竹墨干硬黑瘦布满伤痕已经不成形了的双手,再伸手试了试竹墨的胳膊,原来青春活泼带着婴儿肥的可爱小女孩,已经瘦得只剩一把骨头,随着奈何的触碰,竹墨痛得不停抽气,奈何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一滴一滴,滴在了竹墨崭新的衣袖上。

    竹墨捧着双手,小声的嘤嘤哭泣起来。”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从、礼、呢?从、礼、哪、去、了?“奈何红着眼,转身看向身后的贺天瑞,一个字一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

    贺天瑞身上戾气大盛,阴沉着脸,跟本懒得去看地上跪着的竹墨,他盯着奈何,那是一种在位者习惯了的居高临下。”在哪里?在他该在的地方!“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