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暴君的倾城妖妃
 
更新时间:2021-11-24 19:12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三十八章:镯子
 
    外面的所有事情陈湘熙都不知道。

    她被锁在牢房里后便陷入了沉睡之中。

    “这镯子送你了,知道你一直想要丹清宫。”

    夕阳下,他一头长发早已被鲜血浸染,昔日温润的脸庞也因为沾了血而显得略微狰狞。

    皑皑白衣早已被鲜红的血液浸湿,浑身的光泽也因为他的失血过多而黯然失色。

    唯有他手腕那一只绛紫色的镯子仍旧发出夺目的光彩。

    陈湘熙则因为过于惊讶,握紧长剑的手还未来得及松开,手心中的血液仍旧在缓缓流淌。

    她的指尖仍旧是他的鲜血,晶莹润泽,好似血泪一般。

    耶律瑄云的嗓子因为溢满了血沫而显得嘶哑难耐,阵阵血沫从嗓子眼里溢出,在声音的震颤之下,实在是可怖。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伸手碰她,只能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

    “镯子乃是丹清宫的信物,唯有亲杀了上一任宫主才能够拿到。我也是当年一剑刺死了我爹爹才拿到了他的镯子……”

    他的声音很轻,颤抖着将自己的过往描述出来。

    “所以说,不是一直不给你这个位置,而是这个位置实在是血腥,非到了没有退路的办法,我是半分把镯子给你的心思都不会动的……你拿到这枚镯子以后以后,除非死亡,否则的话将会一直承担这个宫主之位……”

    陈湘熙听着,鼻子一红,心里泛过一阵酸楚。

    顿时,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角滑落。

    耶律瑄云看着她的泪水无奈勾唇。

    “傻丫头,别哭了,你哭起来不好看的……”

    他断断续续地说着,嘴角含笑,颤抖着想要抬手替她擦拭眼泪,却最终因为失去了力气而徒劳地动了动,便放回原地。

    陈湘熙猛地一把抓过他的手,不顾他手心满都是鲜血,抚在自己的脸上。他的手很凉很凉,不似往日那样宽厚温存。他的温度随着血液的流逝而愈发寒凉,手心的冰冷直触她的心底。

    “对不起……”

    陈湘熙话还未说完,泪就滚了出来。

    她明明,她明明只是想把那枚镯子抢过来,却不料他居然一下子就撞在了他的刀上。

    血液猛地喷溅出来,溅得她浑身一僵。

    他的心脏被刺穿,就算是再好的医生也无力回天。

    她把手覆盖在他的手背上,手指顺着他的手背缓缓地往下滑落,最后还是将他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掌中。

    “说了你最好不要拿,你非要拿,诺……现在给你了你又哭了。只可惜的些都是宿命,旁人都以为是潇洒的,满都是羡慕,这里面的滋味也只有我们这些做当事人,才能够懂得……”

    耶律瑄云无奈地笑了笑,紧接着又咳出一口血沫。

    明明胸口是很疼的,可是他仍旧是舍不得责怪她半分,看着她的眸子依旧是那样的柔和,好似天边的云朵。

    陈湘熙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感情,“哇”地一下子哭了出来。

    尽管她对他没有什么爱慕,但是多年来的相处仍旧让她从心底里认可,他是一个兄长一般的存在。

    他就这样突然离去,实在是让她心疼不已。

    “别哭了,你是一个好统领,会重振丹清宫的威风的。”

    陈湘熙用袖子擦拭着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干净。袖子上的血液混杂着泪水,沾满了她的脸颊。很快,她的脸变模糊一片。

    金色的龙骨刀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顺着伤口处,一点点吞噬着他的生命力。

    明是痛苦万分,耶律瑄云却嘴角仍旧笑意微扬,伸握轻轻将她一缕发梢缠绕在指尖,绛紫色的眸子里溢满温柔。

    他平日里都很喜欢将她的发梢缠绕在指尖,然后不住地玩把,现在依旧如此。

    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淡了起来,最后逐渐化为了透明,从她的怀里飘散到了空中,陈湘熙猛然向前俯身想要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却最终抓了个空。

    耶律瑄云!别走!

    陈湘熙从梦惊醒,天色已经大亮。她揉了揉眉头,扭头看向牢房外的一抹金光,长处一口气。

    该死,又做这个梦了。

    想起梦中绛紫色的眸子,陈湘熙如梦初醒,抬手看着手腕上将紫色的镯子,一如他的那双眸子一般透彻明亮,心中的酸楚蔓延开来。

    他一身白衣胜雪,对于她永远是性格温和的。

    她还记得当年他拉着她,去了祖宗祠堂。在祖宗祠堂里,他认真地烧香祭拜,在祖宗碑前发誓,她想要的所有东西,都会亲手替她夺过来。

    那个时候的陈湘熙在一旁看着,直笑他迷信,并不懂得这句话的含义。

    原来他一早就知道自己的定数,原来他早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但是对待她却仍旧是那样的温柔……

    不多时便又红了眼眶,陈湘熙抽了抽鼻子,突然笑了。

    笨蛋,明明都快要死了,还不舍得责怪我半分……

    你是不是故意这么做,好让我为你愧疚一辈子?她擦着眼泪,

    只是,现在的丹清宫被我统领成这副模样,不知在九泉之下的你看见后,会如何去想?

    会不会责怪我?

    云,抱歉,辜负了你的期望……

    低头轻轻吻上镯子,她便将它收了起来,起身就看到了洛洛拿着一篮子酥饼早已在外面等她。见她醒了,拿出一个酥饼道:“小姐不妨吃点?我娘亲手做的。”

    居然是春花饼……

    陈湘熙微愣,从中了參燊咒以后胃口就不好了,也没怎么进过食,进了牢房更没吃过什么,风侍葬大概也清楚她胃口不好,除了几瓦罐汤药逼着她喝下去,倒也没怎么强求进食。

    能力也倒是勉强能够撑得住这幅残破的身子。

    没想到今日居然能吃到这。

    春花饼……

    唯有雍耀国这个拥有明显四季的国度才有的节日,没想到他居然保留下来了。

    不知怎地,陈湘熙竟心里一暖。

    “那些光明系的,还未有来得及逃离的人呢?”

    “陛下说不可为难,他的命令早已已参上了刑法呢。”洛洛边笑边吃,“陛下真好,我邻家姐姐人美心善,是光明系的,当年战马攻进来的时候她还想要逃走呢。陛下攻进城内一把火烧了鎏金殿和光耀殿,姐姐就已经准备好了打算夜晚溜出去,没想到,当天傍晚陛下就下令了,不要怕,只要不做乱,就不会为难。”

    “而且他还照顾光明系一族的节日,只要合理的,都保留下来了。”

    一提到皇帝,洛洛眼眸里都是星辰。

    “陛下真的比想象中的,温柔很多。”

    既然如此,应该是有机可乘的。

    “那——”

    陈湘熙趁机道:“你有没有想过要帮助他的?”

    她的目光灼灼,眸子里的光是洛洛从未见到过的。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