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黄帝来过的星球
 
更新时间:2021-06-09 20:24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九章 血珠入体
 
    只见乔非是躲不过去了,一把抓过地上的躺着的秦风,挡在身前,血球飞速射来,直接遁入秦风的丹田部位,乔非直觉手中一顿知道秦风替自己挡着这一致命攻击,长吐了一口气急忙把秦风丢在面前地上。

    “啊”

    一声惨叫。

    秦风只觉得丹田中有一异物在乱窜,炙热的痛感传来,疼的他在地上打滚,血气在身体里沸腾。

    忽然脑海里出现血珠内恶鬼的咆哮声,魔音绕耳想要吞噬他的灵魂,这些恶鬼都是血珠吸干人的灵魂被封印在里面,无数的不一样的种族灵魂数都数不清,无数的声音在咆哮,它们包围秦风的意识海,使得秦风意识海慢慢变成了血色,秦风眼前一黑失去意识站在自己意识海中,入眼只见到恐怖一幕,脚下是无数骸骨,天地像是将要塌陷一样,天空大地充满血色,大地上一道道血色阵文,大地上所有生物的血气通过阵文流向空中漂浮的年轻人,秦风看不清他的脸色,他身着黑色锦袍手持血色魔剑,身边珠子中无数的冤魂围绕着男子,冲着他咆哮想吞噬他。

    男子像是感应到什么,一双快要红的滴血的眼神直视秦风双眼,秦风大惊,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头皮发麻转身就要逃走,天上的男子一剑斩杀周围的冤魂,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光,没入秦风化作人形的意识中,而秦风只是单纯觉得背后一凉,是自己害怕的缘故,一直在自己的意识海中奔跑,奔向意识海深处黑暗的地方。

    却说现实世界,秦风一声惨叫后,躺在地上翻滚,表皮渐渐干枯整个人渐渐缩水如同干尸不在动弹,秦天下聂如玉两人见此肝胆欲裂,身为开辟境界的修士夏芹就在接触血珠的一瞬间变成灰烬,更别说是毫无修为的秦风,秦天下一股怒气直冲心头,一百多岁的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他竟然死了,看着若无其事的乔非,秦天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儿子我要害死你的人给你陪葬,松开聂如玉的手臂,紧咬牙关,持剑直冲冲奔向乔非。

    失去秦天下的搀扶,全身被血液所浸湿的聂如玉,本就重伤无力,再加上一日竟然见到两位至亲之人惨死,只觉的头昏眼花胸口像压着一座大山,紧咬自己的嘴唇,弯腰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两手紧握剑柄剑尖支撑在地上,不让自己倒下,美目空洞无神毫无生气,慢慢走向地上的干尸。

    乔非急忙躲闪秦天下刺来的一剑,此剑狠辣无比,直取乔非咽喉,势必取其性命,秦天下日日与凶兽为伍,所修剑式自然狠辣,不过乔非也不是吃素的,一身本领尽得洞虚境界父亲相传,现在所有人的修为都没有,只凭借自身力量,而秦天下身受重伤,一时间两人难解难分,不过乔非有好几次差点被秦天下手中青红剑刺破咽喉,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秦天下渐渐把乔非逼向祭坛边缘,其实这是乔非有意为之,自己的叔父卫元就在这个方向,与叔父连手必能击杀秦天下,解此危机。

    卫元见秦天下要杀乔非自然不愿意,拿起吴起死后留下的宝剑,看着逐渐逼近的两人,慢慢撑着残破的身躯站起来,之前的血珠再次发作让他伤的不轻,一双鹞眼紧盯着正在一身杀气心中只有报仇的的秦天下,双手紧握宝剑,准备给秦天下最致命的一击。

    寒光一闪,乔非又躲掉这险之又险的一招,锋利的青红剑划破了他的胸前的白袍,而他已经退到祭坛的最边缘,半只脚踩空在祭坛边上,秦天下完整的后背裸露在卫元的面前,卫元念头一动,机会来了,举起手中宝剑直刺秦天下后胸,这一剑犹如毒蛇快速在空中滑过,秦天下却没有发现,红彤彤的眼中只有乔非,卫元可以想到这一件必定取其性命。

    “小心”一声大喝从秦天下身后传来,秦天下立刻惊醒,一道冰冷的寒气从背后袭来,原本刺空乔非的青红剑往背后一档,只听得兵器铿锵一声,右胸一痛低头一看剑尖穿体而过,鲜血从胸口滴落掉在祭坛上发出啪啪的闷响,他瞬间反应过来往前挣脱背后的青红剑再次向前一撩,一声惨叫,躲闪不及的乔非握住宝剑的右臂被砍了下来,半个手臂掉在祭坛外,秦天下正欲用剑取其性命,凌厉的青红剑直冲乔非额头劈下,卫元大惊顾不得再刺一剑结果秦天下性命,急忙用剑拦下着夺命一剑,飞身扶着乔非一掌打在秦天下胸口,秦天下倒飞出去。

    秦天下重重的落在祭坛中央,左手按着自己的右胸伤口,喷了一口鲜血,想起要不是刚才的提醒,卫元这一剑也不会被他挡着刺偏右胸,抬头寻声望去,正是盘坐着已经是将死之人刘万青,刚才还在阻拦他,现在两个人的目的是一样的了,就是杀掉乔非为自己的儿子报仇,转头又看向另一边正在抱着自己儿子干枯的尸体痛哭的儿媳妇聂如玉,真是讽刺啊!

    卫元撕下身上的衣服包扎着断臂不停流血的乔非,乔非也是个狠人断臂之痛竟死死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出第二声,满头大汗脸上尽显狰狞之色,转头望向祭坛中央的地方,双眼怨毒的盯着秦天下对卫元道:“叔父杀了他,报我断臂之仇”

    卫元处理好伤口,转头望着秦天下嘴角挂着狰狞道:“秦天下你好大的胆子,竟然伤我琉璃宗少宗主,你以死谢罪吧,不然云城定会鸡犬不留。”

    “哈哈,卫元你叔侄俩歹毒无比,害我孩儿性命,我今天死也要杀了这个小畜生。”秦天下用剑支撑自己慢慢站起来,右手持剑直指两人恶狠狠地说道。

    卫元带着一股傲然志气,面色狰狞道:“你儿子为少主而死,死得其所,你竟然敢伤少宗主,云城的人你不替他们想想吗,自刎谢罪吧。”

    “狗屁少主,他的命还没有我儿子一根汗毛值钱,想拿云城威胁我,今日能不能活着出去还不一定呢。”秦天下自然知道卫元想用云城逼死自己,可是儿子已经死了,此仇不报怎为人父。

    卫元也是自知如秦天下所说,在祭坛上众人灵力被封印,凭借残破肢体,几人再打斗下去,血气耗尽必将同归于尽,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这里威胁秦天下,早就冲上前去击杀秦天下与那半死不活的刘万青,卫元举起剑防备着秦天下的进攻,场面陷入僵局,两人都在寻求一击必杀的良机。

    聂如玉趴在秦风的尸体上痛哭,今日一下失去两个亲人,回想两人快乐的时光,摸着秦风干枯的脸依稀浮现秦风往日哄着自己的笑容是那么灿烂,泪水随着脸上的血水滑落滴在秦风的锦袍之上,心中悲痛万分,想到两人的曾经的海誓山盟,双眼弥漫死意嘴角轻轻吐出绝望之语:“今日君已死,卿怎留人间,原共赴黄泉,伴君永长安”

    言闭,聂如玉双眼一闭,眼中留下血泪,拿起手中佩剑,决断就要往自己白净的脖颈抹去,忽然全身一僵,睁开双眼紧紧盯着秦风丹田之处,用手轻捂嘴唇,面露惊诧之意。

    秦风丹田内血珠内灵魂消失,红光大显血珠直颤,无形的力量撑开一片空间,血珠融入此处血肉,静静呆着不动,然后开始释放血气来修补在丹田造成的损伤,生机不断开始蔓延,直达中丹田,磅礴的血气开始涌入干枯的器官进行改造,血液再次进入器官内催动器官的复苏,多余的力量直冲上丹田而去。

    无数的生机从丹田涌出,快速流动到秦风全身,干枯的表皮逐渐丰盈起来,身体表面好似有无数的气体在流动,聂如玉看到这一幕面色由惊诧到渐露喜色,激动的手足无措,双手捧着全身散发生机的秦风的头放在自己腿上,秦风身体竟然恢复到原本模样只是还没有醒来,聂如玉抱着秦风轻声呼唤他的名字,看着秦风微微颤抖的眼皮,暗自想到这难道是老天的奇迹吗。

    秦风的意识海中,他的意识不停在跑,突然脚步一空,剧烈的失重感传来,意识回归,猛地惊醒睁开双眼,正在迷糊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入眼朦胧只见聂如玉满脸鲜血,双眼带着血泪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似哭似笑的脸,正在秦风疑惑间自己不是被血珠吸干血液死了吗,聂如玉紧紧抱着自己大哭,哭声悲惨。

    似是感受到怀中之人心中的伤感,满脑疑惑的秦风也紧紧抱着聂如玉的娇躯安抚。

    剧烈的生机所散发出来的波动自然引起祭坛上所有人的关注,一个个目光让他们自己的眼珠子快凸出来了,死而复生的秦风,所有人头上挂着一个大大的问号,乔非看着这一幕不可思议,是他亲手举着秦风挡在自己,眼见血珠入体怎么会死而复生完好无缺呢?秦天下见自己的儿子死而复生虽然惊奇却是大喜,注意力完全被儿子吸引,不过此时卫元眼中精光一闪此时正是时机,紧握手中长剑手腕一转,脚部用力一蹬飞身向前,凌厉的长剑笔直的刺向秦天下。

    “父亲小心!”秦风抱着聂如玉安慰,却也是目光打量祭坛,早已看到全身鲜血的秦天下,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但以父亲的秉性也可以猜想道十之七八,正在想该怎么办之时,却见卫元偷袭父亲,急忙大喝提醒道。

    秦天下沉浸在秦风复活的喜悦之中放松了警惕,听到儿子的提醒,转身下意识挥手一剑,“轰”卫元倒飞出去直接撞在石像之上,发出巨大的声音,慢慢的滑落到祭坛下面。

    秦天下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长剑是自己挥出来的,就好像恢复灵力一样,想到这里眉头一皱,暗自运转周身的灵力,果然灵力如水竟然运转自如,秦天下面色大喜,灵力恢复可以重返战力了,立马运起周身灵气,身上冒着青红灵光修复大大小小的损伤,渐渐地在灵力的修补下连右胸前的伤口也已缓慢愈合。

    乔非见秦天下身上冒着青红灵光,便想到灵力恢复,急忙运转灵力飞身跳下祭坛寻找叔父,不然留在这里必死无疑。

    秦天下看了他一眼便没有理会,转头又见盘腿的刘万青全身覆盖青光在调息,治疗身上的伤口,要不是他之前的提醒自己就葬身于此了,也没有管他淡淡的扫过他一眼,快步走向抱着聂如玉安慰的秦风。

    “父亲,我”秦风见秦天下走来,抱着埋头痛哭的聂如玉正要起身,秦天下摆了摆手打断他,上下打量着秦风,满脸欣喜说道:“没事就好。”

    还不待秦风有什么动作,祭坛之下光芒大作,一只巴掌大破碎的紫金葫芦带着惊天之威漂浮在祭坛众人头上,葫芦口散发出幽蓝色的光芒,秦天下只觉的头皮发麻,一道青红光芒自动护体而出。

    “咻”

    一道光芒从葫芦中透体而出,刹那间整座溶洞犹如白昼。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