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匿名总裁
 
更新时间:2020-03-25 10:18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八十二章   只要你不变心
 
    你捂着我嘴,让我怎么说?毕子佥指了指她的手。

    看表情,俘获他的目标已经大见成效,她开心的笑着,松开了她的小手。

    他随之而来的笑,分明带有不可言状的野心,他用手摸了被她亲的那片腮,红色,被她亲出血了吗?没感觉到痛啊,那,啊,她今天用了口红。

    她知道,接下来应该是角色大转换,他是进攻者,而她应该转入轻微防御。

    进攻者哑火,防御者当然不用防御,还不说本打算那防御也是做做样子。

    握有主动进攻权的不进攻,大概火力空虚,那还是转防为攻吧:“叫啊。”仿佛怕偏沉,她又在他那边的腮上,加上了红色,不同的是这次似苦大仇深般用力。

    “梦,我的梦。”他毅然从男女初涉的纠结中挣出来,手,在背上慢慢上滑。

    什么进攻,什么防御,都滚一边去吧,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信不信由你,都这么说。

    嘴与嘴的距离,一尺,九寸,八寸……二寸,铁与磁石有吸力,可这四片嘴唇哪有吸力啊?一尺至二寸是慢慢临近的,过程中,她闭上了眼。

    而他,太近了也许看不清楚,眯起眼来效果要好一些吧,她闭了,他再闭了怕掌握不好方向。

    当嘴与嘴的距离只有二寸时,没约却都停止了前进,不过只是那么短暂,忽的,一方变成了磁石,一方变成了铁,“嗖” 地一声就粘合在一起。

    是铁与磁石吗?不是,铁与磁石是公认的有吸力,但绝对没有这么强大,四片唇分不清谁的了,舌头也无私的贡献给了对方。

    以前她在他温暖的怀抱里,一次背贴他的胸膛,一次臂膀,这次可能是为节省空间,也可能预备再来人而座位不够用,她是面对面坐他双腿上。

    虽然他的神力有她几倍之多,而四片唇与两个舌头的较量他没占丝毫上风,反而她比他深入。

    她胸前挺拔的障爱物并没防碍两胸的合实,本来人的体温相差无几,但都感到了对方的热量。

    唇舌没赚到便宜,他想从她身上寻找其他突破口,以报复力大反而输给力小者之辱。

    先攻陷你的挺拔!

    你已经在唇舌战上占了先机,这次别反抗啊。

    哪能反抗?她配合还来不及呢。

    虽然不舍得他的胸怀,但为了配合,还是暂离了那不舍得温暖。

    没辅助物呀,怎能让其这么挺拔,女人都这样吗?可惜此生只能验证这一位她。

    男人的手有魔力?与她自抓大不相同啊,她似乎感到身体有点轻,有点飘,有点酥。

    这是女人的第二私密,既然配合了,何不乘胜前进,直接攻陷她的绝密私处?

    女人心,海底针,看不透,摸不着,万一……?他停止了抚摸,做着决择。

    怎么了?嘴堵着嘴,舌头又互换着所有权,她想责备他,又怕失去她已取得的优势。

    到了这份天地,管她呢,上面让你占了先机,下面的阵地我主宰。

    他的手没象获取挺拔那样迅疾,而是步步为营的慢慢下滑中还时有停顿,为她喊停做好随时准备。

    如果没有向往,就不会有所谓的偷食禁果,不是向往中掺混着好奇,就不会有婚前那行为,双方已将对方视做将来的一半,那无所谓就真的成了名副其实。

    她还是配和,自动收着腹部,以最大程度的让他的手少遇到阻力。

    有了配合,步步为营立即转化为肆无忌惮,畅通无阻使他轻而易举易地用手掌覆盖了她的那片尚未开发的处子洼地,至此,揭开了她的全部秘蜜。

    向往和好奇支配着,她第一次让异性探索了她的神秘,微微的畏惧淡薄了。

    他知道,这还没有完全揭开那最后的神秘面纱,既然手先触及了洼地,中指成了先锋。

    瘫痪了吗?这形影的很具体,但用在这里确实不妥,她酥到了彻底麻醉了的感觉,不知谁那么坏,不但抽了她的骨架,连筋也没放过。

    不妥也得用,他来了麻烦,手指的开发,他不能全神贯注,还得顾及她的“瘫痪”。

    隔离墙那边有床,那才是开发洼地的最佳去处,多亏他回来时进去后出来没上锁。

    这时的男人无惧生死,他抱起她,没顾上捡起他掉落的那只高跟皮鞋。

    为了减轻他的负重吗?她紧紧搂紧他的脖子,恨不能她如鸿毛般轻盈。

    几米远的距离,似几里路,虽然没觉得她重,倒害怕自己的体重让她超负荷。

    集上,菜急了萝卜不洗泥,这里的急,衣服如泥,穿着衣服,向对方贡献了自己的第一次。

    是累吗?是回怀那消魂的一刻?还是忽然变懒?她从他脖子上放回手,就一动不动。

    啊,解铃还得系铃人啊,我给脱的,我就有责任给她穿上。他也同样没得到休息,但他是男人。

    “慢。”她坐起来是不愿麻烦别人吗?是因为刚才的过程他出的力气大吗?

    他诧异的目光。

    她目视着雪白床上被单那鲜艳的红色。

    “你?”他似乎有点整不明白。

    “谁负责?”她问。

    “我。”虽是双方冲动,他愿揽责。

    “怎么负责?”她继续问。

    “你说。”其实他心里明白。

    “我是你的人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落了几滴泪,为?

    “我已经早把你定为我的另一半了。”他捡了捡地板上刚刚新增的那些纸。

    “男人多属花心型,你的话鬼信。”她白他一眼。

    “只要你不变心,经得住爱情的考验,来,击掌。”他伸出右手。

    “什么考验?”她没伸手,弄不明白不能乱击掌。

    “我计划二至三年后结婚,你不移情别恋,又不嫌弃我这个一家四口人,三个环卫工,一个保安的家庭,就是经得起考验。”条件并不苛刻。

    “怎么会呢?我倒担心你这花心男人只想赚我们这些可怜的小女人的便宜。”她的心里话。

    “那,来。”他将手往后一撤,准备击掌。

    “梆梆梆” 传来敲门声。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