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末日时光
 
更新时间:2019-11-16 22:38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死神的到来】
 
    所有人被陈珊用古老而神秘的物理学理论弄得晕头转向时,法庭正中央的阿努比斯神像手中的判钟猛然间响了起来。

    “嗡!”

    巨大的音浪翻滚而来,像是死神发出的招魂曲。包括陈珊在内,她听到这频率极高的声音,居然下意识的颤抖起来。

    刚刚的淡定让她感觉很轻松,但这一声仿佛在催她的命。

    乔治大声的喊起来:“死神在召唤!听见没,刚刚那声音就是死神手中的丧钟!”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她死定了!”

    兰朵回复到,刚刚两人还像是在较劲,这一次却有了共鸣。

    陈珊抓紧了自己的衣袖:“其实先人早就告诉过我们,能量在温度下会产生共和效应,用公式表示就是∫r^2 dm,这里的r是物体的半径,人工太阳太大,在不断的裂变后它的半径变得更大,当r大到超过宇宙第一速度每0.0032秒运行的半径大小时,人工恒星就会发生超变,它所产生的辐射和热能将会增长,不是几何倍,而是次方倍的增长……”

    迈法特崛起了嘴巴:“你给马向元说过这件事吗?”

    陈珊点了点头。

    这个女人点头了,在坐的四百多万“后试验人类”第一次看见这个骄傲的女人如此可爱的摇晃脑袋。

    乔治则拿出一瓶香槟,揭开瓶盖痛饮起来,吹完一整瓶后说:“如果这女人能无罪释放,我已经要和他一起在我家喝一瓶2405年的威士忌,我要好好欣赏下她那双动人心魄的大眼睛。”

    “那他为什么还要向联邦政府推行‘人造恒星’项目?”

    迈法特眼睛瞪得很大,用来威慑陈珊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女人。

    “每当我拿着在研究院跟其他同事苦心钻研出来的研究报告跟马向元理论时,他总是不正经。”

    “不正经?”迈法特有点好奇,左眼的眼皮猛然间跳动了一下。

    “他总是吻住我的嘴,不让我继续说下去。”陈珊的脸上出现了绯红的脸云。

    “呸!”

    兰朵大声的骂起来:“这个女人真是下贱到家了,一个吻就能让她至我们全球数亿人不顾!”

    听审席的四百九十万“后试验人类”不约而同的做起了人浪鼓,此起彼伏的波浪的节奏是:

    “————————————————

    ——————————————

    ———————————————”

    迈法特愕然的望着这一切,询问身边的副庭长:“多万,这是什么意思。”

    乌克兰人多万夫斯基歪着嘴巴回答:“这是摩斯密码,意思是:‘死女人,你必须死。’”

    迈法特摊开了双手,而陈珊却一脸淡定。

    人们又开始做起了拨浪鼓,这回四百九十万人终于折腾出了一点声响。

    “——-————-——,

    ——————————

    ——————。”

    “这是什么意思。”

    迈法特问到。

    “死神来了。”

    多万张着嘴巴大声的说到。

    迈法特在这里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身体的痉挛让他握不住身边的判锤,人们口中的死神,迈法特觉得不单单指的是陈珊的命不久矣,而是全星球的“后试验人群”和正常人类的命都不会像往常一样那么持久了。

    一个恐怖的念头涌上迈法特心头。

    学校的人文科学课中摩斯密码被作为每一种学科的必备课程。

    “后试验人类”早就习惯用这种方式向正常人类表达自己的看法,这段有摩斯密码含义的人浪鼓,也算是这群人心中的共鸣。

    “P=F/s。”冷不丁的陈珊来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意思?”迈法特问到。

    “压强等于力除以受力面积。”

    “嗯?”迈法特有点摸不着头脑。

    陈珊微微的笑着:“我是说如果我在马向元吻我的时候用门牙咬断他的舌头,他就没有能力向联邦政府的官员宣传他的人工太阳项目了。 ”

    “压强大小不但决定于力的大小,还要取决于受力面积。同样的力,一拳不能置人于死地,但一把小刀却能割破人的喉咙。”

    乔治站在人群中伸出双手为陈珊用力的鼓掌。刚刚在做人浪鼓的时候,他可半点都没参与,陈珊雪白的肌肤,空灵的眼神让他早就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

    迈法特眼睛闪现出迷一样的光,嘴巴撅的老高,他把头抬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久久没有说话。

    “法官大人。”陈珊挺直了身体,身上的那件黑白相间的那件遮胸背心也显得更加紧致。

    听审团中的四百九十万人统一张大了嘴巴,半天没有说话。

    刚刚还同仇敌忾的坐着拨浪鼓的人们,这时候突然间舌头像打了结一般。

    就连兰朵也张开了嘴巴:“她也尝试过制止马向元?”

    人们心中突然升起对这个女人的怜悯。

    “嘣!嗡!嘣!”

    又是哪儿来的声音?

    迈法特和所有的庭审团成员逻辑分明又下意识的用直觉操控自己的头颅,转向了位于法庭西北角的阿努比斯神像。

    刚刚的那三声就是这个在埃及神话中代表死神的怪兽嗦发出的声音。

    炎热的气温下,所有人居然因为刚刚这出其不意的声音不自觉的哆嗦起来。

    “死神在呐喊吗?”

    就是这一句疑问句,居然来自于一百万年轻的“后试验人类”而发出的合鸣。

    “天呐!死神居然在呐喊。”

    刹那间人们变得狂乱起来,只有少数的赤着脚驼着背的长老不至于乱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也许是风在作祟。”

    一个白发的赤脚老头,在一个梳着半麻花半马尾的年轻姑娘搀扶下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是风?”

    兰朵用疑惑的目光望着这位白发的长者。

    这位白发长者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然后突然睁开,

    “啊!风。那是古老的东西,我也只是在四十年前的教科书上看见过,自从人工太阳衰变以后,这种东西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人群中不少人被白发长者口中的风,弄得心里极其的澎湃。

    “原来我们生存的世界也曾经有那么神奇的东西。”

    “那种东西还是不要有的好!他会把我们吹到天边,我们不可能找到回来的路。”

    人群中几个长者用最老态龙钟的口吻教育这群陷入幻想中的年轻人。

    “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出现风?”

    “你就这么确定这是风?”

    “不是风是什么?”

    “也许是一只没有被Xedel之光照射过的野猫。”

    兰朵突然间怔住了,两眼露出可怕的神色:“野猫!那种东西会把我们吃掉的!”

    “别乱说,联邦政府早在八年前就处理掉了所有人类以外的动物,这个世界上除了人就只有神了。”

    “胡说,神不存在这个世界。”

    “但是他们会来不是吗?就像阿努比斯。”

    “那只是神像,不是神。”

    一个年轻的“后试验”人类,开始动着他们比芝麻还小的身体边颤抖边说。

    “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小心阿努比斯神带走你!”

    “人工太阳出现衰变的时候,神可没有没有来救我们。”

    ……

    说到这里,那座相对于这群陪审团比山还高的神像又不自觉的动了动。

    一股散发着古老而神秘的味道的气体在阿努比斯像身上跑了出来。

    ……

    “去看一下!”

    迈法特招呼两个押解陈珊的正常人类狱警前去查看阿努比斯神像。

    myfate又意识到自己有点太草率了。

    “你留下,看好她。”myfate对多万夫斯基说到。

    多万夫斯基从主席台走了下来,右手反扣着陈珊。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乌克兰人的左耳朵,已经被xedel光照射到非常非常非常的小,以至于消失了。

    多万夫斯基用力的扣着,陈珊目光妩媚的看了多万夫斯基一眼。

    多万夫斯基的脸“唰”一下红了。

    狱警走到神像前,仔细的查看了一番,把那双汗渍渍的手拿出来在身上的警服上擦拭了一番,然后抱起阿努比斯在拿看上去很蹩脚的底座反复擦拭。

    “好了!大人。”

    狱警回答到。

    迈法特这个总是把“公正大于正义”挂在嘴边的老年法官,用小说家式的自嘲回答到:“看来死神也有站不稳的时候。”

    “哗。”

    四百九十万人爆发了让人叹为观止的乐笑!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