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穿越打天下
 
更新时间:2020-05-19 21:16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五章 药浴
 
    在野猪妖兽被杀死后,周昌用了一种黝黑的粉末堵住了伤口,那些血液好像被阻挡住一样,只能在体内乱窜,很快,有一队专门负责运送猎物的猎户走了出来,他们需要扛起这些猎物快速回到村内,以免血气外泄,引来更多猛兽袭击。

    周辰也被安排在运送的队伍中,因为没有药浴的缘故,所以他只能带走两百斤重的野兽,比起炼骨期猎户能扛起数千斤重的野猪妖兽来,实在是太弱太弱了。

    在帝指山这样的边缘地带生活,生命常常得不到保障,也使得村内人的要求变得很低很低,只要有着足够的食物便已经很满足了。

    一路上,一名年轻点的猎户,他告诉周辰,在这样的山脉中千万不能随意涉足未探查过的山头,很可能那就是一头妖兽的领地,尽量走先辈们用鲜血开出的道路,这样能够有效的避开一些危险。大概年纪不大,他显得很开朗和乐于助人,他帮助周辰爬上了一面峭壁,采摘了剩余的药材,还告诉周辰,药浴最好是去孟医师那里,仅仅只需要十斤肉食,几乎算是无偿的帮助了。

    周辰问过他姓名,他却很苦恼的摇摇头,道:“我没有姓名,我是孤儿,被村内人在山中捡回来的。不过令长叫我起,他说我是天煞孤星,注定不容于世,所以他叫我起,寓意着新的希望、新的开始。”

    “起,相信自己,这个世界上能夺走你命的只有自己!”

    兴许是起对生活的态度让周辰有了共鸣,他用了前世一些比较激进的词句激励着起,比如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之类的,反正怎么激进怎么来,这里面其实也有很多周辰的处世态度,却处处透着叛逆,桀骜不驯。

    与起的交谈下,周辰才知晓这个长着一副严肃脸的少年竟然已经是炼骨后期的强者了,据他说他还是药浴过后不足三年,这却已经超越了村内很多同龄人,如果出身好一些的话,说不定早就被举荐到军队了。

    这个世界的军队不一样,征兵是需要举荐的,而且举荐也意味着风险,举荐人就相当于担保一般,若是举荐的人通敌叛国,那么举荐者会被处以极刑,还有一种就是通过考试进入军队,不过那样所耗的钱财十分巨大,哪怕是周昌,也凑不出那么多钱财来。

    周辰这样的本土村户便是能够在村正那儿获得举荐名次,但是面对起的羡慕,周辰却没有炫耀的心,前世他也像起那般,孤身一人!

    这一路,多亏了起的帮助,否则如此高强度的赶路,恐怕早就扛不起那两百多斤的野兽。中间还有一段路,周辰完全是站在起背着的野猪妖兽身上的,好在起那非人的体力下,影视赶了三十多里路,健步如飞也不过如此。

    石山内里面有处特别的院落,由巨石搭建,就连门都是一块竖着的巨石坎进门梁内,推动这扇门都需要炼皮期的修为,里面住着的便是孟,石山村最年长的医师,来这里登门的不少,不过大多数都是来换药的,有用药材换药汤的,也有用食物换药汤的,更有甚者,用一些十分坚硬的矿石来换药汤。

    周辰此时便是站在这门外,回到家只来得及跟凛儿打个招呼,做了顿饭,便急忙赶了过来,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进行药浴了。

    身上背着的布袋里装满了药材,还有一株颇有价值的灵药,是起在峭壁上偶然发现的,他说这样的药材能够在孟那里换得一副上好的养元汤。

    在陆陆续续的村民们换得了所需之后,周辰这才从石门走入,在院中的空地上,孟已经准备好了一个铜鼎,下面是熊熊烈火,鼎内早已经沸腾,随着孟将药材的放入,鼎内的清水开始变得乌黑起来,里面时不时会有着清脆的炸裂声,这是药材被彻底煮开,这时候不能进入鼎中,温度太高,需要等待温度降到三十度。

    “可以了。”

    站在鼎一旁,佝偻着背的孟,将手从鼎中探了探,看到周辰走过来,便甩了甩手上的药汁,转身端起一碗同样乌黑的药汤,淡淡道:“养元汤,快喝,喝完就进去。”

    孟的声音很低沉,没有祭祀时那种大气,想来这才是平时的他。手中的石碗很重,里面乌黑的药汁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怪味。

    不过考虑到孟的身份,周辰还是没有捏着鼻子的举动,而是大口大口的将汤药灌进嘴里,看到周辰的动作,孟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不过很快,他的声音便有些急促起来,道:“快,进去,不要浪费养元汤的药力。”

    周辰一愣,随即脱光衣物,便踩着一个木阶梯进入鼎中,“咕咚”一声进入了药鼎中。

    很怪异的感觉,像是被进入了泥潭一般,那些药汁正拼命往身体里钻,皮肤很痒,但是周辰却不敢去挠,他怕影响药浴的效果。在这样的奇痒状态下,周辰全身热汗腾腾直冒。

    孟也没有闲着,当他觉着周辰开始适应这个温度时,便开始往鼎下添加木材,让温度慢慢的升高。

    鼎内的周辰只感觉这种奇痒从皮肤钻入了体内,整个人的肤色都变成了红色,像是被蒸熟的龙虾。孟却还在不急不慢的添加木材,这样的药浴会一直加到七十度,完全超出了人体的承受度,让药浴的功效发挥到最大,达到洗经伐髓的目的。

    随着温度的逐渐升高,周辰感觉自己有些昏昏沉沉,体内的养元汤也在此时发挥了作用,冰冷的药力从肠胃扩散,渐渐的将一些污秽杂质从体内逼出,这个时间段最是难熬,不但要承受着刮骨般的剧痛,还要忍受奇痒的药浴。

    最终,周辰耗尽了体力,软软的靠在鼎中间的木架子上,呼吸也变得平稳下来,倒得最后,鼻翼间微微的传出了鼾声,经历了药浴的折磨后,周辰却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周辰沉睡之间,药浴却还没有停止,温度已经达到了七十度,周辰的体表上有着一层黑色的杂质被挤出,粘在体表,就连七窍之中也有着杂质被挤出。尤其是耳窍,简直是个垃圾场,厚厚的一层,就连孟也看的直摇头。

    当第一锅药浴结束后,周辰被孟叫了起来。他感到眼皮像是被黏住了无法睁开,忍不住想要用手去揭开。

    “别动,让它结痂,等会儿这些东西还有用。”

    就在这时,孟的声音传来,打消了周辰的动作。

    在孟的搀扶下,周辰颤颤巍巍的从药鼎中走了出来,刚刚一出来,便被孟拿着火把在全身各处烧了一遍,厚厚的泥垢杂质紧贴在体表,慢慢的变得坚实起来。

    随后在周辰的惨叫中,孟拿着一根颇为长棍,快速的在周辰身上刮来刮去,一层层泥垢被刮落,就连周辰的小弟弟也遭受了这个酷刑,好在孟的手法熟练,没有出现误伤的事故。

    这些处理完毕,周辰却还不能走,需要再进行一次药浴,这次的药浴是修复洗经伐髓时的创伤,按照周辰的身体素质,起码还得喝两碗养元汤,才能彻底完成药浴。

    不过,这次明显没有那么疼痛了,只是一锅清亮的药水,当周辰坐进去之后,体表的红色皮肤在接触药水的刹那便是开始脱落,一层全新的粉红色肌肤露出了面,在药汁的修复下,很快便有了韧性,比起之前的皮肤要强太远。

    最后一次的药浴进行期间,周辰连续喝了两大碗养元汤,方才堪堪能够保证身体蜕变所需的营养,这让孟肉疼了很久,他不得不再次熬了一碗养元汤,略带解气的灌进周辰的喉咙里。

    当药浴结束后,周辰轻轻一动,浑身骨头猛的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抬起头颅,感受到全身上下那股说不出的清爽,周辰忍不住的失声道:“爽!”

    当他走出锅外,这才发现身体的肌肤变得十分光滑,上面的毛孔缩小到肉眼都不可见,突兀的一看胯下,顿时愁眉苦脸,“这药浴也太凶了吧,寸毛不留啊”

    摸了摸脑袋,表情一松,还好,头发还是有的。

    忽然想起了什么,周辰也顾不得身上的毛了,深吸一口气,身体稍微扭动了下,周辰脸上有些错愕,旋即便是挂满了欣喜:“这是进入了炼皮期么?”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