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匿名总裁
 
更新时间:2020-02-11 19:31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二十一章   难度会小一点
 
    “我当后勤部长兼总裁,你任策划兼总管,公司名字就叫作上匕十,注册人张杰,明天阳历有八,阴历带六,中午在‘回头客’咱三人聚聚,就算成立了,十一点四十分以前到达,你早去定桌,对了,还有卞志向我通知他,四个人不偏沉。”毕子佥笑了笑。

    “好,不过,再提醒总裁一次,抓紧筹集用于办理通行证急需的那块资金,刻不容缓啊,正与你所说,唯怕夜长梦多。”兵乒乓再言担心。

    “放心,敲门砖已拿在手,兵总管只管往前走。”那颗放心丸毕子佥最后才拿出。

    尴尬的一幕继续在尴尬中。

    父女中的女儿拿着鞋子跑了,只剩了其父还在原地,他穿好衣服鞋子,恢复了往日的尊严,为掩盖心中的空虚,坐在黄色夜便膜上,在没心情吸烟的基础上点燃了一支软中华香烟,在考虑着眼前的处理方法及有可能产生的那个不可想象的严重后果。

    “王院长,十分抱歉,确实不知道是您,否则我会绕道而行。”陈仓首先打破寂闷。

    “这是一场阴谋,是有蛇蝎之心的人渣苦心孤诣而精心设计的一条毒计,我要控告,我要控告!”王长泛不亏干了多年院长,现蒸热卖。

    “也许吧,当领导避免不了对罪人,遭陷害不可避免。”陈仓暂时顺杆爬。

    “你来做什么?”王长泛隐隐猜测到自己的女儿可能与陈仓有染。

    “饭后散步,公园不是散步的理想之处吗?怀疑我动机不良?”陈仓有点冲。

    “怀疑是虚构,你看到了,我们并没做什么吧?”目前的人不好对罪,王长泛想试探一下对方会如何对待这件事,忙改用讨好的口气。

    “我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别有用心。”陈仓在设计着如何表达要挟的内容。

    “你认识她吗?”王长泛不仅担心着职务被免,更害怕被人传颂父女之辱。

    “您的千金,怎能不识。”陈仓伪装好对今晚意想不到的巨大收获,说。

    “是一场误会。”王长泛澄清着,确实是误会,但他自己也承认说误会就是狡辩。

    “王院长,是不是误会,自有大众和上级领导评判,对我来说无所谓。”陈仓摆了摆手,拒绝往日高高在上的领导递来的香烟。

    “不是会吸吗?”王长泛开始担心。

    “会吸,但是现在不想吸,我正在千方百计的设计着如何平息你的麻烦。”一支香烟,就想换走我这未来院长甚至更高的身份吗?呸!

    “你说。”王长泛知道对方要摊牌了,他祈祷着人民币的万能。

    “您的院长还能干多久就退休了?”停了不足二分钟,陈仓终于想好了这绝妙之词。

    这不足二分钟,在王长泛的思维里过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光,在他心目中,好似一个罪魁祸首在等待着法官判决,已够极刑的他希望法官宣读一份误判书,哪怕改为死缓,那也有争取呼吸权力的机会呀,人家明显是判了比死缓还轻的无期徒刑,但人心都是不足蛇吞象,如果判为有期徒刑那是最好了,可人家没有。

    “王院长,不想回答吗?”音质里,陈仓分明带有不满的因素。

    “不是不是。”王长泛怕法官意识到误判而纠正,忙说道:“咱不是外人,请明说。”

    “我有为人民服务的远大报负,所以想借你这个院长的平台一用。”陈仓坦露野心。

    “那你再等五年,上面规定六十退。”王长泛想培养未来女婿接班的愿望面临挑战。

    “时不我待,你知道一寸光阴一寸金的道理。”陈仓寸步不让。

    “你要知道,提拔一个副院长,我也只有往上推荐的权力,任命由市卫计局具体负责,这五年的工夫,要想得到院长的任命任重而道远呢,你还必须具有干好院长的天赋。”不是托辞,王长泛是据实而言。

    “那好,王院长,咱明天见,拜。”言罢,陈仓扭转方向甩开了大步。

    “留步!俺叫你爷爷了还不行吗?再商量一下。”王长泛低三下四。

    “没得商量,就看你答不答应了,别忘了,人证,照片都是现成的。”陈仓加大要挟力度。

    “先提名让你就任副院长,相对来说,难度会小一点,上面我有人,再给你打动打动,估计两个月内就能办成。”王长泛加了“估计”两个字,是为留一手,一则是让他看一下难度,二者是让他知难而退,满足于副院长。

    “那就说好,副院长的任命最迟两个月内办到,但副院长不是终点,别忘了你的承诺,你最多再干五年,院长的担子必须交给我,我辛苦一下,为人民吃点苦受点累在所不惜。”陈仓厚着脸皮好似在就职演说。

    总算有了让人勉强接受的解决协议,虽然条件苛刻点,却再也找不到让陈仓能够接受的折衷方案了。

    情况随时都有变化,毕子佥打电话通知兵乒乓暂停考察那几家停业的织布厂。

    兵乒乓乘动车赶回来,已是晚灯初亮时分,他在动车上用了晚餐,下车后马不停蹄地赶往毕子佥在中医院的宿舍,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我恨自己分身无术,去考察那几家停业的织布厂,这边购地事宜只好靠电话联系。”简单寒喧了几句,兵乒乓马上进行汇报。

    “你辛苦了。”毕子佥为有这么吃苦耐劳的忠实伙伴既高兴又痛惜:“工作中,多注意点身边的事和人,有中意的人选,调到你身边做个助手,这样,不但可以提高咱的工作效率,还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你的工作量,于公于私都是好事,我也注意点。”

    “谢毕总裁的好意,我不是自信爆棚,而是别人干我不放心,甚至对你的一些决定还有一些怀疑因素,往往会反复推敲,直至觉得你的决定是正确的方能放心,这样说,我并不是怀疑你的智力和雄心。”兵乒乓直来直去。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