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三千界—逆流
 
更新时间:2021-10-29 17:21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十五集  游园
 
    夏辰一帆信步来到通往前院的通道……一路上一个仆人也没看到,于是他想起了阿兴对他说的消息。

    “不会是都在前院招待客人吧?这么夸张?不就是个墨师家大小姐吗?至于这样吗?搞不懂这些人。”

    夏辰一帆从记忆中得知,前院和后院之间有个花园,很大很大的占地……在这个家族庄园中,只有高级仆人才能随意进出前院,没有差事的普通仆人不经过同意进入前院,被捉到一定会受到严惩。还好,不管怎样,夏辰一帆还是个少爷身份,进入前院是没问题的。不过,以前去过几次前院,结果都是受到百般屈辱地回来……所以,不是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去前院的。

    现在不一样了!

    夏辰一帆站在进入花园的门前,那么坚定,褪了色的蓝色棉布袍子,掩盖不住他的高傲,完全不是十天前懦弱的神态了。

    缓步走进后花园,一片片葱郁的深绿色不断涌进眼中……按照温度算,现在应该算是隆冬时节,可花园中的花草依然泛着绿,生机勃勃的样子,而且都是陈明翰没有见过的植物。也许是冬季,没有花儿开放,大片大片的绿叶,好像茶园一样,衬托着几处亭子和假山石零星的点缀,很有中国园林建筑的风格,只是缺少了一些细腻和高低远近错落布局的层次感,更多的是自然的堆叠。但这是他的口味,他最喜欢自然形成的风景,哪怕是最简单笨拙的布局,只要没有人类自以为是的审美意识注入,就会很喜欢。花园的面积真的像记忆中的那样大,从进门到前院门之间距离,起码有两百米。两边的距离就无法估计了,形状不是规规矩矩的缘故,大概也有几百上千米了吧,这个面积,在夏辰一帆的地球理念中,堪比一个城市的大型街心公园,只从这座花园的布局和面积就可以推测出,夏辰家族应该很有财力。

    花园里一个人也没有,连园丁都不见影,估计也都去前院看那位墨师家美貌小姐了吧。没有人最好,就不会有人打扰夏辰一帆的兴致,所以他也不用着急了,缓缓地走着,好像在公园里散步,观赏着满园的奇异草木……

    “好久没有这样悠闲地逛公园了~~”上大学的时候,也有过几次,被女孩子强拉着去校内公园闲逛,可每一次都很尴尬地结束了游玩,然后就没人再约他了。

    夏辰一帆正陶醉在这亲切的一园绿中,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嬉笑声。夏辰一帆停下脚步,朝声音的方向望去。从声音判断是朝花园这边来的,夏辰一帆的听力也比以前好很多。“不会是夏辰家的人吧?”夏辰一帆的记忆中,这一家人几乎是他内心的噩梦,如果有可能,他是绝对不会在这个家庭中多呆一天,这里的人他更不想见。刚好不远处有一棵大树,有点像地球上的榕树,树干大概有两米粗。“这种气候的地区也会有这个树种,真是奇怪~~”夏辰一帆没想太多,一闪身迅速地转到树后边,这么大的一棵树,要隐藏他这么纤细的身体还是很简单的。

    不一会儿,声音已经进了花园,而且越来越近了。从声音判断应该至少有十个人,而且都很年轻。夏辰一帆从树干的缝隙中看过去,十几个人,七个少年,都是十七八左右的年龄,个个锦衣华服,而且大多是他记忆中认识的。最前面的是夏辰一帆同父异母的弟弟——夏辰邵奇,身穿米色的锦袍,脚蹬同样米色小皮靴,相貌平平,比自己小四个月。虽然是弟弟,但从未把这个哥哥放在眼里。

    左侧一个浓眉大眼,体格健壮,衣着蓝色锦袍的少年,是二姑母的儿子,姓突胡,十九岁,单名一个“浪”字,大家都叫他浪少爷,跟他母亲和父亲常年住在夏辰家,偶尔去一趟突胡家。

    挨着浪的是一个白色华服少年,穿着一双黑色皮靴,长发披肩,样子还算眉清目秀,是四叔的儿子——夏辰午库,比夏辰一帆小一岁。

    其他几个少年都是夏辰家族的旁系子弟,长期在夏辰家居住修习夏辰家的功法。夏辰氏族在北仓城是名门望族,本族和旁系中的少年,八岁以后就要被选拔,资质好的都集中到夏辰家族庄园,统一教导训练,只有夏辰一帆是个例外,两岁不到就被判了“死刑”——“……绝脉,不能修炼……”

    这几个青春少年活泼地交谈着,但神情之中不自觉地被一旁少女中的一位吸引着。十七八岁的样子,雪白如玉的肌肤,在乌黑的头发衬托下秀色欲滴,几缕鬓发飘散在耳旁。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巧挺直的鼻子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英气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超凡脱俗,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一袭水红色长裙勾勒出娇美的身材,稳稳地随着众人走着,那么端庄高贵,那么文静优雅,却不沾一点奢华,但又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离群而生……她叫夏辰颖怡——大伯父的养女,这个家里同辈中对夏辰一帆最好的姐姐,偶尔还会给他们母子送来一些吃的穿的。三年前被选拔到“雾基宗”去修炼……记忆中的夏辰一帆,对这位天仙般的姐姐只有感激之情。

    “夏辰颖怡不是去雾基宗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夏辰颖怡身边还有个女孩,也很惹眼。金黄色的头发丝丝缕缕蓬松不连,脑后用红色和绿色丝带装点,随意地扭了一个发髻,配上一支黄金镶边蓝宝石嵌心的发簪,显得那么高贵又自然。细长的眼睛迷离着一双棕色眼仁,透着一丝桀骜。这是夏辰家老族长养子的女儿,叫夏辰音雾,刚刚十五岁。虽然是养子的女儿,可平时,也傲慢得很,根本不把谁放在眼里,更不用说唯唯诺诺的夏辰一帆了。

    其余几位也是旁系族人家的孩子,当然也都是有一定势力的家族。就这几位美女,已经让那几位“浪”少爷们垂涎欲滴了。

    夏辰一帆看着他们的嘴脸顿时感到恶心。“怡姐姐被他们这样盯着,简直就是玷污~~”夏辰一帆真想冲出去,暴打他们一通。

    正在这个时候,夏辰颖怡身体微侧,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映入夏辰一帆的眼中。十六七岁大小,真正是面如桃花,瓜子脸中镶嵌着直挺秀美的小鼻子,双眉修长入鬓,大大的眼睛,海洋般蓝色又纯洁的眼瞳。深褐色卷曲的长发,随意地挽出一个发髻。五官精致而不加雕琢,原本应该是倾国倾城的一张脸,却被一个婴儿拳头大的红斑盖在右脸颊上。

    “这是天意弄人吗?”夏辰一帆不免因此而感到遗憾,“这煞风景的红斑干嘛要长在这张脸上?”

    虽有遗憾,但也掩盖不住少女本具的脱俗气质。明明是丫鬟打扮,却无形中流露出的静雅富贵,让谁看都会觉得不应该是丫鬟。

    “她绝对不是丫鬟~~”夏辰一帆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墨师小姐,你看我们家的后花园怎么样?”夏辰邵奇满脸堆笑地朝“红斑”少女身旁的一位少女说道。

    这位被称作“墨师小姐”的女孩,身披一件双肩杏黄斗篷,五观端正,应该是标致,应该说端正极了,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那么标致,挑不出一点毛病。也许正是因为太过标致,在夏辰一帆的眼中,反倒缺少让人记忆的特点了。

    “不错,那边一排应该是‘芦酥’吧?”墨师小姐用眼神指引大家看向二十米外的一排树木,与地球上的柳树有些相似,只是叶子比柳树大不少,而且是半月形的。因为地球上没有这种树,所以,夏辰一帆意识中也不能反映出对应的树名。“那可是极寒之地的树种,这里可少见的呀。”墨师小姐淡淡一笑,补充说明一下。顿时,夏辰邵奇、夏辰午库还有那个浪少爷的脸上几乎同时开花儿,异口同声地说:“墨师小姐好眼光!”

    “此情此景,我们不妨各作一文如何?”浪少爷突发雅兴,居然提出这么一个建议,也没等大家说话就接着说道,“听说墨师小姐文采非凡,我先献文,请墨师小姐指教。”

    “指教?不敢当……能欣赏到突胡少爷的诗作,是我的荣幸。”墨师小姐嫣然一笑,客气地说道。

    “哇去!这是要在美女面前拽文吗?这个世界也有这种泡妞方法?太老套了吧?不知道能不能听得懂~~”夏辰一帆一听就来了兴致,倒要听听这个世界的诗文。

    “献丑了……”突胡浪清理了一下嗓子,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地开始朗诵,“园中景全甚惊奇,深冬春意畅舒怡。绿树红花此间外,楼台高筑宾客来。”突胡浪念完自己的诗作,得意地一笑,环视了一下其他人,似乎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夏辰一帆惊奇地发现,这里的文字居然和汉字能一一对上。而且,文辞的运用也与中国古文几乎一致。“哈哈哈,有得玩了。”

    夏辰一帆第一次接触这个世界的文化,不知道如何评判好坏,但是,从中国古诗的角度上看,浪少爷的这首诗,充其量比顺口溜好点。再观察其他人的表情,可以断定,浪少爷作了一首烂诗。

    夏辰颖怡看了一眼突胡浪,微微瘪了一下嘴,垂下眼帘,莫言不语。那位神秘的丫鬟也看了一眼这位浪少爷,但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将眼光转向别处。其他人都面无表情地东张西望,也许是碍着突胡浪在家族的地位,都不好意思或者不敢泼冷水吧。

    “没想到,突胡少爷竟然有如此才华。”墨师小姐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又嫣然一笑,流露出赞叹的表情。

    “这位墨师小姐的文采估计也好不到哪里,这种烂诗也能赞叹?”夏辰一帆白眼直翻,顿感无语。

    可突胡浪似乎并没发现众人的异常表现,受到墨师小姐的青睐,更加得意了,若给他装根尾巴,都能摇晃起来,走起路来都像有弹力了。

    众人一听墨师小姐都夸赞突胡浪了,便也随着墨师小姐的夸奖附和一片笑声,只有夏辰颖怡和那位特殊的丫鬟不但没有笑容,反倒流露出一丝无奈。

    一阵嬉笑声中,忽然传出莺语声:“严冬几度,容华谢处,苍生踏歌,静水入流沙……”

    正在嬉笑的少男少女们也被这宛若莺语的音声吸引了,纷纷将目光投向吟诗的“丫鬟”身上。只听她继续吟诵着。

    “翰墨流离那一世,激昂疆场烽狼烟。不愿为那一世锦瑟女子,乱世倾塌,流年飘飞。轻纱曼袅,荡扬着整个盛世繁华。半生浮沉,点蘸出一世残破哀伤。不知几番春秋修炼,方轮转出这一道明媚笑靥……”丫鬟停顿一下,仰起头眺望远方,表情中流露出几分落寞,还有一股倔强。

    “真是个奇女子~~”夏辰一帆也不禁对她刮目。神秘丫鬟的诗歌应该属于散文诗,完全自由的,没有雅阁的格式和押运。但言词中却流露出她心中那淡淡的哀伤……一帆不明白,这么一位富家女,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落寞?

    “荒莽战场,雨箭飞扬,锦帛罗缎,倾情天下。瑶露琼浆汇一脂,蝶飞曼舞恋天涯。宁聆听三转世繁华曲,亦不做千百年逍遥主。清容佳颜,花镜如梦转瞬灭,三千青丝若缕为谁点梦痴?再看谁,肯为红颜逐鹿天下?”

    “谁肯为红颜逐鹿天下?”听到此处,夏辰一帆内心顿时产生剧烈共鸣。不管这首诗的章法和用词如何,诗中抒发的情感却是让夏辰一帆非常震撼。一个女孩子却有着大丈夫的的豪情和胸襟,又不失女子的柔情和期盼,联想起穿越前的碌碌平庸,到了这个世界却几番生死。但对比起来,宁肯激扬战场,不惜功成万古枯,也不枉此世界走一遭。

    “一曲箜篌,轻拨琵琶,缠绕万世哀怨情仇。荣华落尽,谁能许我一曲天荒地老?指染浮贵,谁为我种下一世倾城绝恋?”

    “好!”

    所有的人都痴痴地注视着这个奇特的丫鬟,如此脱俗的才华,如此饱满的意境,就连刚刚自命不凡的突胡浪也低下了头,不觉地自惭形秽起来。就在这时,躲在树后的夏辰一帆也情不自已地大声叫起好来。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