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简体版 · 繁体版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现代异闻录
 
更新时间:2021-11-25 13:55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章节三十八
 
    “诅咒跟智慧之环不一样啦,难道你要说你有办法像解智慧之环一样解开这诅咒?”“方法不是没有,我就想到了一个。追根究底来说,你们觉得为什么诅咒会到现在才发动?”两人尚未回答,华枫就说出了答案:“我想导火索多半就是癌症。红云的死期将近,触发了诅咒。真是一场充满自私自利、横跨半个世纪的举家殉死啊。说来还真有点浪漫?”“这种只顾自己的浪漫一点用也没有。”刘慕言已经觉得满心疲惫。这个家的一切都是那么地不正常,要是在这里待太久,即使诅咒已经变得薄弱,多半还是会被污染,连自己都会变得不正常。“如果导火线是老爷子的死,那么只要能避免老爷子死掉,说不定就能可能阻止诅咒进行。可是癌症跟诅咒的症状都已经恶化到了这个地步,这招就行不通了。这老爷子会死,会挂,会归天,全剧终。”“果然就没有方法嘛。”即使如此,华枫提出的方法的确是张逸云都没想到过的。也就是说,只要发现时期够早,就有可能避过这诅咒。“我问问加奈姐姐有没有什么好方法可以解决。”刘慕言似乎觉得不能再这样默默干等下去,试图摸索现在有什么能做的事。刘慕言用行动电话讲了五分钟左右,但还是面有难色地挂了电话。“我找加奈姐姐商量阴阳寮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但姐姐说没有任何方法。她说以这种从出生就受到诅咒的情形来说,诅咒已经变成身体的一部分,很难切割开来。”华枫毫不感动地说了句我想也是。“全都行不通啊。”但张逸云说话的声调中却带着几分期待。“无法把萧川家的血跟诅咒分离,这个事实是改变不了的。我们直接就放弃这个环节吧。”但华枫却很干脆地这么说,让刘慕言与张逸云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老师要放弃解决吗?虽然我也觉得这很困难。”“怎么可能?我只是说要换个方向去想。这可是阴阳寮跟神羽山都解决不了的事,我哪里会有理由放弃?”与常人的想法应该正好相反,但华枫像个少年般眼神闪闪发亮的模样,却让他们莫名地觉得似乎相当可靠。“血、萧川、诅咒、血脉。”接下来一个小时左右,华枫都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房间里踱步。当华枫停下脚步,嘴边已经有着笑容。“应该值得一试啊。”即使华枫等人要离开屋子,佳康也不再阻拦。佳康整个人失魂落魄,心不在焉。转搭几班电车下了山,看到最后抵达的建筑物,默默跟来的两人都觉得一头雾水。“这里不是医院吗?”“这里是启明综合医院吧?是负责治疗异怪事件受害者的医院之一。”刘慕言回答了张逸云的疑问。“难道你以为靠医学可以治好诅咒?”“所以我才来啊。”华枫很干脆地承认。说完也不管哑口无言的两人,马上走向医院。“这里是处理异怪事件的医院,所以有特殊的治疗方式是吗?”刘慕言跟上华枫,提出问题想找出值得信服的理由。“不是,找一般医院也行,只是这里比较好说话,所以我才选这里。”“那不然是怎样?要在这里进行正常的治疗?你以为只要搞个皮肤移植之类的手术就能治好诅咒吗?”张逸云的表情本来还一直怀抱期待,现在却迅速转为失望。“不是皮肤移植,但就是治得好。问题是要排队,运气好的话应该就有办法搞定吧。”“排队?”华枫的话充满了谜,让他们两人完全无法理解。“不是移植皮肤,那么是要移植腐败的内脏吗?我说大叔,既然你真的觉得在医院治得好,就把话说清楚啊、就跟你说用现代医学不管怎么治疗都没用的啦。”刘慕言也对完全不想解释的华枫继续追问:“老师,这可是诅咒耶,而且还是萧川红云从出生就一直施加的诅咒,所以才会连年纪还那么小的佳兰都受害。”“就是啊,佳康跟佳兰都是生来就注定要死于诅咒。诅咒刻在他们的血里,等于是在DNA里写着要他们去死啊。”

    华枫似乎觉得张逸云的话深得他心,弹响手指,粗暴地搔着他的头。“如果这诅咒是你下的,大概连我也治不好吧。”张逸云不明白华枫是什么意思,听得连连眨眼。“幸亏老爷子思想这么老气,所以才有机可乘。这诅咒是治得好的。诅咒的力量减弱也是一大侥幸,因为这样就争取到治疗所需的时间。单以这诅咒来说,在医院就有手段可以治疗。”华枫这么断定,之后就朝着医院里走去。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从那个叫华枫的年轻人不再出现后,不知道睡了几次,痛苦了几次。如今对日子与时间的感觉都变得薄弱,每天都只是看着天花板。身体已经残破不堪,随时死掉都不奇怪。尽管诅咒造成的痛苦减轻了几分,却不足以让佳康活命,顶多只能再多活几天吧。每到早晨跟夜晚,德业都会端饭菜来。这实在让人费解。做母亲的竟然会来照顾诅咒她小孩的人,怎么说都太离谱了。“为什么?”问了德业也不说话,她只是紧咬嘴唇,低头准备喂饭。佳康与佳兰完全不再出现,偶尔只听得见佳雷在笑。“死了吗?他们比我还要先死了吗?”佳康早就因为尝试反诅咒而导致诅咒恶化。红云本以为佳兰的诅咒比较轻,但对小孩子的身体来说,也许负担还是太大了。红云只对一件事有疑问,那就是佳雷身上的诅咒为什么没有发动。红云不抱期望地对德业一问,没想到却得到了回答。“佳雷的爸爸是另一个人。就算是双胞胎,爸爸也可能不是同一个人。这是那个叫华枫的人告诉我的,只是他说这种情形很稀奇,全球只有几个案例。也就是说,佳雷的爸爸,不是你儿子佳康。”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