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寒门仙贵
 
更新时间:2020-03-22 12:42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100章薛家之顶梁王庭之一柱
 
    被姜姓少年这么一盯,阿呆只觉浑身不自在,不禁道,“姜兄,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姜姓少年深深看了一眼阿呆,眼中逐渐浮现狂喜之色,随后更是哈哈大笑出来道,“没事,没事,呆兄你我果真是有缘啊。”

    “啊?”阿呆听得一脸迷糊。

    姜姓少年解释道,“呆兄你看,你我本相隔千万里,按理说,绝无相遇的可能,可我们偏偏就相遇了,而且此刻还同席而坐。”

    “机缘这种东西说起来当真是玄妙啊,当日若家父没找人给弟算卦,若高士没有指着青山的方向……若当日没有听见呆兄的歌声,若当日呆兄没有唱歌,若这次没有举办仙道大会,若你我任何一人没来参加……”

    “在我与呆兄相遇的这段路上,实在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其中若是有半点意外,我与呆兄都断难有此刻的把酒言欢。”

    说到这,姜姓少年搂着阿呆的肩膀道,“姜兄,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阿呆被姜姓少年说得一愣一愣的道,“应该,是吧。”

    “什么叫应该是吧,明明就是。”

    姜姓少年哈哈大笑着又给阿呆满上了,自己也倒上了一杯道,“你我兄弟情投意合,此次更是一同参加院试,愿你我兄弟,他日皆名列仙榜。”

    “不过。”姜姓少年话头一转,“呆兄,跟你说句实话,虽说你仙道大会得了魁首,但这院试的第一,弟却是拿定了。”

    “那就先恭贺姜兄了。”阿呆看了看杯中酒,有些无奈道。

    接下来,姜姓少年又找了好些由头喝酒,阿呆竟都无法拒绝。

    仙道大会上他赢得轻松,这酒场之上却输得丢盔弃甲。

    又畅饮许久,歌舞止歇,众尽兴,方才各自归去。

    回到客栈,阿呆向店家要了一个木桶,用灵气将一身的酒水都给逼了出来,这才好受些。

    当当当,这时敲门声响起。

    “谁?”阿呆抬头问。

    “是我,三叔。”门外响起薛丙文的声音。

    “三叔?”阿呆站起身,将门打开,便见门口薛丙文笑呵呵地站着,用一种火热的目光看着自己。

    “三叔,有什么事么?”阿呆问道。

    薛丙文闻言脸色一板,“瞧你这话说的,没事三叔就不能找自家的侄儿唠唠家常么?”

    “唠家常?”

    阿呆神色古怪,心里猜想他这三叔又在打什么主意?

    难道奔着大修的手札来的?

    阿呆心里想着,薛丙文已抓着阿呆的胳膊往下走了,口中还道,“走,咱叔侄两个下楼喝两盅,今天好好唠一唠。”

    阿呆一听喝酒脸色就变了,笑道,“三叔,唠就唠吧,这酒咱就不喝了。”

    “欸,这酒是英雄友,饭可以不吃,酒不能没有,小二,来壶酒。”

    说着薛丙文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与阿呆坐了下来,薛丙文拿起酒壶要给阿呆倒酒,阿呆连忙抢过来,给薛丙文满上,自己倒了一杯。

    薛丙文看着行为举止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的阿呆,满意地点了点头,神色复杂道,“娘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这么好一块璞玉在眼前,她的眼里却只有那块顽石。”

    阿呆闻言不禁抬头看向薛丙文道,“三叔,你在说什么?”

    薛丙文摸了摸下巴,没有回答阿呆的话,而长叹了一声,幽幽道,“想我薛丙文二十年前也是意气风发,轻轻松松考中了妙才。”

    “本以为羽士在手,居士可期,然,时运不济,命途多舛,二十载光阴匆匆而过,时至今日,未能遇到那慧眼识英雄的伯乐,可怜、可悲、可叹!”

    薛丙文又叹了一声,自饮了杯中酒,阿呆急忙又给满上。

    薛丙文叹道,“如今,三叔已年近四旬,本以为此生再无进取的希望,然,三叔请人算了一卦,卦象上说三叔是鸿运当头,福星高照。”

    “虽然因此闹了两件乌龙事,但也因此,三叔彻底醒悟了过来。”

    说到这,薛丙文神色激动了起来,看着阿呆的眼神更加火热,“阿呆,三叔终于明白了,大仙说口中的福星,就是阿呆你啊,你就是三叔的福星,三叔的鸿运当头就是应在你的头上啊!”

    阿呆闻言一阵惊愕,指着自己道,“我?我是三叔的福星?”

    薛丙文一下抓住了阿呆的手,激动道,“对,阿呆你就是三叔的福星,这次阿呆你仙道大会得到了魁首,得到了大修的手札。”

    “若是三叔能观看大修手札一番,以三叔二十年的积累,一定能有所顿悟,拿下羽士不在话下,居士可期啊!”

    说着薛丙文抓着阿呆的手又紧了紧,郑重看着阿呆道,“侄儿,如果三叔考中居士,一定忘不了你今日赠送大修手札的恩情。”

    阿呆闻言,脸上浮现果然如此的表情。

    随后阿呆脸色也跟着凝重了起来,反过来握住了薛丙文的手道,“三叔,阿呆也深觉这大修手札应该给您。”

    “如今阿呆年纪尚轻,修为尚浅,经验不足,对于大道的理解也不多,即便有大修的手札在手,但其中蕴含的大修的真意,阿呆也很难领悟,最多也就能领悟一两分。”

    “但是三叔您就不同了,您如今年近四旬,修真炼道也有三十几年的时间了,经验比阿呆丰富多了,如果大修手札给您,您定然能领悟更多,什么羽士啊,居士啊,肯定都不在话下,阿呆觉得,只要大修手札给您,您一定能成为修士,进入殿试。”

    “到时候,您一飞冲天,您就是薛家之顶梁,王庭之一柱,有了您,薛家才能昌盛,有了您,王庭才能繁荣,”

    薛丙文闻言脸上满是都是喜色,哈哈笑道,“吾侄言三叔是王庭之一柱,这有些夸张,不过成为郡城之一株,薛家之顶梁,三叔自以为还是可以胜任的。”

    “难得侄儿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眼光,三叔深感欣慰,将来继三叔之后,薛家之顶梁,定然是侄儿无疑,等到三叔在郡里做官,一定也给侄儿谋个差事,每月只管那俸石,侄儿,且快些将大修手札拿出来给三叔吧。”

    薛丙文神色越发激动起来,紧紧盯着阿呆。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