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甜甜丝入扣
 
更新时间:2020-05-23 16:46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章
 
    这一天,萧明宇起的很迟。

    萧明宇虽在苏太傅的眼里一直是个纨绔形象,但多年的军旅生活使得萧明宇很少如今天这般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洗漱。

    萧明宇坐在床榻上,浓墨一般的黑发随意的散在脑后,偶有几缕发丝拂过脸庞散落在他健硕的胸膛上,竟衬得他的一双星目显出三分邪魅之色。

    “平安。”萧明宇轻缓而低沉的在屋里说道。

    “爷,您醒了。”平安一早便起来候在萧明宇的卧房门口,等着里面的吩咐。

    昨晚虽然晚的很,但是今早平安还是早早的就起来了。

    “平安,人都叫来了吗?”萧明宇松垮垮的披着一件深紫色的绸缎睡袍,睡眼惺忪的看着恭恭敬敬端着一组洗漱用具进来的平安道,“今天我们就把府里的事情解决解决,你这管事的可是要打起精神。”

    “爷,你先洗漱清醒了,我们再来办正事。”平安嘴上说着,手上可是丝毫不慢。

    萧明宇看着在眼前忙忙碌碌的平安,不由得又懒了懒身子倚靠在床栏上道:“我这睿亲王府要是少了你平安管家,还真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我便是一时歇一歇也是不打紧的。”

    “爷你说什么呢。”平安手里端着脸盆往房间里的盆架子走去,眼睛往萧明宇的方向看了一眼,嘴巴狠狠的抿了一下。

    这自家的王爷每次说出这样的话定然是想要偷懒了。

    萧明宇看着平安有些不耐烦的表情,脸上的笑意更盛了。

    萧明宇在屋子里穿戴整齐坐在了卧房里的一张矮桌旁。平安拍了拍手,四名身着青衣,长相清秀的婢女立刻就端着几样清粥小菜走了进来。

    布菜完毕,几个婢女微微欠了欠身子,安安静静的退出了房间。这一出一进动作极快也极是干净。眼下这一间卧房里又只剩下了萧明宇与平安。

    “平安,你过来。”萧明宇向着平安笑着眨了眨眼道。

    平安站在一旁,感觉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爷,有什么事您直说成吗?您这个样子,小人实在是承受不了。”平安苦笑着往前挪了一挪。

    “昨天有几个人没有按时回来?”萧明宇看着一点一点挪近的平安,忽然脸色一正,悄声道。

    平安站在旁边,心中也是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自家这个爷脸色变的跟六月的雨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自由的很呢。

    景朝素来崇尚男子要稳重温雅,喜怒不形于色。自家这主子真是一点儿边也沾不上的。

    “昨儿有四个人没有按时回来。现在都在院子里等着爷呢。”平安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很好。”萧明宇喝了口手边的清茶润了润嗓子,“把他们都叫进来吧。我就在这屋里好好问问他们。”

    “爷,这在屋子里审,怕不是要脏了地方。”平安皱了皱眉头道。

    “脏便脏了,这不是万事有你么?”萧明宇拍了拍平安的肩膀,嘴角向上一咧。

    平安这次不仅心里翻了个白眼,脸上也真真实实的朝着萧明宇翻了个白眼。

    萧明宇也不气恼,只挥了挥手,示意平安将人带进来。

    平安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四个家仆打扮的男子便随着平安走了进来。这四个人有老有少,年纪各不相同,却都毕恭毕敬的低着头,没有人敢正眼看萧明宇一眼。

    “怎么了?本王生的很丑吗?”萧明宇嘴角斜斜向上一钩,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前面的四名家仆,“有没有人有什么事情要同我说呢?本王现在心情好得很,若是有什么事情现在对本王说,可是个很好的机会啊。”

    四人低着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人略微抬头看了看坐在矮桌旁喝着茶,悠悠闲闲的萧明宇,却始终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你们四人昨天去哪里了?”平安看着这四人低头不语的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出来。

    “我……”一个带着棕色帽子的家仆听着平安管家的声音极其不好,便开口说起话来,“我昨天奉王爷之命在迎客楼蹲点,因着最近手头略宽裕些,就不自觉的在迎客楼里点了些酒菜。昨晚喝的有些多,所以回来晚了。”

    “哎,男子汉大丈夫的,多喝点酒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萧明宇笑着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说话的男人,转头对平安说道,“王府地窖里还有些竹叶青。平安,你一会儿给这位小哥那一瓶到房里。喝酒无所谓,但是喝酒误事可是不行的。”

    “是,王爷。小的知错了。”戴棕色帽子的家仆见萧明宇如此说,立刻跪了下来道。

    “王爷赏你酒喝,你怕什么?”平安在一旁微微笑着,“这可是天大的福气。我们王府里的酒怎么说也是数一数二的,如今王爷赏你一瓶,谢恩便是了。还有人要说什么么?”

    “回禀王爷,小人昨晚是去的以南茶。昨日有个老人与我对弈,这不自觉的就入了迷,回来的晚了。”这时另一个身着家仆衣服的男人也开口说了话。

    萧明宇眯了眯眼睛,脸上仍然是一片笑意道:“你叫什么名字?看着有些眼生啊。”

    “小人名叫阿来,上个月才到府上做事。因着手脚粗笨,不能常来这前院,王爷不认得也是常事。”

    “哦,如此说来,我王府里还有许多人是我不认识的了?”萧明宇饶有兴趣打量着眼前这位家仆。

    这男人虽然穿着一身家仆装扮,但是这衣服较之其他人真是干净许多,全然不似一个时常在后院干活的人应有的装扮。

    萧明宇眉梢一挑,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平安道:“大管家,把我房里那一套暖玉黑白子给这位小哥。这爱下棋之人,以后我王府还是要多多培养几个的。”

    “王爷……”平安不自觉的悄声嗫嚅了一句。

    萧明宇虽然就这样大大咧咧吩咐了下去,但是这暖玉黑白子是何其的珍贵,怎么能就这么随意的送人了呢?

    “我萧明宇言出必行,平安你莫要坏了规矩。”萧明宇佯装严厉的看着平安向他使了个眼色。

    平安也不搭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这第二个仆人。

    见已有两人得了赏赐,另外两个一直不吱声的家仆此时急忙老老实实的说出了自己昨晚的去除与晚归的原因。

    萧明宇半倚在一张靠背极大的低矮椅子上,看着这四人一个一个的跪了下来。

    忽然,萧明宇一个箭步上前,原本挂在床头的长剑瞬间便被抽了出来。

    长剑寒气森森,直接抵在了第二个招认的家仆的脖颈处。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