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情色陷阱
 
更新时间:2021-05-14 01:01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情色陷阱
 
    1、祸不单行

    人要是一倒了霉,什么坏事都跟着来。

    吴佳是市一中的老师,她父亲刚刚过逝,女儿又在上学的路上让一辆出租车给撞了,万幸的是女儿只被车撞成了左腿骨折,吴佳在医院里忙碌了一整天,才想起给自己到深圳联系业务的老公打电话,可是电话老是关机,这在从前可是从没有过的,吴佳心想,大概是在和客户谈生意,不方便开机吧,也就没在意。

    先说说这吴佳的老公宋大运,五年前不过是个市政府里的小职员,混到了三十大几,也没得到个一官半职,索性辞职出来自己做生意,好在自己以前做事时,一向是秉着多栽花少栽刺的工作原则,因此结识了不少有权势的朋友,农业银行的皮行长要算一个吧,听说他要出来自己做生意,当然是鼎立相助。于是宋大运办了个“正达”电脑公司,经过几年在商场上的拚杀,如今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道上的朋友都戏说他做生意有“狗屎运”。咋天刚刚坐飞机去深圳,说是与香港的M公司谈一笔电脑配件的生意。

    再说到了晚上,吴佳正陪着女儿在医院里讲故事,包里的手机响了一下,就没了音讯,她也就没在意,继续给女儿讲故事,过了一会手机又响了一下,是谁的恶作剧呢,吴佳从包里找出手机一看,是自己老公的手机号,她正想把女儿撞车的事告诉他,就连忙回拨过去,可电话不是老公接的,一个女人懒洋洋、软绵绵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喂,你找谁?”吴佳一怔,以为拨错了号码,可一看,没错呀,吴佳一下火了:“找宋大运接电话。”只听那女人又说:“对不起,宋总已经休息了。”接着手机“啪”地一下关了,再打过去,对方的手机已关机了。自己老公的手机怎么会落到一个女人手里,这个女人又是谁呢?吴佳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要摔倒在地。

    2、两个女人

    晚上给吴佳打骚扰电话的女人叫王昕,是宋大运半年前招到正达电脑公司公关部做经理的。这王昕是从北京一所名校毕业的大学生,长得是面如皎月,眉清目秀,眼波流过,如秋水荡漾。而且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很合宋大运的心意,当时宋大运问她有什么待遇要求时,那王昕口齿伶俐道:“我不在乎什么待遇,我相信我做得好,那时候老板自然会给我加薪的。”

    王昕也真能干,到公司没多久,便接二连三地谈成了几笔生意,公司获利非浅,宋大运对她也就另眼相看了,红包自然给了不少,而且不论自己到那里应酬谈生意,都把王昕带在身边。上个月,为争取市某大型企业的一笔业务,宋大运在市里最有名的清风苑海鲜楼宴请该企业的主要领导。席间,宋大运是搅尽了脑汁,费尽了口舌,可是在电脑的价格上,对方就是不让步,只听那林厂长说:“宋大运呀,咱俩虽然是兄弟,但国家的利益不能忘啊,公私可要分明呀。”宋大运听后面色很难堪,眼看着谈判就要破裂,还是王昕及时打破了僵局,只见她用纤纤细指捏着酒杯,笑矜矜地走到林厂长面前,嗲声嗲气地说:“哎呀,林厂长,今天咱们不要谈生意了,喝酒就归喝酒,我早听人说林厂长喝酒是海量,今天呢,咱就舍命相陪,不醉不归。”有人酒桌上叫阵,林厂长一下来了兴趣:“我还从没在酒桌上遇到过对手,特别是漂亮小姐。”酒席间,气氛顿时热烈起来,酒过了三巡,林厂长已经微微醉了,却见王昕没有半点醉意,一时性起,唤人拿来十几个酒杯,在桌上一字儿摆开,都斟满了酒,然后向王昕挑衅道:“今天我只和王小姐做生意,从现在起,你王小姐喝一杯酒,我就照你出的价格买两台电脑,不知小姐你有没有这个胆啊。”桌上响起一阵叫好声,只有宋大运的头皮和手心都在冒汗。王昕却是笑盈盈地问:“林厂长此话当真?”林厂长大手一挥:“把合同书和笔拿来。”只见王昕一双玉手,左右开弓,竟然一口气喝了十二杯,杯杯见底,席间,众人面面相觑,个个目瞪口呆,林厂长手中的笔也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菜盘子里……

    那一次王昕虽然是大醉而归,生意却是大功告成,宋大运第二天便在公司宣布王昕为公司的总经理助理。

    这会儿吴佳躺在床上可就睡不着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支持丈夫在外面做生意,自己上班、操持家务、带孩子、还要照顾宋大运在乡下的父母,没想到这宋大运竟然背着自己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平时宋大运总是对自己说:“佳佳,如果没有你就不会有我的今天,生意场上,钱财只是身外之物,今天是你的,明天就可能是别人的,只有你才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财富。”说的多好听,男人的话靠不住。说是去深圳谈生意,怎么就谈到了女人的床上呢?!

    3、风流代价

    原来,飞抵深圳的第二天晚上,香港的M公司在新园大酒店为宋大运接风洗尘。酒场如战场,一番较量,宋大运很快败下阵来,喝得不知东南西北,就由王昕扶着跌跌撞撞进了酒店的房间。宋大运躺在床上,嘴里嘀咕着糊话,王昕见时机已到,便替宋大运宽衣解带,一阵挑逗之后,两人就滚在了一起……半夜,趁着宋大运酣睡不醒,王昕偷偷找出早已备好的小刀,在大腿内侧割了一条小口,然后将血挤在了床上。早晨,宋大运从梦里醒来一看,发现自己和王昕都是一丝不挂,那王昕正望着床单上的血迹发呆,见宋大运醒来,便一下扑到他的怀中,声泪俱下:“宋总,你可要负责呀。”宋大运一时语无伦次,手足无措。这下可惹出麻烦了,回去又怎么交差呢?

    从深圳回到家,吴佳就一个劲地追问那天晚上打电话的小姐是谁?宋大运心想,这王昕分明是有预谋的,拉他上了“贼床”,还生怕他的家里人不知道。他只好撒谎说,那天晚上陪客人喝醉了酒,手机掉在了餐厅里,被一个服务小姐捡到了,第二天才还给他。“可她为什么会打我的电话?”“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服务小姐捡到了乱按,一下按到了你的号码?”吴佳这会儿心思全在女儿身上,也就没心思去细想,就信了宋大运的话。瞒过了吴佳,宋大运心里暗暗得意。可王昕就没那么好对付了,她向宋大运摊了底牌,限他马上想办法跟老婆离婚,然后娶她为妻。这可如何是好?

    王昕好几天没来上班,但电话是一个接一个,让宋大运考虑清楚,给她回话。宋大运明白这回自己落进了一个女人早已挖好的陷阱了。

    王昕又来电话逼宋大运表态,宋大运马上就把电话给挂了。晚上开车回家,路上就被一帮人把车给拦住了,为首的一个大块头,长了一脸络腮胡,自称是王昕的表哥,走上前二话不说,就是几耳光,打得宋大运眼冒金花,敢欺负我表妹,如果不答应我表妹的条件,下次就废了你的“小弟弟”,还要告你强奸女职员。这下吓得宋大运心里连连叫苦。第二天,宋大运赶紧约了王昕谈盘子。在市郊一个偏僻的小茶楼里,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两人终于达成了如下协议:宋大运先在市明月花园为王昕买一套二居室,每周至少要到王昕处过一夜,并在一年之内办妥离婚手续,然后和王昕结婚。白纸黑字,一式三份,两人都在上面按了手印。见证人就是那个王昕所谓的“表哥”。

    4、步步紧逼

    宋大运虽说过起了一夫两“妻”、金屋藏娇的生活,可心里没有一天踏实的,整天提心吊胆。宋大运和吴佳从大学一起读书时就谈爱,而且吴佳当时不嫌宋大运家境贫寒,冲破家庭阻挠嫁给了宋大运,怎么能忍心丢下她们母女不管呢!可眼下这个王昕天天逼他早日离婚,如何是好!

    宋大运想,干脆先冷一段王昕,再慢慢和她断掉。于是,他开始疏远王昕,有时两、三个星期不去王昕的住处,平时在公司里对王昕也是不理不睬,连半句话也不愿和她说。原以为这样可以摆脱她,没想到却惹出了大祸。

    这天,公司的职员都下班了,宋大运还在总经理室处理事务,王昕敲开了门,对他冷冷一笑:“宋大运,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可不是一团稀面,让你捏在手里玩,别忘了,咱们可是有协议的,你若是反悔,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说完就把门狠狠地关上走了。

    纸是包不住火的,丈夫和王昕的桃色新闻早已传到了吴佳的耳里,但宋大运极力否认有此事,吴佳也就信了丈夫的话,心想大概是自己的老公和王昕因为工作关系走的太近了,只劝宋大运平时做事注意些。

    一天中午,吴佳收到一个小邮包,打开一看,是盒录音带,还附着一张小纸条:吴女士,想知道你的丈夫在外面干什么吗?听听录音带,你会有惊人的发现……。吴佳打开录音带一听,惊呆了:里面竟传出丈夫和一个女人下流肉麻的缠绵话,还有两人做爱时的现场录音……等晚上宋大运回到家,才知道吴佳已带孩子回了娘家,并给宋大运留了张字条:你打开录音机听听自己的精彩表演吧。宋大运打开一听,自己都吓了一大跳,什么时候王昕还留了这么一手。他马上开车去了王昕的住处,两人见面就打了一架,王昕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打起架来毫不示弱,打完了,还得解决问题呀。于是宋大运先软了调,哭着嗓门问王昕:“好,算你狠,你要怎样才放过我,要多少钱,你开个价吧,我就是倾家荡产也给你。”可王昕的话很坚决:“你听好了,我不要你一分钱,咱们是订了协议的,还有我表哥可以作证,你要知道,他可是个不好惹的。我要和你结婚。”宋大运听了王昕这话,两眼发黑,腿帮子只打摆,差点要晕过去了。

    5、柳暗花明

    回到家,宋大运怎么也睡不着。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一到公司,发现王昕正坐在公司等他,心里就直发麻。公司的职员都准备看他这个总经理的笑话,他赶紧把王昕拉到经理室,好说歹说,连哄带骗,总算把她给稳住了。“我回去等你的消息。”王昕屁股一扭一扭地走了。这宋大运倒在老板椅里,半天喘不过气来。

    正当宋大运一筹莫展之时,公司的秘书敲门进来说,外面有位先生找您。那人进来,宋大运仔细一看,竟是自己大学时最好的朋友陈立新。陈立新读书时,是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毕业后去了美国,现在是一家跨国企业亚洲区的副总裁。见了陈立新,宋大运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拉住老同学的手说:快给我想想办法,快给我想想办法。倒是闹得陈立新以为不知出了什么大事,等宋大运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陈立新笑了:“你这是拉了屎,自己还要用棍子搅两下,自己给自己找死(屎)。”“你就别笑我了,快想办法帮帮我吧。”“本来,我听说你开了间公司,想来和你做几笔生意,谁知就碰上了这事,现在呀,许多人手里有了点钱,就到处风流,结果呢,这也叫一种风流病吧,它比性病更可怕哟。”“老同学教训的有理,只要你能想办法帮我,我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个好男人。”“如果不是看在你和吴佳都是老同学的份上,我真不想帮你。”宋大运听了这话,眼睛一亮:“这么说,你是有办法了?”陈立新故作镇定地点点头说办法是有,不过我要听听吴佳的意见。宋大运一听急了,赶紧说,我这就去向吴佳承认错误,我要闭门思过,痛改前非,取得老婆和女儿的凉解。陈立新笑了起来:还是让我吃饱了再谈办法吧。宋大运一看表,都快到下午一点了。

    6、真真假假

    宋大运坚决要和吴佳离婚。一天晚上,宋大运喝醉了酒,回家还和吴佳打了起来,把家里也咂了个稀烂,连四十三英吋的背投大彩电也“嘭”地一声给炸了。所有的朋友、同学、邻居都无法理解宋大运怎么一下变得如此疯狂,竟然殴打自己的爱妻,连他的老父母也不认他这个儿子,人人都指责宋大运,只有王昕听说后喜上眉梢,认为自己和宋大运之间的事已经十拿九稳了。果然没多久,宋大运就和吴佳协议离婚了。离婚后,宋大运马上和王昕选择良辰吉日,举行了盛大的婚宴。结婚自然也安排的隆重而热烈,王昕身披婚纱,一付得意洋洋的样子。当然,宋大运的许多朋友和同学以及老父母都没来参加他的婚礼。

    吴佳带着孩子搬到了自己教书的学校住。一天,一位不速之客敲响了她的房门,竟然是十多年前一起读书的陈立新。两人一阵寒暄,陈立新说:“真没想到宋大运是个如此忘恩负义的小人。”吴佳苦苦一笑说:“如今我和女儿生活的很好,人各有志,婚姻是不能勉强的。”“这话说的好啊,”陈立新说:“我的岳父现在是新加坡一所学校的校长,想聘请中文老师,我想请你去任教,这样你也可以离开这个伤心之地。你放心,一切都由我来替你办。”经过一番考虑,吴佳答应了陈立新,没过多久,陈立新就为吴佳和她女儿办好了去新加坡的一切手续。

    再说自宋大运和王昕结婚后,两人日子也还过得挺甜蜜的。有天晚上,两人躺在床上,宋大运说:“王昕,公司现在发展的这么好,你可是出力最多的呀。”王昕说:“当然了,咱们是一家人,这个公司我也有份呀。”宋大运又说:“就是呀,所以我打算把总经理的位子让给你,并将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改为你的名字,反正我这边,所有的亲人都不认我,我也无牵无挂了。”王昕听了心里是暗喜,只听宋大运又说:“把你的父母和那个表哥都请到公司来吧,帮着处理一些杂事,你那个表哥,做个公司保安是没问题的。”王昕听后搂住宋大运的脖子狂吻不已。

    自从王昕当了法人代表和总经理,工作更加卖力,公司业务也开展的如火如荼。宋大运只挂了个董事长的空衔,整天和一些闲人泡在茶馆里喝茶聊天。

    7、暗渡陈仓

    城市的六月,阳光灿烂。在正达电脑公司的总经理室,王昕找来宋大运,对他说:“新加坡的EGK公司给咱们发来了商务合作的函电,你先看看。”宋大运看了看文件说:“EGK公司是新加坡一家非常有实力的公司,其业务遍及欧洲和整个东南亚,如果真能谈成,将给公司带来巨大的利润。”王昕拿起电话向新加坡的有关方面咨询了一下EGK公司的情况,又认真审阅了文件上的合作项目及各项条款,然后毫不犹豫地说:“我看可以合作。你过段时间去新加坡和他们谈谈。争取把合同签下来。”宋大运犹豫到:“如果真想把这笔生意做下来,资金上有些困难。所以,我想以公司的财产和咱们的地产做抵押,向银行申请短期贷款,你看是否可行?”“行,就照你说的办。”

    宋大运和王昕通过关系很快就办好了1000万元的贷款,当然是找的宋大运的好朋友,农业银行的皮行长。贷款倒位后,宋大运办好了一切出国手续,又私下偷偷卖掉了自己的轿车,对王昕说是朋友借去开了。趁王昕忙着公司的其他业务,宋大运又将贷款和自己的所有积蓄全部兑换成美元,这一切,王昕都蒙在鼓里。当宋大运坐上飞机前去新加坡谈生意时,王昕还前去机场送行。只是当飞机升上蓝天时,王昕抬头望着天空,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惆怅。

    而在新加坡的机场,EGK公司亚大区的副总裁陈立新带着吴佳和她的女儿正在等候宋大运的到来。

    宋大运和前妻吴佳、女儿新加坡团聚后,去了美国,然后给王昕写了一封信:

    王昕:

    你好!请原谅我今天的选择,虽然法律上你是我的妻子,但感情上你是我的魔鬼,我无与你共舞。我现在和我的前妻及女儿在一起,日子过得很平静,不便告诉你地址,请勿打扰。我要提醒你的是:你手中的积蓄、公司的财产及房产价值最多不过600多万元,余下的400万元负债就必须由你这个法人来承担了,货款还有两个月就到期了,到时候若不能还本付息,贷款银行就会起诉你,望你尽快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