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回忆阴阳录
 
更新时间:2021-05-19 23:38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章 :“意外发生,你胆子挺大”
 
    一晚上的时间说慢也慢,说快也快,由于当时是我第一次学道术,兴奋的我简直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脑海里全是白天修炼的场景此刻在我脑中好像过电影似的来回播放,而就在当时我还记得我睡得正香的时候好像模模糊糊的听见偏殿有人正在吵些什么,便赶紧起身穿好衣服出去看看啥情况。

    “啥情况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就在我刚走到偏殿的时候就看见师傅那表情,到现在我都忘不了,那叫一个拧巴,红着眼睛托着腮正听着面前年纪不过五十的女子说着,那声音叫一个大,好像农村的妇女嗓门都挺大的,就看师傅连忙打断她话,说。

    “停停停,打住,我听明白了,是不是你儿子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魂让白无常勾走了,还让你看见了,是不是这意思”。师傅说到。

    对对对,你可不知道啊大师,那样子把我吓得啊,差点没晕过去,那么老长个舌头,边说手里还边比划着,手里还拿着个铁棒棒冲我笑了一下,只见她又开始了刚才那仿佛泼妇骂街般的音量。

    “打住,别说了,我听明白了,你带我去看看你儿子,你们村子离这远不远?。”只见师傅连忙打断她说话,着急的说到。

    我在一旁听的那叫一个头晕,要不打断她说话我相信她能从这大清早一直说到晚上。

    不远,就在底下柳庄村,大师,我带你去看看,你赶紧帮我想个办法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他不在了我可怎么办啊,诶呦我的娘啊,你可不知道啊,我出了村子就一直在打听,好不容易打听到这有个道观,我这不就赶紧上来了吗,你可不知道啊昨天晚上把我吓得啊,到现在腿都麻呢,说着就见她又开始了……

    我正听的头晕想出去透口气呢就听见师傅在一旁发出一声及其嘹亮的怒吼。

    “停,大婶,你在往下说就到晚上了”,您还着急吗?您要不急让我跟徒弟把饭一吃,在听您说行吗?,只看师傅捂着脑仁无奈的说着。

    就在这时大婶好像也知道了自己废话太多了,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她那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的头看着师傅跟我不好意思的说:实在不好意思,俺就是这么一人,话说起来就停不住,那行,我带您二位去看看。

    说完就见她赶紧起身便往门外走去。

    就在这时就听师傅说:大婶,您先去门外等等,我把家伙什拿上。

    嗯知道了大师,那您也快点,说完就看她着急的往门外走去。

    此时就看见师傅走到了我身旁一脸严肃的对我说:看来是有人冒充白爷上来勾魂,正常来说白爷来阳世勾魂是不会让逝者以外的人看见,他们就算想看也没那么大本事,这有违地府章程,看来这小鬼是奔着你来的。

    说完就看师傅把昨天带我修炼完走了之后发生的事情说给我听。

    “那怎么办啊”我说。

    “放心吧,有我在呢,还能让你受伤了,”笑了笑摸着我的头说。

    正好让你也见见师傅是怎么抓鬼的,给你也积累积累宝贵经验,说完回房子拿上家伙搂着我的肩膀就往门外走去……

    我还记得就在当时正走的途中就看见那名大婶又开始了她那“口若悬河”的模式,边说边走,就看师傅也不听手里拿着酒一口一口的喝着,就在我们下山走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就看见一处村庄此时映在了我们眼帘之中。

    “嗯……是有一股子淡淡的阴气”,说完就看师傅放下酒瓶使劲吸了一口周遭的空气开口说道。

    “跟白爷身上的味道不一样,倒像个女鬼的味道。”。

    “女鬼,不对吧大师,我昨天晚上看的明明是个男鬼啊?你是不是看错了”。就见她一脸不相信的说着。

    师傅也不生气,取出酒瓶自顾自的喝了一口才开始说:你要能懂,也不会请我们来了,咱们谁专业啊。

    小天啊,你看看,跟你白爷爷身上的味道一样不一样?。

    我放下手里的家伙什四处看了看面前这座村庄说:“确实跟白爷爷身上的味道不一样,有点淡”。

    自从师傅昨天给我办完入门之后我就感觉我好像不用师傅教我,我就能看见除我体内以外的全部鬼气跟阴气。

    “你看,连我徒弟都说不是了吧,走带我去看看”。

    小天啊,跟紧了。

    就在进村子的途中就看见好多村民围在我们身旁,其中一名年纪稍微比较大一点的一名男子也就五十四五吧,堵在我们面前说。

    “你这个瓜婆娘,你也信这帮假道士在这忽悠你,他们只会骗钱,咱家钱多了还是咋?那逆子多少年不回来,一回来就会要钱,他不是跟咱断绝关系了吗,你还管他,只见他抽着农村那特有的旱烟一脸气愤的说着。

    哦,原来着男的跟她是夫妻关系,死的那个是他儿子啊。

    就在这时就听那名大婶说:唉呀!当家的,你咋能这么说话呢,那好歹是咱们儿子啊,他就算再坏也是咱儿子啊,你咋能这么说话呢,说完就看见她冲了上去对着她当家的就是一顿扁踹。

    师傅在一边也不说话在众人的议论中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行了,你俩打够没,是你老婆请我们来的,再说了钱这东西她想给就给,不想给我也不强求,我只知道一件事,如果这个鬼不除掉话,你们村子所有人七天之内都会死的,爱信不信,想好了再来找我。

    说完拉着我就往村外走去。

    我连忙开口:师傅,咱就这么走了。不管他们了?。

    就看师傅笑着对我说:怎么了,舍不得了?。

    那倒不是,只不过你不是说他们是奔着我来的吗?我现在还小,道术又会的不太多。

    师傅笑了笑摸了摸我头说:你放心吧,这两个死鬼敢打到你头上算他们阳世呆的太久了,想在死一回了,放心吧,用不了三秒他就得请咱们回去。

    不信你听,一二……就在三还没说的时候就看见刚才那名男子一路小跑过来不好意思的看着师傅。

    “实在不好意思两位大师,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要多少钱我们都给,只要你能救我儿子一命”恭敬的说到。

    “哼,算你懂点事,下回在这么说话,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你儿子”行了带我去看看吧,另外让你们村子人都散了,白天不好弄这事,等到晚上再说,另外我看你这架势是村长吧。

    对对对,大师,您真是好眼神,我就是村长。只见他笑呵呵的说。

    跟你村民说,晚上十二点一过全村都不要出来,要不出了什么事,我师徒俩可不管。

    嗯嗯嗯,放心吧,只见他恭敬的回到。

    嗯,带我去看看你儿子……

    只见他把我们带到了村子最中心的一处二层小楼指着旁边一处黑布隆冬的小房子对着师傅说:大师啊,你看我那傻老婆也不知道听谁说的,说被勾魂了之后不能让晒太阳,说是会影响儿子,你看?。

    “最近你有没有发现你儿子有什么反常的情况,或者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东西,什么人”?。

    嗯……没有啊,只看他使劲想了想也没想出来。

    你使劲想,这是你儿子,你儿子每天干啥你都不知道啊?

    被师傅那大嗓门吓了一跳的他揪着原本他那就没几根头发的脑袋说:哦对了大师我想起来了,我儿子最近每天都很晚回来,老是去村子外东头的一茅草房跟两个人打牌,很晚才回来,反正一回来就没精打采的,我跟他娘跟他说话都不理我们。

    一听这师傅连忙问道:“男的女的”?。

    只见他一激灵说:一男一女,那一男一女我见过,女的一身红衣红鞋看着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姑娘,那男的也不说话,阴沉沉的,大师,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只看师傅看了看我小声的说:对上了,就是师傅跟你说的昨天那两个死鬼,看来是想用这件事把你钓出来。

    我小声的说:那怎么办师傅。

    放心吧,我有办法,对付她那俩死鬼师傅就好比是飞机上偷东西高手,手拿把掐。

    嗯……我看着师傅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心里不由一时想到:都啥时候了,还这样。

    随即便听师傅接着对他说:去,准备一碗生米,一盆黑狗血,另外看你们村子有没有烧纸店,去给我找一个像我徒弟这么高的纸人拿过来,另外把你儿子生前常穿的衣服拿过来,全部准备好了就在你家这院子里放着。

    只见师傅接着说:另外把到了晚上把我还有我徒弟带到你儿子打牌的地方,然后你就走吧,等我回来就行了,我刚才说的清楚没,少一样你儿子出啥事了我可不负责。

    只见他低头掰着手指念叨了半天才开口回到:放心吧,大师,我记住了。

    嗯,对了,我跟我徒弟还没吃饭呢,这都马上中午了,做点饭,一早上光听你老婆在那叭叭了,你老婆太能说了,到现在我们都没吃饭。

    只见他听了师傅此时一番言语无奈的摇摇头,看那样也是多年深受其害啊,才说。

    “唉!我已经习惯了”。

    说完便喊了一嗓子:老婆子,去杀只鸡给大师尝尝。

    此时就看到他那老婆一路小跑了过来殷切的看着师傅开口说道:好嘞,大师啊,我儿子还有救吗?

    放心吧大婶,我在一旁赶紧说道,生怕她又开始了。

    只见她兴奋的说:好嘞,我这就去给你们做饭,让你们好好尝尝我的手艺,小伙子啊你可不知道啊,阿姨这手艺有多好,我儿子可喜欢吃我做的饭了,每回都能吃好几碗大米饭,可香了,阿姨跟你说啊,这做饭,光有香还不行。

    敢情,还是没拦住,又开始了,就看师傅瞬间脸就黑下来了连忙怼了怼她老公。

    只见他仿佛心领神会一般的拉住了他媳妇说:行了,别说了,大师还没吃饭呢,赶紧弄饭去。

    就在她走后只见师傅深叹一口气:唉,可算消停了。

    随即便对着旁边正一脸苦笑的男子说:老哥,我现在才理解到你每天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唉,说完拍了拍他肩膀一脸无奈的说。

    呵,唉,我已经习惯了,大师啊,我就先不跟你聊了,你二位里头歇会,饭一会儿就得,我去准备大师你跟我说的东西了。

    嗯……赶紧去吧,只见师傅开口说道……

    不知过了多久。

    “嗝”的一声。

    此时的客厅就见师傅放下筷子随着那一声饱嗝的响起开口说道

    “这鸡真嫩”,香,说完又喝了一口酒便自在的坐在桌子上拍着他那由于吃的太撑显得浑圆的肚子。

    过了好一阵之后才看师傅叼着牙签对着我说:今天晚上是你第一次除鬼,你站在一旁看就行了,正好也积累积累经验。

    对了师傅,你买纸人干什么啊?,我不解的问道。

    只见师傅剔了剔牙神秘的说:“诱饵”。

    说完便从我头上揪下来一小绺头发缠在手指上对着嘴唇念叨了几句:“发引魂灵,寄灵于此,急急如律令,敕”。

    此时就看头发突然发出了一阵微弱的亮光随即便把它放在了桌子上对着我说:“师傅可不敢拿你当诱饵,借你一绺头发用用,充当一下灵体”,随即便贱贱的看着我……

    不知不觉中天色便渐渐暗了下来,此时的柳庄村在夜晚的衬托下显得有些静溢的吓人,由于大家白天都听了村长说的此时的柳庄村家家户户纷纷把灯灭了,足不出户,门户紧闭,

    “你把白天我让你准备的你儿子常穿的衣服帮你儿子穿上,把他放在院子里记住了,由于你儿子生前是让鬼活活吓死才把魂魄勾走的,生前那一口气下不去,记住了不敢让你儿子照到月光,要不然会出事的,守好了,等我回来给你儿子还阳。

    虽然说村长不信这些东西但也听老辈人讲过还阳这种话题便担忧的开口问师傅:“大师啊,我怎么听说还阳不好还啊,没问题吧”。

    放心吧,我跟白无常是好兄弟了,这点面子他还是能给我的,就看师傅拍了拍胸口自信的说。

    只见村长半信半疑的样子一咬牙说:行,大师我带你去。

    正要走的时候就看见师傅从腰间取出一把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一把剑交到了我手中对我说

    “把剑收好,这把剑就送你了”

    随即便把之前准备好的头发放在了纸人头上单手捏起一道法诀大声念道。

    “发引魂灵,寄灵于此,急急如律令,敕”。

    就看见纸人剧烈的抖动了几下吓得村长跟他媳妇连忙跑到一边,看着纸人化作了我的样子,此时的他们便不再敢小看眼前这位大师了。

    只见师傅对着我说:借你体内一道尸气用用,你看我不撑死他俩,没事的,你闭上眼睛很快就好了。

    还记得当时师傅单手握在我头顶,另外一只手摆出一副及其古怪的手势点在我额头大声念道。

    “鬼星在上,小道乃元始天尊阳世弟子,今借鬼星体内真气借用,如有打扰,请见谅”,说完单手在我头顶轻轻一拍。

    然后我就感觉我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慢慢的从体内往上飘动,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一阵恶心正要吐就听见师傅在一旁喊道。

    “坚持,马上就好”。

    我强忍着恶心过了一会就感觉眼睛鼻子耳朵嘴巴突然往外散出一股浓浓的黑气,黑气在出来的一瞬间就看见师傅屏住了呼吸单手朝纸人一挥,黑气在村长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慢慢的飘向了此时化作我模样的纸人体内。

    “呼”憋死我了。

    “还愣什么,走啊”,便对着一旁已经吓傻了村长夫妇说到。

    嗯,走,走,就看见村长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

    而此时的村外东头的两只鬼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死期正在慢慢的降临……

    就在此时村外哪一处茅草房里突然传起一句话,就看见一名红女女子开口说道:相公,你这招好使吗?他们能上当吗?红衣女子此时不太相信的说着。

    放心吧,紫老头徒弟碰见这种事不会不管的,就看一名身形略显黯淡的鬼影此时说到。

    而就在这时师傅把我领到了草房旁边的空地里轻声的对村长说:行了,你可以回去了,那女鬼待会可能会回去对纸人下手,不要拦她,自己躲好了。

    知……知道了,只见他腿都站不直了,一听说能走了,撒腿就往回跑,那速度快的把师傅都看懵了。

    小天啊,你躲好了,说完就看见师傅左手食指微微弯曲,嘴里低声念叨了几句就看见一股道家真气朝着一旁的茅草房便射了出去。

    就在这时便听见房间的那名男鬼仿佛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神色一变大喊着:小心,便推开了面前这位红衣女鬼。

    随即便看见一股道家真气顺着他脸庞便擦了过去。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声此时响彻这片大地。

    只见他捂着左边已经烧焦的脸部说:你赶紧去村子把那小子解决了,这……这我拦着,

    此时就看到师傅那吊儿郎当的表情站在门口看着他俩说:你俩就别回去了,留在这陪我玩呗。

    说完就见师父反手从腰间取出一张符只见符动都没动瞬间就烧了起来,眼睛一横大声念道。

    见状男鬼大声喊着:“快走”。

    就在这时他心中后悔的啊:早知道就不来了,妈的,随即便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说完便冲了过去

    “跑,想的挺美”。

    于是嘴里快速念道:“太上老君,与我神方,登山石裂,佩戴华章,左扶六甲,又扶六丁……尽数魄散,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敕”。

    就在这时就见他身体仿佛被硫酸打了一般惨叫了起来,原本就淡的身影此时变得更淡,随即便听见。

    “劈里啪啦”一声声响起,不消三秒便魂飞魄散。

    那名女子见状躲在一旁也不说话,就在这时不知道师傅是不是故意的,突然朝里走了一步露出一处缝隙,那名女子仿佛见到曙光一般化作鬼体便冲了出去。

    “搞定,收工”。

    我见状赶紧跑了过去看着师傅得意的表情说:师傅,她就这么跑了?。

    放心吧,她跑不了,只要她回去了,就再也走不了了,说完就看见师傅贱贱的笑了起来……

    话说另一旁红衣女子见状跑了出去,飞奔的途中心中不由一时想到:老公你放心,只要能吃了鬼星,我绝对帮你报仇,说完眼眶里流出一股鲜红的液体,厉声的说道。

    就在这时村长早已回到了村子里,在自家院子躲得那叫一个严实,就听见他老婆说到:咋样了,什么情况,你跟我说说啊,咋样嘛,叽里呱啦的吵得他实在是头疼由于害怕又不敢发作,便强忍着此时心中已经慢慢奔腾起来的怒气。

    突然之间感觉空气稍微冷了下去就看见头顶飘来的鬼影连忙开口说道。

    “别说了,来了,闭嘴啊”说完头便塞了下去,他媳妇见此一幕吓得便不敢吭声。

    就在那名女子飘到院子里那一刹那瞬间就看见了由纸人化作的鬼星,只见她朝着纸人鼻子轻嗅,眼神中就透漏出一股狂热的神色,想都不想便冲了过去三口两口就把纸人吞了下去,随即便感受着浓重的鬼气在她体内四散开来。

    正在她在原地闭眼享受着这道鬼气带给她美妙感觉的同时,原本紧闭的双眼瞬间便瞪了起来,只感觉体内鬼气仿佛受到震荡一般开始在她体内四处乱窜。

    就在这时就看见师傅站在门口看着她笑了笑说:你也不看你死了多少年,就你这体质还没一个厉鬼强呢,不由得不说,胆肥,好样的,啥都敢吃。

    说完的同时就看见她不服气的想开口说话,不过由于体内的状况使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随着体内鬼气的激荡,身型便慢慢的散去,直到最后,不甘心的看了看门口就听“嘭”的一声便魂飞魄散。留下一股阴气在原地飘荡。

    只见师傅对我说:“小天啊,赶紧去,这道阴气对你来说可是大补”。

    我见状连忙跑了过去,张开嘴就看见这道阴气仿佛认主一般的便涌进了我体内。原本不安的阴气到了体内仿佛儿子看见老子一般的老老实实。

    行了,把你儿子抬出来吧,我给他还阳。

    村长夫妇听闻此声兴奋的赶紧从一旁的小房间内把自己儿子摆在了院子正中间。

    只听师傅跟我说:来,过来,小天。

    怎么了师傅?。

    是这样的,还阳必须要经过地府同意,你跟你白爷爷说一声。

    怎……怎么说啊,我一脸懵的看着师傅。

    你是鬼星,跟地府的人沟通起来特别容易,你闭上眼睛叫你白爷爷的名字的他就能听见。

    嗯……我知道了,说完便闭上眼睛心中一直叫着白爷爷的名字,不过一会就听见一声苍老的声音在体内响了起来。

    怎么了,小天,怎么想起找你白爷爷了,有什么事吗?。

    我连忙说道:是这样的,我跟师傅在道观下头的柳庄村除鬼呢,被除掉的鬼好像把一个男的魂魄勾了出来,师傅在那间房子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着,应该是下地府了吧,白爷爷,你看能不能让他还阳啊?。

    嗯……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多大点事,你告诉白爷爷他叫什么名字,爷爷查查。

    我见状赶紧问村长: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柳……柳二蛋,村长害怕的说着。

    我闭上眼睛接着说:白爷爷,叫个柳二蛋。

    说完就听见对面传来一阵翻书的声音,好一阵之后才听白爷爷说:嗯,对是有这么个人,刚报道,自己下来的,死因吗……对被吓死的。

    只听白爷爷接着说:那行,我这就放他上来,让你师傅看好了,不敢惊着,要惊着可就还不了阳了。

    嗯,谢谢白爷爷。

    没事,有空了下来看看爷爷,地府好多爷爷的朋友都想见你呢。

    嗯,白爷爷我有时间就来看您。

    嗯,不说了那小天你忙吧,说完便没了声音,此时就见地上突然上来了一道神情略显呆滞的鬼魂。

    白爷爷速度挺快的吗,我说道。

    就听见师傅在一旁说:白爷真给面子。

    随即便听师傅对着村长的老婆说,你属性本阴,你来最合适,记住,阳寿没到冤死之人是记不住自己的家人的,你若是诚心想让你儿子还阳,就得听我的,对着你儿子跪下。

    只见她立马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

    就听师傅在一旁说到:向各路鬼差诚心磕头,剩下你就不用管了。

    嗯,大师我知道了,说完就见她恭敬的开始磕起了头。

    就在这时就见师傅在一旁双手上下闭拢大声念到: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将,七魄降临,今令山神五道,游路将军,听此号令,速速寻来,天门开地门开,受命之者送魂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说完手指法决猛然指向尸体,就见尸体表面突然亮起光芒,就见从四面八方飘来三魂七魄钻入其体内。

    就见师傅取出一道符反手一挥便燃烧起来接了一碗水递给村长说:给你儿子灌下去就好了。

    说完就见村长半信半疑的接过水掰开他的嘴就灌了下去,突然之间就看见他儿子眼睛此时慢慢的张开。

    没想到还阳的第一句就是:爸,借我点钱,明晚上还有牌局呢,说完便看了看我们说道。

    他们谁啊?。

    只见师傅从腰间取出三十张符笑了笑说:以后每天烧了给他喝一张,从今天开始只要一到天黑就让他睡觉,一个月之后就好了。

    只见村长夫妇听了立马跪了下来说道:谢谢大师,以后你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你说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们。

    嗯……不行给点钱吧,我最近想要修缮修缮道观。

    赶紧,去拿三万块钱出来交给大师,只见他朝着媳妇着急的说道。

    我,我已经拿了。

    嘿嘿,那就谢了……

    回去的途中就看见师傅握着钱搂着我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