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歪嘴说唐之穿越者
 
更新时间:2020-01-18 18:09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三十一章
 
    回到小城,小那那根本不想回家。他有一个要好的朋友,叫做老乌龟,这个人呐,是天下第一号老宅男,成天窝在家里,一动不动。你用棍子使劲抽他,他也最多就是哼哼几声。三十多岁,两年前离了婚,也是,哪个女人嫁给他,那算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老乌龟一个人住在早已倒闭的,原本市里最大的国营企业,第一纺织厂老家属区的一套破房子里。听说最近又失业了,而且欠了一屁股债,天天窝在家里躲债呢,连门都不敢出。小那那想,到他那儿去,样样都比在家里在老爸和继母的眼皮子底下更方便些,顺便也跟他商量商量这事,想到这里,他把那张画紧紧搂在怀里,好似搂住一个不能见光的宝贝。急匆匆地往他的朋友老乌龟的住处赶去。

    敲了半天门,屋子里却没有任何动静,但小那那感觉得到,此时的老乌龟一定就悄没声息躲在猫眼背后看着自己,躲债时的老乌龟,总是这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德性。于是小那那只好掏出手机,刚准备给他打个电话,门却轻轻地打开了一条缝,老乌龟一身睡衣,歪着个大脑袋,睡眼惺忪地站在门后边,拿眼睛扫了一眼小那那,然后无精打采地问道:你怎么直接过来了,也不打个电话。

    小那那懒得搭理他,直接进了屋,来到老乌龟的房间门口往里面瞅了一眼,发现老乌龟的房间乱得像个猪圈,地上一片狼藉,凳子啊,书报啊,烟头啊,还有脏衣服臭袜子扔得一地都是。小那那皱了皱眉头,忍住恶心屏住呼吸退回到客厅里,一转脸,看到旁边的小客房里相比之下还算干净整齐,就径直进了那间客房。把那张像宝贝疙瘩一样捂在怀里的画拿了出来,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摊开在靠墙的一张小单人床上。

    蓬头垢面的老乌龟这时候跟了进来,一脸纳闷地看着神经兮兮的小那那问:这是什么呀?

    “一张画。”

    “什么画呀?难道是文物?真品还是赝品?值多少钱?”

    小那那懒得理他,头也不回一下,自顾自地细细端详着那张画。

    画是张老画,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头了,材质却不是纸张,而是类似一种布帛,薄薄的,软软的,大概是因为很有些年头的缘故,这张画看起来有点斑驳,颜色有点发黄暗淡。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清晰生动的。

    取的大概是远景,反正,小那那从来没有对这世界上的任何一幅画发生过一丁点的兴趣,说白了,啥球也不懂,完全一片茫然没有任何概念,不过看那画里有街道有房屋,有亭台楼阁,还有不少人呢。中间偏右的地方有一个高高的类似大舞台模样的建筑,然后许多云鬓高耸,衣袂飘飘的古代美女正在台上翩翩起舞,舞台很大,周边一圈摆着许多桌子,桌子后面坐的是一些穿着古代官服的人,其中一个身着黄袍,头戴黑冠,后面有一堆男男女女的侍从,打伞的,挥扇的。舞台下面乌央乌央的却是黑压压站着的人头,摩肩接踵,挤得严严实实,很多人把脖子伸得老长,像一只只长颈鹿一样,好像是为了能够看得清楚舞台上的表演。

    老乌龟站在小那那背后,继续歪着个大脑袋,他总是这副鬼样子,然后眯着个小眼睛,远远地看着那幅画,看了一会儿,觉得很是无聊,于是打了个呵欠,说:我睡觉去了,走的时候记得给我把门带好。然后又说:“你这玩意儿到底值钱不值钱啊,咱哥俩可是一贯地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你可别想着背着我吃独食儿,你吃肉,好歹也让我跟着喝一碗汤。”

    老乌龟说完就转身去了,可这还没走出几步呢,听到身后传来小那那一声惊呼:有了,有了,老乌龟,老乌龟,我的感觉是对的,这幅画真的有问题!真的有问题!

    老乌龟只好又懒洋洋地转过头来:有什么问题呀,你这一惊一乍的,像个神经病,难道这幅画真的是古董是文物,能值点钱?

    他心里压根儿不相信,像小那那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懂文物?别说小那那了,这些玩意儿,在这个鸡蛋大的小城里压根就没几个人懂,好像也没听说有人鼓捣这个行当,一百年前,这座小城其实还只是河湾边的一大块沼泽地,即便有几个稀稀拉拉的小村落,村落里生活着穷的没裤子穿的农民,一年到头,不管干的稀的,粗的细的,能把肚子混个半拉饱就乐得合不拢嘴,还文物,古董,扯淡。

    老乌龟,你来看看,快点,过来看看,这个这个,穿紫色衣服,头上戴着金钗的,就是这个这个,被好多人围在中间,只看见半边脸的这个,你仔细看看,像不像,像不像艾柯。怪不得我第一眼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原来是这么回事。

    老乌龟顺着小那那手指的方向,把个大脑袋凑近那副画,装模作样使劲瞪大他那眯缝眼,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摇头晃脑地道:没看清楚,这画上的面孔实在是有点模糊,不过,的确有那么个意思,是有点像艾柯。

    什么叫有点像呀?去去去,你不懂,这根本就是艾柯本人好不好,别说这画面上还能看见她大半个脸,她就是只给我个后脑勺,我也不可能认不出她来。

    这下老乌龟彻底蒙圈了。

    我勒个去,这是咋回事呀?演鬼片吗?

    他使劲晃了晃自己的大脑袋:我这不是没睡醒,还在做梦吧?他把右手扬起来,在自己右脸颊上狠狠挥了一下,啪的一声,耳朵嗡嗡的,脸上火辣辣的,很疼,看来不像是做梦。

    老乌龟,你是不知道内情。小那那这才一五一十地把这几天发生在艾柯和自己身上的事情告诉给老乌龟,他一再强调:我就纳闷了,你说艾柯公寓大门有摄像头,她那一层的楼道上也有摄像头,而且录像都能调出来,但是只看到艾柯进了自己家门,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这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艾柯那天自打进了家门,就压根儿没有出去过。门,窗,所有可能的出口,都仔细勘察过很多遍,一切证据都表明艾柯就是在自己家里突然失踪的,这才是真正的人间蒸发啊,一点儿痕迹都没有。老乌龟,你说说,天下有这么奇特诡异的事情么?除非是见了鬼了。我把她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翻了个遍,什么也没发现,可我有一种奇怪的,而且是非常强烈的感觉,艾柯还在那个家里,而且就在那个客厅里,我能闻到她的气息。不不不,也许,应该说,是第六感在起作用。你明白吗?老乌龟,你不明白吧,没有人能明白,以前上学的时候,凭感觉,我就能知道艾柯到底在没在学校里,凭感觉,我就能在校园里的某个角落里找着她,不管你信不信,这是事实,已经被我无数次验证过的。

    老乌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呆呆站在那里,这个大脑袋,短身材的家伙现在看起来的的确确就像是一个傻子,白痴。

    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老乌龟又呆呆地摇摇头。

    我不明白,我明白啥了我?

    艾柯没有失踪,她跑到这画上面去了。

    老乌龟身体晃了几晃,差点没晕倒在地。眼珠子差点直接掉地上。

    亲爱的小那那,玩笑不能这么开,你哥哥我可是向来胆小,这你是知道的,你就不怕吓着我。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知道你不相信,没有人能相信我的判断,只有我自己知道,当我把这画裹在怀里的时候,你知道吗?那种感觉,就像我把艾柯搂在怀里的感觉一模一样。

    “挖槽,我就知道,你他妈肯定早就跟艾柯有一腿,还他妈什么纯洁无暇的爱情,恐怕都纯洁到床上去了吧。嘿,别说,你小子,嘿,到底还是把艾柯给拿下了,兄弟,就凭这,哥服了你。”

    小那那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说太多了,又听见老乌龟嘴里那些不清不白的话,他用一种痛心疾首地,极度鄙夷的眼神扫了他的朋友一眼,真想抽这丫的一个满脸花。说真的,在他心底深处,他从来没有把老乌龟这号人看在眼里过,压根儿就不是一路人,龌龊,下流,一肚子坏水。就这种货色,就这种素质,就这副德行,活该他混成现在这副鸟样,跟那过街耗子似的,连门都不敢出。但眼下,他不想跟他在这上面纠缠,只得强自按捺住心头的厌恶和怒火。

    “老乌龟,这幅画真的很古怪,你相信我,我没有疯,我现在神志清醒,头脑冷静。我跟你这么说吧,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拿我的脑袋担保,艾柯现在就在这幅画上,或者说,怎么说呢,奥!对,她穿越了,穿越了你明白吗?”

    老乌龟顿时觉得自己简直彻彻底底地奔溃了,他盯着小那那上上下下扫了一遍又一遍,觉得他至少在外观上看起来跟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不像是突发性精神障碍。他又把自己的大脑袋凑过去,仔仔细细地观察那副画,这画是有些年头了,隔老远都能闻见一种很奇怪的陈腐味道,经过刚才小那那的一番解说,他现在也觉得,那画上面,正站在那个中央大舞台上翩翩起舞,被一干舞女众星捧月般地包围着而只露出大半张脸的紫衣仕女,还真是跟艾柯十分相像,不仅仅是形似,就连眉眼间的神情都很有几分艾柯的那种韵味。看来小那那的说法固然太过离谱太过不可思议,但也并非空穴来风啊,这这这…….,难道真他妈见鬼了,这世上真会有这么离谱的事儿发生?而且那张画吧,单从画风上来看就整体透出一种神秘诡异的气氛。              

    老乌龟还注意到,这整幅画就左上角留有一行小字:霓裳羽衣图,老乌龟对书法有点研究,知道这几个字,行书体,虽然小,字数也不多,但俨然是模仿王献之的书风。笔法明显外拓,笔势连绵,挥洒自如,很有大家风度,却是不俗。

    这个霓裳羽衣舞,好像是唐朝的吧?小那那问道:

    好像是的吧,据说还是那个玄宗皇帝亲自谱曲,他的宠妃杨玉环是主演。

    这就对啦,这就对了呀!你不知道,艾柯对唐朝是多么的向往,她总说,身为一个舞者,要是能生在大唐盛世,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幸福啊,她说过,舞蹈简直就是大唐的灵魂,最能体现大唐盛世的那种气宇轩昂包罗万象积极进取自在自由的精神。

    “好吧,好吧!我有点蒙。如果你的感觉的对的,对,就你的说法,艾柯,她,她那啥,穿越了是吧?老兄,我说,你是不是被爱情给冲昏了大脑?这件事是什么性质你想过吗?你的艾柯,穿越到唐朝去了,我勒个去,这简直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好比耶稣再生,释迦牟尼现世,这件事情要是真的发生了,简直是要震惊世界,轰动全球,颠覆人类的认知,彻彻底底地将人类文明的记录改写,你想想,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老乌龟语无伦次地说到。

    这下轮到小那那蒙圈了,他傻乎乎地问道:不就是个穿越嘛,看你说的,有这么严重嘛?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