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30岁,花开正好
 
更新时间:2021-09-24 21:24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六章:路长满青苔,是因为走的人少了。
 
    我问妈妈,“为什么明明是晴天,这条路却还有青苔,而且好像还越来越明显了。”

    妈妈说,“那是因为现在都没什么人走这条路了。”-

    《记忆里的时光》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长大的地方。

    只记得,那时候,抬起头便能看到满天的繁星,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我都没有再见过比那时候更明亮的星星了。就连路灯都失了色彩。它照亮了人们回家的路,也照进了人们的心里。

    月亮里住着一个弓着背的老头,老头拿着斧子在砍树,外婆说,那是他做错了事,菩萨在惩罚他呢。

    我问外婆,“他住哪里?”

    外婆说,“他呀,就一直住在月亮里。”

    再后来,长大了,假期里去外婆家,漆黑的夜里星星依旧闪亮,只是,再也看不见月亮里砍树的老头儿了。

    白日里树上的知了,夜晚里田间的青蛙,那些原始的乐章,当初吵得让人心烦。如今想来,倒也别有滋味。

    晨间的小市场大概也算农村里的一种特色。像个小集市。虽然不大,但是蔬菜瓜果,鸡鸭鱼肉倒也俱全。

    不算大的区域里,还有一间小屋子给那个村子里的医生,用来给老人们看病。印象中,那是我们那儿唯一的一个医生。

    他很温柔,小时候外婆带着我去他那儿打针,我死活不肯伸手,他笑着跟我聊天,然后趁我不备,狠狠一针。

    那时候大家都说,这个屋子太小了,如果再大一些就好了。但他总笑着说,“现在这样就挺好。”

    这也是迄今为止,我印象最好的一个医生,没有之一。

    大约是乡下的日头太过毒辣,人们总赶在清晨的六七点的摆摊,有些甚至更早。

    直到太阳开始渐露头角,商贩们才熙熙攘攘的开始逐渐收摊,还不时的左右交谈,像极了多年不见的老友,似是有说不完的话。

    当时,我最害怕那个卖猪肉的大叔,他笑的很亲切,但我总是不敢靠近,怕他手里的刀,也把我当猪肉给宰了。

    因着他距离小店最近,所以,我也不太敢去小店铺里买东西。

    那时候的小溪流,每一条都很清澈见底。从没见它哪天混浊过。

    头顶上的天,湛蓝湛蓝的,有了云朵的点缀更显岁月静好,就连阴雨天的时候都透着爽利。

    《陪伴似纸,薄如蝉翼》

    后来,来到了城市。

    我不知道那个赶在毒日头前的早市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也不知道那个总是笑容满面的医生是不是像人们说的搬到了更大的地方去给人看病了。

    更不知道山间田野里的小溪流怎么就变浅了也变得混浊了。

    后来早市的桥头上,再没有了外公的身影,三岔路口的小卖铺也变成了没人管理的废弃房。

    外婆家门口的那条路,在晴天也开始长出了青苔。

    后来,妈妈说,那是因为这里已经没什么人走动了。

    我有些难过。也有些自责。因为这条路上的青苔也因我而长。

    《那是我不敢也不想听的胡话》

    抬起头,洁白的云朵晕染上浅浅的灰色,天空不复往日的蔚蓝。

    记忆里的村庄,此时处处弥漫着萧条,没有一点生气。这种感觉很不好,可以说是十分糟糕。

    像极了迟暮之人最后的归宿。结局一目了然。没有一点儿期盼。

    外婆家的后方,已经成了废墟。

    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

    不知道它还有没有主人?

    妈妈总是问我,“你有没有觉得你外婆变老了?”

    我总以为是妈妈想多了,外婆一直是我记忆里的样子。

    一口假牙,却总是笑的很和蔼可亲。

    现在才惊觉,外婆老了。真的老了。

    她的脸部已经开始有了轻微的变形。她的腿脚已经开始不如从前利索。

    偶尔,她嘴里还会说着胡话。

    我总是会很认真的告诉她不要说胡话。但心里却莫名的觉得她其实知道自己说的不是胡话。

    我也知道,她说的不是胡话。只是,我们都不愿意听她讲那些丧气的胡话。

    原来,路长满了青苔,是因为走的人少了。

    原来,记忆里的外婆,像妈妈说的那样她真的不知不觉就变老了。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