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遗失的美好
 
更新时间:2020-05-21 10:25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五章 聚餐
 
    “马经理,关于售后这边的问题,你知道吗?”刘继平一脸严肃的问。

    马浩丰摇摇头,说:“工程部那边的事,我们插手的少,类似这种事,我也听客户反馈过,但是这一块毕竟不归我管,我也不好给张经理提。”马浩丰眼睛看着窗外,小心地回答。

    “我们走访了两家客户,一大一小,都有这方面问题的反应,看来这个问题有可能不是偶然的”刘继平语气沉重。

    从凯鸾集团出来,看了看时间,不足四点钟,让马浩丰联系了距离这边最近的一个客户,这个客户不是什么大单位,也不是什么市政部门,而是一家养殖厂,这家养殖厂主要以禽类为主,智信做的是室内照明自动控制与温度调节系统。

    随着养殖业硬件的自动化、智能化,养殖户对这方面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而棚内照明,对于动、植物的影响也变得重要起来,灯光的明暗调节,灯光散发温度的高低变化,都会对动植物的成长或禽类蛋产生影响。最近还听说一些奶牛养殖户都开始给奶牛听音乐了。

    这家养殖厂的老板反映更是强烈,言辞激烈,自从上了智信的系统后,好用了不足半年,但一个控制器出现了问题,导致整个系统无法运行,成了花架子,花了十几万,却是没有人来修,直到客户到分公司大闹了一场,工程部这才派人给换了一套控制器。

    刘继平三人在养殖厂呆到五点,听着老板的满腹牢骚,刘继平只能连连道歉,最后这老板还算是个情理人,说这一切都和刘继平无关,就是希望刘继平能好好抓一下售后这一块,最后邀请三人吃晚饭,刘继平婉拒了。

    他感自己整个下午的脸都是发着烧的,他那里有颜面吃客户的饭。

    “吕正阳知道这些事情吗?”刘继平转头盯着马浩丰问。

    马浩丰回头与刘继平的目光碰了一下,马上扭头看向窗外,说:“吕总应该是知道的,只是他都推到工程部去了。”

    刘继平皱着眉问:“吕正阳难道就不管理公司的事务?”

    “唉,刘总,你是不知道,当初郑向楠在的时候,事无巨细,都抓得紧紧的,吕总虽然有心多抓一些事务,可惜郑向楠不放权。斗了几次,都没成,所以吕总也有些心灰意冷了,虽然是公司副总,但他也只是抓自己那一块,负责和唐市政府联络。”

    “吕正阳只盯着唐市政府的项目?”

    “嗯,吕总他哥是市政府办主任,依靠这层关系,咱们公司在唐市拿了不少活儿。”

    刘继平没有再问,当初智信光电设立分公司,之所以选择唐市,而没有放到河省省会石市,这也是有考虑的,首先智信在河省拿下的第一个大项目就是在唐市,由于这个项目周期长,就在唐市临时成立了个办事处,其次当时分公司第一任总经理郑向楠和当时的项目经理吕正阳都是唐市人,尤其郑向楠在唐市有一定的政府关系,后来就将唐市办事处升级为分公司。

    随着唐市的经济发展,智信在唐市吃下了不少好项目,用郑向楠一次在年会上的话说,就是唐市已经成了智信的后花园,而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把河省变成智信的后花园。

    当时吕正阳的那位哥哥只是市政府的一名小科员,远没有郑向楠在市政府的关系广。

    刘继平说:“吕正阳这是放任自流啊!”

    马浩丰笑笑,没有说什么。

    进入唐市市区,车流量多了起来。此时正值下班时间,车辆在车流中走走停停。

    “对了,马经理,你订的饭店在什么地方?让王朗直接把车开过去,我们就不回公司了。”刘继平问。

    “哦,那家饭店正好在理工大学附近,咱们过去的话,照这速度,预计还需半个小时,我通知他们一下,六点赶到饭店。”马浩丰说,“市场部目前共有一十三人,除去五名在外出差的,今天晚上我们部门一共八人都会到,我订了一个十人的包间,加上您和王助理,正好。”

    刘继平点点头,说:“菜点得丰盛点儿,你们平时喝什么酒,就喝什么酒,把这顿饭的账,记到公司账上。”

    马浩丰看看刘继平,见刘继平表情平静,便应了一声。

    一般来说,一个新的上级请下属们吃饭,都会表现出自己节俭清廉的样子,另外就算是再能喝酒也会装作酒力不佳。没想到刘继平却是毫不做作,当然,把饭费记到公司账上,这本就是马浩丰的意思,不过从刘继平口中说出来,反倒让马浩丰对刘继平心生一丝好感。

    等马浩丰打完电话,刘继平说:“回头你和你下面的人交待一下,让他们电话回访一下我们所有的已完成的项目客户,调查一下客户对我的意见和建议主要集中在哪几个方面,然后你把所有意见都汇总一下,然后发给我。今天星期二,我希望在周五下班前能收到。”

    马浩丰想了想,说:“我知道了。我会在周五下班前发到您的OA上。”

    饭店位于理工大学对面偏西的位置,是一家以海鲜菜品为主的饭店,对于海鲜类的菜品,刘继平一直不算喜欢,以他的口味来说,他算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口味。

    刘继平喜欢吃面条,可以搭配西红柿鸡蛋、茄子肉丁、炸酱、尖椒肉丝等各种北方面卤,也可以馒头就菜,再加上一碗稀粥,他不喜欢吃米饭,因为他总觉得吃米饭易饱易饿,不顶时候。

    其实有时候吃顿米饭还是不错的,比如就着麻婆豆腐来上一碗。

    聚餐期间,刘继平没有和市场部这些人谈工作,只是天南地北的海聊,这些个跑市场的,都是能侃善言之辈,再加上其中有两名女同事,刘继平更是有些招架不住,不过刘继平也是和他们一样从基层干上来的,不知道经历过多少这样的场合了,所以他虽然喝多了,但是这些市场部的人也没几个清醒的了。

    用完餐后,刘继平虽然头脑晕胀,他还是叮嘱未喝酒的王朗把两位女同事送回家,马浩丰几个想约他一起去KTV唱歌,刘继平拒绝了,不是他反对这种场所,而是他今天确实在七八个人的轮流敬酒之下,喝得有些晕天黑地,到了KTV,少不得还得灌上不少碑酒,到时候自己估计连回酒店的路都不认识了。

    散了,酒场散了,饭桌上的嬉笑怒骂也散了。

    抬腕看看手表,已经是夜近十点。

    秋,风起;夜,微凉。

    刘继平看着不远处的对面,那里是理工大学的校门,校名闪烁着霓虹,他曾经四年在这个大门走入走出。

    虽然这么晚了,仍有一些学生出入,虽然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但能感觉到他们身上洋溢着的青春飞扬。

    曾经,自己也这他们的一员,而如今,物是人非。

    有一种冲动,再到曾经熟悉的校园转转,再到曾经的教室听一堂课,再到曾经的自习室写作业,再到曾经的图书馆埋头读书……

    刘继平把这种冲动压了下去,他心中那隐隐的畏惧和拒绝,让他摇了摇头。

    踉跄着,慢慢地,离理工大学越来越远。

    生活就是这样,曾经有过许多记忆,记忆越深,越是不敢去触碰,那是记忆中的圣地,也是记忆中的炼狱。这种记忆,只适合自己一个人,偷偷地品味,如受伤的老狗一般,舔舐着其中的苦楚。

    久阅KTV的包厢内,此时只坐着六个人,其中三个人正是马浩丰、吕正阳和张成涛,坐在三人身边的,是三个衣着暴露,胸挺腿白,浓妆艳抹的女子。

    三名女子分别依偎在三人的身上,对面的大屏幕上歌曲放着,却是没有声音。

    马浩丰的一只胳膊搭在身旁女人的肩上,手却是绕过肩头,插入了女人胸前的衣襟,揉搓着白晰的柔软,吕正阳的一只手同样不老实的在身侧女人腰间的衣服内抚摸,更不堪的是张成涛,两只手都没有闲着,一只在怀中女人的胸前活动着,另一只手已经伸到女人的裙下,在女人夹紧的腿间活动着。

    整个房间内静静地,只有几人的窃窃私语和隔壁包间传来的隐隐吼声。

    “老大,这刘继平果然中计了,我估计啊,这大华电厂的项目他肯定会亲自盯着。”马浩丰有些幸灾乐祸地说。

    吕正阳抽着烟,如一只老狐狸一般慢悠悠地说:“大华电厂的项目,我们公司肯定没戏,就连我哥帮忙都不行。科大的项目既然浩丰你已经联系上了,就盯好了,一定把这个项目拿下,别让刘继平小看了你们市场部。”

    “老大放心,科大的项目我一定会拿下的。”马浩丰从身侧女人怀里抽出手,端起一杯酒,“老大,张哥,咱们走一个。”

    吕正阳端起酒杯,和马浩丰轻轻碰了一下。

    张成涛有些不舍地抽出女人腿间的手,放到鼻间闻了一下,一脸的享受,坐在旁边的吕正阳看着张成涛的样子,脸上隐隐现出厌恶之色。也没和张成涛碰杯,便一仰头,把酒喝完了。

    张成涛仿佛未觉,把酒杯举到嘴边,一饮而尽,而他握着女人那丰胸的左手却狠狠一用力,那女人痛呼一声,把张成涛的手从怀中拉了出来。

    张成涛哈哈大笑起来。

    “成涛,注意点儿。”吕正阳一脸不悦地看着张成涛。

    张成涛笑着点燃一根烟,狠狠地抽了一口,却是没有说话。

    马浩丰端起酒杯,冲着张成涛示意一下,说:“张哥,来,咱们走一个。”

    马浩丰虽然好色,但他一直标榜自己是色中君子,对于女人,他认为就应该尊重,这些KTV的女人,更要怜惜。哪个女人不自重?她们但凡有些技能和金钱,谁会在这地方让陌生的男人摸来摸去?他尊重这些女人,所以他平时也只是手不老实地吃点豆腐,如果女人不同意,他也不会强求,不过在这种场合,如果你不去挑逗这些女人,也会让这些女人很伤心,觉得自己魅力不够,反而伤了自尊。这就是马浩丰对于陪酒小姐的一套理论。

    他看不上张成涛的粗鲁,也看不上张成涛这类靠体力弄工程的人的粗鄙。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心理,马浩丰并没有将今天和刘继平去走访客户,客户对工程部的不满这事说出来,就连吕正阳,他也没有说。

    张成涛看着手里的空酒杯,笑着说:“浩丰,这刘继平怎么好心单独与你们市场部聚餐啊?他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想拉拢你?”

    吕正阳瞪了张成涛一眼,有些愠怒地说:“成涛,你喝多了吧,怎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马浩丰看看张成涛,又看看吕正阳,苦笑一声,说:“老大,张哥,我这不是为了让刘继平能盯上大华电厂这个项目嘛,再说了,我也只是随口提了一句,没想到他刘继平就答应了,我也不能说‘我只是开个玩笑,还是算了吧’。”

    吕正阳笑咪咪地说:“浩丰你别介意,成涛就是这样的人,口无遮拦。来来,咱们三个同端一杯。”

    张成涛也哈哈笑着说:“浩丰,你张哥我就是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喂,美女,给哥哥点一首妹妹你坐船头……”

    第二天,太阳照旧明媚。

    刘继平来到公司,虽然昨天晚上喝得不少,但今天他依旧在八点半之前来到了公司。

    有些员工还没有到来,有些员工在打扫卫生。

    有的看到他打着招呼,有的装作没看见,低下头忙着自己的事。

    走进办公室,刘继平先烧了一壶水,冲了一杯茶,然后通知刘可来办公室一下。

    “成立管户管理部的事,刻不容缓,你们这边抓紧招聘,至少要一名主管和一个助理,主管主抓客户维护、满意度调查、工程进度跟踪、工程款跟踪以及客户风险管理。助理主要负责与客户的日常联系,具体要求和薪酬区间我回头发到你的OA上,我希望在一周内能看到效果。”刘继平对刘可说。

    刘可点点头。

    刘继平继续说:“办公室这边的工作很重要,即负责行政工作还负责人事工作,这一块刘主任你要多操心,另外你把公司过去两年的绩效考核评定结果整理一下,回头给我送过来。”

    刘可答应一声。

    刘继平揉了揉眉心,头有些发胀,是宿醉的后遗症,然后挥了挥手,说:“先这样吧,刘主任,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来找我反映。”

    刘可咂摸着刘继平的最后一句话,有些疑惑地离开了办公室。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