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地狱使者
 
更新时间:2021-06-09 03:29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七章       地下城堡
 
    大家都去补课了,杨一天一个人实在无聊,只能整天在网吧稳如泰山。没过几天,自己单排上了钻石。杨一天惊奇地发现:地狱之力增强了自己反应力,打起游戏来都更加得心应手。

    这天,杨一天依旧在网吧沙发上坐着,电话响了起来。他没有多想,接了起来,那头传来班主任的声音:“杨一天,这次的补课你因为身体原因不参与,自己在家复习了没有?我听说你暑假作业也没有做。”网吧的背景音乐很大声,时不时还传来粗鲁的吼声,杨一天急忙往厕所里跑。

    可惜晚了一步,班主任是个中年妇女,耳朵尖着呢:“你在哪?怎么这么吵?”杨一天尴尬坏了:“在外面玩呢。”电话那头火冒三丈:“都高三了你还天天想着玩呢啊?!人家都在学习,你请假在外面玩!你知道这半个月的补课你和别人会拉开多大的差距吗?!”

    这更年期的妇女发起飙来谁都怕,杨一天被吼得毫无脾气。班主任生气地说:“你爸给我讲你在家用功呢,你父子俩合起伙来骗我是吧?行,我再给你爸打个电话,家里条件好到不需要读书了是吗?”

    杨一天倒不怕她给爸爸打电话,只是回学校后就惨了。

    果然,回到家后,杨父虽然脸色很怪异,却没有说什么。在杨一天回自己房间时,杨父叫住了他:“一天。”

    “嗯。”

    “现在是考大学的关键时期,你已经读了11年书,到了关键时刻,咱该把握还是得把握。”

    “嗯。”

    “我知道你从没有想过以后要靠我来支持你在社会上立足,你一直是个很要强的孩子。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没有点本事,以后怎么在社会上立足?”

    “嗯。”

    “你既然不想靠别人,那就更应该自己努力,你想想,以你现在的能力,面对社会,你能干什么?现在都讲究个文凭,哪怕以后你用不上,上个好大学也是增长见识难得的机会。”

    杨一天继续听着。

    “所以,我虽然对你没有什么要求,但我希望你能够对自己负责,将来回想起自己的青春能不后悔,而不是一幅无所谓的样子。”

    杨一天这次难得没有反驳杨父,还认真地听着。

    最后,杨父长叹一口气:“你要是还不想回学校,老师那边我帮你打掩护,可九月以后,你可得严格要求自己了。”

    “好,谢谢你,爸爸。”

    杨父目光中晶莹闪动,他嘴唇抖了抖,最后什么也没说。

    是啊,想靠自己的能力在社会上立足,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行?杨一天难得冥想。自己这个成绩也就够上个二本的,可现在普通大学生那么多,应届的,往届的,甚至还有专升本的,自己凭什么能够脱颖而出?

    社会究竟是个什么样?杨一天这一夜想了很多。

    第二天一早,杨父前脚刚走,杨一天也醒了过来。游戏打无聊了,他今天要去找点新鲜乐子。

    之前杨一天就注意到,在电玩城附近有一家武馆,牌子上写着各种各样的格斗广告。

    有一天来到门口,径直走了进去。因为是工作日,人很少,大部分沙袋都空着,几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机械地捶着沙袋,两个教练坐在那玩手机。

    看见杨一天进来,其中一人走上来问杨一天:“想学拳吗小朋友?”被叫小朋友,杨一天有些不高兴,白了他一眼:“拳不用学了,见你这沙袋挺多,我没事过来打打。”

    教练笑了笑:“请问你之前有过专门的训练吗?”

    杨一天回答得很干脆:“没有。”

    教练耐心地说:“如果没有一定的基础训练和专人指导,盲目练习的话很难得到提升,并且有极大概率会受伤,你想学跆拳道,传统武术,还是泰拳?我们这里的教练都非常专业。”

    杨一天十分不屑:“我不需要。”

    教练脸上有些为难:“新手上路,我们还是建议有教练教着好点,而且我们这里的沙袋也只为会员提供。”

    报个跆拳道班也花不了多少钱,可杨一天觉得这些凡夫俗子没有资格教自己,想了想,他说出一句狠话:“我是来踢馆的。把你们最厉害的教练叫出来和我打一场,如果我输了,我自然拜在他门下;如果我赢了,以后我来这里打拳,你们不得阻拦。”

    教练差点笑出声来:“小朋友,我们这里的教练虽然不是什么拳坛名将,却也是正经的习武之人,你还是不要开玩笑了。”

    杨一天一脸冷漠;“不敢么?”

    教练不知道说什么来哄这个高中生,结巴起来。这时,坐在里面的大汉起身走了出来。他个子有一米八左右,满脸络腮胡,身材算得上魁梧。但从肌肉线条来看,明显比汪先生那个拳击手差了许多。

    络腮胡火气很大:“哪家来的小屁孩?你们老师留的作业太少了吗?我一只胳膊就能把你提起来。”

    说着,便上路领杨一天。络腮胡抓住杨一天衣领,杨一天身子往后一靠,两手把住络腮胡胳膊,竟让他拉不动。

    络腮胡明显火气,用出了劲,杨一天左手抓住手腕,右手往胳膊肘一别,气力一出,络腮胡居然吃痛放开。

    络腮胡震惊地看着杨一天:“好家伙,敢袭击我的伤口!”络腮胡在早年和人打拳中,胳膊曾被打断过,受伤严重,至今仍有后遗症,也是因为如此,才来到拳馆当教练。

    络腮胡伸出大手,像抓小鸡一样去逮杨一天,没想到,杨一天身手敏捷,他往左抓,杨一天往右闪,他往右抓,杨一天往左闪,如此几次,连杨一天衣袖也碰不到。

    最后,络腮胡忽然收手,叹了口气:“是块练武的好苗子。可惜,年龄有些大了。我也老了,老了啊!”眼中竟突然有泪光闪动。

    杨一天被搞得懵里懵逼,却还在嘴硬:“你抓都抓不住我,那我去打沙袋了啊,不要反悔。”

    络腮胡转头看着他,想了一想:“去吧,你打两套,让我看看。孩子,这步法,是谁教你的?”

    在上次和拳击手交手的过程中,杨一天吃了亏,但也记住了拳击手是怎么打的,加强后的身体接受事物出其的快,就是看了一遍,便能学得有模有样。

    杨一天说:“电视上看的。”

    络腮胡哈哈大笑:“电视上看的?要是看就能看会,那岂不是人人都是泰森,人人都是阿里了?我看你这步法,少说也练了三个月时间,有点东西。现在能吃得这份苦的年轻人不多了,我听说都流行什么小鲜肉,一个个大老爷们打扮得娘不兮兮,让人看了倒胃口。”

    杨一天选了个角落里的沙袋,抖了抖双臂,一记直拳挥出,沙袋应声而起。不等沙袋落下,杨一天紧跟着继续出拳,如此反复,竟让沙袋落不回原位,一直在半空悬着。

    络腮胡双手放在胸前,在旁边时而点头,时而摇头:“这孩子果然天生神力,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力道出拳。可惜毫无章法,就和三岁小孩打架一样。我看啊,你的拳法,比你那三脚猫的腿法还要烂上十倍。”

    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懂一点了。杨一天立马谦虚起来:“请指点。”络腮胡哈哈大笑:“指点?你先在这打上一周的直拳,我再告诉你下一步。你感觉自己天生神力,就不用做基础训练了?”

    杨一天心想:我这么强了,还用做力量训练吗?那是普通人才练的玩意吧。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杨一天却答应了。毕竟还要借用人家的场地来练拳。

    第二天一早,杨一天如期而至。拳馆大门刚打开,还没有人,昨天的络腮胡和那个教练在整理卫生。

    “哟,这么早?”络腮胡看见杨一天,热情地说。

    “嗯。”自从加持了地狱之力后,杨一天想几点起就几点起,并且精力充沛。

    络腮胡放下手中的拖把,问:“吃过早饭了没?训练不吃东西可不行。”

    杨一天没有吃早饭的习惯,他糊弄道:“吃过了。”

    络腮胡递给他一幅拳套:“带上它。”

    杨一天戴上拳套,砰砰砰打了起来,他问络腮胡自己发力出拳应该注意什么,可络腮胡始终不说,只是让他打。

    这一打,竟然就是一上午。这把络腮胡都给惊呆了,一个劲劝杨一天休息,可他就是不听。

    杨一天也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打了一上午拳,杨一天汗流浃背,手臂出现了久违的酸痛感,肚子早已饥肠辘辘。

    络腮胡挽留他吃午饭。杨一天推脱不掉,只得留下。

    说是请客,也就是随便点了份外面,在店里空旷的地方坐下,三人就吃上了。

    络腮胡说:“你小子天赋可以,只是现在开始训练有些晚了。你有什么目标吗?”

    杨一天回答:“我就随便练练。”

    络腮胡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也好,也好。”

    正吃着,门口大摇大摆走进来几个人,有说有笑,一会摸摸这,一会摸摸那,随后喊道:“人呢?!”

    络腮胡赶紧放下手中的盒饭,道:“在这!”

    为首人穿一身黑衣,杨一天认出,好像是那他汪先生身边其中一人。

    那人拍了拍络腮胡:“这两天借你场地用一下,给我们和汪先生的保镖练练拳,现在不是周末,不影响你做生意吧?”

    络腮胡表情为难:“可现在是暑假啊,有客户办了卡,报了班,突然关门两天,不合适吧。”

    那人凶巴巴地说:“怎么,汪先生想借你的场地用一用都不行了?!要不是汪先生手下需要一个练拳的地方,你能在这位置开上拳馆?我就是过来通知你一声,提前把东西准备好!”

    络腮胡只能答应,杨一天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也不是不行,你们把这两天包场的钱付给他!”

    络腮胡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又赶紧打手势让杨一天别管。

    黑衣人轻蔑地笑了:“哪来的毛孩子?怎么还有点眼熟,大人的事你少管。”

    杨一天朝他走近:“本来是不该我管的,可你没看见我在这里练拳吗?打扰到我,我肯定要管。”

    “你算哪根葱啊。小屁孩,哈哈哈!”众人都笑起来。

    络腮胡拉住杨一天的手,练练摇头。

    杨一天可不管:“你们汪先生我也见过,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但感觉也不像是不通情理的人,怎么你们行事如此高调?”

    黑衣人被说得有些怒了,一挥手:“拖出去!”

    半晌,却没有人动。

    他回过头,脸上嚣张的表情瞬间烟消云散,刚才络腮胡的表情出现在他脸上:“汪……汪先生好。”

    汪先生今天穿着低调,普通的短袖配上廉价的沙滩裤,可那大金链子和露出来的纹身却又给人压迫感。

    “这小伙子我认识,不可动粗。”他说话声音不大,却每个字都让人听得清清楚楚。

    “是,是。”黑衣人连连答应。

    汪先生摆了摆手,后面的人拿出一个信封,递给络腮胡:“这是这两天征用场地的费用。”

    络腮胡显得有些惶恐:“不……不用了!平时还得靠汪先生照顾。”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汪先生抬高语调,“我汪某不是小气的人,该你收的你就收下,不会秋后给你算账。”

    络腮胡低眉顺眼地接下。

    这一切杨一天看在眼里,对这汪先生竟多出几分好感。

    “你要不要跟我走一走?”汪先生说。

    他戴着墨镜,好半天,杨一天才反应过来是在问自己,赶忙回答:“走!”

    杨一天快步走到汪先生旁边,一群穿西装的保镖立马不近不远地将他们围起来。汪先生的步子不紧不慢,杨一天急躁躁的,不是快了就是慢了,不禁感叹相形见绌。

    门口停了辆黑色的轿车,竟是劳斯莱斯。  那大气迷人的线条,低调深沉的黑色,纯正无比的流水线车体,让杨一天感到富贵逼人。

    杨一天从小是不缺钱花的,一直都是想要什么有什么。可他从来没考虑过什么是财富,没想过有人一辆车就能够一个普通人从18岁挣到80岁。所以在地狱里长发男向他许诺财富的时候,他没有考虑,因为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杨一天上了车,红色的真皮座椅让他感觉屁股也高贵了起来。保镖替他关上车门。

    相比于杨一天的畏手畏脚,汪先生真是气度有加。“去地下城堡。其他人回去吧。”汪先生吩咐。

    地下城堡。杨一天很纳闷,自己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没听过这个名字。

    车开了二十分钟,在周围建筑越来越矮的时候,拐进了一片陈年老楼。这些楼全是灰灰的水泥色,经过岁月的洗礼,显得苍老不堪。

    在进入老建筑之后,一会左转,一会右转,最后下起坡来。两边都是关上的卷帘门,蛛网结得到处都是,好像很久没有人来过。

    杨一天不知道自己的城市还有这么破败的地方。杨一天在的T市在南方算是发展较好的,市容市貌也建设得很好,这种地方很少见到。

    杨一天十分纳闷,汪先生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

    渐渐地,周围少许有了人影,渐渐有了生气。这些人行色匆匆,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破旧的房屋看起来像有人住,却是闭门不开。

    前方出现一片空旷的场地,车停了。

    汪先生冲杨一天微微一笑:“到了。”

    杨一天从车上下来,定睛一看,这里竟然修着大小不一的水泥平台,水泥平台四周用绳子拉了起来,这不就是十多个拳台吗!

    见杨一天一脸震惊和不解,汪先生笑道:“怎么了?欢迎来到地下城堡!”

    司机将车停到一旁。见汪先生来了,四下里涌出来许多人,纷纷围了上来。

    “汪先生好!”

    “欢迎汪先生大驾光临!”

    “汪先生有何贵干?”

    一群人恭敬之意溢于言表。

    汪先生一一向他们挥手致意,颇有一股老干部的味道:“今晚有大型活动,我提前过来看看准备得怎么样。晚上人多,通知市场那边不得营业。”

    “是!”大家纷纷应和。

    杨一天更是摸不着头脑,他虽然连杨父公司都没去过,但从小也耳濡目染了不少,汪先生明显是个生意人,可市场营不营业,他怎么做得了主?莫非所有东西,都是他的。

    两个年轻人过来,请汪先生去坐坐。在一间叙利亚装修风格的破屋子里,居然沙发,空调,茶几一应俱全。

    两个穿着旗袍的女人过来,小心翼翼地沏上一杯红茶。

    见泡茶过程如此繁琐,茶具又精致无比,杨一天忍不住多嘴:“这茶很贵吧?”

    汪先生随口一答:“这罐一万八,四两,就是不好买。是从浙江那边带回来了。”

    一万八,就是从小衣食无忧的杨一天,也够花一年了。

    汪先生笑了:“怎么?觉得很贵?一万八,对你们这些学生来说,够一年伙食费了。就算放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也得挣个3个月,很少有人舍得花这笔钱来买茶喝。”

    一向低调的汪先生此刻话突然特别多:“你看这几个小杯子,我这一套茶具二万二,任凭你是外行,也能看出它精致的做工吧?”

    杨一天愣愣地点头。

    “这只是我最简单的一套配置。你知道我的车多少钱?你知道那个电玩城我投了多少?你知道那些保镖和司机,我每个月要发多少工资?”

    汪先生一连串问题,把杨一天问得直摇头。

    “我这一台16年产的都会典藏版劳斯莱斯,价格1288万。1288万,你知道是什么概念么?别说一个人赚一辈子,就是普通人用三代,也够了。可它在我这里,只是辆车,只是台代步工具,我不高兴了,随时可以换。”汪先生语气逐渐急促。

    “我坐着这辆车出去,交警拦我也得掂量掂量,不管走到哪里,谁不知道我汪某来了?”

    “我一根雪茄上千块,放眼T市,几个人抽得起?”

    “所以,孩子,我想对你说的是,身为男人,须知少年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

    汪先生放缓了语速:“我认为,人生在世,定当一搏,哪怕粉身碎骨,又岂能平庸一生?”

    这几句话将杨一天说得热血沸腾,双眼放光。

    汪先生继续说:“有的人打一辈子工,也就解决个温饱问题,到了三四十岁,子女上个学都得精打细算,实在惨淡。我看小杨你,不像是这种人。”

    杨一天回答斩钉截铁;“绝对不是!”

    汪先生拍手叫好:“好!我果然没有看错!”

    “那天我见你,力大无比,在我办公室里,职业拳手也没能伤你分毫,是个人才。可是,如果再没有人培养,难免就伤仲永了。”

    杨一天说:“请汪先生直言!”

    汪先生大笑:“好!我这外面的十几个拳台你也看见了,自然不是摆设。这里常年会举行拳击、自由搏击比赛,能拿走多少荣誉,全靠个人实力。”

    杨一天仔细听着。

    “我手下,自然有几个选手,可惜资历平庸,在这小小的T市,也上不了台面。而且年龄大了,挣到了娶老婆的钱,给我商量了好几次回家的事。”

    杨一天发问:“我看他们身手倒也不错,而且以汪先生的实力,去昆仑决挖几个选手过来也不在话下。”

    “错!”汪先生摆手,“大错特错!如果这是什么人都可以打的拳的话,我也不会叫你来。”

    接着,汪先生站了起来,雪茄的烟雾围绕着他,他说:

    “今晚地下城堡会有比赛,你将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拳击!”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