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地狱使者
 
更新时间:2021-11-22 00:25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八章    暗流涌动
 
    与汪先生的低调奢华不同,K的生活作风极其高调。他出门必定开着自己那辆迈巴赫,伴随着一众车队,无论走到哪里,都是T市的最高消费。在巧取豪夺了汪先生的百货商场之后,他竟然还大张旗鼓地在修业一天,开了一个剪彩仪式,宣布所有商铺租金下调百分之十五,借此希望能给T市人民一个实惠的购物场所。不仅如此,在T市的北边有一块工业区域,是T市三十年前的老市长规划的发展项目,在当年确实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可如今却成了T市环境污染的一大源头,就连北边的房价也成了T市最低的,令人头疼。

    K先生高调宣布,将由他刚接手的百货商场的名义,捐出2.4亿的现金,交给市政府成立的“城北环保治理处”用于整治城北多年来的工业污染问题。

    一时间,T市一片哗然,各种风言风语流传于大街小巷之间。

    有的说,汪先生是省外某个富豪的儿子,拿了6个亿的资金来T市,这几年却全部败光;有的说,K先生是海外某华侨家族的长子,如今念及故乡之情,回来报答祖国;更有阴谋论者,说汪先生涉嫌黑社会,已经被警方控制,所以百货商场才转交给K,而K拿出两个亿的资金搞环保,是想进军政界。

    可不管怎么说,现在K在T市的呼声很高,一时成为风云人物。

    在北保处成立时,他和市长在媒体镜头前合影握手,转头他物美价廉的百货商场又上了省电视台新闻,可谓是风光无限。有人说,市长见了他都得笑脸相迎,谁会不喜欢一位送来真金白银的财神爷呢?

    当地的民众也受到了不少好处:仅仅一个月,T市北的房价就有上升的趋势,百货商场的优惠活动吸引了不少人前去。K更是一不做,二不休,再拿出6000万用于成立了定向扶贫基金会,此举动至少辐射到上千户贫困家庭,并且是力度极大。

    有人说K锋芒毕露,把市委的活都给干了,小心功高盖主,有人说这才是一个社会企业家应该做的,先富带动后富。但从电视里市长和K握手时日益明显的点头哈腰之势,便可看出一切。

    双清中学的校园广播也开始播报这位年轻企业家的优秀事迹。

    “这个K先生太厉害了!三个亿的钱说拿就拿!”

    “他接手百货商场之后,我去买裙子都便宜了一二十块哎!”

    “你们说K先生的祖上,会不会就是咱们T市人?”

    杨一天对这些流言蜚语戳之以鼻。不就是三个亿嘛,就让一个市的人被蒙蔽了双眼。这个K,私底下不知要搞什么名堂呢。

    前桌的小胖却偏偏转过头来问他:“杨一天,怎么不见你说话呢。”

    “我没什么好说的。”杨一天埋头睡觉。

    明天就是一诊考试,考完之后杨一天打算去见见汪先生。最近传出许多流言,他还不知道汪先生那边究竟怎么回事。

    一诊试卷的难度,在杨一天眼里就像小学一年级的学生答自己的期末试卷一样通透,虽然上课时常走神,可以杨一天现在的超级大脑,随随便便已经理解了百分之九十。

    最难的便是没有硬性答案的语文了,其他科目对于杨一天更是手到拈来。

    考试结束,当其他考生还在叽叽喳喳对答案,估分的时候,杨一天已经迫不及待提前出了校园。他才不关心这些有的没的。

    汪先生坐在前院的草坪,茶几上摆着两盏茶,令一盏是汪杰的。

    杯子里的茶已经不再冒出热气,汪杰才姗姗来迟:“巍峰哥,久等了,你这别墅太气派,每次从房间出来我都要走上好几分钟。”

    经过最近的相处,汪先生和这位堂弟的关系又亲近了许多:“坐。”

    汪杰这人心直口快,坐下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这杯子怎么这么小,一口就喝没了。巍峰哥,我说你这地头蛇,是被强龙给压了啊!”

    汪先生不理会他的打趣:“你直接讲点有用的吧,K最近手脚这么大,你有什么看法。”

    汪杰也是毫不含糊:“说明这个K在拖延时间,掩人耳目。这一招就是明修客栈,安度船舱。”

    汪先生不解:“这客栈是修了,还修得大张旗鼓,可是他要暗度什么船舱?三个亿的现金,他就是把那些藏在地下城堡的枪全部拿出来抢劫,三天三夜也抢不回来。”

    汪杰笑笑:“我的哥,地下城堡重点是那几支改装枪吗?你忘了他们是在里面干嘛?”

    汪先生说:“我看他们那些药也是毒药,但是毒药他要怎么挣钱,难道要在自来水厂投毒?”

    “小了,格局小了。”汪杰满脸神秘,“我就这样告诉你,他之前肯定被政府给盯上了,所以才搞出动作来转移注意拖延时间。他应该很快就要动手了,咱们得抓紧时间准备。”

    杨一天,阮洋,胡宇,三兄弟终于又能凑在一起。

    胡宇满面愁容,年纪轻轻的已经胡子拉碴了。不用说,肯定是被学习逼的。

    一向大大咧咧的阮洋,脸上也爬上一丝忧伤:“老胡,你一诊能考多少。”

    “估了一下,大概620吧。”

    杨一天懒得听他俩讲这些:“我叫你们出来干嘛了?不是叫你们来学习了,我们今天需要放松!放松!去KTV唱歌,我请客!”

    汪先生给的30万他还没怎么动过,今天刚好大干一场。

    三人打了个车,直奔T市顶端豪华KTV之一。虽然下午场的价格比夜场便宜许多,胡宇还是忍不住劝道:“我兜里就100块……”

    杨一天都说了要请客,自然不会让他俩掏钱。下午场一个小包间138元,杨一天突然大手一挥:“要豪包,包间号豹子数的!”

    这下阮洋都忍不住拽拽他的衣角:“豪包白天也得要好几百呢……”

    接下来杨一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红色钞票,让两人瞪大了眼睛:“这……这得好几千块吧,这么厚?”

    杨一天微微一笑:“一万元整。”

    服务生毕竟也是见过不少富二代的,没有过于惊讶,为他们开好了包间,礼貌地将三人带到,随即送上了酒水和果盘。

    阮洋把音乐关掉,表情严肃地问杨一天:“你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杨一天嬉皮笑脸:“就那样来的啊。”

    阮洋忽然一把将杨一天的头掰过来,正视自己:“好好回答我,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了,高考在即,我不能看着你走向不归路!”

    杨一天这才意识到阮洋的重视性,赶紧编了一个说法:“那个电玩城啊……我买了好多币,手气比较好,赢了这么多。”

    听到这里,阮洋竟然不再怀疑:“来历不违法就行,但是这种事以后要少做。”

    杨一天哪敢不答应。

    啤酒利尿,三人不一会就结伴去往厕所。

    路过旁边的666包间,再走两步就是厕所。胡宇却突然神秘兮兮又略微激动地说:“K先生,那个叱咤风云的K先生在666包间!”

    杨一天只觉得心里一惊:不至于这么冤家路窄吧!

    阮洋和胡宇倒是挺兴奋,三人跑去探头探脑后,得出一致结论:666包厢里的人正是T市新一号风云人物——K先生!

    他俩有种见到明星似的开心,杨一天却只想离开:“行了,K先生和咱们又不熟,我们还是干自己的事去吧。”

    好在他俩还算冷静,又回到包间继续娱乐。

    K就在隔壁,杨一天哪还有心情唱歌,可谓是坐立难安。

    阮洋的大手拍在他肩上:“咋不唱歌了,来陪我唱一遍《一生中最爱》。”

    杨一天不敢扫阮洋的兴,一曲唱罢,还是愁眉苦脸。

    被K认出来了怎么办?他带保镖了吗?那十个黑衣人还在不在附近?打起来会不会伤到阮洋和胡宇?

    杨一天现在心乱如麻,没办法,现在也顾不上玩了,他提议出去找地方吃晚饭。

    阮洋放下话筒:“现在才四点,你就饿了?你是直肠吗?”

    胡宇表情也有些不舍:“这三百多开的包间,才玩两个小时不到,太浪费了吧……”

    杨一天不可能向他们说清缘由,只得编个理由:“我订了个海鲜牛排的自助餐,那家店生意特别好,再不去人家可不等我们了,而且店离这里比较远。”

    一听又有海鲜,又有牛排,还是自助,阮洋全身的艺术细胞都给胃让了路。他一把从沙发上抓起衣服:“走!”

    万幸,隔壁的K并没有发现杨一天从自己眼皮子下路过。不过他今天并没有带那十个黑衣人来,就算发现了,也留不住杨一天,只是杨一天的秘密就没办法在阮洋胡宇面前隐藏了。

    K从小家境优越,又在北京读完了博士,虽然做事心狠手辣,见过许多黑暗的东西,但毕竟接受了高级正统教育,与市井流氓不一样。他年纪轻轻,却能让汪先生接连吃了好几次亏,实力不容小觑。

    这家KTV正是之前汪先生转让给K的,K这次也只是顺路过来看看,塑造一下亲民的形象。他站在666包间,身边是几个贴身保镖,KTV在给他汇报账本。这些几千几万来来回回的破帐K自然是不关心的。他看着房间里豪而不雅的装饰,像是在欣赏从汪先生手中夺过来的战利品一样。昏暗的灯光下,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爬上了K的嘴角,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杨一天当时只是随口一编,他哪订了什么餐厅。还好出租车司机是万能的,还真在城东给他们找到一家。

    杨一天急忙去前台要了张桌子,生怕露馅。服务员见他们只有三人,便安排在靠窗的小桌坐下。

    阮洋倒还乐呵乐呵:“这位置风景好。”

    说是海鲜牛排自助,其实也就是火锅的吃法,不过锅周围加了一个圈,可以煎牛排。

    从初中开始,阮洋就有自助餐鬼见愁的绰号。他出去一趟,七八盘牛排已经在桌上排好了队。杨一天拿了点自己喜欢吃的耗儿鱼和生蚝,放进了锅里。他现在也胃口大增,看来今天有望吃回本。

    牛排海鲜都熟的很快,三人都动起手来。阮洋嫌割牛排的刀不够锋利,在盘子里碰得乒乒乓乓。

    一锅哪够,热身完毕,三人又带上盘子出发。胡宇端回一盘西瓜,阮洋立马教育到:“先拿肉,我还没打底呢,这些都是饭后小甜点。“

    三轮过后,胡宇躺在椅子上,表示自己已经丧失战斗力,而阮洋又拿起了盘子,像个战士一样再次发起冲锋,他还惊奇地发现,这次杨一天居然能和自己并肩作战。

    这家自助餐还算有点档次,菜品随时保持着更新,不时升起的丝丝水雾给人一种新鲜卫生的感觉。

    厨师在保险柜后操着刀,切好一盘菜码整齐后便推出来。一个牌子上写着黄牛肉的柜子引起了阮洋的注意,可惜已经被拿空了,他只好等着。

    一个人鬼鬼祟祟从门口走了进来,他身材矮小,看上去十分消瘦,头发乱糟糟,已经几天没有洗过,有的头皮屑已经沾上了发梢。服务员上去,询问他需要什么帮助。

    他却像没有听见一样,自顾地打量着餐厅里的情况,两眼里布满血丝,似乎什么邪恶的东西快要破笼而出。

    这人右手捂着口袋,往收银台走去。服务员愣在原地,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忽然,他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手中多了把小刀,收银员没有准备,一只手被他左手拉住。这个前一秒看上去还弱不禁风的萎靡少年,因为有凶器在手而变得十分危险。他恶狠狠地说:“把钱全部给老子,不然捅死你!”

    收银员是个女人,被吓蒙了,一只手又被他拉住,甩也甩不掉。

    餐厅很大,人又多,靠近前台的顾客发现了危险,扔掉筷子急忙躲开,而远处的顾客喝酒的,划拳的,人声嘈杂,根本没有注意到。

    见她不动,这人把刀象征性地朝前刺了刺,督促收银员快点拿钱。

    收银员吓得快要哭了,只能用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地掏钱。

    他手里有刀,谁敢上前。前台现金一共也就只有四千多。门口的服务员想要报警,却不小心被他看到。这个举动无疑激怒了歹徒,他狂燥起来:“谁他妈让你报警的,老子现在难受得很,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说完,没有犹豫,他大步过去,一刀狠狠捅进了服务员肚子。服务员腹部中刀,立马丧失了反抗能力,只能凭借着本能一步一步向后退去,歹徒穷追不舍,走上去又是两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整个过程服务员都来不及叫出声,便倒了下去。

    这时才真正引起骚动,大家反应过来这个歹徒是真的会杀人的。目睹杀人过程后,胆小一点的被吓得尖叫起来,人群乱作一团,大家都往里面跑,远离歹徒。

    原本喝酒划拳的人,看到这阵势,酒瞬间醒了一半,也是急忙找地方逃命。一时间,原本宽松优雅的环境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混乱与恐惧。

    众人慌忙退到最后两排桌子旁边,门口站着歹徒,出也出不去,只能尽可能远离。有的人更是躲进了厕所,转身锁上了门,不管外面的人怎么敲也不开。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