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刺心
 
更新时间:2020-11-05 11:10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十一 杀妻
 
    十一 杀妻

    谈判陷入了死胡同。厉如男态度非常强硬,她强调吴可歌只能到外面去挣钱,别想从家里拿走一分钱,要离婚的话财产和小孩都归她。

    “那绝对不行!”吴可歌也态度非常强硬地说,“上法院离婚吧,由法院判。”

    厉如男恶狠狠地威胁:“上法院也没用,不按我的要求,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吴可歌恼怒地涨红了脸,嘴唇张了张却没说话,他只仇恨地瞪着厉如男,那目光仿佛要化作一把利刃刺向她。

    厉如男也毫不示弱地以仇恨的眼光瞪着吴可歌,她瞪着的眼睛就像关公那把闪着寒光的青龙偃月刀。

    传说目光能杀人,此刻吴可歌算是深刻体会到了,并且他还深刻体会出了目光能使人杀人的道理。住在一起的夫妻要杀对方简直易如反掌,可以趁对方不备之际,可以趁对方熟睡之际,可以用药,可以用刀。不知道厉如男什么时候杀我,与其等她来杀我,不如先下手为强杀了她喂狗。无毒不丈夫,不杀她不足以平己愤。身陷“囚徒困境”的他艰难地作出了铤而走险的决定,“母老虎”,拿命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争来争去,到头来最大的敌人居然是与自己争家产的配偶,真是家贼难防啊。当初真是瞎了自己的狗眼、昏了头要结婚,这些年的婚姻都造成了什么后果?海枯石烂,地老天荒,绿洲变成了沙漠,凡人变成了恶魔。当初夫妻俩也许谈不上是相互爱恋,但谈得上是相濡以沫,到后来演变成相互埋怨、相互嫌弃、相互厌恶、相互伤害、相互仇视,最后同归于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天使在人心中,魔鬼也在人心中。当前,吴可歌心中的魔鬼战胜了心中的天使,他在心中呼唤:“魔鬼,我要与你订约,倘若你能助我手刃仇人,我残存的生命你随时可取。”

    杀害厉如男并不难,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自己肯定难逃法网,那么就玩一场惊险刺激的真人版逃亡游戏吧。无路可逃时可以学狼牙山五壮士,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然后纵身跳下悬崖。没有悬崖,有高楼也行啊。如果被捕押赴刑场,则对围观的吃瓜群众大喊:“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虽然生得不伟大,死总要死得壮烈,与其窝窝囊囊地生,不如轰轰烈烈地死。说不定死后自己的小说会被各大出版社和文学刊物、网站争先恐后地出版和发表,这样自己也能含笑九泉了。自己死不足惜,只是这世上没人照应的可怜的女儿怎么办呢?还是得安排一下托孤后事。想到这,吴可歌写了份遗嘱给他远在贵阳的哥哥:

    遗 嘱

    本人吴可歌立下本遗嘱,对本人所拥有的财产、权益等作出如下处理:

    本人去世之后,本人届时实际拥有的全部财产及权益均由本人的女儿吴巧欣个人继承。继承人于本人去世后从本人处实际继承的财产、权益情况,以其继承时本人实际拥有的财产、权益情况为准。

    如本人去世后,吴巧欣未满十八周岁,则她继承的财产、权益指定代管人为她的伯伯……

    他哥哥收到遗嘱后吓一大跳,当晚就打电话劝解吴可歌。吴可歌心中的天使渐渐苏醒,但魔鬼依然控制着他的心灵,他仍然不愿完全放弃那罪恶的计划。

    通完电话,吴可歌才发现女儿欣欣不知什么时候穿着睡衣从卧室里走出来了,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她还以为电话里是在说父母亲离婚的事。

    欣欣扑到爸爸怀里哭起来。吴可歌冷酷坚硬的心须臾便被女儿的泪水泡软了,他轻轻抱住她,禁不住热泪纵横。女儿长期放养在学校和托管机构,不知不觉中已长高了许多,但还相当瘦弱。内外交困的自己没顾得上多关心她,不能再让她受到更多更大的伤害,不能让女儿成为孤儿。如果她知道是她最亲爱的爸爸杀死了她最亲爱的妈妈,她那小小的心灵如何能承受住如此巨大的打击。吴可歌此时清醒了,他也是一时气急败坏动了杀机,他推测厉如男也只是说说威胁的话而已。不要为杀死一只老鼠而不惜烧毁你的房子,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想到年事已高的父母和过于苗条、可怜的女儿,他就无法做出令亲者极痛的事来。爱情不是永恒的,而亲情是永恒的。

    哭了一阵子,欣欣抬起头,泪眼蒙眬地央求:“爸爸,你不要和妈妈离婚好吧。”

    吴可歌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药药!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泪水未干的欣欣开心地扭起了小腰。

    那一刻,吴可歌觉得自己是一个慈祥的父亲,一个心胸宽阔的大男人,法国大文豪雨果的话从他心底浮上来:“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心灵。”

    上厕所一照镜子,吴可歌发现自己胡子拉碴,蓬头垢面,憔悴不堪,无精打采,这还是原来的我吗?这些天整天上网看那些免费的侦探、悬疑小说,或者看那些美丽甜蜜的网络女主播,多久没洗脸,他已经记不清了,可能和没洗澡的日子差不多,多久没洗澡,他也记不清了,只是觉得身上有了臭男人的味道。很久很久以前,吕布被曹操围困于下邳,沉沦了一段时间,照镜子后发现自己这般憔悴,决心戒酒,重整旗鼓。如今吴可歌照镜子后决心洗心革面,把自己拉出泥坑。“胜败乃兵家常事,悲喜乃人之常情”,疲惫不堪的吴可歌有如劫后余生,他拼命给自己打气,决定从头再来。

    家和万事兴,可破镜难以重圆,当夫妻长时间处于冷漠、紧张状态,甚至有生命危险时,那还不如选择和平离婚来解脱,这样对大家都好,包括对孩子。吴可歌清醒地认识到他和厉如男离婚是迟早的事,长痛不如短痛,离开了体制内的单位是错误的,离开无望的婚姻应该是正确的。他准备先去人民调解委员会咨询,再拨免费法律热线12348咨询,不行就上法院,在这方面可以学学王宝强。世人都在防隔壁老王,没想到他被老宋翻了墙,还被人转移财产,确实是够窝心的。可宝宝不打不闹,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确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而在类似的离婚事件中,漂亮白净的女演员白静被其亿万富豪丈夫周成海冲动刺死,之后周成海自杀,不能不让人痛惜。很多夫妻都会有杀死对方的想法,但一般都不会付诸行动,怕的就是被逼急了转瞬爆发为激情杀人。所以遇事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克制冲动,冲动是魔鬼。

    《论语》云:“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结过两次婚的周成海临死前跟他哥哥说了一句话:“离婚是对的,再结婚是错的。”离婚后不再进坟墓或许是对的,只找情人、只同居不结婚或许是明智的选择。双方只要相互关心、相互爱护就行,不必海誓山盟,不必死去活来。

    离婚以后人生重新开始,要好好谋划谋划,过好下半辈子。先去应聘培训机构和幼儿园的老师看看,即使工资低得可怜也去上班,取得经验后再跟丁浩天合伙做培训,办幼儿园。丁浩天和孟飞天都在深圳,不如到深圳去,到那个有活力、无寒冬、空气好、工资高、美女多的一线城市去。倘若事业有发展,则看跟孟飞天有没有发展的可能,假如她没沦为人妻且没落草为鸡的话。

    其实自己大可不必悲观,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起那些最底层的没有社会保障的真正的无产阶级,比起那些身患重病甚至不治之症的不幸之人来,自己还是幸福的。自己现在内部待岗的生活费足以抵交五险二金个人部分,过几年内部退养后生活费会提高,再过几年正式退休以后有退休金。何况自己还有房产,就是不知道能分到多少。现在的关键是离婚,离婚的关键是财产。再去找厉如男谈判、沟通,哪怕妥协退让也不要反目成仇。

    “欣欣归我,财产归我,我最多就给你那套经济适用房。”厉如男用毋庸置疑的口气对吴可歌说。

    吴可歌一听就来气,自己婚前买了一套便宜的经济适用房,婚后两人又一起买了四套房子、三个门面,她这么说真是岂有此理。但他提醒自己:离婚谈判无法避免争执,一定要冷静,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吴可歌冷静后又开始跟厉如男谈判。可厉如男油盐不进,固执己见。

    “我们还是走法律程序,由法院判决算了。”吴可歌终于不耐烦了。

    厉如男一听就情绪激动地叫嚷:“有种你就杀了我,当面杀了我,别背后暗算人!”

    吴可歌心头火起,但他告诫自己一定要克制冲动,冲动是魔鬼,忍字心头一把刀啊。

    “你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你自己。就你这样还想跟我争家产,门都没有,大不了我花钱找黑社会砍死你。”厉如男口气很猖狂。

    吴可歌心中的魔鬼和天使在激烈争斗,天使已明显处于下风。他颤抖着顺手拿起茶几上的貌似杀猪刀的水果刀,心中在想:我只是用刀吓唬吓唬她,顺便看看她是不是要钱不要命。

    厉如男面不改色心不跳,活像在敌人铡刀面前凛然不惧的革命烈士刘胡兰。

    吴可歌一动不动、死死地盯着她。

    厉如男继续挑衅般地叫嚣:“你就是个没用的废物,还敢杀我,死太监。”

    吴可歌心中的魔鬼完全打倒了心中的天使,他再也控制不住积蓄已久的激情,理智尽失,一切的亲友,一切的财产,一切的梦想,一切的后果,一切的一切全都抛诸脑后,无法遏制的狂怒如火山爆发一样喷发了。他怒吼一声:“老子今天搞死你”,手持尖刀便向她心头刺去。

    第一刀,我让你穷凶极恶;第二刀,我让你使我失去好工作;第三刀,我让你霸占我的财产;第四刀,我让你视死如归。

    鲜血渐渐地在厉如男的衣裳上晕开,宛如一朵一朵的映山红逐次绽放。吴可歌心中不由唱起《映山红》这首歌:“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厉如男首先感到了钻心的疼痛,随后发觉自己悬浮在一个黑暗的世界中,一种类似美妙乐曲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往事一幕一幕在眼前浮现……

    鲁迅先生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回顾完过去,面对血淋淋的现实,真的不是猛士的吴可歌自言自语:“为什么生存?这是一个问题。为什么毁灭?这也是一个问题。自首还是逃亡?这还是一个问题……”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