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三千界—情孽
 
更新时间:2021-09-23 21:12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第二集  不经意间
 
    2012年1月28日农历正月初五。

    震旦国南海最大的岛屿——南岛。

    这里是一个火热的地方,又是一个清爽温馨之地。在这个相对独立的岛屿上,充满着诸多人的渴望和梦想,也塞满了肮脏的交易和罪恶的勾当。但不管人类如何糟蹋这个被蔚蓝海洋包裹着的小块陆地,他依旧为生长在上面的生物提供着足够生存的资源。然而,人类却并没有感恩他的馈赠,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攫取更多的贪婪,在欲望的驱使下,躁动不安,终日为欲望奔忙不已,却称之为“充实”。夜夜狂欢,纸醉金迷,还要美其名曰“繁荣”。

    亚沙市地处热带季风气候的南岛的最南端,椰风、海浪、银色沙滩……虽处隆冬,但每一处风景,无不彰显着膨胀的欲火和炙热的追求……北方的候鸟人群,一到深秋就随着南迁的鸟儿,跨洋过海迁徙到南岛猫冬。

    北堂浩也完全沉浸在这些他认为美好的情景之中……

    他领略过北欧冰雪的银装素裹,也体验过世界屋脊的寒峻壮丽。可无论哪里,都只能给他留下短暂的感慨,却难以驱散内心那说不清来处的压抑。唯独这里,这个在他的生活中最简陋的繁华,却能让他完全放松,尽情发散自我。

    凌晨的亚沙市,依然可以找到几处热闹的场所。可北堂浩却迷失在这里,居然在热闹非常的酒吧一条街,找不到了去路。

    他的确喝多了,疯大了,忘乎所以地狂躁了一次。结果是,迷迷糊糊地站在一座木桥上,不知何去何从。从不离身的手机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完全记不得了……他只记得,包厢里的卫生间被一个不知道什么名字的男孩子占领了,他走出包厢,试图寻找公用卫生间,却听到酒吧外场大厅中那狂热的躁动。于是,从卫生间出来,就直接冲了过去,很快就融入其中,挥洒着还没逝去的青春和热情。居然和一群从不相识的年轻人喝了一夜,直到酒吧打烊。这一通狂饮,令他已经完全找不到自己的包厢了,便随着人群走出了酒吧,来到这个木制拱形桥上。他努力地回忆着过去几小时中发生的事……他记得在礼叔家陪着他喝了四瓶56°的白酒,他一个人就喝了两瓶,另外两瓶被其他五个人喝掉了。两瓶酒喝下去,有了微醺的感觉,一群人还未尽兴,就又跑到酒吧来喝。先是喝了几打啤酒,后来又觉得啤酒不够劲儿,就开始喝洋酒,十个人喝了五瓶。在外人看来这群年轻人的战斗力非常强大,平均每人半瓶洋酒。但是,北堂浩一个人就喝了两瓶多。两瓶洋酒下肚他就开始懵了……隐约记得还喝了红酒,再后来喝了什么酒,喝了多少,就完全不知道了……

    正在这时,一条纤细的身影,从北堂浩所在的木桥一端蹒跚地走来,一边走一边捧着手机说着什么……北堂浩在心里还嘲笑人家,“这形状~~又一个酒蒙子~~~哈哈哈~~~”

    北堂浩稳了稳心神,尽可能地控制身体的协调性,自我感觉正常地走向那条身影……

    “朋友,可以借你手机用一下吗?”自认为没喝多的北堂浩,连对方的长相都没看清,就提出了请求。

    “哦……等一下,我打完电话给你用。”这条身影似乎抬头看了一眼北堂浩,居然毫无防范地答应了他的请求。

    “你过来咯!槟榔二号桥这里……嗯,好,拜拜。”这条身影抬起来一直弯着的脖颈,有些费力地又看了一眼原本就高大还站在拱形桥高处的北堂浩,“你要打电话是啵?你打吧。”听说话的语气,也是有了很深的醉意。

    北堂浩感觉亚沙市的人真好,漆黑的夜晚,前后无人的情况下,还敢借电话给一个陌生人用。他非常感激地接过手机,却楞在了那里。他居然忘记了朋友的电话号码,一个都不记得了,“哇去~~~真是喝多了,怎么连电话号码就忘记了?”他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的手机号码,无奈之下,拨通了自己的号码,希望能有人接听,那他就有救了。可铃声响了半天,也没人接听。“完了~~~这手机算是白借了~~”

    “不好意思,我忘记朋友的手机号码了……谢谢你……”于是将电手机递还给那条身影。

    “那,你的手机呢?”那条纤细的身影似乎仔细地看了看北堂浩,但北堂浩却没有看对方。他发现,此时此刻,连低头都是件比较困难的事,可对方偏偏是个小个子的男孩。

    “哼…不记得放到哪儿了,打了也没人接。”北堂浩沮丧地说道。

    “你在酒吧喝酒么?”

    “是啊…喝多了,跟朋友走散了,呵。”北堂浩分明感觉自己的头脑很清醒,可为什么会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呢?此情此景真是滑稽至极,在他过往的二十七年中,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境遇,怎么就放松到这种地步?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你在哪个酒吧?”

    “好像叫‘余情未了’吧…应该是。”北堂浩也不太肯定是不是这个名字,他根本就没注意酒吧的名字,不知道是听谁说的。

    “哦,我也在那个酒吧喝酒,跟同学一起。”

    这时,北堂浩的酒劲儿似乎稍微好了一点点,定睛看了一下这条身影的长相。远处微弱的灯光下,北堂浩只能大概判断出,眼前这个男孩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瘦瘦弱弱不高的身材,蓬松的头发染成黄色,散落在稚嫩的脸上。凌晨三点的木桥上,如此暗淡的灯光,就算清醒着,也不一定看的清男孩的具体长相。但对于北堂浩来说,再昏暗的灯光也可以看得清,只是,他不必去看清这个人,因为这只是一个好心的路人而已,没必要看得那么仔细。“小屁孩儿一个~~~唉~~~北堂浩啊北堂浩~~你丢不丢人啊?酒醉到这种地步~~向一个小孩子借电话~~~”北堂浩的大脑中似乎有另一个自己在奚落着他。

    “那你就打车回去吧,我要等同学来接我。”黄毛少年很好心地建议道。北堂浩听得出来,这个少年也喝了不少,舌头都有点不太灵活。

    “我从海府市来,给朋友拜年的,这里不熟悉……也记不得住的宾馆叫什么了……”北堂浩彻底绝望了,人生第一次失魂落魄,迷失在亚沙市。以前来亚沙市玩,从未来过这种低档酒吧喝酒,对这里的环境完全陌生。好在,身边还有个可以咨询的当地人。“这附近有没有宾馆酒店什么的?先住一晚再说吧。”

    “哦…这附近没有,要走几十分钟才有。”男孩居然很努力地为他考虑问题,“要不,你跟我走吧,我家那里有宾馆。”

    高大健壮的北堂浩面对着瘦弱的男孩的关照,感到羞愧难当。可自己又无计可施,只好感激黄毛男孩的安排。“那就谢谢你了……”

    “没事,反正我也要回家。”身高仅到北堂浩下巴的男孩,却表现出豁达和善良,让高傲的北堂浩顿生好感。

    正在此时,一束灯光从远处射过来。

    “我同学来嘞。”黄毛少年操着一口南岛普通话独有的韵味,低声喊了一句。

    一辆三轮摩托在安静的夜里呼啸而至,一个看上去比黄毛少年要大一点的男孩子坐在后座上,看到迎上前去的男孩,满不高兴地埋怨道:“我都睡着了被你吵醒。”虽然嘴上埋怨,却跳下车来,迎上前来,“没事吧?”

    “没事……妈的,阿明那个王八不付钱就跑嘞,我也不管,也走嘞,反正都是他的朋友,我都不认识。”男孩之间的交流就是这么畅快,这是北堂浩没有过的交流方式。

    “他跟我们一起走,找个宾馆住。”黄毛少年向同学说明了身边这个陌生人,然后让北堂浩先上车。身高一米八四的北堂浩坐在三轮摩托后座,已经占了大半个座位。“好像坐不下三个人……要不再叫一辆吧。”北堂浩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个时候,北堂浩突然感觉,以前令人羡慕的身高也有不合时宜的时候。但男孩却并没当这是麻烦,还在安慰北堂浩坐好,“没事没事,我和他坐一起就好嘞,十几分钟就到嘞。”黄毛男孩说话很有特点,尾音都会很实在的发声出来。

    三轮摩托在无人的街道肆意驰骋着,终于进了一条巷子中……

    “前面凉意宾馆停。”黄毛少年指引着司机停车。

    终于到了,这是北堂浩最难受的一次乘车体验,大长腿折叠在狭小的空间里不能动。此刻终于可以舒展开了,大长腿一跨,紧跟着身体就灵活地钻了出去。虽然酒醉,但从小习武的他依然身体灵活。北堂浩极力控制着酒气上扬,自我感觉稳稳地站在地面上,等着两个男孩下车。

    “就是这里,进去吧。”黄毛少年并没有丢下北堂浩自己走,而是下了车带头走进“凉意宾馆”。

    “凉意宾馆~~~这家老板怎么想的?起了这么个名字~~~”北堂浩居然还有心情在心里调侃宾馆的名字。

    “还有房吗?标间就好……”男孩很娴熟地打听着住房信息。

    “双床没有了,只有一间大床……你们三个住吗?”

    “大床也行,他一个人住。”

    北堂浩真是不明白,前台服务员怎么能想到三个男人睡一张床。

    “身份证给我。”

    听到服务员的这句话,北堂浩顿时又懵了,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钱包和身份证、护照、驾照都在背包里,而背包并不在他身上。他仍然不死心地掏着衣袋,可没有任何证件,只掏出来几十块零钱。“上帝啊~~~不会吧~~~”

    男孩好像看出北堂浩的囧状,转过身来,小声问北堂浩:“没带么?”

    北堂浩此时已经沮丧到了极点,怂了一下肩,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失态。如果换做自己是那个男孩,恐怕就会立马走人。就算有身份证,几十块钱怎么可能付得起房费?这跟“碰瓷儿”有什么区别?北堂浩决定放弃住店了,就在这四季如春的城市露宿街头吧,这是他目前唯一可以保留一点尊严的方法了。

    “小弟弟,谢谢你,你们走吧,不用管我了。麻烦了你这么多,实在不好意思,走吧……”北堂浩的醉酒也是奇怪的,都醉到断片儿了,还能记得维护尊严的事,还有必要的礼貌。

    “没事……要不跟我走吧,在我家住一夜。”

    北堂浩完全惊呆了,黄毛少年居然毫不迟疑地邀请一个喝醉酒的高大的陌生男人去自己家住。“这样可以吗?不会打扰你家人休息吗?”一个正常人听到北堂浩这么一通客气,绝不会相信他正处在醉酒断片儿的状态。可黄毛少年却毫不怀疑,还热情地为他着想着。

    “不会,我家三层,顶层就我一个人住,楼梯在外面,他们不会知道的。”黄毛男孩真诚地安慰着北堂浩。“我今晚也不住,去网吧包夜。”

    高大帅气、文雅骄傲的北堂浩,居然跟着两个半大孩子大半夜像做贼一样悄悄地潜入一座三层小楼的顶层。若被邻居看到,百分百要报警。这是北堂浩此生最没有尊严的一夜,幸亏他“断片儿”了,否则,真不知道他那无比高傲的心会不会爆炸。

    房间面积不是很大,但也有四十几平米,传统的南岛筒子房结构。最里边间隔了一个卫生间,除了一张木制双人床、床头柜和一个简易的布艺衣柜以外,还摆着一架钢琴。“这男孩还会弹钢琴?真没想到啊~~~”

    “不要担心,你就在这睡吧,没人会上来打扰的。要冲凉,卫生间里什么都有……那你睡觉吧,我俩走嘞。”男孩把北堂浩送进房间,安排完后没有片刻逗留,转身就离开了。

    北堂浩也没有再想太多,赶快冲了个凉,倒头就睡。心里想,“一觉醒来~~一切就都恢复了~~~”

    这一觉睡的那叫一个死,纵使电闪雷鸣、地震海啸,似乎都不会影响到北堂浩的沉睡,这是他十几二十年来,屈指可数的几次踏实的睡眠。

    睁开眼睛,聪明的智商又重新回到他的大脑中,朋友的手机号码都一一浮现眼前……他可以确定手机和背包都落在弟弟的车里,不会丢失……于是,抬起手臂,看了一眼手表,八点零五分。

    放下手臂时,眼睛的余光敏锐地发现,靠近钢琴的地板上似乎有东西。北堂浩警觉地转过头……就是这一眼,决定了他一生的情缘。

    冰凉的瓷砖地板上躺着两个瘦小的身躯,一个卷曲着像一只流浪小猫,另一个四仰八叉仰面躺着。二人身底下只铺了一条薄薄的褥子,没有枕头,也没有被子。虽然这里是热带气候,但毕竟是冬季,夜里的凉意也会令人承受不起。更何况,瓷砖本身也会传出凉气。这两个单薄的身体,怎么能承受得住?

    “他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一点都没察觉到?”北堂浩又努力地搜索了一下记忆……还记得那个黄毛少年带他来他家住一夜,而少年去网吧玩去了……可什么时候回来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这就说明,他,确实醉的很厉害,丝毫警觉都没有了,这么两个大孩子进来,都没有察觉到。

    “如果换成~~~”

    北堂浩不敢再想了,轻轻地下了床,走近两个男孩的身边,试图辨认出哪一个是收留自己的男孩。从身材上看不出差别,衣着也分辨不出,只有头发有区别。卷曲在地板上的男孩是他的恩人,很炸眼的黄色头发,窝在两条纤细的胳膊里。就在辨认出恩人男孩的一刹那,北堂浩的心突然一阵莫名的酸痛,一股冲动袭上心头。他已经忘记长年累月养成的警觉,甚至想冲上前去,抱起男孩,将这个单薄的身体放到他习惯了的温暖的大床上。但是,北堂浩没那么做,而是回过身,把床上的被子拿起来,轻轻地盖在两个男孩的身上。然后,在床头柜上找到了一支铅笔和一张写有曲谱的五线谱纸,在背面无字的地方写了一行字:

    我走了,谢谢你的收留。

    随后,轻轻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南岛的人们真是神奇,只要太阳出来,街道上就会有人忙碌,热情洋溢地迎接着新的一天。北堂浩在热闹的巷子里吃了一碗南岛特色小吃“抱罗粉”,又在一家小卖店给阿峰打了个电话,问清地址,然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就算摆脱了囧境。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