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我成了“小三”
 
更新时间:2021-04-28 08:01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我成了“小三”
 
    以下是我的朋友江筱叶对我的口述,征求她的同意后,我把它记下来,是怀念,是探讨,也是警示!

    我想她相识在高铁上,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忧郁和落寞,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让我的心隐隐作痛。我们可以指责“小三”,但情爱无罪。

    列车在飞驰,窗外的景色像电影一幕幕闪过……

    当我以前的朋友看到我憔悴的面孔时,都说:“筱叶,你是何苦要这样折磨自己呢?!”是啊,我又是何苦要陷在这没有结果的感情陷阱里无以自拔呢?可是,追求幸福的人们,请告诉我,我该怎样走出他为我营造的一个又一个“感情陷阱”啊!

    和所有美丽的女人一样,我曾对自己的婚姻充满了许许多多美好的憧憬。但事实却正好相反,我把自己的婚姻给了一个我并不爱,但他却深深爱着我的人。我外表孤傲、冷漠,不善言辞,认识我的朋友总对我说:“你这么漂亮又冷酷,谁敢接近你呀!”其实,我的笑容非常灿烂迷人,只是生活中能让我高兴的事实在太少了。爱人是我家的邻居,一个很憨实、可爱的年青人,我们从小在一起读书,直到高中毕业,他小我一岁。他后来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又通过考试成了公务员。有一天,我们在家门前的小巷里碰了面,两人便聊了起来,当他得知我还没有男朋友时,对我说:“你到我家里来一下吧,我给你看一样东西。”我点头同意了。到了他家,他从床底下拉出一口大木箱,然后打开了它,对我说:“这里面的东西全是准备寄给你的。只是我没有勇气去实现它。”我惊住了:那是满满一箱的日记和书信。他说从他懂得感情开始,就一直在暗恋着我,默默地为我写情书,从未间断过……我曾经如此牢牢地占据着一个男人的情爱空间,心中那段感情的长堤被一瞬间的幸福击垮了,我答应了他的求婚。

    婚后,我慢慢地感到了后悔,他不是我心中所期盼的那种男人,但他是一个好男人,他是纪律的模范,他按照生活的节奏一丝不苟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连两人的性生活也是按时按量去完成,就像一架时间机器,没有高潮,没有结尾。而我呢,追求浪漫、刺激、幻想,追求生活的轰轰烈烈。我把所有的苦恼都倾诉给我最要好的朋友智子,智子说:“这就是真正的生活。”我说:“如果真正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我还不如去死。”

    他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他让我背叛了婚姻,背叛了爱我的人,背叛了我过去的生活。他叫洪力,是我在智子结婚周年的家庭聚会上认识的。智子的老公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结婚周年的纪念是在他们的别墅里举行的,在那个流光溢彩的夏日的夜晚,洪力不可抗拒地走进了我的心里。他微笑着走向我,浑身洋溢着成熟男人迷人的魅力,就在目光对识的瞬间,我的心底产生了一阵阵的悸动。他请我跳了一曲舞,然后两人一起走到屋外的凉亭里聊天。他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总,正在为智子老公的房地产公司一个新开发的房产项目做宣传策划。他不是长沙人,大学毕业在一家机关上班,后来辞职来长沙闯天下,那时他口袋里只有机关补发的一个月工资。经过十余年的拼搏,才有了今天的事业。我很想问问他的家庭情况,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两人正在谈兴时,他的手机响了,电话打了很久,没电了,就向我借电话,他拿起我的电话按了一下说:“你的电话锁密了。”我笑道:“心一急,我忘了告诉你。”我告诉了他锁机密码,他打完电话后走到我面前,笑着说:“今天能认识你,是我最大的收获。”我报以默然一笑,其实我也一样。

    回到家,丈夫到机关开会还没有回来,我一个人躺在床上难以成眠,满脑子里都是洪力的身影,我在心里问自己:难道我就真的一见钟情,爱上了这个年近四十岁的男人了吗?!

    他很忙,常常在和我通电话的时候中断,去接别的电话,过后就不停地向我表示歉意,认识他后一个多月里,我们都只是在电话里开心地聊聊天。有一天下午,他把电话打到我上班的公司,说:“明天晚上你挤出两个小时的时间给我吧,行吗?”“为什么?你得给我一个理由吧。”“难道你不知道?”“我想让你告诉我。”“明天是你二十四岁生日,我想让你给我一个向你表达生日快乐的机会。”“天呀,你从哪里知道我的生日的?”“是你告诉我的呀。”我可从来没有告诉过他我的生日,女人从来都是对自己的生日保密的。想了想,我突然明白了,是那天打电话的时候。因为我的手机密码就是用的生日号码。“你可真是个细心的男人”“怎么样,你还没有回答我呢,行吗?”我没法拒绝他。

    我对丈夫撒谎说我的几个好姐妹晚上要为我的生日聚一下,谢绝男人参加,撒谎时我的脸滚烫得发红,爱人居然也相信了。

    洪力开车把我载到了湘江河畔,早有一艘小游艇停在了江边,他扶我上了船,一路沿着湘江河边漫游,船舱里,他让人点燃了为我特制的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并为我深情地哼唱着生日快乐歌,从来没有人如此关注过我的一个普普通通的生日,我的泪水悄悄地滑落,又在河面上微微的暖风中悄悄地吹干。掠过我的眼帘的是湘江河畔美丽的城市夜景和他那成熟男人特有的醉人的微笑,那一刻,我读懂了我内心压抑已久的渴望,我明白:我爱上了他,不可救药地,彻底地爱上了他——这个已经有了十二年的婚姻,还有一个十岁的小男孩,今年已经三十八岁的男人!虽是盛夏,河面上的凉风习习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洪力看在了眼里,他走到我的身旁,轻轻搂住了我,我不由自住地把头依偎在他宽大温暖的怀中。

    他在我耳边低声地说:“筱叶,你让我找到了一种我好像一生都在努力寻找的东西,一种宝贵的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一种超越世俗,超越现实的发自内心深处的情感,如果为了这种情感,哪怕是付出一生的代价,我也愿意。”我闭上了眼睛,我说:“我也是!”我在内心挣扎着,我想努力去摆脱眼前这个男人,可是我做不到,我彻底地完了,我注定要背叛一个女人应该遵守的一切道德规范……

    晚上回到家,我不敢面对自己的丈夫,丈夫问我哪里不舒服,我敷衍着说我太累了,想休息,是的,真的很累,从身到心。

    我和洪力开始了这种秘密的交往,时间一长,彼此都变得难舍难分,每一次相聚后的分手都成了心灵上的一种痛苦。有一天在宾馆里,两人正在缠绵时,他接到了家里的电话,不无歉意地对我说家里有事,临走时,他吻着我说:“叶,等等我,我处理一下就过来。”他一走就是一夜,我也一夜未眠,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清早,他赶了过来,满脸的倦容,他正想开口说什么,我用手按住了他的唇,我说:“你不要解释,我愿意这样一辈子等下去。”我看见他的眼里有一丝晶莹的泪花一闪而过。

    但我毕竟有自己的家,我的异常举动引起了丈夫的怀疑,周末的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后,我对丈夫说几个姐妹邀好了打通宵麻将,丈夫听完后摇了摇头说:“筱叶,你别骗我了,你不能给我说实话吗?”我做贼心虚似地望着他,不敢吱声,他叹了口气,说:“你不说就算了。早点回来吧。”我的心隐隐地疼,我对不起我的丈夫,我又没有勇气离开洪力,他带给了我精神上和生理上的快乐,这都是我眼前这个叫“丈夫”的男人没法给予的。我暗暗下了决心,我要离婚。

    晚上,我和洪力在一家茶楼的小包间里品茶,我对洪力说:“我要离婚,我要永远属于你一个人。”洪力用他厚实的手掌抚摸着我的额头和长发,沉默了很久,他说:“叶子,”这是他对我的呢称,“给我时间,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太熟悉这句台词了,这是所有已婚男人对女人的承诺,但我还是被他这句“麻醉”的话语所陶醉,竟有了一种幸福感。其实,我并没有要求他什么,我只想做他一个人的女人。

    二个多月后,我离婚了,一个人什么也没要,净身出门。走出家门时,我和曾经的丈夫抱头痛哭,结婚一年多,我一直坚持不要孩子,我总觉得欠着他什么。他说他随时等我回来,可我是那种自己认定了的事,就一做到底,永不回头的犟女孩。

    我重新租了房子,洪力听说我离了婚,马上开车找到了我,他递给我一串钥匙,对我说:“叶子,搬到明镜花园去吧,我早为你在那里买了一套房子。”我拒绝了他,我绝不是因为他的财富才跟了他。少女时代,我就不乏有财富的追求者,但我最终选择了我的前夫。我租的房子离我上班的一家公司很近,洪力说:“你就先在这里安顿下来吧,我一有时间就来看你。”我抱住他说:“力,有时间多陪陪我,我好怕,好孤独。”这个时候,我真的好害怕,怕他会一走不再来。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接到一些莫明其妙的电话,有时电话里不说话,有时问我是不是张小姐,有时又问我是不是李小姐?我被这种“骚扰”电话弄得心烦意乱,后来才知道了原因:洪力的妻子已经开始怀疑他的“不正常”的生活了,于是拿家里的户口本到移动公司调取了洪力的通话纪录,发现我的这个号码频繁出现,就找人试探这个号码的主人。我和洪力都没有在意。终于有一天,我和洪力的事被她妻子发现了。

    不久,有一次洪力来我这里,被他妻子跟踪,在我的房间里,我和她终于尴尬地面对面坐在了一起。她的眼睛里满是怒怨,但她没有吵,只是说:“你为什么不找别人,偏要找我的老公?”我无言以对,我知道无论从道义,还是情理,我都对不起眼前这个女人。但我在内心里却说:对不起,我实在太爱洪力了,而洪力也爱我。我从没要求过洪力什么,我也对他说过,他离不离婚,我都不在乎,我甘愿做他一辈子的情人!我只奢望眼前的这个女人,能够让我分享一点洪力的爱,哪能怕只有一丝,我知道这种想法是自私的,可我无力挣出洪力为我营造的“情感漩涡”!

    洪力没有等两个女人之间爆发“内战”,就对他妻子说:“这是家事,咱们俩回去说去。”他妻子很愤怒地瞪了我一眼,就跟着洪力出门了。

    这件事过去了三天,我接到了洪力的电话,他说让我受委屈了,我压抑住快要迸出的泪水说:“不,是我自己犯贱,明知你是有家室的人,我还要跟着你。”

    “不,都是我不好,我要离婚。这两天,我们就在谈着这个事。我等会儿到你这里来。”洪力说得很坚决。没多久,洪力来了,深陷的眼窝发黑,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我知道他内心里承受了很大的痛苦和负担。

    他告诉我说,他妻子以死相要挟,他说他不怕,只怕孩子以后会记恨他一辈子。我用手堵住了他后面的话:“你别说了,我不要你离婚,只要你一个星期抽几天陪陪我就行了。”说完我就扑在他怀里哭了。我是为自己在哭,我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可这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洪力的婚没有离成,他妻子对他看管的更“严”了,每天只要是到了晚上八点,他还没回家,手机就响个不停,手机里总是他小孩的稚嫩的声音:“爸爸,你在哪里?你快回来呀!”这时,只要我和洪力在一起,我就能理解他妻子此时的行为。

    洪力回家了,剩下我独自守着“空房”发呆,这一刻,我不止一次地下决心要离开洪力,可是,每每见了洪力,在他的柔情蜜语下,我又失去了自我。自从他妻子发现我俩的事后,他再没有在我的房间里过夜。更糟糕的是,我怀孕了。

    洪力和我过性生活从来不带套,因为他说他讨厌那玩艺儿,说那东西就好像一面墙把情爱隔在了两边。可是我又不能上环,以前曾试过上了一次环,结果每次月经不正常,一来就是十几天,我听说吃药会改变女人的身体,也从不吃药。也不知是哪一次激情的产物,就怀上了,洪力听了很高兴,对我说:“要下这孩子吧,即使是黑户也无所谓,只要有钱,就能让他茁壮成长。”我开始也很兴奋,要做母亲了,这是每个女人都期盼的幸福,但理智很快就战胜了感情,我不能让生下的孩子在一个不明不白的环境里成长,试想,怎样才能给未来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和一个名副其实的父亲?我都做不到啊!

    我走上了手术台,我的身和心都在流血!洪力听说后,连忙赶去医院,这时我已回到了家里,躺在床上,枕巾早已让泪水浸透,失去孩子的伤痕不是一两句安慰的话就能抚平的,尽管他还没有出世。洪力这时也知道我内心的痛,他想安慰我,但说不出来,两行泪珠滑过他已有些沧桑的面孔。他哽咽道:“你这几天好好休息,我明天给你请个钟点保姆来照顾你一些日子。”我想了很久,说:“力,我们就此分手吧,我不想……”他拉住我的手放在他的脸颊说:“是我伤害了你,你怎样惩罚我都行,就是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很爱你,真的。”“可这样的爱永远没有结果呵!”“给我时间,好吗?”

    时间又能证明什么呢,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真的好想让他留下来陪我一个晚上,可是他的手机响了,他刚想接,我按住了他的手,说:“你回去吧,不要在我的房里接电话。”

    “你生气了?”我摇了摇头,朝他微微一笑,算是回答了他。

    和他相拥而眠,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了,我知道他也在尽量找时间和我相聚,哪怕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只要他有空,也会开车接我一起共进午餐。还有多余的时间,我们会去宾馆开钟点房休息片刻。他向我发誓他一辈子都会疼我、爱我。

    你相信男人的誓言吗?!

    智子老公的房地产项目正式启动,白天开完了新闻发布会,晚上举行盛大的晚宴,智子非拉着我去参加。我看见在不远处,洪力和他的妻子手挽着手,缓缓步入宴厅,他们和一些生意场上的朋友们微笑致意。

    我的心底隐隐地发酸发痛,智子发现我的脸色很难堪,就搂搂我的肩说:“筱叶,你的事我也知道,别傻了,离开他,天下的好男人难道死绝了!”

    是啊,好男人多的是,可离开了他,我的心会死。

    这时,他和他的妻子都看见了我,他妻子的脸上浮现出嘲讽的微笑,我死死地盯着洪力,我真想问他:你能心安理得地吃下这顿饭吗?

    第二天下午下班时,我看见了洪力的车停在了公司的门口,我想转身避开,可洪力看见我后,快速下车冲到了我的身旁,把我拉上了车。

    “我不知道你咋天也会去,在那种场合,我带妻子去……”

    “你不要说了,是的,你有妻子,我又算什么呢,我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一个有家室的男人的情妇。”我觉得只有狠狠地骂自己,心里才好受些。

    “好了,好了,别闹了,今晚我陪你,咱们吃完晚饭后去听音乐会去,今天是著名音乐家谭盾先生的专场音乐演奏会。”

    我的心稍稍地平静了,我对他说,时间还早,我们去湘江河边散散心吧。我忘不了我在湘江河上渡过的那个生日之夜。

    听音乐会时,洪力关了手机。回到家,已是夜里十一点钟,这时,我发觉他时刻不安地看着手表,我知道他又在挂念他的家了,他说,他总是害怕哪一天他老婆想不通做傻事,会连累他的孩子。此时,他可能又觉得离开我会伤我的心,其实,我的心早已伤透,再伤一次又何妨呢!我对他说,别看表了,你回去吧!这时,他紧紧搂住我,他的泪水流下来,浸湿了我的肩膀,我用手指轻轻拂过他已变得憔悴的面庞,说:“你回去吧,我不怪你,我的心永远都属于你。我愿意一辈子做你的情人!”

    没有一个女人不是自私的,我也一样。我真想马上离开洪力,离得远远的,可是我做不到,我发现,从精神上到生理上,我都对他产生了一种深深的依赖,那不是一句离开他的话就能够解决的。

    告诉我,我怎样才能走出这段紧紧地缠绕着我的感情漩涡?!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