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长风孤影
 
更新时间:2021-11-25 14:33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二十三章 解惑
 
    天色擦亮的海边还是有些凉意的,丝丝海风吹拂过公安局值班室的木窗,令龙鼎兴不自觉的拿手摩擦了一把胳膊。

    手中的香烟刚点上就被风吹没了一半,龙鼎兴顶着倦容揉了揉额头,紧皱的眉头似乎还在为某些事而发愁。

    一名看起来有些年纪的警官骑着自行车进了院子,单腿绕过座椅时笑着打了声招呼:“哟!龙队还在这呢!这是一晚上没回去吧?怎么样,审出点什么东西来了吗?”

    不说这个还好,一提这些龙鼎兴脸上瞬间五颜六色的,张嘴想骂人但还是憋了回去,低头继续抽着闷烟。

    来人可能知道自己问的不太合适,讪笑了声:“没事儿!你刚干这行,以后碰到这种头疼的事儿多着呢!这种杀人放火的啊,都是嘴硬的主,你得比他能熬,还得找机会套他的话才行!”

    “娘的!这都什么世道!”龙鼎兴扔下烟头,像是发恼骚般的开了口:“我们前面玩命抓人,抓到以后他不说你还拿他没办法,说是什么要讲人权!我他娘的就搞不懂了,明知道这人涉毒,还和杀人案脱不了干系,队里为了抓他都是冒了生命危险的,那小陈还差点被他一刀给捅了个对穿!结果呢,打不得骂不得,这种人都他娘的不配当人,居然还给他人权!给他娘希匹的人权!”

    龙鼎兴越说越气,牙后槽都恨不得咬碎了:“我看他那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贱样子,真是恨不得上手捏!这要是还在部队,我他娘的非得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恐怖!我还真就纳了闷了,咱们是伸张正义,怎么到头来自己跟弱势群体一样!这样正常吗?你想得通吗?”

    老警官对于龙鼎兴的反应仿佛早已料到,将自行车停好后摸出兜里的香烟递了上去:“早听说龙队是战斗英雄,这一看的确是名不虚传,炮仗脾气啊!来一根,顺顺气!”

    接过香烟,老警官摸出火机来替他点着,仍是笑着道:“我刚穿警服那会儿,也跟你差不多,觉得这些人就应该来硬的,让这些人知道马王爷到底几只眼。但是龙队,咱们是执法,不是判官,咱们的任务是把绝对无法推翻的铁证给找出来,名正言顺的交给法律审判。是,我承认如果动了手能解心头之恨,也能最快获得口供,但人在被逼迫的情况下说出的话,哪句真哪句假,没有经验你怎么去判断呢?即使递到法院你也理亏,嫌疑人如果说是刑讯逼供,你浪费时间精力不说还落不着好,龙队觉得划算吗?”

    老警官点到即止,拍拍龙鼎兴的肩膀:“谁都有脾气,脾气上来了发泄出去就没事了。只是干我们这行就像是打猎,你想逮住大家伙,就得比他更有耐心,不然怎么当猎人。龙队军人出身,这个道理我想就不用多解释了吧!”

    龙鼎兴看着远方出神,脑子里想着老警官的话。身后的走道里,小李急匆匆的跑了出来:“龙队,有情况!”

    “看吧,猎物上钩了!”老警官笑呵呵的道。

    停掉生意的城寨迎来了难得的清净,昨晚喝酒到深夜的阳炎雄等人清晨起来精神焕发,负责做早餐的刘姨也是开心的忙前忙后。早早收网的棍叔光着膀子,顾不得浑身的臭汗,提着不知从哪买来的乌鸡硬要塞进厨房,叮嘱着这只鸡要好好炖,就差自己上场拔毛了。

    余成文丝毫不像是喝了一斤多的人,手里啃着肉包子还不忘对阳炎雄道:“雄哥,昨天你提的点子挺好,我想了一晚上,可以搞!咱们吃完还是把事儿好好聊聊,把你的功夫茶再泡起来啊!”

    阳炎雄笑着点头:“没问题!茶叶管够,饭菜管饱,回了自己家,咱就随意点!”

    “是啊老余!”孔望祥端着盛粥的海碗,“你回家来是休息的,怎么屁股没坐热就开始想生意呢!快!罚你多吃个肉包!”

    饭厅随着几句笑骂越发的热闹起来,众人像是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吃完饭又闲聊许久后才结伴走入茶室。

    起床稍晚的大头看着端早餐进来的阳鼎兴,招了招手后问了一句:“兴哥!听说昨天下午你把那些人给送出去了!”

    大头看似随口一问,但心里想的阳鼎兴肯定清楚,简单的问了一句:“怎么?担心阿慧?”

    “呵……那倒没有!”大头不好意思的笑笑。

    “那几个有点硬骨头,阿慧作证肯定有些难度的,昨天晚上应该是耗过去了!”阳鼎兴将一个肉包塞到大头嘴里:“另外,阿慧的证件不是弄丢了吗,我委托龙队帮忙补一下信息。没事的,别担心!”

    大头稍微踏实了些,咬了口溢出油来的包子,含糊不清的问道:“兴哥,昨天那公安没为难你什么吧?现在人说话老喜欢留一半让人猜,像上回他在迪厅说的那些东西,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说给你听的,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阳鼎兴摇摇头,还未回答,门口便传来了轻巧的脚步声。顺着声音的方向本能回头,只见穿着白色长裙的连华笑盈盈的站在了门口,手里还提着一大袋子水果。

    “小华怎么来了?”阳鼎兴连忙站起身,将身下的凳子拖了出来:“坐!就你一个人吗?成哥呢?”

    “在那边的屋子里和几个伯伯喝茶!”小华指了指外面,将手中的水果放到床头,看了眼大头背后的伤势:“大头哥,听说你英雄救美了是吧!跟武侠小说一样,好厉害啊!”

    “别听他瞎说,他那嘴上就没个把门儿的!”大头一听就知道是海胆说的,摇了摇头后又皱起了眉:“诶,你这孩子,你说你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上回兴哥不是让你节约着点,只给自己用吗?”

    小华理了理耳旁的头发:“昨天晚上才知道兴哥和你受伤的事情,我们空着手过来太不像样子了!你们不用担心,我有钱用!”

    “算了,也是一片心意!正好,有个问题想找你请教!”阳鼎兴笑笑,倒了杯水递到小华手上:“记得听你提过,你在大学里面学的东西和经济相关对吧?”

    “嗯!经济学!”小华点点头:“不过我才学了一年,不一定懂那么多。”

    “能念到大学的都是人中龙凤,肯定难不倒你!”阳鼎兴从袋子里拿出颗苹果,边削皮边把当天龙鼎兴对他说的事情简单复述了一遍,只是只字未提案子的事情。

    小华静静的听完,思考一会儿后轻声道:“兴哥,你说的这个,大概就是资本吧。这几年这个概念开始传的广泛了些,只是我所了解的,这个概念不太好去具体定义它。”

    “没事,你说就行!”阳鼎兴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小华,又拿起另一颗冲大头示意:“来一个?”

    大头笑着应了一声,微侧过身子听着小华讲了起来:“如果是在工商业里面,资本就相当于你做生意的本钱。这个钱可能是你自己的,也可能是你借的。像成叔就是用自己以前挣的钱来开店,这个本钱,就是成叔的资本。后来,成叔的生意被小混混给打乱了,你们进来,出钱把生意重新经营起来,你们所出的钱,给予的帮助,也叫资本。”

    “挺直白的!继续说!”

    小华拿起苹果咬了一小口,接着道:“现在生意上,城寨出了钱也出了力,你们所带来的所有能给生意起到正面效益的,其实都可以叫资本,钱和人都是,你们介绍进来的生意也是。因为这都是城寨的资源,你们的资源,于你们而言就是资本,于成叔而言,就是外部资本。”

    大头可能对这些概念类的东西比较模糊,含糊不清的道:“说白了主要就是钱嘛!能用来做生意、搞建设的本钱和资源,都叫那什么资本。对吧小华!”

    “也可以这么理解!”小华说起这些来显得很认真,看着阳鼎兴道:“兴哥,你那个朋友所说的,有很大一部分是真实情况。我们这边靠海,对外贸易,也就是和别的国家做生意,相较于内陆是有很多优势的,起码运输都要方便很多。但这些生意不是你说做就做的,像一些服装厂,或者一些加工厂之类的,都是需要大量的钱投资才能建立起来,不是几个人搭伙就能干的。这时候,就需要别人来投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很多年前出国归来的老华侨投资的。他们负责出钱和对接生意,国内就安排人做工,有就业有税收,双赢的局面。这些投资人所代表的,也叫资本,而且还是大资本。”

    小华接着道:“然后你刚才说的,有人投资做好事,肯定就有人投资做坏事,毕竟坏事挣钱会快一些,虽然风险高,但与之对应的高利润也会让不少人趋之若鹜。但说到底,无论生意是好是坏,出了本钱出了资源的,都是资本。”

    阳鼎兴认真的听,脑子里想着城寨所有人都有的一个疑问,王老板的钱究竟哪里来。王援朝找人调查过王老板的背景,早年间在一个村子里当过会计,并没有接触大钱的机会。而且看他那个斯文又瘦弱的样子,跑码头这种带点苦力性质,却能结识人的工作应该是和他无缘的,那么合理的解释就只有两种:要不是借了整个村子里的钱出来做事情,要不就是背后有人出钱,他负责召集些青皮做事。

    但是出钱归出钱,大耳窿的生意自古就有,你挣高利息承担高风险那是你的事,现在你和陈辉搅在一起,陈辉又和白面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一系列看似巧合的事情,究竟是背后出钱的人在指使,还是他们俩原本就自己想干。

    结合小华在讲的,阳鼎兴好像明白了一些东西,问道:“小华,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资本就是搞建设和做生意的本钱,它就跟枪是一样的,用得好就是保家卫国,用得不好就是滥杀无辜。枪本身没有问题,取决于在谁的手上拿着。”

    “是的兴哥!”小华可能没料到阳鼎兴的理解能力有这么强,赞许的看了眼阳鼎兴,继续说道:“我个人认为呢,资本更像是水。水本身是没有形态的,它可以变成任何形状。而且水这个东西,不能太小也不能太大。太小,发挥不出大的作用,更加不可能聚成汪洋;但是太大,又会形成滔天的洪水。跟那句老话有点像,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重点在于用怎样的水渠去引导它,既能灌溉农田,还能汇入大海。”

    听到这里,阳鼎兴才发现,看起来还很稚嫩的小姑娘这么有思想,也令他想起了那句“知识就是力量”。果然老话不骗人,脑子里有学问的人都是自信且独立的。

    大头听得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还是小华有见识!听你这么一说才发现,为什么很多人看问题都只有是非黑白,就因为肚子里的墨水不够!”

    小华被大头夸的脸都红了,害羞的笑道:“大头哥别夸我了,我也只是跟着老师在学在想而已。这几年兴起的投资越来越多,但大部分都是向好发展的,我们不能因为极个别的丑恶去把资本一棍子给打死。那些小贩来摆个地摊都得找整个村子里的人借钱呢,何况还是需要大资金的工业和制造业。虽然我还没进入社会,但我知道现实生活跟童话故事肯定是不一样的。就像我们老师讲的,童话故事里总说击败恶魔后会有幸福的生活,但在真实的世界里,恶魔都是人养起来的,击败之后还会有更多的恶魔。要思考的,是如何防止资本被养成恶魔,而不是直接把它给扼杀在摇篮里,那样只会让发展变成空想。”

    说完这些的小华不再继续摆着严肃的脸,有些俏皮的歪头看着阳鼎兴:“兴哥,我讲的还可以吗?”

    阳鼎兴会心一笑,诚恳的道:“被你这么有学问有见识的人叫哥,是我的荣幸!”

    小华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你说过,生活上碰到什么困难随时找你开口,以后我要是真的需要帮助,你就知道哥不是白叫的了!”

    “得!”大头听到这话一扭头:“敢情听课是要交学费的!”

    “放心!”阳鼎兴笑着:“答应你的事,绝不会晃点!”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