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青花迷踪
 
更新时间:2020-05-16 12:31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章 医院
 
    赶到附近距离最近的一家三甲医院时,时间已近6点,天光已大亮。车停稳,赵春雨没有熄火,降下前排左右车窗半指高的空隙,留出通风口,然后下车。

    4月份金海市的早晨依然有些春寒料峭,他紧了紧外套,从后座扶下阿海走进急诊通道。急症医生问明情况,迅速开出各种化验、检测的单子交给赵春雨。先付完费,然后扶着阿海一一检测,好在没到上班时间,病人不多,但也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检查完毕。

    留阿海在急症大厅的椅子上休息,赵春雨拿着检查结果给医生看,医生首先在电脑上看了看CT,然后说:“没什么大的问题,只是有点轻微脑震荡,我先开点镇定剂,然后观察观察,等下午血常规检测结果出来再说。”赵春雨原本就没怎么担心,听到医生这样说只是点点头。

    然后医生问:“你们是就在大厅休息还是开个病房休息?”

    “听说有那种VIP病房?”赵春雨问。

    “哦,那可贵啊,而且很紧张,我帮你查查,看看还有没有空房。”医生也没什么表情。片刻,医生的盯着电脑屏幕说:“你的运气不错,昨晚刚有病人出院空出一间,还没人预订,我安排给你了。”

    “多少钱?”赵春雨想到身上的钱数,有些不自信地问。

    “2000一天,5天起订,我给你们安排一天吧。”医生有些不耐烦又有些开方便之门不被领情地解释。

    “行,谢谢,非常感谢。”赵春雨瞬间明白了。

    医生直接走出诊室喊大厅里照看那些挂着吊瓶的护士:“小刘,找辆推车,送这个病人去特需病房。”然后扭头对赵春雨说:“你先去把费用交了。”

    赵春雨原本身上有两千一、二左右,现在一圈检测下来,只剩一千二、三。这时候的阿海身体外表看起来早已无大恙,只是极为缺觉显得有些迷糊而已。赵春雨喊醒他,问他拿了一千块,然后去缴费。缴完费回来,看到刘姓护士已经推了个轮椅过来,阿海自己坐上去,进入沉睡状态。

    刘姓护士不耐烦地对赵春雨说:“急救室里还有3个人在急救呢?我走不开,你们的病房就在急症楼后面100多米远的济安楼,你们自己去吧,那里一楼大厅有人接待。”说完就匆匆进了急救室。

    赵谷雨推着阿海顺着走廊朝后走,不远就路过急救室,门也没有关,门口站着两个聊天的警察。赵谷雨经过时,双方一对眼,哦,认识,不久前刚见过。其中一个警察冲他点点头说:“记得下午到局里做口录。”同样点点头,赵春雨没说话,推着阿海走过。

    到了济安楼,一楼接待护士检查了收费凭证,给了他们房卡。他们乘电梯来到27楼,楼层护士看了单据,收了要注射的药品,带他们来到房间。

    赵春雨一走进房间,即使出差常住4、5星级酒店的他也被稍稍震撼了一下:家用电器、家私一应俱全,且都是一线品牌;外面有个会客室加开放小厨房,里面3个房间,一个稍大病房,一个稍小,还有一个独立卫生间。

    赵春雨拍醒迷糊的阿海,让他脱掉外套和鞋,躺到大房间的病床上,交待他脱裤子让护士打针,再到外面用电热壶烧上水,然后迅速下楼到医院门口的停车场。

    打开车门,看到李姗姗依然陷入沉睡中,晨曦中金色的阳光铺撒在她宁静的面庞上,嘴角微微上扬,不知是她习惯的睡姿还是一道临时出现的笑意。这一刻,注视着睡梦中的李姗姗,不禁回想起在芝加哥大学第一次与李姗姗的相见。

    气温不高,赵春雨只是恍惚了一刹那,伸手关好车窗,把她的拎包跨在胳膊上,弯下腰拦腰抱起李姗姗,抱起的那一刻,她似乎下意识地呢喃了一句。用脚踢上门,按下车锁,赵春雨便急如流星般地回到27楼VIP病房。阿海已经打完针,昏睡过去。

    赵春雨把李姗姗的外套和鞋脱掉,掀起被子把她平躺着放下,盖好被子,转身来到外间会客室,水早已烧开,悄无声息。赵春雨倒少许水在盆里,把毛巾放盆里浸水,然后拿起毛巾拧干,倒掉水;重新再倒剩余热水,掺和冷水,用手试水温,再放毛巾,最后端着脸盆到小病房。

    赵春雨拧干毛巾,擦着李姗姗的脸,浸水,拧干再擦一次。犹豫了一下,果断掀开李姗姗脚部的被子,脱下她的丝袜,用热毛巾反复擦她那光亮柔嫩的脚,然后用干毛巾搓了3分钟。把李姗姗的漂亮的双脚放进被子,倒掉水,来到床头,凝视着李姗姗的入睡的面容,那一道笑意完全消失不见,而似乎有一丝心悸浮现脸庞。

    心里叹了一口气,伸手用师傅从小教他的手法,按摩李姗姗的头部,15分钟后,李姗姗的面部恢复平和,明显进入更深程度的睡眠。见状赵春雨停止按摩,从李姗姗的外套里拿出手机,关好门来到外面会客室,把手机放在茶几上,盘坐在沙发上,手心向上,平放在双膝上,进入静坐状态。已经好久没有进入静坐状态中了,之前他一旦沉思冥想,过去的种种总是把他拉回到清醒状态。这次,他却一下子进入状态,那些回忆也仿佛彻底沉睡,不再干扰他。

    外面很安静,不愧是VIP病房,完全没有常见医院的纷扰。

    20分钟后,赵春雨准时醒来,精神熠熠,仿佛经过8个小时高质量的睡眠醒来。他继续烧上水,钱多宝的电话打进来了:“赵哥,怎么不见你,昨晚你去哪里了?”

    “我出去和李姗姗聊天,晚了就没回去。”

    “那你现在在哪里?”

    “在医院。”赵春雨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

    “啊,你怎么在医院,出什么事了?”钱多宝的声音一下子变得焦急起来。

    “没事,李姗姗的司机出了点车祸,人没事,我送他们到医院检查,刚安顿下来。”赵谷雨轻描淡写。

    “那我马上到医院,你在哪个医院?”

    “你不用来,继续上你的班,我中午再联系你。”

    “好吧!”

    赵春雨刚放下钱多宝电话,放在茶几上的李姗姗的电话想了起来,他拿起手机,屏幕显示:“妈妈”。赵春雨毫不犹豫接起电话:“阿姨,您好,我是李姗姗的同学赵春雨。”

    “春雨,我知道你,姗姗呢?一夜没有回家,也没打电话。”一个沉稳平静的女中音。

    “哦,姗姗昨晚找我谈点事有点晚,后来司机阿海出了点小事情,现在医院。”赵春雨几乎是一字一句似乎是琢磨着怎么解释。

    “啊?”姗姗妈声音徒的猛然提高,“姗姗呢?她怎么样?为什么不接电话?你们在哪个医院?”姗姗妈一口气连声四问。

    “阿姨,你不用急,他们的车只是被别人挂碰了一下,姗姗完全没有事情,好的很,只是她一夜没睡,刚睡着,不好叫醒她。阿海也没事,只是有点轻微脑震荡。医生让留院观察一下。”似乎是给时间让姗姗妈消化、确认自己说的内容的真实性,他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们在金鲤区中心医院济安楼2712房间。”

    “好的,谢谢你照顾姗姗和阿海,我马上过来。”姗姗妈弄明白情况,说话明显简洁,迅疾挂掉电话。

    赵春雨放下电话,进到里屋病房,分别看了一眼阿海和李姗姗,两人继续熟睡,安然无事。回到外间客厅,倒了一杯白开水给自己,拿起报夹上的报纸浏览起来。

    30分钟后,等他喝完两杯水,看完一份报纸,外面响起敲门声,赵春雨应声开门,一个面容柔和中透着干练的中年女性出现在门口,左手挽着一个精致拎包,右手提着一个稍大点旅行包。

    “你是赵春雨?姗姗呢?”她看到赵春雨的那一刹那,似乎有些许诧异。

    “阿姨,你好,姗姗在里面。”赵春雨神情依然平静淡漠。

    姗姗妈急步朝里走,“里边的房间。”赵春雨在后面提示了一句。

    姗姗妈正要朝里走,但还是转身朝阿海的病床走去,端详了阿海一阵,才进入姗姗的房间。放下包,姗姗妈首先看看姗姗的白净光洁的脸,再轻轻掀开被子,看囫囵完整的身体,完全放下心。然后示意赵春雨一眼,两人关上门,轻手轻脚回到会客厅,分茶几坐下。

    “谢谢你了,春雨。哦,我姓严。我可以叫你春雨吧?”姗姗妈轻声地问。

    “当然可以,不用谢,严姨,我和姗姗是老同学了。”

    “说说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姗姗妈果然没那么好打发。

    “应该是遇上绑架了。”赵春雨不隐瞒了。

    “啊。”姗姗妈刚平静的心又像过山车一样提起。

    “严姨,你不用紧张,歹徒被我们抓住,教训了一顿,现在还应该在下面急救呢!已经报警,警察在下面守着。”

    “就是我进来时看到的警察?”姗姗妈问,赵春雨点点头。

    “谁干的?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姗姗妈依然追问。

    “暂时还不知道是谁干的,不过大体范围应该有数。”然后把凌晨的事情简要说给姗姗妈听。听完,姗姗妈有点激动:“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姗姗不知道会出什么事,这孩子就是不听话,非要回国帮我。”她的眼眶红了。

    “没什么的,严姨,遇上其他人我也会救的,何况是姗姗。”赵春雨安慰道:“有些事情,姗姗总要面对,晚面对不如早面对。”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