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萧萧的奇妙冒险
 
更新时间:2021-09-30 22:56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三十八章 故事
 
    巴基国,火车站,久违的安全之地。

    蜜娅背着手站在窗前,光看背影,于绝代风华中另有一种清冷高贵之感,使人无法生出亵渎的念头。

    不过,随着李柒柒和萧乔推开大门走入,她向着两人回头一笑,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顿时消失于无形。

    萧乔小心把背上的人放下。狱中人已经下肢全废,视力残障,长期的牢狱生活也彻底摧毁了身体健康,由不得萧乔不小心。

    同时,萧乔脸上一层层犹如厚涂油彩的颜色迅速流动,在一秒钟内变换了千百次,稳定下来后,他已完全换了个人。原先厚重的面容变得刚毅冷峻,眼眶更加深邃,鼻梁更加英挺,透射着勃勃英气,给人以锋芒毕露的压迫感。

    普通的化妆有时都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更何况是「缤纷年华」精确到微米级的颜色操纵?哪怕让积年的老刑警来辨认,也不可能看出此人就是刚刚抢劫银行,又携带着另一个重刑犯共同越狱的凶徒了。

    狱中人叹了一口气,也不待对方提问,顾自抓住一边的笔,在桌上写了起来。狱中人的笔迹歪歪扭扭,还没有小孩子涂鸦好看,显而易见,他不仅长年没有碰过笔杆,还患上了类似于痛风的关节疾病,以至于手指变形,难以抓握。

    “我是神国中的「十鬼神」之一……”他的第一句话,就异常惊人,看得萧乔瞳孔收缩。

    这算是蜜娅小队的第二次任务,他们收到的任务资料有提到此人曾经隶属于神国,后来由于未知原因,背叛了所谓的「先生」,因而被关入大牢,受了十九年的苦刑。但无论如何也料不到,这个浑身脏污,乞丐似的人居然就是曾经的十大鬼神,神国之中,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领。

    萧乔等人曾经与统领诺伊发生过战斗,即使是四对一,他们依然陷入了苦战,最后还是依靠小偷柳次郎恰好克制对方的偷窃能力,才险之又险地胜出。

    统领就如此强悍,可以想见鬼神的恐怖!

    “不必惊讶……「鬼」和「神」是有天壤之别的……鬼永远是鬼,活在世界的阴影中,为大业的建设推动车轮,却根本无法触及那未来神国的辉光……”

    “因为……哪怕是再美好的光芒,对于我们,一众孤魂野鬼,也只是见之丧胆的催命符罢了!”

    “「神」却不一样,他们是‘先生’亲手造就的重器,等同于他的子女门徒……神国,自然要有神灵存在,才是一个完整的国度。”

    似乎看出了萧乔三人的惊愕,狱中人如是写道。

    “我有一个疑问……”李柒柒知道对方看不见,但还是举手打断,以示尊重,然后直率地说道:

    “囚禁一个人不杀,往往只有一种目的,那就是用牢狱生活的折磨瓦解其意志,从而攫取对方身上,某个求而不得的东西!”

    她声音很清脆,眼神则如同波纹一样犀利,笔直刺在狱中人的脸上,似乎要击穿这张皱纹横生的苍老面容,一直挖掘到他的内心深处。

    “那么……这个东西是什么?”

    萧乔伸手一拍她的肩膀,示意不要强加逼迫,此人既在狱中坚持十九年,想必是意志坚定之辈,假如过分逼迫,反而会适得其反。

    狱中人双目失明,察觉不到李柒柒的目光,但依然能感受到她话中散发的冷意。他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仿佛就要发怒。

    但是,下一刻,不知想到了什么,所有的力量都从他身上泄走了。他重重吐出一口气,继续写道:

    “真是不留情面的提问啊!非常可惜,虽然我极力反抗,但是,那件求而不得的东西,先生已经拿到了九成。”

    “而现在,我是否仍然处于监狱中受苦,对先生的意义不是很大了。所以,你们才能如此……如此轻易地将我救出。”

    “「九成」?”萧乔几人面面相觑,这是一个令人怀疑自己耳朵的答案。

    “你要是坚持到底,咬死不说,那先生即使打死你也得不到。你要是半途而废,那先生就是完全得到了。哪有什么‘拿到了九成’?还有什么东西是能一成一成拿的不成?”

    虽然这话有点拗口,但李柒柒的确说出了众人心中的疑问。

    对此,狱中人只是再度叹了一口气,李柒柒被他这幅萎靡的样子搞得心头火起。不待她发作,沙沙的摩擦声响起,狱中人继续用拙劣之极的字迹写道:

    “的确有东西,可以一点一点地被夺走……”

    “这件东西,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一串密码,一个坐标,或者是一间绝密军火库……他是一个人生命的最浓烈处,一个人所有灵魂与意志的体现,一个人的……”

    “……替身。”

    伴随着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一波一波淡绿色的光芒潮水般从他身上涌出,不过这股光芒虽然刺眼,却显现出异样的苍白,仿佛失却了生命活力。

    暗淡的绿光艰难地在空中交织,在狱中人身后构成半个人形轮廓。

    没错,只是轮廓而已。

    肋骨向四周支棱着,青色的血管附在浅绿的骨骼上,像是老树半死不活的根系。胸部以下消失无形,仅余一截脊椎悬挂在空中,枯萎的五脏六腑暴露在外,没有丝毫生机;肩膀上空无一物,露出凹凸不平的脖颈断面,头颅已然不见,只有半个坚实的肩头依然留存,宣示着这个替身当年的高大健壮。

    佝偻的狱中人伏在桌上,背后悬浮着残缺的替身,此情此景,于怪异之中透露着无尽的悲凉。

    “你……”萧乔无端想起了自己曾经见过的一部动漫作品,剧中的主角可以通过刺激召唤巨人之躯,而他初次激发时,仅仅召唤出了巨人破碎的上半身。

    残缺的巨人保护着主角,残缺的替身庇佑着狱中人,两幅画面在他脑海中渐渐重合。

    萧乔自嘲一笑,自己怎么会想到这种幼稚的方面去。

    “你……先生想得到的,就是你的……替身之力?”李柒柒一向清亮的声音难得出现了颤抖,她问出了一个无需再问的问题。

    “「十鬼神」其实是五头鬼,五尊神……一共十名替身使者……我是代号为……为……的替身使者,能力是缝合物体的命运……至于我个人的姓名,你们无需知晓。”

    出于某种未知的原因,在写到自己的代号时,狱中人的手腕肉眼可查地颤抖了几下,笔尖点出几个墨点,然后略过了这句话。

    萧乔三人正全神贯注于他所言“缝合命运的能力”,因此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我是……我不是「勾连之触」!我是我自己,「缝合师suture」!”

    明明跳过了自己的代号这件事,但狱中人的情绪陡然激动起来,他的手掌疯狂抖动,藏满污泥的指甲恶狠狠攥紧笔杆,一笔一划用力在最后补充了一句话。

    “嘣”一声极轻微的颤音,钢笔的笔头被这股怪力摁得分叉了。

    狱中人发出一声极度丧气的哑叫,将钢笔猛力砸在地上,墨水四溅。他双手抱头,把脸面死命按进手心,发出啜泣。

    在一分钟难言的沉默后,一只温暖的手平托着钢笔递到他身前,狱中人平复了一下情绪,颤抖着摸索着接过了笔,意外地发现笔尖依然完好。

    他听到一声极轻的笑声:“发泄完了么?还没好的话,可以多摔几次笔哟。乔乔会替你复原的。”

    无论是谁,哪怕心志如铁的硬汉,在无边际的黑暗、狭窄、肮脏与孤独中度过了十九年,日日夜夜感受自己替身被逐步夺走的恐怖,都免不了要精神崩溃。

    到了现在,狱中人还能保持绝大部分的理智,可以说极为坚韧,称得上一声铁人了。

    蜜娅很能理解他,也因此,很能宽容。

    狱中人的心跳渐渐平和了下来,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写道:

    “相信你们可以猜到,先生的手下之一,某一头鬼,就拥有蚕食他人替身的能力……讽刺的是,他算是我的同僚,而他自己最后也死在这个能力之下。”

    “他可以通过卡牌记录一次他人的替身能力,也可以通过长期的侵蚀,彻底把别人的替身变为可以无限使用的卡牌……”

    “这个能力实在是太过罕见以及重要……以至于先生宁可牺牲这个忠诚的手下,也必须将之掌握在手中……制作卡牌的替身使「幕僚之卡」,最终自己也变成了一张卡牌,藏在世上最神秘的地方……「永恒之狱」……”

    “这张替身卡牌被先生用来夺取我的能力……如你所见,经历了十九年,我的替身只剩下这几块烂肉了,而先生现在能够运用「缝合师suture」九成的能力……”

    “好了,故事到此为止。”

    写到这里,狱中人的体力差不多到极限了,他的手指开始毫无规律地晃动,仿佛罹患帕金森。

    狱中人又道:“不需要洗漱更衣,让我自己待一会就好……人老了……”

    蜜娅给萧乔和李柒柒使了个眼色,一起退了出去。

    门外,希里亚倚在栏杆上,一头白发顺着长风哗哗鼓荡,漠然的脸庞渲染出非人类的英俊。柳次郎缩着身子坐在栏杆边,他感觉风好大,不禁裹紧了外套。

    希里亚虽然厌恶人际交往,但心思剔透,知道自己和蜜娅小队虽然共历生死,也拥有相同的敌人,却还谈不上十足十的信任。因此,他没有进门旁听,也拦住了闷头想走进去的柳次郎,两人就在外等候。

    不过,萧乔推开门,毫无停留,大踏步就向两人走了过去。

    蜜娅瞥了他一眼,唇角无奈地向下一勾,并未阻止,李柒柒则是撩了撩鬓角长发,冲着两人丢了个很白很白的白眼。

    听完了萧乔的叙述后,柳次郎没什么反应,希里亚则若有所思。他锋利如刀的眼角斜斜上挑,冷气自生。

    …………

    室内,狱中人静静坐着,没有什么整理外表的打算。

    哪怕他现在浑身脏乱不堪,胡须头发足有几尺长,手脚指甲也尖锐得不成样,衣服更是破得连乞丐也不如,可当他沉思之时,总有一种使人安静下来的气质。

    吱呀——

    他的耳朵动了动,身后的一扇窗户打开了。

    没有半点迟滞,一串轻巧的脚步声极其迅捷地接近,从窗户中进来的人站在了他背后。

    狱中人没有反应,来者也没有说活,两人只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传来扑地一声轻响,来者盘腿坐在了狱中人面前。

    他平静地望着狱中人干瘪的眼眶,丝毫不因为对方的外表而感到不适,一头白发在窗外照进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那是希里亚,他坐在了狱中人面前。

    对于一个在极地训练营中杀出重围,每时每刻都警惕四周,保持着最完美反击姿态的杀手来说,这种两腿叉开的箕坐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但希里亚偏偏坐下了。

    他从西装的内侧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点燃之后把烟嘴倒塞入狱中人的嘴里。

    狱中人闭上了眼睛,虽然闭不闭眼对他都无区别,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大量的烟气在他肺里徘徊不散,于摧残身体的同时,也带来绝大的刺激享受。

    直到半分钟后,他才从鼻中狠狠喷出两股粗大的浓烟。

    希里亚伸出手,狱中人用指甲在他掌心比划道:“谢谢……你也是……?”

    希里亚用毫无波动,宛如机器的语音回答:“我也是……用东方的话说,你是我的前辈……”

    “你知道……我准备上路了?”

    “我能感觉到你话中的死志……我们的职业,比较敏感……”

    “很匪夷所思吧?一个被关了十九年,每时每刻都渴望着自由的囚徒……在逃出生天的第一天,就准备自杀……”

    “不……虽然很奇怪,但人就是奇怪的动物……而人类也能够理解彼此的奇怪之处……”

    “这句话就够奇怪的了……哈哈……”

    狱中人又在希里亚的帮助下抽了两根烟,手指缓慢地划动,写出勉强可以辨认的字符,一个简短的故事就此成型。

    曾经有两名替身使者,他们是极好的朋友以及同道,共同被冠以「鬼」的称号。他们有过一段非常光辉的岁月,虽然不如「神」那样,号令众人,战力绝强,可却拥有各自的奇异能力,在不同领域发挥着难以磨灭的作用。

    他们都很满足,但是时间如长河冲刷,改变了一切。在某些事情的推动下,其中一人开始怀疑起自己之前的理想。

    事情起因于两人的领导,先生,赐予他们的替身「幕僚之卡」和「勾连之触」的名字。先生是神国的缔造者,一切鬼神的导师,引领众人建立天堂,本不应该受到任何来自属下的质疑。更何况,两人的理想本就是由先生所传播的呢?

    然而,其中那个人并不喜欢先生给予的名字,他的替身本来名为「缝合师suture」,他更喜爱自己的本名。

    一开始,大家以此称呼他时,他礼貌冷静地进行了纠正。可是这个称号已经贯穿了他的一生,被所有人自发地绑定在他的身份上,根本难以改变。

    「勾连之触」——

    「勾连之触」——

    「勾连之触」——

    当整个神国不断地、持续地、无穷无尽地称他为「勾连之触」时,他终于无法忍受,无比愤怒地回绝,宣称任何人再说一遍这个名字,他就会用尽一切手段报复。

    以这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为源头,他对先生产生了一丝微弱的厌恶。厌恶是最为顽固的情绪,一旦滋生,建立神国的狂热就开始动摇,他也逐步看清了这个组织的真实面目。

    先生的意志纵横八方,肆虐四野,神国中的任何人都是他的附属,没有丝毫的独立性。先生的一言可以把他们抬至巅峰,也可以打落凡尘,他就是众神之王!

    他,「缝合师suture」,就是因为先生简单的一个命令,理所当然地变成了「勾连之触」!再也无法回来!

    他开始感到恐惧,假如有一天先生命令我去死,是不是所有神国的人,包括那位挚友,都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他就应该去死呢?

    神的光辉之下,是人的恸哭,鬼的哀嚎。

    他与朋友分道扬镳,同时被先生关入大狱,日日消磨着他的锐气。

    每天,都会蒙面的神秘人前来看望他,然后他的替身力量就会shuai减一些。虽然看不清脸,但通过替身的波动,他清晰地辨认出了这个熟的不能再熟的能力。

    「幕僚之卡」!他的挚友!

    他愤怒至极,痛恨至极,心冷至极。

    直到他被关在狱中的第三年,一个蒙面人再次前来看望他,对方解下了面巾,正是他的挚友。

    他暴怒欲狂,此时尚未失去多少力量的替身猛地跳出,隔着铁栅栏疯狂出拳,直到把背叛他的朋友轰成烂肉,才一解心头之恨。

    直到结束,挚友都没有用替身反抗。

    在死前的最后一刻,三张零落的卡片从挚友身上飘落,他略有疑惑,但本能地将之收下,藏在了身后墙砖的缝隙中。

    就在他气喘吁吁地停下时,一个浑身刺青的女人笑着走了进来,告知了他全部的秘密。

    实际上早在三年前,他公然宣称脱离神国时,挚友就把自己的替身主动做成卡牌,献给了先生,以换取赦免他的罪行。

    先生当然同意了,只是没有遵守约定而已。他命人每日一次与他见面,用挚友的卡牌发动「幕僚之卡」能力,抽取他的力量。

    至于为什么每天来的人都蒙着脸,让他产生误解,而今天失去了替身的挚友又被带进狱中和他见面,死去后揭开真相,都只是刺青女人出于兴趣玩的游戏罢了。

    …………

    “故事讲完了。”

    “那三张卡牌我藏在替身的胸腔里,反正他本来也剩不下几块肉了,你拿去吧。”

    “记得关门。”

    希里亚脸上的表情依然冷漠,只不过没人知道他的心理活动又是如何。他躬身后退,推门,轻轻掩上。

    室内恢复了安静。

    作者有话说:

    ps.由于某些原因,作者拖更了很长一段时间,而这章信息又比较冗杂,所以建议读者们倒回去几个章节重新看一遍,以免搞不清发生了什么。

    pps.作者没有太监!没有太监!没有太监!只是这段时间很忙!国庆一定爆更!做好准备!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