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那一次邂逅的爱情
 
更新时间:2021-06-05 18:57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二章  轻生入梦
 
    她又有了支撑自己活下来的动力。打开热水把身体重新温暖过来,这么长时间身上衣服上已经没有了血迹。

    墙上有了吹头发的暖风机,取下来慢慢地烘烤着衣服,直到吹干。此刻的心很平静,她有决定,等坐牢出来以后隐姓埋名好好挣钱,在暗中默默地帮助他,一定让他幸福,做不到其它可以让他不用缺钱。

    “你好!我要报案,我杀了人,地点在······”她拨了110然后出了门外等着公差前来。

    靠在墙上她什么也没再去想,想什么都没有用,一会儿后不知道将会有多少年牢狱在等待,但不会死,她相信自己够不着死刑,总有一天她还能面对阳光。

    过去好长时间了吧?为什么公差还没有来?又等了一会儿,这次她集中了注意,时间明明过去好多还是不见公差。

    “喂!我是刚才报案的那个,怎么这么长时间你们没有来呀?”

    “是真的,这种玩笑怎么会随便开,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快点来吧。”

    估计是110以为是有人恶作剧,她第一次报警没有当回事儿,第二次打过电话去也是充满怀疑。

    唉!这世间处处充满了欺骗,报警也会被儿戏。

    “就是你报的警吗?”

    “是我,你们进去看看就明白了。”

    公差进了房间,一会儿后分出两人将她带上了警车。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会遭受这种待遇,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成了罪犯。不,我不是罪犯,即使被判刑我也不觉得自己是罪犯。

    她闭着眼睛,耳中的警笛声令她思绪纷乱,不过心底的坚持,任何事物都影响不了,那就是她属于正义。

    她被关到了铁栅栏里,确切的应该叫铁笼子,三面是墙上下是混凝土,只留着一面是铁栅栏从屋顶到地面。

    审问她的时候已经很晚,只是感觉,她并没有表可看,没有任何参照物,连声音都没有,只有刺目的灯光一直陪伴。

    “姓名?”“秦柯”“性别”“女”·····

    “你为什么杀人?”

    ······

    自从被审问过一次后好多天没有动静,秦柯每天都是在发呆中度过,慢慢地连时间的概念都没有了,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灯光,它却一直亮着,衬托着这里面永远是黑暗。

    “秦柯,律师要见你,快点清醒一下。”

    久违的声音,好久了耳中没有声音,“秦柯,听明白没有?你的律师要见你。”

    这次听得明明白白,律师吗?怎么可能会有律师?带着疑惑也带着手铐有人将她带出了牢笼。

    “秦柯,我是你的律师李梅,案宗我仔细研究过,做无罪辩护不太现实,当前需要做的是尽可能多挖掘有利于自己的证据,我会尽全力挽救你。时间很紧,请你将案情从起因到结果详细地叙述一遍,一点细节也不要漏掉。”

    “请问,是谁请您来为我做辩护?赵凡华吗?”

    “是,他也带了话给你,让你好好与我配合。”

    却说赵凡华满腔兴奋回家后,纸条上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这样?发懵没多久他就不得不强行让自己冷静,秦柯还等着他救。

    老刘各行各业熟人多,赵凡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她,“老刘,秦柯出事了······,你可一定要帮帮我!”

    请了律师,四处打点,赵凡华做着最大的努力。

    “知道了,谢谢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无聊我到楼下看跳舞······”秦柯不在乎自己不能不在乎赵凡华,他为自己奔波,太消极了也是对不起。

    “等等,你是说名叫柳茹和刘俊的也是同谋?”

    “应该是,是那个恶魔得意忘形之后说的。”

    “这一点很重要,我会提出申请传唤刘柳二人。还有,你想想还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被侵犯过。”

    秦柯仔细想着,想了许久发现真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是受害者,想想自己的第一次都被那个下地狱的毁了,却落得如此悲哀,连证据都提供不了。

    对,还有第一次,这个或许是点证据吧?“李律师,当时我是第一次,血迹宾馆打扫房间有人应该会看到,因为一直没知觉其它就想不到了。”

    “你提供的这个就很关键,足以证明你受到过侵犯,至于醉酒肯定会有目击者。我要忙去了,得抓紧时间,你不要消沉沮丧,如果顺利取得证人证词,我会努力为你做无罪辩护。再见!”

    结束这次匆匆会见,回牢笼的路上秦柯的心是火热激动的,会为自己奔波的也只可能是他,请律师又要花很多钱,欠他的越来越多了。

    进了铁栅栏,“咣当”关门声迅速将她又扔回了冰窖。开始无休止地痛恨自己,自己哪里有资格心安理得地享受他揪心,还花钱四处奔走,就一个爱慕虚荣贪婪的女人,而且还成了破鞋。

    债越欠越多拿什么去偿还?一条烂命也不值钱,还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不用受心灵煎熬,他也会慢慢遗忘。想到这里,秦柯后退几步快速冲向白墙。

    “不好了!出事了······”负责监控的警员及时发现了秦柯撞墙自杀,很快来了好多人将她抬出去送往医院抢救。

    躺在医院的秦柯此时却迷茫着,她不知道自己死了没有,因为她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舒梅的影子,好奇怪!就像亲身经历。

    “骚货!扫把星!今天不把活儿干完一口饭也别想吃到,饿死你正好可以喂狗!”一个身体圆滚滚的恶婆骂骂咧咧。

    舒梅一声不吭低着头狠狠地搓着盆里的衣服,她身体被四周围的一堆堆脏衣圈在中间,那么多谁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洗完。

    李姓恶婆骂了也像在骂院墙骂树木,舒梅连表情都没有,有些悻悻然哼一声走了。

    舒梅此时眼中才显现出恨意,默默地跟自己说“总会有那么一天······

    这里是秦城李家大院,李家是秦城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颇有实力,连城主都要礼让几分。

    舒梅今年十岁,年纪不大却也出落得有了美人儿迹象,如今有这样下贱奴仆待遇也是因为这出众长相。

    舒梅只记得是被人贩子卖到的李家,至于自己的来历因为当时年龄小并不知道。刚进李家时被分配到了厨房帮忙,在那里得到了善良的张妈妈照顾过得还比较好一点。

    后来有一次被闲逛的李家小少爷无意中注意到,琼鼻丹凤眼,白白皙皙樱桃嘴,一下子就看上了,于是将她弄到了身边做贴身丫鬟。

    厄运来了,此后只要没有旁人在的时候,小少爷就会动手动脚一刻也不会安分。这少爷劣迹斑斑李府没有人不知道,不知道已经有多少美貌丫鬟侍婢被其糟蹋了,舒梅自然不会让他得逞。每每又踢又咬拼死反抗,有次将他的脸都抓伤了,小少爷恼羞成怒将她打的死去活来,又交给了府里最恶毒的李肥婆继续折磨。

    从此再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再没有一天不累到瘫软。还被打发到了后花园中本来放工具的小黑屋居住,除了干木板床被褥都不给。

    吃不饱睡不好就罢了,还有无缘无故的非打即骂每天等着,她无数次想到轻生,可张妈妈每天晚上偷偷送来的食物和关怀温语支撑着她一直坚持活到现在。

    苦难到底何时会有尽头?舒梅一边搓洗着脏衣一边迷茫,她恨这大院里每一个人,当然除了张妈妈,可仅能得到的温暖也需要偷偷摸摸。为富不仁难道就能心安理得?她怀疑老天有没有睁着眼睛。

    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翻身之日,若有那么一天,李府,哼!······

    她总是以各种理由坚持,现在又把毁灭李府当作了目标,只有活下去才有可能实现。

    心中有执着,手上似乎力量也多了不少,搓呀搓,不停地跟自己说,这些没什么!

    从太阳刚高到被黑暗吞没,她一直重复着一件又一件洗干净凉出。早上没有饭吃,中午依然没有,到黑色深沉洗完全部时饭点也已错过。

    舒梅站起身时打了个趔趄,有点晕,饿到了如今已感觉不到饿,只是浑身酸软没法不去感觉。好在回到小黑屋还有床下藏着的两个冷馒头,舒梅边吃边流泪,不是为自己,是因为对张妈妈的感激。

    已入晚秋,夜晚的寒意侵蚀需要将身体蜷缩成一团才能保留到提供生存的温度,蜷了再蜷,最后选择了去床底下躺着,那里有杂物可以抱团。

    困到极点也能睡着一会儿,不过很快就会冷醒,反反复复鸡叫声已经响起,这是她每天最希望听到的,因为天快亮了,朝阳升起时会帮她驱走寒冷,太阳老人家是除张妈妈外自己唯一爱戴的。

    晨起打扫院落也是每天最愿意做的活儿,活动一下躯体可以暖和许多,需要打扫的地方很大,一直会延续到太阳高高。

    舒梅扯起衣襟擦了擦脸上汗迹,衣袖很脏了擦脸有点恶心,没时间洗洗也没有其它衣服可换。

    这时她发觉了李府今天似乎不同往常,往日那些恶人们经过她身旁时行色匆匆,没时间白眼或者骂些什么。不过关她什么事,没精力去好奇。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