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歪嘴说唐之穿越者
 
更新时间:2020-01-29 15:31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三十二章
 
    却说,这小那那和老乌龟两个人正站在那幅画前面面相觑。外面突然有人敲门。

    来的是他俩的另外一个好朋友。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名字叫做灰头土脸。别的不说,光看名字就能知道这人是个什么货色。一个窝窝囊囊了大半辈子的倒霉蛋儿。不过这样说可能不太准确,要说十年之前,人家这灰头土脸也是风风光光地活过的,不过现在,那可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呀!这不,最近也刚离了婚,他老婆跟着他熬了十年的苦日子,终于瞅住机会,红杏出墙,把他给休了,从此远走高飞,追求幸福生活去了。刚开始,灰头土脸打死也不愿意离,他想不开,甚至为此而跳过楼,不过阴差阳错的没能成功地结束自己的生命,从此反倒想开了,痛痛快快快地跟老婆离了婚,离了婚他也没别的地方可去,这不,提着口破箱子就来投奔老乌龟了。

    进了门,就看见小那那和老乌龟都是一脸神神叨叨的表情。灰头土脸(为了叙述方便,以下简称灰土)诧异道:你们两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那那说:你来得正好,这儿有幅画,你给看看吧?

    老乌龟说:他非得说,艾柯没有失踪,跑到这画儿上去了,穿越了。

    灰土感到无话可说,只得跟着他们两个进了那间客房,从口袋里掏出大眼睛片子,使劲擦了擦,戴好,这才凑近前去,眼光细细地对着那张画审视了半晌,这才慢悠悠地说到:好像还真是个老旧东西,说不准还真是有些年头了,画工也不错的,看起来应该是出自行家之手,可这没有题跋没有落款,也就不晓得是哪个画的,嗯嗯嗯,说不准也能值点钱吧,不过那恐怕要请专家来鉴定了,嗯嗯,不错不错,是个好东西,我说你们俩到到哪儿鼓捣到这东西的?

    小那那有点上火:不是请你来做文物鉴定的,好吧?你完全跑题了,艾柯,我以前那女朋友,你见过的吧?她失踪了,你也是知道的吧?我现在是问你,你仔细看清楚咯,那个穿紫色衣裙站在正中间露出大半张脸的女孩像不像艾柯?

    “哦,哦,是这样啊?你那女朋友我倒是见过几次,但也没看仔细呀!再说我这眼神也不太好,这你知道,不过我还是弄不明白,就算像你说的,那个画上的女孩像你的那个艾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得得得,跟你们俩真是没话说,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你们先出去吧!走走走!让我一个人静静,我再仔细琢磨琢磨。”小那那边说边把这两货往外推。

    “等一等,等一等! ”

    灰土突然发力推开小那那的手臂,眼睛依然直勾勾地盯着那幅画说:这画有古怪呀!

    小那那怔了一怔,松开手,急切地问到:什么古怪?

    灰土又把脸上的大眼镜片子扶了扶,把头凑近前去,脸都快贴到那画上面去了。

    这,这是幅隐藏画,原来是画里有画呀!

    你看这儿,这儿。

    小那那和大乌龟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果然看见那高高的楼台上,在栏杆的不显眼处隐隐有两个和尚模样的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老一少,两个人不仅长得怪模怪样,脸上的表情更是说不出的阴鸷诡异,高瘦的和尚手里拿着的好像是一面铜镜,正对着看画人的眼睛,给人的感觉是,那面铜镜里此时正对着看画的人射出阴冷的刺眼的光芒,让人脊背上顿时生出阵阵寒意。而那矮胖的和尚长着一张婴儿般的南瓜脸,大脑门,脸上是一种傲慢的带着挑衅意味的令人看一眼就感到极不舒服的笑容,他伸着双手,手里攥着一个梯子模样的东西,那梯子应该是软的,弯弯曲曲晃晃悠悠地从城头上垂下来,一直垂到那些看热闹的人头顶上。

    小那那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懊恼地道:咦!我看来看去竟然没有看出来这些,我可真够瞎的!

    又急切地对灰土道:你再仔细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古怪?

    可是,灰土再一次把脸凑在那画前,仔仔细细地搜寻数遍,却终于再也没能看出什么道道来。

    小那那感到很失望!但他是不会死心的。

    一连几天,他把自己关在那间客房里,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打死也不出来,然后一整天一整天痴痴呆呆地对着那幅画,前看后看,左看右看,翻过来看,倒过去看。这儿摸一把,那儿擦一擦,总之,这小子这次算是彻底地魔怔了。

    老乌龟和灰土深怕他会因此而发疯,于是轮着班二十四小时守护在外间客厅里,隔着门跟他说说话,想劝劝他吧,他还压根儿不理你,也不让你进那间屋子的门。

    没撤了,哎!也只得随他去吧!想着等他自个儿跟自个儿矫情够了,自然就会恢复正常的。

    如此过了好几天,总算一切正常,没发生什么离谱的事儿,这天轮到老乌龟睡客厅,反正谁睡客厅谁就负责看好小那那,因为这厮已经好几个晚上没能正常地睡觉,躺着躺着又爬起来,在那客房里绕圈圈,绕一会儿,自言自语几句,又躺回到床上去,就跟那梦游似的。

    但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天半夜里,还真是出事了,睡到半夜里,一阵尖叫把老乌龟从梦中惊醒,一屁股坐起来,昏蒙蒙地起身去开灯,结果发现不知怎么搞的停电了,还好这晚月色特别明朗,照得房间里亮堂堂的,老乌龟打不开电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那声尖叫应该是小那那发出来的,于是跌跌撞撞地冲开客房的门,顿时呆住了。

    天哪!见鬼了!

    只见房间里仿佛被一种异样的耀眼的光芒笼罩着,原来是窗户里透进来的月光,照到那幅被小那那挂在墙上的古画上,而那幅古画上的人物和物件,在这月光的照射下,似乎突然变得生动异常,那些古代舞女的衣裙好像都飘了起来,一个个眉目传情,眼波流转,好像活过来了一般,而那两个原本隐藏在画中的不起眼的两个和尚,此时更是醒目显眼地站在楼台边缘,更奇怪的是其中那高个和尚手里的那面铜镜,在月光的照射下竟然反射出阵阵耀眼的光芒,把这间小小的客房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小那那本来是憋了一泡尿,准备起来上厕所,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按床头的电灯开关,灯没亮,但房间里却亮晃晃的如同白昼一般,他突然醒过神来,强烈地感觉到恐惧和不对劲,于是下意识地尖叫出声。

    守在外面客厅的老乌龟闻声冲了进来,随后,睡在老乌龟房间里的灰土也被惊醒了,也起身冲了进来。

    几个人的眼睛此时都情不自禁地被那幅古画上的场面深深吸引住了。

    的确是这样的,在那张古画上,那些翩翩起舞的古代仕女们,的的确确仿佛活过来了一般,不仅裙裾生风,衣袂飘飘,而且眼波流动,眉目传情,就连耳边,似乎也钟鼓齐鸣,仙乐袅袅。

    小那那他们三个,已经完全魔怔了,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大脑轰隆一声,陷入茫茫一片。

    画上的那两个和尚开始只是对着他们挤眉弄眼,后来干脆放肆地爬到了栏杆上来,对着下面扭起了屁股,好像正在跳迪斯科。跳了一阵,两个和尚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得意地狂笑起来。笑够了,这才转过身来,其中一个把手里的梯子往下一抛,嘴里念念有词:你给我上来呀!快上来呀!

    那梯子果然就从天而降,掉到了小那那他们三个的面前。

    这几个痴痴呆呆的蠢货此时早已完全失去了心智,急急慌慌地抓住那梯子就往上爬。

    不要责怪他们,人都是这样的,见个梯子就想往上爬,追求高度是人性的本能,何况那上面还有一大波古代美女,随便下来一个都可以倾国倾城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