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卷土重来:少女前线
 
更新时间:2020-03-07 21:12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番外篇之二  起源
 
    即便自己再愚蠢,林韫英自然也是知道自己没办法如得了狼王的法眼。毕竟这种不清不白的人物关系想要套出一头狼是不太可能的。就连林月清都失手了——自己更不可能是这个人的对手。只是让林韫英想不明白的是,芬里尔根本没有把自己当一回事——甚至连正眼看自己一回的待遇都没有。这或许就是继女的……待遇吧。

    回想起当年小的时候,林韫英还隐隐的记得,如今的狼王在没有获得“那个”的时候,是多么的慈爱……可是如今,这些陈年往事都已经随风而去了。现在的她更愿意相信环境改变一个人而不是由人来创造环境。因为身边有太多实实在在的例子,让原本是理想主义者的林韫英不得不向残酷的现实低头。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哦对了,给您一句忠告,别多管闲事。”

    今天的这次会面,林韫英并不想来。林月清跟俞加涉都在前线,自己的内线也好久没见面了。正这么想着,她还是优哉游哉地出现在了作战会议室内。无论赫丽安知道还是不知道,对于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即便知道了,赫丽安依旧无法对自己动手——只要自己还姓林。

    “哦对了,问你一个问题。”“私人的还是公事?私人的话就免了吧。”没等林韫英说完,赫丽安张嘴吐出了一个人的名字:“林志诚。”

    林韫英的身体情不自禁地震了一下,自知瞒不过赫丽安,便老老实实地说道:“知道些,怎么了?”

    “关于他的情报,你知道多少?”

    “多也不多,少也不少。不过这都属于家门内的事情,无可奉告。”林韫英很自然地挑挑眉,随后说道。这借口找的不错。她暗暗夸着自己,幸好自己姓林,走到哪儿都有特权,还真是——百试不爽。

    “行吧,无论如何,”赫丽安似乎不想再问下去了,随后便妥协道,“还请你高抬贵手。”

    “看你收拾这摊子事儿也挺不容易的。真的不想想退居二线吗?”林韫英总算逮着个对自己有利的话题,“比如在学院里搞研究……什么的?”

    “呵呵,我还是免了吧。我虽然并不亲临战场,但是好歹也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什么工作适合我,什么工作不适合我。”

    “看样子,赫丽安小姐没有这么容易被收买啊。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自讨没趣了,在下就告辞了。不过还是想提醒您一句,记得按时交报告。”说罢,她转身离开了会议室,藏进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林志诚么……真是个危险的话题。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有人提起关于这个人的往事。一开始,林韫英还在想法设法极力避免谈论到这个人,但是渐渐问及的人多了,林韫英就想出了这个借口来搪塞。

    不过说句实话,自己知道的关于这个人的事迹并不是很多,记忆也很模糊。仅仅只是记得在自己童年的时候似乎见过一面……等到自己长大了之后,她也绝口不提这个人的任何事——曾经因为这事,林月清还跟她起了争执,自己想躲都躲不了。“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开始有点儿好奇了可恶。”思来想去许久之后,林韫英自言自语般说了这么一句话。

    傍晚时分。赫丽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宿舍。从大脑皮层传来的刺痛让赫丽安苦不堪言。这头一阵一阵地疼,简直是要了命。大概是最近老打疲劳战的原因吧。

    “哟吼,格里芬的雅典娜女神回来了呀,辛苦辛苦~”听到耳边这令人感觉十分欠揍的说笑声,赫丽安顿时觉得自己头更疼了。

    “我想,这句话应该不是用来夸我的吧。”

    “嗯,不对。”林月清如同小孩子撒娇般使劲摇着头,随后说道,“不能算是夸不夸吧,只是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罢了。”

    “另一个角度?”这句话似乎提醒了赫丽安。林韫英并不肯说出关于林志诚的个人情报,可能与她的初衷违背,亦或是有什么变故……林月清的话,会怎么说呢?

    “林科长,你我同处一室。我有些话不知该怎么开口。”

    “你说呗。”林月清此时似乎并不知道赫丽安想要问什么,不过下一句话出口,林月清便猜到了七八分。

    “如果不能说的话,就当我没有问过这个问题吧。我现在……对贵家族的林志诚,有些问题想要了解。”

    短短停顿了一会儿,林月清原本早已收起笑脸的脸却又堆满了笑意。“啊,原来你是想问他呀。难怪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能说……吗?”也许是因为赫丽安那几近祈求的语气似乎真的打动了林月清了吧,在听完赫丽安的陈述之后,林月清很认真地点点头,随后说道:“倒也不是不能说啦。”

    “虽然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我可以说我知道得还是比较全面的。只不过……这个故事太长了,我通常不愿意从头讲。不过这一次似乎是不行了呢。”林月清仔细回想着之前的种种关于这个人的回忆,十分苦恼,“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好呢……”

    “等等,”赫丽安似乎还是有些不安,又一次确认道,“确定……能说吧?”

    看着赫丽安一脸担忧的眼神,林月清默默地抿了一口酒,十分随和地说道:“看这样子,赫丽安小姐已经见过某人了呀。顺带着还被威胁了一把,真是厉害——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老实说,即便她没有跟我说过那些话,我这心里也确实是放不下。毕竟,这原本不属于我该知道的范畴。”

    “放心吧,芬里尔那边我去游说吧。毕竟动动嘴皮子我还是比较擅长的。哦对了,这个家伙啊……是个善于动嘴皮子的家伙呢。”

    “这个家伙?”“嗯……”林月清一边喝着红酒,一边回忆着那个回忆里的那个他。

    历史的钟摆,悄然摆动。面对赫丽安的恳求,林月清顺手从桌子上开了一瓶酒,倒在了高脚杯中,随后优雅地晃了晃杯中的酒。终于,她似乎找到了这个话题的源头,慢慢打开了话匣,将赫丽安的思绪强行的拉到了上个世纪。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