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暴君的倾城妖妃
 
更新时间:2021-06-06 18:08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二十九章:赏
 
    那人也不多言,跪在地上看着这一切心中暗自鄙夷。大字不识几个,到时候倘若陛下真的追问起来定是要问她的,都不知道怎么写更不可能理解什么意思!

    陛下惜才,定会追查这件事。到时候几板子下去,她定要吐露个实话说是他写的,他一定会召见他。

    他只是个奴才,根本无法近陛下的身,自然也无法送到这封信。

    若是趁机能够被赏识,他又怎么可能甘心只做一个狱卒?

    到时候就说是看古书上有这个计谋就好了。

    至于陈湘熙那边么?早就失宠了,一碗毒汤灌下去死无对证,皇上又会花费多少心思去追查这件事?

    “赏你千两银子如何?”

    苾懿笑完了睁眼仿佛自己的儿子已经登基为皇,擦着眼角挥手大喜。还未等那人感恩戴德,苾懿便大手一挥。

    “来人,赏!”

    看着那人千恩万谢地走了,她这才转身指着女婢。

    “等等,把这些字全部打乱顺序分别抄到一张宣纸上,一字一张。”

    “若是本宫写的,那么待到皇上问道,那时本宫不识这些字可说不过去,你,快去将军府里暖香阁。

    “善!善!善!”

    风侍葬读完奏折后大喜过望,又读了多遍这才依依不舍得放下,闭眼揉了揉穴位,疲倦的神色里掩不住的兴奋。

    这奏折内容是在是过于巧妙,惊为天人所做。

    他思考多日才思考出来这个方法,准备明日派密人去执行,却没想到今晚居然有人与他一同想法,突然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惺惺相惜之感。

    自从她离开后,似乎再也没有这种感觉了。

    他捂住胸口,安耐不住地激动,抬头闻道:“何人与写?”

    “是贵妃娘娘。”

    没有料到是这个答案,风侍葬心一沉,握住奏折神色恍惚。不是她么……

    他们曾经探讨国事彻夜都不曾被人打扰,也曾连续两天下一盘棋不知疲倦,更为了如何出兵最为上佳选择而争论一天。

    他的思维向来敏锐,方案也是最优的,因此在朝堂之上根本找不出能够与之匹敌的对手。

    唯有她的思路能够跟得上他,甚至有时提出的方案比他的更为优等,这也是他痴迷于她的原因。

    那些一同坐在屋檐下下棋听雨的日子,已经不复存在了么。

    熙儿?

    你。

    他闭眼,心里仍旧是觉得有些古怪。迎娶苾懿无非她是定国公的女儿。

    这丫头不学无术思维浅显,小肚鸡肠还爱算计,完全入不了他的眼。

    只不过是现在朝堂之上人心难测,他需要可靠的后盾来保障自己的皇位和民心,这才迎娶了她。

    她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些谋略了?

    风侍葬是何等的聪慧。

    他略略沉思片刻,便隐约猜到了事情的由来,不动声色地收起奏折。

    “贵妃今日可曾去过牢房?”

    “贵妃曾去过两次,具体何事奴才不知,也不敢过问。”

    回答他的话的是他的贴身公公,跟了他十余年,对什么事情都会客观看待,不会带有自己的感情色彩。

    自然也不会隐瞒什么真相。

    果然。

    他随手将走着丢进一旁的暖炉中,看着大火将这份奏折吞没,直到奏折被烧成灰烬,这才开口道:“赏。”

    “还请陛下指明。”

    “贵妃苾懿,因体贴民心分担国事,特赏两千两银子,珠宝三箱。”

    这事情很快就传开了。

    监狱里那帮狱卒也纷纷讨论这件事,陈湘熙安静地坐在床板上听着他们讨论,松口气,神色却仍旧紧张。这仅仅是第一步,后面还有。

    制造地利必然要劳民伤财,动了人和而创造出来的地利必然会得不偿失,有失有得,他们必定要仔细斟酌,才能做出更好的判决。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心可是很重要的。

    接下来,他仍旧是前路未占啊。

    陈湘熙暗自思索着,指尖传来的刺痛疼得她浑身一个瑟缩,慌忙将手捂在胸口,却又因为毒液渗入骨髓而疼得浑身如针扎一般。

    “咳咳!”

    她捂嘴低声咳嗽两声,看着手心里隐隐已经偏暗的颜色,扫视一圈无人注意到这里,不动声色地抹嘴角。她是重犯,若是被察觉出来身体异样,一定会被押送到其他牢房里,让禁军监守,并且予以御医治疗。

    他身边的鬼才居多,随便一个都能够看得出她身上的秘密,一定会惊动他。

    现在朝廷内风雨飘摇,正直国内内忧外患之时,她纵使恨他杀了自己的哥哥毁了自己的国家,但是这城内百姓是经不得任何大战的折磨得。

    他必须不经受任何外界干扰,完全把心思放在朝政之上,一步步下好这盘棋,守护脚下所有百姓的安危,让他们能够安居乐业。

    三年前的冠世之战她趁机逃走,使得那些穷苦百姓颠簸流离,好在他体贴民心并没有拿他们出气,大度宽容并且废除了多项亡国君主定下的苛刻规矩。当时她在光耀殿得知这个消息时心中满都是感激和暖意,心中的感情较为复杂,唯独没有惊讶。他一向如此,她最了解他。

    她仓促逃离,并没有管理好自己的国家,他接手以后替她完成了她的愿望。

    三年后的现在,作为亡国之君的她无以为报,只能拼尽最后一口气替他守护好现世的安稳。

    这也是她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知己的原因——同身为皇帝,不管私下的儿女情长恩恩怨怨,在面对国家和百姓的时候,永远不会报私仇。

    陈湘熙不由自主地笑了,眸子里溢满温柔。

    所以,哥哥你知道吗?

    这就是你和他的不同之处。

    我们之间的恩爱情仇不是寥寥数语就能够说得清楚的,但是我们之间的最大共同点就是为百姓而忧,把子民的地位放在第一位。

    她正想着,嗓子眼里猛地涌现出滚烫的液体。

    “咳咳。”

    一口鲜血喷溅出来,陈湘熙慌忙捂嘴,另一只手握着袖子擦净手心,垂眸,看到指甲表面已经是一片漆黑。

    平日里她素来保养这双手,没想到现在却被作贱成了这个样子。

    还记得风侍葬曾把她揽入怀中,握住她的手在烛火之下细细端详。

    “这双手不适合拿起战刀,更多的应该是调素琴,逗鹦鹉。”

    当时她被他弄得气喘吁吁,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性质说话了。

    她不答,往他怀中缩了缩,然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听闻他胸膛有力的跳跃,安心地闭眼,任由他握住她的手一根根地手指细细地观看。

    昏沉中似乎听到了他接下来的话语,好似叹气一般的感叹。

    “细若无骨,茭白如玉。熙儿,你的这双手用来拿起战刀征战,真是太可惜了。”

    现在。

    陈湘熙仔细端详着这双手。

    指甲被拔完全没有长出来,血液还不时地往外渗。

    她的能力完全被这锁链封锁,丝毫没有恢复能力,好在以前吃的极品丹药多,身子底子好,在这潮湿阴暗的牢房里还不至于化脓腐烂,但也有些微肿。

    手指似乎还有些感染,她浑身发寒,皮肤滚烫,好似无数条冰蛇在骨髓里钻。

    恍惚中听闻狱卒的讨论声。

    “伐叛之战,皇上大胜。”

    真好。

    身子渐渐无力,陈湘熙知道咒语又开始一点点蚕食她的精神,为了保证活着,身体开始以睡眠来抵抗。

    她昏昏沉沉地睡去。也不知这次睡着何时能够醒来,唯一让她不安心的也只有接下来的路子。

    葬啊,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小心了。

    往事如同水晶一般清晰,在她眼前浮现。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